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零三章 赏识 1
森罗剑阵中,楚天已经越发狼狈。
  
  一道道剑气铺天盖地的斩下,罗虎在一旁得意洋洋的放声大笑。楚天身后的木之宝轮光芒黯淡,剑阵中的天地灵髓已经被他抽取一空。
  
  除了大片山林上空勉强还有一丝丝木气流散出来,被木之宝轮强行转化为枯木之力,楚天已经没办法从外界得到任何力量的补充。
  
  楚天已经从空中被逼到了地面,他身上东一条西一条的尽是深可及骨的剑痕,他的双臂上更是伤痕密布,双臂骨头上都被斩出了一条条细小的痕迹,一丝丝骨髓都漏了出来,悬挂在他的骨骼上犹如露珠一样熠熠生辉。
  
  眼看着楚天已经无力反抗,只要剑阵再攻击几轮,楚天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四周的散修们已经发出了绝望的悲鸣声,一旦楚天落败,罗虎掌控了全局,他们的下场不问可知。
  
  男修们最多破财。
  
  而女修们么……一时间,好些生得不怎么样的女修一个个双目放光,得意洋洋的看向了平日里那些让她们羡慕嫉妒的娇艳女修们。
  
  楚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又是一道剑光落下,他头顶的枯叶漩涡‘哗啦’一下彻底崩碎,楚天勉强一弯腰,剑光落在了他的后背上,‘咔嚓’一声,差点将他的脊梁骨斩成两段。
  
  油尽灯枯……除了太阴太阳两大宝轮中储存的些许法力,楚天体内再无半点力气。
  
  无量神珠在微微跳动,他跃跃欲试,自告奋勇的想要为楚天提供无穷无尽的力量。
  
  楚天安抚了无量神珠的冲动,猛地全力发动枯木诀,方圆数万里内的花草树木、奇花异草同时枯萎,大片大片枯黄色的木气冲天飞起,猛地注入了木之宝轮。
  
  已经光芒几乎破碎的木之宝轮骤然一亮,楚天体内涌出最后一道生计凋零的枯木之力,他大笑一声,右手猛地一指,一道枯黄色剑光绕开了无数阻挡的剑傀儡,直接向罗虎掠去。
  
  罗虎措手不及,骨子里就是一个无赖混混的他哪里想到,已经被森罗剑阵压制得喘不过气的楚天,已经陷入绝境的楚天,居然没有跪地求饶,而是悍然决然的向他发动了濒死反击。
  
  “混蛋!”罗虎尖叫了一声,手忙脚乱的将手上抱着的红裙少女丢开了老远,‘啪’的一下趴在了地上。数百条剑傀儡猛地向内一合,剑光纵横,剑意冲天,一座森罗剑山凭空浮现,猛地和楚天放出的剑气撞在了一起。
  
  ‘轰……当啷’巨响,森罗剑山被楚天一道剑气轰得支离破碎,但是楚天的最后一击也被彻底粉碎。
  
  森罗剑符所化的透明人影已经光芒黯淡近乎崩溃,楚天放出了最后一击,透明人影猛地向前一窜,右手三尺短剑疾刺楚天心脏。
  
  刚刚森罗剑符和森罗剑阵同时发难,楚天竭尽全力,好容易才挡住了剑符、剑阵的联手绞杀。透明人影发出的数百道辉煌剑气被楚天用枯叶漩涡尽数化解,但是现在楚天已经再无反抗的力量!
  
  眼看着透明人影手中剑光越来越近,眼看着头顶森罗剑阵又在酝酿下一波疯狂的攻击,吹弹双手紧握,猛地仰天怒吼:“恨不能恢复我罗氏一族!”
  
  高空中云霞粉碎,漫天霞光剧烈的摇晃着,有极其庞大的外物在急速靠近。
  
  罗虎却没有注意到高空中的异变,这家伙根本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战斗意识,他猛地跳了起来,指着楚天大声笑道:“停……哈,你也姓罗?嘿,罗氏一族?感情我们罗家在天庭还是有根有底的?”
  
  森罗剑符所化的透明人影距离楚天还有三尺不到骤然停下,三尺短剑紧贴着楚天的胸膛,剑尖微微刺进皮肤,一点鲜血从剑尖猛地滑落。
  
  楚天已经无力动弹,他看着凝滞在自己心口的短剑,无奈的笑了笑,手中枯木之力凝成的长剑闪烁了一下,也最终化为无数点荧光飘散。
  
  罗虎在大群剑傀儡的簇拥下,趾高气扬的走到了楚天面前。
  
  他上下打量了楚天一阵子,得意洋洋的笑道:“原来,还是本家!唔,说说看,我们老罗家,在这天庭的传承和底蕴吧?嘿,想不到,我罗虎,居然是罗氏一族的族人,能有今日的成就,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罗虎笑得很灿烂,浑身每个毛孔都透着一股子暴发户特有的气味。
  
  楚天看着笑容满面的罗虎,终于回过神来——这厮,这是爆发之后,想要给自己找个体面的祖宗了?
  
  这是心中多自卑,却又因为自卑生出多少骄狂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楚天看着罗虎,摇摇头,冷笑一声,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就你,也配是我罗氏的子孙?啊呸!我罗氏,从无鸡鸣狗盗之徒!”
  
  “鸡……鸡……鸡什么?”罗虎呆住了。
  
  他虽然得到了森罗剑帝的传承,但是森罗剑帝可不是教书的老夫子,而且‘鸡鸣狗盗’这个词嘛,也从未在灵峤天庭出现过,罗虎的老底子就是一个地皮混混,他怎可能弄得懂?
  
  楚天傲然一笑,他微微昂起头来,淡然道:“听不懂?听不懂就对了……我的意思是,我罗氏从无自甘下贱、自甘堕落的子孙!所以,你不是我罗氏的种!”
  
  罗虎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冷笑道:“原来,你是在骂我?嘿,你看不起我?你可想好了,你的小命,在我身上!”
  
  楚天深吸了一口气,他浑身是伤,骨头都被劈出了无数的伤口,一点点血浆混着骨髓不断滴落地面,他的身体一阵阵的发冷,一阵阵的虚弱下去。
  
  他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青衣,这是真要他小命的意思么?
  
  青衣的这个救命的人情,可真不好还啊!
  
  罗虎突然一巴掌向楚天的脸颊甩了过来,他厉声喝道:“你看不起虎爷?今天虎爷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明白……”
  
  话音未落,天空一声巨响,森罗剑阵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四周山岭崩塌了无数。
  
  下一刻,一道‘刺目的’黑色神光撕开了森罗剑阵厚重的剑幕,绕着矿监衙门飞快的旋转了一圈。天空中,剑傀儡陨落如雨,一支支剑傀儡不断的炸开,随后化为一缕缕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