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全力一击 2

      “失算了!应该想到,公孙琅琅提出加注,他居然能许出一件至尊神器做赌注……”狐一幽幽道:“这般大的赌注,我们应该能想到,他肯定没怀好心!”
  
      狐七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狐九:“真是……好表弟啊!公孙琅琅在这里放肆搜刮了一番,回去我们如何向父亲交代?”
  
      狐九的脸皮红都不红一点,他温吞吞的说道:“这事情,似乎也不能怪我。他不远万里巴巴的跑了过来,我娘亲毕竟是他亲姑姑,难不成,我还能拒之门外么?哎,怪就怪,我们输了这一场……小弟年幼,没什么本领,输了也就输了,几位兄长怎么也输了呢?”
  
      无数天兵天将列阵高空。
  
      地面上,无数黎民百姓哭喊嘶吼,却没有一尊天兵有任何动作。
  
      九个东天大帝的帝子高居虚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赌局的输赢胜负、责任归属,同样没一个人将下面的百姓当回事情。
  
      他们焦虑的是回去后如何向东天大帝‘报账’的问题,毕竟这一次损失的黎民太多了一些,看公孙琅琅的这架势,他大有屠光南麓百国所有百姓的意思。
  
      “真正是个……混蛋东西!”狐一甩了甩手,看到一批百姓已经被押送到了祭坛旁,他恼怒的嘀咕了一声,带着身后大批直属的天兵天将转身就走。
  
      狐七等人摇摇头,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同样带着心腹属下离开。
  
      高空中顿时风轻云淡,再无一个东方天域的天兵存在。公孙琅琅微笑着抬起头来,向高空望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还算是晓得道理的,输了赌局,就光明磊落的离开,不留在后面给我添麻烦,东天大帝的这几位,还是知晓事理的,比我那几个蠢货兄弟好多了。”
  
      笑了几声,公孙琅琅双手轻轻抚摸着冰棺,轻柔的说道:“开始动手吧,效率高一点,三个月时间,我要南麓百国所有的百姓无一漏网。”
  
      数千尊天将纷纷应诺了一声,这些黑翼天将同时化身一道道黑色神光向四面八方飞去,每个人都坐镇一方,严防有人破坏献祭。
  
      保不准,就有两三个东天大帝的儿子不服气,偷偷摸摸的派人来捣乱呢?以他们的身份,手下可不缺实力高强、敢于拼命的心腹死士。
  
      若是被摧毁了一些祭坛,且不说耽搁了公孙琅琅和冥角一族的交易,这也够恶心人的不是?
  
      公孙琅琅的身边,就留下了两尊生出了十四对羽翼的天将,以及那几个冥角一族的高手。
  
      楚天站在空中,冷静的看着满脸是笑的公孙琅琅。
  
      数千天将坐镇,楚天就算浑身是铁打得多少钉儿?他不可能是数千天将、无数天兵的对手。所以,楚天根本不可能阻止这次的献祭。
  
      这些百姓,或许会死伤很多吧?
  
      不过,“世上总没有这么一帆风顺的道理,你公孙琅琅,也总不能这么随心所欲的作恶。”楚天咬破了舌尖,催动了战神山的拼命秘法,全身精血能量急速旋转着,最终除了一丁点儿维持自身存在的精血能量,其他的力量全都凝聚在了楚天的右拳中。
  
      楚天的右拳变成了纯透明的血色晶石状,一股可怕的力量蕴藏其中,楚天的皮肤不断的裂开、粉碎,却又不断的重新愈合。
  
      这股力量,已经超出了楚天所能控制的极限。一个不谨慎,这一拳爆发开来,楚天自己都要被炸成粉碎。
  
      太阴万化轮急速旋转,一缕缕清澈的月光不断洒落楚天全身。
  
      楚天默默调集全身的法力,眉心一缕月光萦绕,全部精气神、全部法力一点一滴的注入太阴万化轮中。神窍天境内,天魂身后七十二重天道宝轮一重接一重的黯淡下来,内部法力都被楚天近乎涸泽而渔的压榨一空。
  
      高空中,公孙琅琅将一卷黑色的卷轴丢了下去,他的笑声响彻云霄:“大轮回王,做得不错。此番你功勋卓著,这是上天对你的恩赏。你,还有你身边的诸位,都将飞升成神。”
  
      这份黑色卷轴,就是公孙琅琅预先准备好的给大轮回王和生死轮回教徒们的封赏。
  
      豢养的恶狗猎杀了足够的猎物,总要赏几块骨头吃的。尤其是这次的猎物如此肥美,公孙琅琅也就很不吝啬的丢下了一大块带着肥肉的肉骨头。
  
      大轮回王和‘虎大力’全都跪在了祭坛上,诚惶诚恐的向着天空顶礼膜拜。
  
      公孙琅琅的笑声传遍苍黄帝都,苍黄帝都内内外外无数黎民听到天空传来的笑声,一个个都不可置信的嘶声惨嚎起来——苍天,居然在恩赏这些残忍的生死轮回教徒!
  
      “苍天,不公啊!”几个老人颤抖着向天空伸出了双手,嘶声尖叫起来。
  
      “苍天啊,不公啊!”无数百姓哭喊着跪倒在地,然后被押送的生死轮回教徒一顿毒打,逼得他们又站起身来,继续向那祭坛走去。
  
      “我就是苍天!谁敢说我不公?我公孙琅琅,最是公道公平不过!”公孙琅琅放声大笑,高高举起双手,得意张狂的笑着。
  
      下一瞬间,一只银毛老鼠出现在公孙琅琅面前的冰棺上。
  
      银毛老鼠龇牙咧嘴的向公孙琅琅抛了个媚眼,一张嘴,冰棺就不见了!
  
      “我的,我的,我的……”公孙琅琅刚刚举起的双手骤然僵硬,笑声猛地憋在了嗓子眼里,差点没呛得他吐血。
  
      银毛老鼠化身一道银光消失无踪,公孙琅琅身后的两尊背生十四对黑色羽翼的天将骤然爆发,他们的身体犹如两颗黑洞,同时喷涌出无边无际的黑色光芒,虚空坍塌了下去,四支黑色神凝聚的大手带着可怕的巨响,狠狠向银毛老鼠消失的方向抓了过去。
  
      几个冥角一族的战士也是怒吼声声,他们挥动重拳轰碎了虚空,断绝了四周可能逃跑的方向。
  
      楚天动了,太阴万化轮一阵青光流转,他一个滑步就犹如幽灵一样到了嘶声怒啸的公孙琅琅身后,已经快要绷不住的右拳狠狠的一拳轰在了公孙琅琅的后背上。
  
      楚天的右拳整个炸碎,化为一团血光轰进了公孙琅琅的身体。
  
      饶是公孙琅琅身上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套黑色的甲胄,楚天的重拳也一拳将这甲胄轰碎,拳劲如山,毫无保留的轰了进去。
  
      公孙琅琅的胸膛猛地炸开,一团血色拳印从他胸前猛地凸出三尺高,他前方的虚空轰然崩塌,方圆千里的虚空整个凝成了一枚透明的拳印,久久的悬浮在空中。
  
      太阴万化轮一闪,寒光乍起,几个冥角一族的战士齐声惊呼,他们的头颅突然高高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