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零一章 独臂擎天 2
    一声低沉的闷响,剑光斩在枯叶漩涡上,无数枯叶缓慢的旋转着,就好像一枚枚尖锐的锯齿,坚定而有力的绞碎了这一道惊人的剑光。
  
      一点点剑光不断崩解脱落,不断被枯叶漩涡吞噬。
  
      数千剑傀儡已经持剑杀了下来,他们绕过枯叶漩涡,想要直接攻击楚天的本体。
  
      楚天剧烈的揉搓双手,他的手指缝隙中一条条枯黄色的雷光不断浮动,伴随着低沉沙哑的雷声,一团团拳头大小、飞行速度堪称缓慢的枯木雷霆剧烈的闪烁着,不断从楚天手中飞出。
  
      无数的枯木雷霆犹如漫天萤火挡在了那些剑傀儡面前,下一瞬间,一团团雷霆爆炸开来,上千剑傀儡冲得太快,被雷霆炸了一个正着。
  
      这些剑傀儡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一团团雷火在它们身上爆开,这些剑傀儡剧烈的颤抖着,它们的身躯就一块块的脱落、粉碎,就好像经历了无数岁月侵蚀的腐朽枯木一样,只要轻轻一碰就直接变成了细小的朽灰。
  
      一连串闷雷声后,数千剑傀儡居然被楚天挥手打出的枯木雷霆尽数歼灭。
  
      罗虎吓得怪叫了一声,丢下手中哭喊挣扎的红裙少女,犹如见鬼风一样看着楚天,下意识的向后连连倒退。
  
      就算有了奇遇,继承了森罗剑帝的衣钵,得了神通法力和诸多异宝,罗虎骨子里还是那个在矿场中挣扎求存的底层小矿工,他从未见过世面,从未和真正强大的大能打过交道。
  
      底层小人物的生存之道,有时候是颇为不堪的。一如罗虎,他骨子里就充斥着持枪凌弱、欺软怕硬的气质。当他强大时,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凌辱身边人;当他弱小时,他会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走。
  
      双腿有点发软,两只手不知道扣住了什么物件,罗虎看着楚天嘶声大叫:“相好的,你又不是天庭所属,为何要给他们卖命?这里有无数奇珍异宝,无数修炼资源,只要相好……阁下您抬抬手,你我均分如何?”
  
      无数枯木之力凝聚的枯黄色叶片盘旋四周,那边‘虎大力’已经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这位前辈,只要您能生擒这胆大妄为的狂徒,天庭定然重重封赏!”
  
      楚天微微颔首,他的两颗眼珠彻底变成了两颗枯黄色的宝珠,不断向外喷出一条条蜿蜒流动的枯黄色神光,他低沉的说道:“简直荒谬,天庭威严,岂是你这等狂徒小儿所能冒犯的?放弃抵抗,束手就擒,或许……你能死得痛快一些!”
  
      罗虎身体一阵哆嗦,他咬咬牙,突然怪声怪气的笑了起来:“哈,虎爷和你们说好的,你们不听,那就怪不得虎爷我下手太狠。嘿,你们都被我森罗剑阵包裹,嘿嘿,真当你们有翻天的力量?”
  
      罗虎咬咬牙,猛地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头顶悬浮的透明人影上。
  
      透明人影外放的剑芒剑意骤然凌厉了百倍以上,一条条剑芒撕裂万丈虚空,所过之处大地被撕开了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沟渠,无数散修嘶吼哭喊着被剑芒震成了粉碎。
  
      这透明人影缓缓飞起,一步一步的向楚天走了过来。
  
      楚天的脸颊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刚刚就是这透明人影一剑劈开冥角一族的母巢,直径十万里的母巢,被这不知道是何等存在的透明人影一剑破开。
  
      这时候自己孤身一人对上了他,说实话,楚天真有点心虚。
  
      但是想想青衣给他的吩咐,楚天咬咬牙,双手搓动,漫天枯叶在他手中凝成了一柄枯黄色的木剑,他缓缓举起长有七尺、细如手指的奇形木剑,向那透明人影点了点头:“既然你要一意孤行、死不回头,就怪不得我罗不平下手无情了。”
  
      罗虎对楚天的话置若罔闻,他双手分别扣住了一面令旗、一块剑符缓缓的挥动着,天空中无数剑傀儡就缓缓的随着罗虎的动作运转了起来。
  
      这些剑傀儡在空中组成了一座规模巨大的剑阵,手中长剑猛地指向了地面。
  
      笼罩了整个矿监衙门的巨大光幕剧烈的蠕动着,伴随着低沉的剑鸣声,一柄柄造型奇异的巨型光剑冉冉从光幕中艰难的挤了出来。
  
      这些巨型光剑有长有短、有宽有窄,造型奇异,却无不散发出让人绝望的森罗剑意。
  
      每一柄光剑中都隐隐有一条人影若隐若现,这些人影俯瞰着下方无数修士,这些修士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好似被看透了一般,更有一种万剑穿心的剧烈痛苦感莫名生出。
  
      森罗剑阵尚未发动攻击,只是刚刚催动,地面上九成的散修就已经齐齐口吐鲜血重伤倒地。更有大半修士身上莫名的出现了一条条深可及骨、或者直透内腑能够看到内脏蠕动的剑痕,伤口血流如泉,无数修士不自禁的发出了凄厉的惨嗥声。
  
      唯有极少数宗门代表手持祖传的重宝,一件件天人境的防御至宝喷涌出各色奇异光华,显露出各种瑰丽玄妙的外形,将他们牢牢护在了正中,这才勉强抵挡住了剑阵外泄的一丝气机。
  
      “嘿,都是好宝贝啊,都是我的,都是我罗虎虎爷的!”罗虎贪婪的看着那些宗门代表手中奇光异彩的防御至宝,声嘶力竭的嘶吼着:“还有这里所有的美女,都是我的!给我杀,杀,杀!”
  
      那透明人影已经走到了楚天面前不到三丈之地。
  
      听到罗虎声嘶力竭的吼声,透明人影举起右手,脚踏奇异的步伐,右手三尺短剑看似缓慢的向楚天划了一剑。
  
      一剑划出,却给楚天一种天地尽成剑域,绝无闪避空隙的绝望感。
  
      一剑自成天地,一剑灭绝天地。
  
      “天地要灭杀我?匹夫不服气!”楚天手中枯黄色的木剑剧烈的震荡着,他嘶声吼道:“匹夫一怒,流血五步!”
  
      楚天脚下的虚空突然崩裂,他踏着‘匹夫剑’的剑步,一步在空中踩出一个漆黑的脚印,诡异莫名、神乎其神的一步到了那透明人影面前,一剑刺在了对方的喉咙上。
  
      三尺小剑划过楚天的胸膛,‘噗嗤’一声,剑芒从楚天身后喷出数千丈远,起码有上万散修被剑芒炸成了粉碎。
  
      一道寒芒穿透了透明人影的喉咙,这透明人影骤然一僵,随后猛地炸开。
  
      漫天剑傀儡齐声嘶鸣,无数道剑光向地面斩了下来,罗虎悍然对在场的所有人发动了灭绝性的攻击。
  
      没有一个修士有反抗的力量,唯有浑身喷血的楚天右臂猛地挥出,无数枯黄色的枯叶冲天飞起,向漫天剑光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