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神舟 2
    楚天在这光线昏暗的战场遗迹中漫无目标的梭巡着。
  
      他不知道西樵君他们来这里是为什么,或许他们有特定的目标,但是楚天不知道这处战场遗迹从何而来,为何而出现,里面究竟又藏了什么东西。
  
      不过梭巡了七八天时间,楚天见到了好些诡异的东西,也见到了好些实力强大的天将莫名的陨落。
  
      除开类似于地面上的那张巨大的白色面孔这种无法理解的存在,楚天见过最惨烈的一战,是南天大帝麾下聚集起来的一千二百名天将,和三百多套甲胄之间爆发的战争。
  
      那些天将的敌人,并非活人,或者常规意义上的那些妖魔鬼怪,而是三百多套高有三丈开外,通体喷吐着黑色火焰,造型古朴而华美的甲胄。
  
      这些甲胄并不完整,或者缺了头盔,或者缺了某条护臂,或者缺了胸甲、护心镜等零部件。
  
      它们犹如活物一样在这战场遗迹上游荡,发现了聚集在一起的一千二百名天将后,这些通体黑色火焰熊熊燃烧的甲胄首先发动了进攻。它们近乎疯狂的冲杀向了那些天将,然后一个冲撞,就歼灭了五百多天将。
  
      只是两次冲杀,天将们就陨落了一千多人,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只有五十几名天将仓皇的拍打着翅膀腾空逃窜。
  
      这些甲胄扑在了那些战死的天将身上,黑色的火焰粗暴的冲进了他们的尸体,将他们的精气神焚烧一空,化为一缕缕黑色火焰回到了这些甲胄体内。
  
      很明显这些甲胄的气息变得强悍了许多,体表的火焰越发炽烈,它们也不去追杀那些逃跑的天将,而是继续漫无边际的在一块方圆数万里大小的平原上胡乱的游荡。
  
      楚天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这些杀戮如狂的甲胄,继续他毫无目标的梭巡。
  
      又游走了好几日,楚天再次见识了好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这一日,他刚刚飞上一座大山,他的前方一条巨大的裂谷中,他终于见到了一件比较正常的,他能理解的东西。
  
      那条巨大无比的裂谷中雾气升腾,不时有尖锐的风啸声从裂谷中传来。
  
      在裂谷的中心位置,一条巨大的金属战舰断成了两截,两截之间相距数十里,正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
  
      这是楚天见过的最庞大的金属战舰,比他自己亲手锻造过的汰风巨舰和太岳巨舰都要庞大百倍,在七巧天宫传承的战舰图纸中,最庞大的战舰也只有眼前这条巨舰的一半大小。
  
      以魂念扫描,这条断成了两截的金属战舰全长大概在三十万里上下,战舰的装甲板厚度惊人,重重叠叠的复合式装甲板总厚度达到了惊人的三百里。透过战舰的断裂面,可以看到厚度惊人的装甲板中密密麻麻的镶嵌了无数的防御阵法,那些破损的防御阵法极其复杂、极其庞大,可想而知拥有极其骇人的防御力。
  
      如斯巨舰,却被暴力折断成了两截,歪歪斜斜的躺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年。
  
      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洗礼,这条战舰表面却不见丝毫尘埃和污秽,依旧光洁如新,通体暗金色的战舰上,甚至好些地方都还保持着正常的运转。
  
      在这巨大惊人的战舰表层甲板上,一排排辉煌、恢弘的宫殿群、堡垒群整齐的排列着。
  
      好些宫殿和堡垒都被暴力碾碎,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但是依旧有小半宫殿和堡垒保持完好,而这些宫殿、堡垒的上空有明亮的光幕闪烁,这些地方的防御禁制分明还在发挥正常的作用。
  
      一道狂风吹过,一座高有里许的山峰呼啸着从天空横扫而来,重重撞在了巨舰一侧的船体上。
  
      暗金色的船体表面一层犹如琉璃的厚重光晕一闪而过,这座通体不断喷出细碎电光的山峰‘轰’的一声炸成粉碎,山体内蕴藏的庞大雷霆电力爆发开来,数万条水缸粗细的雷光顺着船体一阵胡乱跳射。
  
      光洁的船体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就好像这一次撞击从未发生过一般。
  
      袖子里,鼠爷用力的抽动着鼻子,差点就从楚天的袖子里钻了出来:“过去啊,过去啊,天哥儿,鼠爷闻到好味道了……真-他-娘-的诱人啊,这条船上面,遍地都是宝贝啊!哎,哎,小心,有人来了!”
  
      楚天正要向这条巨舰飞过去,鼠爷突然预警,楚天向斜后方望去,就看到西樵君、冷月君等人中,一名不怎么说话,显得不是太引人注意的黑衣青年带着数百天将正急速飞来。
  
      黑衣青年面无表情的看了楚天一眼,犹如赶狗一样挥了挥袖子:“罗不平,这里没你的事情,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我看到你,更不许靠近这条‘渡虚神舟’半步……否则,嘿!”
  
      楚天的脸色一沉,黑衣青年已经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一尊天将身体一晃到了楚天面前,手中三十六节金鞭重重的往他肩膀上一拍:“滚!没听到荦炎君的话么?这渡虚神舟上的一粒沙子,都不是你能窥觑的。有多远,滚多远!”
  
      楚天抬起头来,这天将身高四丈开外,比楚天高了一倍有余,他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楚天,突然压低了声音:“若非冷月君发话,你这等卑贱东西,哪里有资格踏入此处?”
  
      楚天还没来得及开口,天将已经飞起一脚,重重的踏在了他的胸膛上。
  
      一声巨响,一阵剧痛袭来,楚天胸口骨骼‘咔嚓’一阵脆响,被这天将一脚踹飞了上百里,一头撞在了后方一座大山上。
  
      战场遗迹中的山体坚硬无比,楚天的身体重重撞下,山体丝毫不动,楚天背后的骨头却断了十几根。
  
      “干,弄他!弄他!”鼠爷愤怒的尖叫着,在楚天的袖子里不断的上蹦下窜。
  
      楚天吞下口中涌上来的一道热血,用力的挣扎起身,神色阴郁的向那条渡虚神舟的方向看了过去。
  
      荦炎君派出了百多个天将巡视四方,他自己则是带着剩下的天将,迫不及待的飞向了那条巨大的神舟。在神舟的断裂处张望了一阵子,荦炎君带人从神舟的断裂面进入了神舟内部。
  
      楚天冷笑了一声,他放出了一条天道妙树果实凝炼的分身向远处飞去,自己眉心一抹月光闪过,身形骤然消失无踪,蹑手蹑脚的向渡虚神舟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