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三十章 班底 2
    楚天呆了呆,向身后跟着的角烙和几个冥角战士望了一眼,突然笑了起来:“真是,瞌睡就有了枕头了?本座要开店,这就有人将人手送上门来了?开了十七万年的老店上上下下的,掌柜到杂役打包贩卖?”
  
      楚天走到了狼头人面前,沉声道:“这些人,都是灵叶店的人?”
  
      狼头人狡黠的看了楚天一眼,‘嗷嗷’的笑了几声:“这位俊俏后生,可不是么?灵叶店,可是第九城区开了十七万年的老店了,最近三千年来,灵叶店的符箓,几乎占了第九城区符箓行当的三成份子!这里,可是灵叶店的全套人马!就连灵叶店压箱底的符箓大师老林头全家,也在里面!”
  
      挑了挑眉头,楚天笑道:“很奇怪,灵叶店既然占了一个城区符箓行当三成的份子,这些人,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狼头人摊开双手,大笑了起来:“灵叶店的老店东叶老头十年前遇到圣灵天的劫匪,一船人,连同他得力的几个儿孙都被干掉了……接管灵叶店的小叶老板,是叶老头最小的曾孙子,那傻小子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喏,十年,就十年,灵叶店,完蛋了!”
  
      狼头人用力的摇着头,长叹道:“败家子,嘿嘿,败家子啊!不过,不是这败家子,我们怎么有钱赚不是?俊俏后生,你倒是买不买啊?不买……滚蛋!”
  
      角烙低沉的哼了一声,猛地一步上前,一巴掌按在了狼头人的脑袋上,五指一用力,就听到狼头人的脑壳不断发出‘吱吱’声响,两颗眼珠子猛地从眼眶里跳出了两寸高。
  
      “孙子,你叫谁滚蛋呢?”角烙低沉的吼了一声,右手五指上的指甲猛地弹出了三寸长,直接撕开了狼头人的头皮,眼看着就要刺进他的脑袋里。
  
      楚天一把抓住了角烙的手腕,一股巨力爆发,角烙猛地痛呼一声,五指下意识的张开,被楚天随手一抖,将他震退了十几步。
  
      角烙和几个属下敬畏莫名的看着楚天,这等力量……直接在肉体力量上轻松碾压角烙,这还是灵峤天庭那等穷乡僻壤一个小小的六品山神应有的力量么?
  
      狼头人抱着几乎粉碎的脑袋在地上剧烈的翻滚着,高台后巨大的高楼中,大队护卫簇拥着几个面带精明之色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出来。一名身穿淡金色带着银色斑点长袍的男子满脸是笑的向楚天深深抱拳行了一礼:“哈哈哈,这位前辈,可是这该死的狗奴才有冒犯的地方?息怒,息怒,生意嘛,以和为贵!”
  
      中年男子随手一挥,指着地上的狼头人淡然道:“胆敢冒犯贵宾,拖下去,剁了,取了他的狗宝配药!”
  
      狼头人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楚天皱了皱眉,沉声道:“罢了,他倒是没有冒犯本座,是本座手下太过鲁莽,贸然打伤了他!嗯,这灵叶店的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个价码?”
  
      楚天手掌一翻,掏出十块极品神晶放在了狼头人的手上,很诚挚的说道:“抱歉,属下鲁莽,小兄弟你受累了。”
  
      狼头人的身体一僵,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天。
  
      中年男子眉头一挑,脸上笑容猛地一僵,然后迅速灿烂了起来:“这位前辈,实话实说,这些灵叶店的人,不好出手……毕竟是拖家带口的,是吧?买奴隶嘛,谁也不愿意买累赘,是吧?”
  
      “不过呢,他们毕竟是灵叶店的老人,里面的几位符箓师,水准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符箓大师老林头,他的自身修为只有三劫之力,制作出的符箓,却能最大爆发出二十劫的杀伤力……二十劫的杀伤力,虽然不算什么太高档的符箓……”
  
      中年男子沉声道:“不过,老林头的年纪不大,今年还不足十万岁,他在符箓一道上的天分极高,如果他能突破百劫之力,他制作出来的符箓可就值大价钱了!”
  
      叹了一口气,中年男子继续说道:“也就是老林头和几个符箓师,他们死活坚持要拖家带口的,他们是以死相逼啊……不然的话……”
  
      楚天缓缓说道:“说个实诚价吧,不要废话了。我不管他们身上有什么原因,有什么因果……你们……海会楼,给我开一个实诚价!”
  
      楚天指了指面前高楼上悬挂的匾额,‘海会楼’三个金色大字煞是醒目。
  
      中年男子沉吟了一阵,最终他比出了一根手指:“真正是……累赘太多,无人问津……所以,一亿极品神晶,一亿极品神晶,这灵叶店上上下下所有人,从掌柜的到杂役,包括所有的符箓师和学徒,都是前辈您的了!”
  
      楚天深深的看着中年男子的眸子,他还记得刚才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骤然僵硬、然后骤然变得越发灿烂的怪异表现。不过,他有什么好怕的?
  
      也不进海会楼,也不讨价还价,楚天直接掏出了一亿极品神晶,直接支付给了这中年男子。
  
      接过中年男子递过来的灵叶店上下老小所有人的命魂禁牌,楚天向高台上呆愣愣的数千老小勾了勾手指:“下来吧,以后,你们就是我罗不平的人了!嗯,放心,我不是一个苛刻的人,你们只要勤勉肯干,我保证你们都能过上好日子!”
  
      中年男子笑得很灿烂:“罗前辈?哈哈哈,罗前辈如此豪爽,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罗前辈放心,这灵叶店的一众老小,用不了多少年,就能帮您将这一亿神晶赚回来!”
  
      楚天笑得更加灿烂,他很和蔼的问道:“对了,敢问掌柜的尊姓大名?”
  
      中年男子急忙笑道:“失礼了,失礼了,罗前辈,在下正是海会楼的大掌柜,蓝云!”
  
      楚天惊讶道:“兰花的兰?”
  
      中年男子急忙摇头:“哪里,哪里,‘兰’乃贵姓,在下乃是蓝色的蓝!”
  
      楚天点了点头,拍了拍蓝云的肩膀,笑道:“行,明白了,海会楼的蓝云掌柜,以后有事情,再来找你啊!”
  
      半个时辰后,楚天店铺的后院里,数千灵叶店的男女老少排着整齐的队伍,恭谨、敬畏、忐忑不安的看着楚天。
  
      楚天看着院子里的这些人,骤然有一种莫名的激情打心底生出。
  
      这些人,就是他在混乱天域最初的班底了吧?
  
      不管他们身上有任何的因果牵连,到了他的手中,就是他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