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零二章 琅琅亲临 2

      罗虎突袭沧澜山矿监衙门的时候,公孙琅琅正带着春风一般的笑容,亲自双手捧着一个酒壶,雍容却又带着一丝不卑不亢的向一排十几个精致、珍贵的酒盏中小心的注入琥珀色的美酒。
  
      “灵峤天庭,乃穷乡僻壤之地,并无多少珍贵之物。不过,正因为其荒僻,所以盛产一些其他大世界也算是罕见的有趣玩意儿。”公孙琅琅倒好了酒,将酒壶放下,指着酒壶微笑着介绍道:“一如这琥珀兰的花蜜酿成的美酒,仅我灵峤天庭独有,其他地方再也见不到的。”
  
      一朵流云轻盈的飘浮在空中,一片精致华美的宫殿楼阁被流云稳稳的托着。
  
      公孙琅琅所在的位置,是流云边缘一座挑出去数百丈,孤悬高空的小亭子。
  
      精美的亭台中,除了公孙琅琅,还有其他十几名身穿华服的青年男女,他们当中,男子固然俊朗绝世,女子也是风华倾国,这长相也就罢了,他们身上的气质,却格外引人瞩目。
  
      如果说公孙琅琅在这一方天庭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是真龙凤凰一般的尊贵人物,将公孙琅琅和这些青年男女放在一起,从长相、服饰、尤其是气质上稍微一对比,这些青年男女才是真正的龙凤之姿,公孙琅琅最多算是草窝里一只生得比较美艳的野鸡!
  
      公孙琅琅在这些青年男女面前极力保持他的雍容气度,但是也只是勉强保持。他真正的气质,是‘不卑不亢’,他尽量的不在这些人面前显露出自己心中的心虚和巴结,却又紧张的控制自己,唯恐将自己平日里在其他身份不如他的人面前的骄狂、放肆给表现出来。
  
      总而言之,在这十几个青年男女面前,公孙琅琅就好像乡下土财主的少爷巴结皇族出生的王爷、公主,小心谨慎、胆战心惊、犹如行走在万丈深渊上的独木桥上一样小心翼翼!
  
      一名身穿青蓝色长裙,长裙如水,稍微一动就荡起漫天光晕的少女笑着眺望着四周的景色,随手端起一杯琥珀兰酿造的美酒,微微笑着看了一眼公孙琅琅,轻笑问道:“哦,这琥珀兰酿造的美酒,还有什么来历,什么好处么?说说看。”
  
      不等公孙琅琅开口,这少女继续说道:“灵峤天庭,只是位置偏僻了一些,课算不上穷乡僻壤。这数十年来,公孙帝子陪同吾等四处游历,也见过不少其他天庭见不到的瑰奇景象和珍稀之物……能让公孙帝子这般用心介绍的,这酒一定非同小可。”
  
      被这少女笑盈盈的夸奖了两句,公孙琅琅就好似打了鸡血一样,面皮都带上了一丝淡淡的红色,他忙不迭的笑道:“这琥珀兰,极其娇嫩,唯有一种金翅蜂才能采出它的花蜜,酿造成琥珀金风蜜,这才是琥珀兰酒真正的材料。”
  
      满脸堆笑,公孙琅琅正要将金翅蜂的珍稀、琥珀兰的娇嫩,还有琥珀兰酒如何难得,只有三千年才产出一小批,而且迅速就会被瓜分殆尽,他这一壶琥珀兰酒,还是耗费了巨大的代价从某位老酒鬼那里换来的事情一一说个清楚,远处突然传来了尖锐刺耳的号角声。
  
      不知不觉的,公孙琅琅等人所在的这一片流云宫阙已经飞到了无量山上空,隔着老远的距离,都能看到一颗颗直径十万里的冥角一族母巢分散四处,悬浮在无量山各处重要的分支山脉上。
  
      公孙琅琅正说着话,就看到那些冥角一族的母巢同时动了起来。
  
      这些直径超过十万里的母巢悬浮在高空还好,它们一旦行动,耗费的能量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三十五颗母巢同时全力吞噬四周的天地灵髓,虚空中就好像出现了三十五个巨大的黑洞,整个无量山脉绵延万亿里,上空的天地灵髓几乎是一瞬间就被这些母巢吞了个干干净净。
  
      以冥角一族狠绝的心性,四周虚空中流动的天地灵髓被吞噬一空,他们的母巢下方立刻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就好像张开了一张张大嘴,贪婪的向下方的山脉狠狠的一吸。
  
      大地剧烈的颤抖着,一条条山脉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缓缓的从地面飞起。
  
      山脉的根茎被扯断,一条条大大小小的山脉伴随着山体中无数的矿藏缓缓飞起,不断飞进了母巢体内。连同这些山脉一起飞起的,还有那些山中的宗门、家族、散修,以及大大小小聚居点中的凡人百姓……
  
      一时间风云变色,整个无量山彻底的乱了起来。
  
      一颗颗母巢缓缓的朝着沧澜山方向飞去,一边飞行,它们一边疯狂的吞噬下方的山脉,进行涸泽而渔式的掠夺。
  
      一声声尖锐的号角声从这些母巢体内传来,高空中无数满天乱飞的冥角战士嘶声咆哮着,犹如疯狂的马蜂群一样丢下自己所属的母巢,倾尽全力向沧澜山的方向全力飞行了过去。
  
      天地一片混乱,十几个雍容华贵的青年男女站起身来,饶有兴致的看着沧澜山的方向。
  
      “这些冥角一族,真个是一群疯狗,怎的敢在天庭内部放肆?”一名眉心生出了一块棱形神晶的青年冷傲的呵斥道:“真正是不成体统!”
  
      “似乎,是出了事了。嗯,那边光芒耀目,剑气冲天,似乎是一座剑阵开启了。”另外一名俊朗青年眉心突然裂开一条缝隙,一枚金灿灿的神目喷出熠熠神光向沧澜山的方向望了一眼,突然咧嘴一笑:“没错,是出事了,不仅是剑光冲天,更是血气冲天,死伤何止千万?”
  
      那身穿青蓝色长裙,行动间光晕翻滚的少女笑盈盈的向公孙琅琅看了一眼:“公孙帝子,这里,是你灵峤天庭西方天域的领地么?怎生会有这样的乱子?”
  
      少女微笑着端起琥珀兰酒,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眼睛骤然一亮:“呀,香醇非常,更有一缕异香暗藏其中,这琥珀兰酒居然有如此强的清洁身躯、滋养灵神的功效,真正是罕见的珍稀,公孙帝子说的没错呢。”
  
      换成号角响起之前,公孙琅琅早就被这少女的夸奖声弄得魂飞天外了。
  
      但是此刻,公孙琅琅的面皮好似涂了血一样,整个人狼狈、尴尬到了极点。他恶狠狠的看着沧澜山的方向,咬着牙说道:“呵呵,些许小乱子,反掌可定。”
  
      公孙琅琅面色阴郁,这一片流云骤然加速,急速向沧澜山的方向飞去。
  
      当着这些尊贵非凡的贵宾的面,无论沧澜山发生了什么,公孙琅琅必须第一时间将其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