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通乱打 2
    乱战,乱战,乱战!
  
      血色的天罚宝轮上,青衣放声长笑,他大袖飞舞,就有一抹抹青色剑影如风、如光、如雷、如电、如妖魔鬼怪,在虚空中往来穿刺,不断击杀向他逼近的天兵天将。
  
      一剑枭首,剑光所过之处,无论阶位高低,所有天兵天将都是喷血坠落,连同体内的金色光团都被击碎。
  
      唯有四大天帝祭出防御至宝,一道道剑光打在他们身上,只是溅起万点火光、发出雷鸣巨响,却伤不到他们丝毫。他们也不用法术攻击,只是一步一步坚定的向青衣逼去。
  
      四方天帝的麾下则是一片混乱。
  
      中天、南天、北天三大天帝的麾下,一部分向青衣发动攻击,一部分则是抵挡西樵君等人麾下天兵天将的进攻。
  
      西天大帝的麾下则是坚定的和西樵君等人的下属混在了一起,联手进攻三大天帝的下属。
  
      唯有东天大帝麾下的天兵天将悬浮在空中纹丝不动,一个个呆呆的看着在天罚宝轮上嘶声惨嚎的东天大帝,眸子里神光急速闪烁,似乎是乱了方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青衣一边承受四方大帝的联手进攻,一边慢悠悠的,一件一件数落他这些年做过的好事。
  
      每一位天帝都有宠信、重用的亲眷、下属被青衣击杀,而且都是无头死案的那种,以他们在灵峤天庭的势力,花费了无数年时间都没有追查清楚。;
  
      青衣一一数来,时间、地点、人物、经过、缘由,诸般细节一丝不差。他朗声大笑,将五方大帝的那些亲眷、重臣的脸皮彻底撕得稀烂,将他们光鲜面皮下不堪的一面暴露无遗。
  
      几位天帝心痛自己亲眷、心腹的死,同时恼怒青衣丝毫不给自己留脸面的公开揭露,他们阴沉着脸大踏步的向前,没多久时间就逼近到了青衣身前万丈不到的距离。
  
      “你,该死!”中天大帝指着青衣厉声呵斥,他指尖一点金光涌出,一枚人头大小、瑞气升腾的印玺冉冉飞出,一股恢弘、威严的帝王气息裹挟着凛然不可对抗的天地之威翻滚而出,虚空中大片神宫若隐若现,金光瑞气升腾,缓缓向青衣当头砸下。
  
      南天、北天、西天三位大帝也同时出手,他们各自祭出自己的天帝印玺,化为诸般异象碾压向青衣。
  
      天罚宝轮乃天刑重宝,是一方天地法则凝聚的至宝,几位大帝也不敢轻易祭出自己压箱底的宝贝和天罚宝轮对抗,最终都选择了他们的天帝印玺,借助整个灵峤天庭的天地法则之力进行碾压。
  
      青衣轻声笑着,他悠悠叹息道:“天帝印玺……只可惜,你们并非真正得到灵峤世界承认的天帝。你们,不过是一群投靠异族,强占了灵峤天帝之位的……罪人贼子而已。”
  
      中天大帝的脸色一阵阴郁:“荒唐,我们不是天帝,难不成,你是?”
  
      青衣淡然道:“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并非天帝,我承认,难不成,你们真的就是天帝么?”
  
      四位天地不再吭声,他们只是不断催动天帝印玺,四色印玺连为一体,化为一方氤氲小世界当头碾压下来。天罚宝轮通体血光大盛,宝轮缓缓旋转,无数血色神兵冉冉飞起,缓慢的向那小世界刺了过去。
  
      虚空微微摇晃着,天罚宝轮周边千里内所有天兵天将同时爆体而亡,任凭他们有多强悍的实力,全都被四位天帝和青衣交手的余波直接碾爆了身体。
  
      西樵君身边,公孙琅琅轻轻的朝着楚天的‘木’之分身示意了一下,趁着无数天兵天将乱斗,无数羽翼胡乱拍打,无数坠落的羽毛犹如大雪扰得天地一片昏暗的机会,公孙琅琅带着楚天的分身和十几个心腹天将偷偷摸摸的越退越远,渐渐的向身后的渡虚神舟摸了过来。
  
      “也不知道他们要找什么东西……但是那宝贝,既然可能在这白衣男子身上,那就怪不得我捷足先登。”公孙琅琅很快意的笑着,轻声道:“这等异宝,多有神异,就算最终落不到我手中……嘻,先拿在手中把玩一二,说不定也有好处。”
  
      他看着歇斯底里的大声呵斥,指挥着麾下天兵天将乱战的西樵君等人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来自至高天的豪门少君……原来,也就是这等水准,也不见有多出彩的地方,比起我,也就是相差仿佛……可见呵,投胎真是一件很需要技巧的事情,投胎得好,呵呵!”
  
      楚天的分身同样微微笑着:“可见,他们是不如帝子您的……哎!”
  
      公孙琅琅矜持的笑了笑,转过身,带着一众下属全速向那站在渡虚神舟顶部塔尖的白衣男子冲了过去。他眸子里神光闪烁,无数符文在他眸子里一闪而过,他用尽全部的力量,在急速分析白衣男子身边一切可能存在的危机。
  
      一朵通体漆黑的莲花从公孙琅琅头顶飞出,放出万丈黑光环绕全身,将他自己和一众下属都护在了里面……
  
      眼看着公孙琅琅已经飞到渡虚神舟正中的船楼下方,正顺着船楼外墙向高空飞起,坐镇渡虚神舟主控舱室中的楚天‘呵呵’轻笑起来。他一掌按在了主控舱室正中的主控台上,数万门星辰崩碎炮同时从渡虚神舟中伸出了闪烁着奇异流光溢彩的炮管,下一瞬间数万道粗达里许的光芒洪流淹没了整个战场。
  
      “青衣……这一炮,算不算我救了你一次呢?”楚天大声笑着,看着整个战场都被可怕的强光彻底覆盖。
  
      强光、高温、毁灭一切的能量肆虐。
  
      在这一瞬间,大片虚空重归混沌,所有的最细小的粒子都在崩解、在破碎、在不断的撞击、不断的分裂出可怕的能量。
  
      渡虚神舟上的星辰崩碎炮拥有极其可怖的特性,它激发的强光能够让一切稳固的粒子变成极其活跃的不稳固态,进而发生可怕的链式反应,迸发出千万倍的毁灭能量。
  
      一个个天兵天将就好像一颗颗巨型炸-弹,被星辰崩碎炮的奇异力量点着了。
  
      无数天兵天将在这一瞬间同时自爆开来……
  
      西樵君等人在寥寥几个心腹下属的庇护下狼狈的向四周逃窜,在他们身后不到十里的地方,一个直径百万里的黑洞凭空出现,黑洞剧烈的扭曲着,无数可怖的空间裂痕从黑洞中延伸出来,向着整个战场遗迹急速扩张开来……
  
      这个战场遗迹,被楚天一炮轰得濒于崩溃。
  
      战场一片混乱,有能力逃生者,都在仓皇的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