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强硬 1
    大狱寺的拍卖场内气氛略显怪异,数万客人都神色诡秘的看着兰台光熙。
  
      这些刀头舔血、吃血腥饭的家伙,还真没几个人不认识兰台光熙的。至高天兰氏在屠魔城的最高统领,统辖兰氏派驻屠魔城的无数天兵天将,更是兰氏子弟来屠魔城历练的大管家,一手操持兰氏子弟在屠魔城的一应大小事务。
  
      这样的人物,会为了区区些许债务亲自出手?
  
      得了吧,肯定是大狱寺的东家不知道怎么招惹了兰氏,兰台光熙这是亲自出面强势欺负人来了。
  
      楚天收拾妥当,不紧不慢的带着心急如焚、惊慌失措的叶落风来到拍卖场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等场景——角烙犹如受惊的狗崽子一样蜷缩在拍卖场角落里,数万客人神色诡秘的守在一旁看热闹。
  
      兰台光熙站在拍卖台上,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俯瞰众生,任凭大狱寺拍卖场诸般防御阵法和禁制全部开启,一应阵法和禁制造成的强大威压对他完全无用。
  
      呼出一口气,楚天一步一步的,好似空气中有着无形的台阶一样,就这么一步一步走上了拍卖台,静静的站在了兰台光熙面前。他身体表面一层幽光闪烁,体内‘咔咔’一阵骨节脆响,楚天放开了对自己肉身的压制和约束,他的身体迅速长高了三丈多高,堪堪和兰台光熙身量平齐。
  
      “兰台光熙?让我看看这欠条!”楚天也不多啰嗦,径直向兰台光熙伸出了手。
  
      从闭关修炼的地宫来拍卖场的路上,叶落风已经介绍了‘兰台光熙’这个名字的由来,更是说明了兰台光熙的身份。至高天十三氏族之一的兰氏在屠魔城的首脑!
  
      兰台光熙浅浅一笑,将手中的一张龙皮鞣制而成的卷轴递给了楚天:“白纸黑字,罗东家一定要看清了。灵叶店的前东家欠下本王一大笔极品神晶,如今利滚利的,可是足足有八千亿极品神晶之巨。”
  
      兰台光熙笑看着楚天,淡然道:“这笔账,你要还!还不出,就卖身为奴,慢慢的为我兰氏做牛做马的还吧……看你还算是一个人才,只要你勤勉做事,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你!”
  
      楚天接过龙皮卷轴,也不看里面的内容,掌心一团黑色火焰‘呼’的一下冲出,龙皮卷轴上骤然有大片神光喷出,无数细密的电光一阵乱闪。天地熔炉中的黑炎威力毕竟强横,神光、电光被黑炎一冲粉碎,龙皮卷轴瞬间化为一缕青烟消散。
  
      镇定自若的看着兰台光熙,楚天淡然道:“欠条?什么欠条?在场的诸位,你们可见到什么欠条了么?兰台光熙,无凭无据的,你这是上门讹诈人了?”
  
      轻蔑的冷笑了一声,楚天傲然道:“兰氏,了不起么?兰氏,就能欺行霸市么?兰氏,就能这么凭空讹诈,敲诈勒索么?至高天,难不成就是无法无天之地?”
  
      满场数万客人齐声惊呼,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
  
      好些好事之人、不怕事之人纷纷瞪大了眼睛,更有人偷偷摸摸的取出了各色可以录下影像和声音的晶石,准备拍下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在屠魔城,居然有初来乍到的外来户硬扛兰氏派驻此处的兰台光熙!
  
      这个不怕死的小子,居然更当众表露出了对兰氏的不满,更是在言语之中对兰氏颇有抹黑!
  
      这事情,热闹了嘿!
  
      兰台光熙愕然看着楚天:“你,居然敢,毁了本王的……欠条?”
  
      楚天莫名惊诧的看着兰台光熙:“欠条?什么欠条?兰台光熙,你昨夜喝多了吧?现在还在犯迷糊?欠条,哪里有什么欠条?嗯?你来我大狱寺,是来采购货物呢,还是来……求帮的?”
  
      手指一点,一块下品灵晶凭空出现,楚天将这块下品灵晶,连下品神晶都不是的低劣灵晶随手一弹打在了兰台光熙的胸膛上,灵晶‘叮’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咕噜咕噜’的滚出了老远。
  
      “喏,若是没钱花了,来我大狱寺求帮的,这块下品灵晶,够你买两块窝窝头了,拿去好好吃一顿吧!”楚天摆了摆手,摆出了一副打发叫花子的暴发户嘴脸,趾高气扬的朝着兰台光熙挥了挥手。
  
      兰台光熙沉默,皱着眉头死死盯着楚天。
  
      这剧本,拿错了罢?难道不应该是楚天诚惶诚恐的向他询问事情的前因后果,哭天喊地的向他哭诉求饶么?怎么,怎么这厮,怎么这么大胆?不仅毁了他兰台光熙拿出来的欠条,更敢当众如此侮辱他兰台光熙?
  
      楚天不按常理出牌,这事情就颇为尴尬了。
  
      饶是兰台光熙位高权重,坐镇屠魔城已经无数年了——正因为他太位高权重了,在屠魔城被无数人供着、哄着、捧着已经无数年了,骤然碰到楚天这等事情,他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
  
      这就好似,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皇微服私访,突然被一个地-痞-无-赖劈头盖脸一个大耳光抽在了脸上,打得这位帝皇满口大牙都喷了出来,满脸是血的倒在了地上抽抽,敢问这位帝皇心中是如何想法?
  
      此刻的兰台光熙就是同样的道理,他被楚天的反应给打蒙了,一下子没回过神来该如何做。
  
      “你,你,你……”兰台光熙脑子里一根筋短路了,他指着楚天‘你’了半天,硬是想不出下一个字该如何说。可怜见的,他这辈子就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对于楚天的这等无赖、蛮横的行径,兰台光熙真的没经验啊!
  
      楚天微微一笑,看着兰台光熙悠然道:“蓝云把灵叶店的人卖给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有问题……果不其然,这是一个套啊……不过,是套又如何?本座来混乱天域,就没指望着太太平平的在这里混日子!”
  
      骤然间,楚天身体化为一道流光,以一种惊世骇俗的恐怖速度扑到了兰台光熙面前。
  
      兰台光熙怒啸,他双手带起无数条流光残影向楚天的身体轰去,楚天的身体荡起了无数残影,穿透了兰台光熙双臂组成的防线扑到了兰台光熙身前,劈头盖脸一耳光狠狠抽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兰台光熙面皮上大片神光犹如怒海澜涛一样翻滚而出,楚天一耳光将他打飞了上百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