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消息 2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远处宫阙上,一行青年男女轻声念叨着‘楚天’这个名字。【△網WwW.】
  
  兰秣气得眼珠发绿的盯着楚天厉声吼道:“不管你是罗不平还是楚天……总之,我问你!该死的东西,你究竟意欲何为?你,你,你,你真的要和我兰氏不死不休么?”
  
  楚天冷然看着兰秣:“怎么?怕了?丢脸了?觉得事情传出去,会被家中老人追究责任,会有损你的地位和名望,所以后悔了?”
  
  兰秣没吭声,但是他心里所想的,不就和楚天所说的一模一样么?
  
  没错,他后悔了!害怕了!
  
  堂堂兰氏嫡子,被一无名小辈堵在自家的驻地门口大打出手,而且还根本拿他没有半点儿办法,这种事情传回兰氏本家,兰秣的罪过不小。
  
  兰秣真的后悔,他为什么要答应云靑那个杀千刀的混蛋,为什么答应帮他的忙和楚天作对!
  
  该死的云靑啊……兰秣向兰氏一族的驻地方向看了一眼,楚天已经堵在他们兰氏一族的驻地门口三天三夜了,云氏一族的驻地硬是没有半点儿动静!云靑根本没有派人出来帮忙的意思啊!
  
  就兰秣知道的,云氏一族的驻地中,起码有三尊天王在轮休啊!
  
  如果云靑愿意帮手的话,三尊天王配上他刚刚调回来的四尊天王,七大天王联手,楚天也不敢这么嚣张吧?更不要说,两家还有这么多驻扎的天兵天将呢?
  
  可是云靑,他没有任何动静啊!
  
  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云靑一阵,兰秣沉声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你听我说!”
  
  楚天摇了摇头,连续三拳砸在了太阳造化钟上,巨大的钟声将兰秣的所有话语都盖了过去,再没人能听清他究竟在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能有什么好说的?反正,你欠我一万亿极品神晶的账,每天利息一成,利滚利,驴打滚,你现在欠我多少,你自己算清楚!”
  
  楚天幽幽冷笑道:“记住了,多过一天,就多一天的利息!你现在给我赔清欠账,你的日子还好过一些。”
  
  兰秣双手十指一阵痉挛,他很想冲出来和楚天拼命,但是他身后一尊通体被白色云气缠绕的天王一掌按在了他的肩膀,制止了他的冲动。
  
  一尊浑身烈焰升腾,羽翼好似岩浆凝成的天王看着楚天沉声道:“楚天?很好,我们记住了你的名字!贱种,记住,单单依仗一件开天神器级的强大兵器,你可以猖獗一时,你永远不可能对抗兰氏一族。”
  
  这尊天王举起手指,狠狠的点了点楚天:“你要明白,在混乱天域,在过去的数亿年中,有不少幸运儿从混乱天域得到了曾经的无量天遗留下来的强大神器,他们都曾经横行一时……从没人能够挑战至高天,从没有人能够挑战兰氏一族!”
  
  楚天低头看着这尊天王,悠然道:“我挑战了,你咬我啊?”
  
  大笑了几声,楚天狠狠的一瞧太阳造化钟,九十九条盘在钟体内的火龙越发起劲的喷吐火焰,硬生生烧得兰氏驻地内平地火焰升起来一尺多高,好几座布置的防御阵法略弱的偏殿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網WwW.】
  
  那些偏殿中,好些漂亮的侍女、俊俏的仆从怪叫着冲了出来,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
  
  太阳金火何等威力,眼看着几座偏殿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被烧成了一缕缕青烟,连一点点残渣都没剩下。
  
  楚天继续盘坐在空中,时不时的一拳轰在太阳造化钟上。
  
  钟声嘹亮,兰氏一族的领地内火焰升腾,兰秣还有几尊天王都被烤得大汗淋漓,更不要说那些普通的天兵天将,更是一个个被熏得有气无力,背后的羽翼都快要烧着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如此过了二十几天,兰秣咬死牙不肯投降,楚天也就困了他二十几天。
  
  这一日,突然有十几个修士气喘吁吁的向兰氏驻地疾飞了过来,隔着老远的距离,一名领队的老人已经大声的呼喊起来:“秣少主,秣少主……那些该死的匪团……真正是胆大包天……您没有收到传回来的警讯么?”
  
  楚天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这些人。
  
  领头的老人和他身后的十几个人猛不丁的看到,兰氏驻地被楚天用一口大钟扣在正中疯狂灼烧,他们全傻眼了,一个个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遍体大汗淋漓,衣衫都被烤得焦糊的兰秣带着四尊天王出现了。
  
  隔着厚厚的防御大阵,隔着上百里距离,兰秣指着那老人喝道:“蓝阾,出什么事了?你不是……不是负责距离屠魔城最近的……那一处幽镟金澪矿么?”
  
  蓝阾呆呆的看了楚天一阵子,然后跳着脚的朝着兰秣叫嚷了起来:“秣少主?您没收到信么?我们兰氏在混乱天域的好几处产业,都被人给洗荡了……一处太瞐流金矿,一处喾凝旋银矿,两处血纹乌金矿,一处孵化场……全被洗劫一空了。”
  
  楚天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他突然笑了起来:“兰秣,秣少主,你家被洗劫的这些产业,可值得一万亿极品神晶么?哈,哈,哈哈哈!”
  
  兰秣已经顾不上搭理楚天,他声嘶力竭的吼叫道:“是谁?是谁敢的?谁这么大胆?怎么没有信息传回来?怎么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就算你们都是死人吧……怎么是你现在才赶来给我消息?”
  
  蓝阾苦笑了一声,他指着楚天扣住了整个兰氏驻地的大钟,一脸苦涩的说道:“秣少主,怕是这口大钟能够隔绝虚空,所有的传讯都被它摧毁了!所以,少主您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兰秣的身体剧烈的摇晃了一下,他呆呆的说道:“太瞐流金,喾凝旋银,血纹乌金,还有一处孵化场……该,该死的……是谁?是谁?怎么,怎么就被一群盗匪给打下来了?”
  
  兰秣身边的四尊天王脸色如土,一个个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如果他们不是被兰秣调回来,如果有人袭击那些矿场,他们当中总能有一人利用传送阵赶去增援。
  
  但是现在,他们被楚天困在了这里……他们知道,他们留在外面的那一尊天王负责镇守兰氏一族的一处极其紧要的据点,轻易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所以,现在兰氏在外的那些产业缺少顶尖的高手坐镇,混沌天域的匪团,不难找到天王级的高手襄助啊!
  
  兰秣咬着牙大声嘶吼:“是谁?谁这么大胆子?”
  
  蓝阾喘了一口气,飞快的报出了一长串匪团的名号,真亏了他们怎么打探来的。
  
  血刀寨为首,然后是一长串稀奇古怪的匪团名号,终于,楚天在蓝阾嘴里听到了‘镇三州悍匪’几个字。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