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二十七章 生计 1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通体紫色,带着银色的斑纹,高有十几丈的竹林环绕四周,一条小溪在竹林中潺潺流过,两头生了金角的白鹿蜷缩在溪水旁,呆呆的看着溪边一块大石下快要成熟的一株灵芝。
  
  一滴涎水突然从一头白鹿嘴角滴落,两头鹿的头顶上,一头五彩斑斓的大鹦鹉趴在一根竹枝上,‘嘎嘎’的笑了起来:“馋货,馋货,两头馋货!”
  
  楚天坐在小楼门口,笑呵呵的看着两头白鹿,还有那头多嘴多舌的大鹦鹉。
  
  不愧是至高天,就连飞禽走兽,都比别的地方多了数倍的灵性。尤其是这两头白鹿,它们虽然还是兽形,体内的气息却比天陆世界凝成了一重天道宝轮的天人境大能还要强大!
  
  至高天的虚空中,隐隐有一种无形的法则压制着这里的所有飞禽走兽,无论他们活了多少年,无论他们积攒了多强的力量,他们始终只能是飞禽走兽,永远都不可能化为人形。
  
  “可惜了!”楚天暗叹了一声,举起手中竹子制成的茶盏,抿了一口馥郁浓郁的香茶。
  
  绵延数千里的紫竹林,里面错落有致的点缀着数十万栋大小不一、规格不等的小楼。诸如楚天身后的这栋小楼,上下三层,内有书房、卧室、琴房、丹房、修炼室,还配置了两个小童、两个侍女、两个仆妇、两个力夫任凭驱遣。【△網WwW.】
  
  这一片竹林,是西樵君家的产业,偌大的一片紫竹林,只是一处对外营业的宾馆。
  
  半个月前,楚天、公孙琅琅跟着西樵君等人来到至高天后,西樵君等人倒是信守承诺,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公孙琅琅送去了某位大能门下,让公孙琅琅成为了那位大能的入门弟子。
  
  楚天只是公孙琅琅的随从,他那灵峤天庭六品上无量山神的身份,在至高天真的连一个屁都算不上。他甚至连西樵君家的大门都没资格踏入一步,直接就被丢在了这处宾馆中,每日里白吃白喝。
  
  半个月来,楚天也好几次离开紫竹居,四处闲逛了一圈,了解了一下周边的一些市井动态,一些风土人情。
  
  “至高天,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这些天兵天将,还有这些……灵族……呵呵,西樵君他们居然是灵族……这些天兵天将,还有这些灵族,他们究竟谁是主,谁是仆?有点意思。”把玩着手中的竹茶盏,楚天若有所思的看着天空缓缓飘过的流云。
  
  高空中,大队大队的天兵天将排着整齐的队伍缓缓飞过,在这万多名天兵天将中间,一架奢华的车辇散发出夺目的神光,左右各有数十头金凤随行。
  
  看这架势,也不知道是哪家贵公子出行,才摆出这样的阵仗。不过,看他们去往的方向,似乎是去西樵君家拜访的可能比较大。
  
  到了至高天,楚天才知道,西樵君本名月西樵,是至高天月氏的嫡子。
  
  至高天月氏,则是至高天权势最鼎盛的十三氏族之一,月氏的当代家主,也就是月西樵的九代上的老祖,更是掌控着至高天至上权柄的十三位大天相之一。
  
  至高天有至高天帝一人,掌控了至高天无穷无尽的天兵天将,但是至高天帝平日里并不插手诸般杂务,偌大的至高天,以及至高天掌控的无数天庭的日常运转,全部由十三位大天相联席掌控。
  
  前些日子,前往灵峤天庭行事的那群青年男女,西樵君出身十三氏族的月氏,冷月君出身十三氏族的兰氏,玄殇君出身十三氏族的云氏,炫焕君出身十三氏族的焱氏,个个都是出身尊贵、备受族中宠爱的天之骄子。
  
  一行人带着无数下属信心满满的前往灵峤天庭,结果损兵折将,只剩下孤家寡人灰溜溜的逃回至高天。
  
  楚天身份地位不够,也不知道西樵君他们家里是如何处置这次的事情,但是看看西樵君他们这些天整日里抛头露面、肆意的呼朋唤友四处作乐的样子,想来他们并没有受到太重的惩罚。
  
  远远的一头黑色云鹤穿破云层,快速的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楚天站起身来,将茶盏放在座椅的扶手上,笑吟吟的看着那头翼展超过十丈的黑色云鹤缓缓降落。
  
  这条云鹤,是西樵君赠送给公孙琅琅的坐骑,楚天认得。十几天前,公孙浪兰前往那位大能门下报到的时候,就是乘坐的这头云鹤。
  
  一脸漆黑的公孙琅琅从云鹤背上跳了下来,面无表情的坐在了楚天刚才的座位上,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罗不平,给我想个法子。”
  
  楚天摊开双手,很愕然的看着公孙琅琅:“帝子,您这是?”
  
  公孙琅琅闭上眼,很疲惫的叹了一口气:“从未这样丢脸过,从未这样现眼过……果然,没钱,做什么都不行……没钱……艰难哪!”
  
  楚天愕然看着公孙琅琅。
  
  没钱?
  
  楚天突然很想笑出声来。
  
  果真是没钱了。灵峤天庭被裂空王三个刮了个精光,然后被黑齿惊天一击轰成了平地,留在灵峤天庭的中天、南天、北天、西天四位大帝面对的,是一块儿干干净净的白板!
  
  偌大的灵峤天庭不仅仅是寸草不生,更是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就四位空头大帝站在那里发愣!
  
  公孙琅琅等人更是被黑齿抢得干干净净,一个铜板都没给他们留下。
  
  来到至高天后,公孙琅琅的拜师礼什么的,都是西樵君等人为他出的,但是等公孙琅琅进入那位大能门下后……西樵君一行人又不是公孙琅琅的亲生爹娘,他们哪里还会管公孙琅琅的日常起居?
  
  也就是西樵君还有几分义气,赠送了公孙琅琅一笔日用盘缠,更让楚天住在他们家的紫竹居白吃白喝……
  
  可是看公孙琅琅这模样,楚天小心翼翼的问他:“帝子,西樵君赠送的那笔钱,您……”
  
  公孙琅琅脸色一阵变幻莫测,他沉吟了片刻,然后拍了拍手:“至高天的物价……真正是坑人……真想不到,那秋月万幻楼的酒席,居然是如此的……坑人……一顿酒,西樵君赠送的盘缠固然是一分不剩……罗不平,你想想看,我公孙琅琅何等出身,居然欠了那秋月万幻楼一大酒钱!”
  
  公孙琅琅一脸想死的表情:“我是有意巴结本门的几位师兄,请他们去吃酒欢宴……想不到……丢脸,丢脸,真正是丢脸……”
  
  楚天很同情的看着公孙琅琅,若是这般,还真是够丢脸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