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天价赔偿 1
    西方天域,九十九重黑色云盖之巅,一座用一整块黑色晶石抠成,犹如黑洞一样不断吞噬四周一切光线和天地灵髓的宫殿中,一条黑色的人影正厉声呵斥公孙琅琅。
  
      巨大的殿堂中,正中是一口黑色的湖泊,宫殿的天花板上,四十九条造型狰狞的黑色巨龙雕像倒垂下来,龙口张开,一缕缕极细的黑色粘液不断从巨龙雕像的舌头尖尖上滴落,不断注入黑色的湖泊中。
  
      巨大的湖泊内生满了黑色莲叶,唯有一朵马车大小的黑色莲花绽放,莲台上黑色的火焰无声无息的燃烧着,光着身子的公孙琅琅蜷缩在黑色的火焰中,几乎被楚天粉碎的身体已经修复如初。
  
      双眸喷吐着愤怒的凶焰,公孙琅琅耷拉着脑袋,静静的承受着那条黑色人影,即他父亲西天大帝的厉声训斥。
  
      这座宫殿已经足够黑暗,吞噬了世间一切的光线。
  
      但是西天大帝的身形却比绝对的黑暗还要漆黑,他的身体就连四周的黑暗都在不断的吞噬进去。他的身体就好像一个黑洞,任何有形无形的存在都在缓慢的旋转着,不断的向他的身体塌陷、泯灭。
  
      如此黑暗的身影,却给人一种内部蕴藏了一座超级火山一样的怪异错觉。就好像只要西天大帝愿意,他的身体核心内就能随时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光和热,彻底的摧毁、泯灭一切。
  
      “本以为,你已经足够镇守一方……之前你的一些表现,也颇为不凡,让为父颇为满意。”
  
      “但是这次,看看你一次又一次的失手!”
  
      “你想要培养出先天光暗无上神体,这想法,是不错的。只是,既然你知道明茉儿的重要性,你为什么不派遣得力高手在她身边照护?甚至连她意外飞升了,你都没有及时反应?”
  
      “先天大光明圣光,居然能被人劫走!”
  
      西天大帝冷哼了一声:“不过,你能第一时间找到冥角一族这一支的大尊,从他手上交易先天极恶黑暗之源,无法培养出先天光暗无上神体,你就想要培养出先天极阴极恶黑暗圣体,固然剑走偏锋,若是成功,却也不弱于先天光暗无上神体。”
  
      “可是你……居然又在濒临成功之时,被人劫走了那一缕先天极恶黑暗之源!”
  
      “这也就罢了,被劫走了那先天极恶黑暗之源……固然可喜,但是为父手上,也还有一件先天混沌奇珍之物,可以帮你那孩儿奠定无上神体,足以让那位大人物收他为徒。”
  
      “你居然让冥角一族的那几个使者,死在了你的面前!不仅如此,因为为父分神出手救下你的关系,东天大帝震怒,出手击溃为父分神,更是将你的那些祭坛全部摧毁……冥角一族的人死了,但是你答应的那些血肉精气却没能及时送过去!”
  
      西天大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那位大尊正等着那一批血肉精气融入他的那具造物中……因为你许诺了他,一定能将那些精气及时送去,所以他花费了无数力气锻造的那具造物,因为没有血肉精气及时融入,那具造物崩溃……耗费的所有心力、物力付诸流水。”
  
      “那位大尊,可不是好相与的人。他派出的使者直接找上了为父,责问我们父子两是不是有意坑害他。为父花费了多少口舌,才将这件事情圆过去?”
  
      原地往来转了几圈,西天大帝幽幽说道:“无奈何,为父只能答应了那位大尊的要求,将为父手中那一件……”
  
      “父亲不用说了。”公孙琅琅幽幽的说道:“我知道,父亲将那件先天混沌奇珍赔给了那位大尊,可是这也只是抵消了那一缕先天极恶黑暗之源……父亲更答应了赔偿那位大尊一切损失……孩儿只想问,他们的胃口有多大?”
  
      西天大帝沉默了一阵子,他冷哼了一声,阴森森的说道:“无量山脉,西方天庭掌控的所有矿脉矿场一万年的所有出产。他们会直接派人,入驻无量山脉。”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西方大帝幽幽道:“一万年!冥角一族的行事风格,你是知道的,被他们火海一万年,那无量山脉……啧!”
  
      西天大帝和公孙琅琅同时牙疼一样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西天大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为了这件事情,下面很有些人对你颇有微词。尤其是你几位兄弟的母族,还有他们交好的那些臣子,一个个颇有非议。你这些日子,就安心的修心养性,不要轻易的抛头露面了。”
  
      公孙琅琅沉默了许久,他才冷冰冰的说道:“孩儿知道了……不过,孩儿很怀疑一件事情,为什么这些事,都这么凑巧呢?轩脶的阴阳五行造化神卵,失踪了;明茉儿的先天大光明圣光,失踪了;孩儿好容易换来的先天极恶黑暗之源,失踪了……”
  
      “孩儿和轩脶一样,都是想要和那位大人物攀上关系……这是不是,有人不愿意见到我们成功呢?”
  
      大殿内许久没有动静,过了好一阵子,西天大帝才阴恻恻的说道:“或许是,或许,真的只是凑巧?不过,为父也觉得,太不应该。中天大帝那等紧锣密鼓的追杀那人,居然最终还是被那人逃了……呵呵!”
  
      重重的跺了跺脚,西天大帝咬着牙说道:“轩脶算什么,区区一天王之子,量他也不敢有什么想法。但是,就算他中天大帝是天庭资历最老的大帝,焉敢如此欺人?难不成,就只能是他永镇这一方天庭,永镇这一方百万世界?”
  
      公孙琅琅沉沉的喘了几口气。
  
      西天大帝冷笑道:“不过,这等暗地里的手段,终究见不得人。过得几日,为父当有手段,邀请几个和那位有关系的大人前来,你且好生表现……他们族中,都有适龄的族女,以你的风姿仪容还有出身来历,若是能攀上一位……”
  
      公孙琅琅的身体骤然一阵激灵,他猛地抬头,看着西天大帝沉声道:“那,孩儿的……”
  
      西天大帝冷漠的看着公孙琅琅:“你是说,你的那女人,她的出身,怎可能和那几位大人的族女相提并论?以后,给她个妾室的身份,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