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零六章 野火 1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犬扛着一头死鹿,在崎岖的小道上小心的快步行走着。
  
  这是一头沾染了一丝天地灵髓,体内生出了一缕妖气的灵鹿,值大钱。正当阳春三月,这头灵鹿的一对儿鹿茸切下来,起码能从那些修士手上换取三五十枚晶币。
  
  反手摸了摸隐隐酸痛的腰椎骨,黄犬咧嘴笑了起来,颇为淳朴的脸蛋笑得犹如一朵怒放的花朵。卖掉这条灵鹿,加上之前存下来的那点晶币,应该可以买一颗淬体丹。
  
  自从三年前,和人组队猎杀一头成妖的野猪,被那厮狠狠的撞了一下扭了腰之后,黄犬的这腰骨就一直不爽利,有时候阴雨天更是痛得他死去活来,平日里修炼武技的时候,效率也下降了一两成。
  
  若是有一颗淬体丹,这点陈年老伤是丝毫不成问题的。
  
  而且借助淬体丹的药性,更能让肉身修为提升一大截,或许,或许就能突破到安身境的中阶水准?
  
  到时候啊,就能加入一些强大的猎团,不仅出行安全了许多,收入也会水涨船高,日子就好过了。
  
  拍了拍背上沉甸甸的灵鹿,黄犬开心的笑着。不枉他这两次都是孤身一人潜入山林狩猎,固然风险大了许多,但是收获也足够丰富。不然的话,一头灵鹿三五个人分,他拿到手的晶币也没多少。【△網WwW.】
  
  当然,也是他运气好。
  
  灵鹿是食草动物,生性温顺,杀伤力不强,加上黄犬埋伏的陷阱,三架窝弩只是一次齐发就把这头灵鹿给拾掇了。若是换成三年前让黄犬受伤的那头野猪,嘿嘿,搞不好这次黄犬就会吃大亏。
  
  鹿茸值大价钱,鹿皮很好,鹿肉也有酒楼会高价收购,毕竟是凝结了妖气的灵鹿嘛。最最幸运的是,这头灵鹿身上还有一件好宝贝,价值不在鹿茸之下。
  
  黄犬忍不住笑出了声,行走时步伐越发的轻快了。
  
  有了淬体丹,提升实力,加入大猎团,积攒一笔晶币,然后去找个乖巧能干的婆娘,生一堆儿女,希望里面有一个两个资质好的,能够修炼的话……这辈子也就圆满了。
  
  作为灵峤天庭凡人世界一个最普通的低阶武者,黄犬对命运并无奢望。他只求老老实实、踏踏实实,犹如路边野草一样太太平平的活着。
  
  在崎岖的山间小道跋涉了好几个时辰,天色快黑的时候,黄犬终于踏上了一条两丈多宽的土路。他顾不得歇息,喝了两口竹筒中的泉水后,鼓足了力气,顺着土路向前疾走。
  
  奔波了一夜,等到东边红日初升时,黄犬终于来到了他所属的聚居地‘青牙坳’的大门前。
  
  三面环山,门前有一条小河流淌而过,方圆近百里的青牙坳地势很好,聚居了近百万凡人和低阶散修。临河的入口处修了一道高有二十丈、长达十几里的砖石城墙,正中开了一个城门,常年有修士和大队武者在此值守。
  
  浑身大汗的黄犬扛着灵鹿来到了大门口,小心翼翼的等候着。
  
  过了一刻钟左右,东边红日彻底从山头上露出了整个面庞,青牙坳的城门伴随着沉重的轰鸣声缓缓开启,一队身披铁甲的武者趾高气扬的走了出来,在城门口左右一分,犹如木桩子一样站在那里。
  
  两个安身境巅峰的散修打着呵欠从城门内走了出来,背着手站在城门正中的位置,城门四周望了望。
  
  黄犬很谦卑的向两个散修欠身行了一礼,一名散修向黄犬随意的扫了一眼,然后他的眼睛骤然一亮:“唷,这头鹿……不错!”
  
  黄犬急忙挤出笑脸,向那散修笑道:“这次运气好,正好碰到这……”
  
  那散修脚下一动,瞬间到了黄犬的面前,一把抓住灵鹿的脖子将其抢了过去。他掂了掂这头足足有三五千斤重的灵鹿,随手一划,鹿皮就自行脱落,被散修披在了身后。
  
  笑着点了点头,散修右手如刀轻轻一劈,将一条鹿腿砍了下来,随手塞进了目瞪口呆的黄犬怀里。
  
  “好了,这条腿,是你的……剩下的么,你可知道,最近风声很紧,西边的要打过来了,上面传令要我们全力备战。所以,各种资源都很紧张,城门税的份额也提高了。你这条鹿,扣掉城门税后,就这条腿了。”
  
  散修笑着将缺了一条腿的灵鹿往城门口一丢,另外一名散修顿时笑着一挥手,手指上一抹灵光闪过,灵鹿就消失不见,被他纳入了手上的戒指中。
  
  黄犬呆呆的看着手上这条有好几百斤重的鹿腿。
  
  一条灵鹿,包括最值钱的鹿茸和鹿-鞭在内,价值稳妥超过一百晶币的灵鹿,就给了他一条腿?
  
  这条鹿腿,能值几个钱?
  
  他黄犬在深山中昼伏夜出一个多月,好几次差点被毒蛇毒虫咬死,辛辛苦苦弄来的猎物,就这么被抵冲了城门税?
  
  什么叫做最近的风声很紧?
  
  什么叫做西边要打过来了?
  
  什么叫做各种资源很紧张?
  
  黄犬只知道,他的淬体丹……他的人生的希望……他奢求的那点点微薄却质朴的幸福……他那点微不足道的人生目标……
  
  城门税?
  
  “大人,没这样的规矩!青牙坳,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黄犬一把抓住了散修的袖子,大声叫道:“十抽一,最多十抽一的城门税!没有这样全拿走的,没有这样全拿走的!”
  
  散修怒了。
  
  他一甩袖子,一股巨力袭来,黄犬‘咚’的一声栽倒在地,脑袋栽在一块石头上,头皮破碎,鲜血‘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谁说全拿走了?不是还有一条腿么?这么大一条腿,够你吃多少天的了?”
  
  “这是上面的意思,以后,青牙坳所有的资源,全部用来整军备战!知道么?明白么?听清楚了么?”
  
  散修指着黄犬冷笑道:“对了,看你精壮的模样,倒是一把好手……正好,上面说,要组建一支敢死队哩……嚇,得了,就是你了,你自愿加入敢死队,主动去西边作战效力……嘿!”
  
  黄犬脑子里一片‘嗡嗡’直响,一股恶气直冲脑门,他突然‘嗷嗷’叫着跳了起来,一拳向那散修的面庞打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