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零三章 赏识 2
    楚天笑了。
  
      罗虎第一时间趴在了地上,环绕在他身边的剑傀儡们齐声尖啸,上千剑傀儡腾空而起,带起一道道寒芒向天空落下的一片流云冲了过去。
  
      森罗剑阵剧烈的震荡着,一柄柄古朴的剑影撕裂虚空,疯狂的斩向了那片流云。
  
      一道道黑色神光从流云上飞扑而出,一尊尊背后最少也生长了十二对黑色羽翼的天将面无表情的冲了出来,犹如磨盘碾鸡蛋一样,一拳一个将那些剑傀儡砸成粉碎,或者一剑划出,将这些剑傀儡大片大片的斩成一缕缕黑烟。
  
      楚天笑了。
  
      这森罗剑阵的威力绝大,尤其是那些剑光重叠在一起后,爆发出的威力更是耸人听闻。
  
      唯一的缺陷是,这些剑傀儡本身的实力有限,它们的实力,最多相当于一劫之力的天人,本身的材质也并非坚不可摧,在这些高阶天将手下,这些剑傀儡就真个和鸡蛋一样弹指就破。
  
      数以万计的高阶天将飞扑而下,将森罗剑阵搅扰得一片混乱,失去了阵法庇护的剑傀儡脆弱得不堪一击,轻轻松松就被歼灭了大半。
  
      若是罗虎能够稳住心神掌控剑阵……
  
      呃,掌控剑阵的剑符和令旗就在罗虎手中,问题是这家伙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没有注意到天空那些飞扑下来的天将。
  
      ‘轰’的一声巨响,十几条黑色火光坠落在楚天身边。
  
      簇拥在罗虎身边的百多尊实力最强大的剑傀儡被一击破灭,十二名背生十八对黑色羽翼,气息恐怖得让楚天都几乎昏厥过去的天将环绕四周,身高十丈的他们双目喷出森森神光,狠戾异常的盯着罗虎。
  
      还不等这些天将有任何动作,高空中传来了气急败坏的咒骂声,数百名浑身关节处生满了黑色尖角的冥角族人从天而降,犹如陨石一样肆无忌惮的快速砸在了地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个大坑。
  
      这些冥角族人大踏步的向罗虎冲了过来,犹如一群饿狼扑向了一头小羊羔,一副要将他撕成粉碎、碾成肉泥的凶狠做派吓得罗虎嘶声尖叫起来。
  
      “杀!”罗虎猛地大吼了一声。
  
      森罗剑符所化的透明人影猛地冲天飞起,然后一个倒悬,手中短剑向下方斩落。
  
      ‘嗡’的一声响,一尊背生十八对黑色羽翼的天将轻描淡写的一抬手,掌心一团黑色火焰冲起来数百丈高,轻轻松松的将森罗剑符斩下的剑光挡了下来。
  
      这天将手掌一握,就听一声闷响,透明人影轰然粉碎,罗虎猛地吐了一口血,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森罗剑符,被破了,彻底的被破灭了。
  
      “森罗剑的传人?”出手的天将‘咯咯’怪笑了一声:“真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名字……很多年以前,森罗剑妄图反抗天庭的权威,是我们亲自出手,追杀了他两万四千多年,终于将他打得魂飞魄散。”
  
      咧咧嘴,这天将‘嗤嗤’笑道:“想不到,他居然偷偷的留下了传承,还被你这个小崽子给拿到了!”
  
      一群冥角族人已经扑到了罗虎身边,七手八脚的抓住了他的胳膊腿儿,正准备将他撕成碎片,高空中传来了公孙琅琅的冷呵声:“住手,这厮胆敢惊动天庭贵宾,留下他的性命,送去天牢严刑拷打,看看他身后是否还有别的指使人。”
  
      一众冥角族人神色不渝的抬起头来,他们静静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公孙琅琅,一言不发,明显透着一股子很不爽的味道。
  
      他们的族人死伤惨重,一颗母巢被摧毁,这损失算是谁的?
  
      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罗虎,公孙琅琅居然要将他送入天牢,而不是让他们将他撕成碎片……
  
      “我族的损失,谁来负责?”一名肩膀上生出了两根长有丈许的黑色尖角,犹如盾牌一样挡在头颅两侧的冥角战士冉冉从天空落下,目露凶光盯着公孙琅琅:“帝子,我们的损失,谁来负责?”
  
      公孙琅琅的脸色很难看,极其的难看。
  
      他身后的十几名青年男女轻轻的笑着,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对他们来说,眼前的这一切,只是一出有趣的小闹剧而已,真心算不得什么。
  
      眼看着公孙琅琅如此狼狈,那浑身光晕缭绕的少女终于笑了起来:“够了,够了,嘻,你们冥角一族就是这样,和疯狗一样咬人一口就不松嘴。些许损失算什么?事后补上就是。难不成,公孙琅琅还会拖欠你们这点东西不成?”
  
      当着无数冥角族人的面,堂而皇之的说冥角一族是‘疯狗’?!
  
      一群冥角族人目露凶光的看向了这少女,又狠狠的向少女身边的一众青年男女看了过去。
  
      还不等这些冥角族人开口咒骂,高空中一股霸道、冰冷、黑暗、邪恶的精神波动犹如海啸飓风一样涌来,瞬间就淹没了无数的冥角族人。
  
      这些冥角族人同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纷纷单膝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向这少女和她身边的同伴跪拜行礼。他们不再也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一个个行礼后小心的站起身来,摆出一副斯斯文文的嘴脸,迅速退出了老远、老远。
  
      罗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喃喃道:“完了,翻船了……”
  
      不等罗虎再说任何废话,几尊天将冲了过来,一拳将他打晕,七手八脚的用带着黑色火焰的锁链将他捆得和粽子一样,拖拽着他迅速离地飞起,向西方天庭的方向飞去。
  
      公孙琅琅看着狼藉一片的矿监衙门,脸色异常的难看。
  
      过了许久,他终于看向了楚天。
  
      刚刚攻破森罗剑阵的时候,公孙琅琅可是看清了楚天一个人苦苦抵挡剑阵和剑符联手攻击,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中保下了无数的宗门修士和散修!
  
      如果真个让罗虎得逞,剑阵屠戮了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屠戮了矿监衙门中的天庭所属,公孙琅琅想到身后的那些贵宾,面皮不由得一阵发烧。
  
      这也显得西方天庭太无能了一些,居然连一个散修,都能轻松攻破西方天庭的一处派出机构!
  
      可以说,楚天在这些贵宾面前,挽救了整个西方天庭的面子。
  
      “你,很好!”公孙琅琅微微挑着下巴,微笑着向楚天点了点头:“稍后,有考功司的人来,你报上自己的家世、履历,我西方天庭,有功必赏,亏待不了你!”
  
      这一刻,公孙琅琅真正是对楚天颇为的赏识,甚至隐隐有一丝感激。
  
      只要楚天的出身来历没问题,公孙琅琅觉得,可以给他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