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血祭,开启 2
    八尊鬼王参战后,没有同阶高手匹敌的他们只用了短短一刻钟时间,就把残留的天兵天将斩杀一空,血刀寨纠集的无数匪军,还有他们劫掠来的那些矿奴、药工也都被斩杀殆尽。
  
      漫天血水翻滚,血水流淌成河,血光将下方的虚元洞天宫殿废墟都照成了血色。
  
      镇三州悍匪在一旁列阵,龙王一行人警惕的看着铁白鸪等人。
  
      铁白鸪骑着僵尸巨龙冉冉飞近,八尊鬼王簇拥在他身边,在他身后的陨石乱流中,十几条通体漆黑,全部是用一颗颗闪耀着黑铁光泽的骷髅头拼凑搭成,从头到尾长有千里的狰狞飞舟快速飞了出来。
  
      十几条飞舟上,无数奇形怪状的妖物、鬼物、魔物排着整齐的队伍,散发出滔天的邪气。
  
      最前方的一条飞舟上,宽敞的甲板上,起码有数以千万计身披甲胄的骷髅架子整整齐齐的杵在那里。这些骷髅架子散发出的气息不过是半步天人境的水准,但是这数量也太多了。
  
      他们的阵列也太密集,无数骷髅架子前胸挤后背的挤在一起,眼眶中尽是惨绿色的鬼火熊熊燃烧,乍一看去巨大的飞舟上无数鬼火闪烁,端的是瘆人至极。
  
      除乐这些骷髅架子,更有无数的恶鬼、怨灵,各种稀奇古怪的妖物魔物数不胜数。
  
      这些妖魔鬼怪,显然是铁白鸪的直属精锐,其中有数十尊鬼物的气息强横至极,实力直追朽骨等八尊鬼王。滔天鬼气翻滚,在这些妖魔鬼怪中,更有上千名气息强大,和楚天身边的角烙相当的千劫大能存在。
  
      “是不是觉得,我的个人势力很强大?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好的投靠的对象?”铁白鸪站在龙王等人面前,自信满满的说道:“当然,我的势力就是有这么强。因为我的亲爹,是铁鼎鬼狱的铁鼎鬼圣。”
  
      摊开双手,铁白鸪淡然道:“所以,我的身份尊贵无比……有这样的势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作为未来的铁鼎鬼狱之主,我手下缺人才,而你们,是人才。所以,投靠我,我会重用你们!”
  
      手指点了点龙王等人,铁白鸪冷声道:“给你们一点时间考虑,是不是投靠我。相信,你们不蠢的话,就会作出最明智的选择。除了我,谁还能收容你们?你们还能去哪里呢?”
  
      自信的笑了笑,铁白鸪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虚元洞天的方向。
  
      “兰氏真是蠢,自从发现了这个虚元洞天,他们居然只是出动了几个后辈潦草的搜寻了一阵,就将这里作为后辈精英子弟的试炼场……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错过了什么。”
  
      “呵呵,不过真好。如果是兰氏在任的那位大天相亲自来的话,怕是这个秘密就保不住了。”
  
      “虚元洞天,这里可是太古无量天‘一念尊’的行宫,是‘一念尊’闭关潜修之地。一念衍生天地,一念泯灭万物,一念生,一念死,一念之间,万物生灭……”
  
      “希望我琢磨出来的,用无数生灵的精血,融合这些人濒死前的亿万念头进行血祭的法子,能够打开通往一念尊行宫的真正门户。不然,可就真的白忙活了!”
  
      铁白鸪喃喃自语,楚颉已经忍不住叫嚷了起来:“你没把握打开这门户,你就弄死这么多人?”
  
      铁白鸪愕然的回过头来,摊开双手很坦白的说道:“是啊,血祭也不见得就能打开这门户……可是,这又怎么样?这些贱种,死了就死了,就和猪狗一样,死掉几亿人,有什么关系?”
  
      拍拍手,铁白鸪无所谓的说道:“又不是我的儿子,我管他们死活?就算是我的儿子,如果杀了他能够打开一念尊行宫的门户,我也无所谓啊……只要我自己过得好,我管他世间洪水滔滔?”
  
      楚颉张了张嘴,硬是被铁白鸪的话憋得一口气喘不过来,差点就吐出血来。
  
      龙王等人也深深的看了铁白鸪一眼,心里沉甸甸的——这铁白鸪,是一尊彻头彻尾的魔头,他的所有念头、所有想法,都是那样的惊世骇俗,那样的大逆不道。
  
      这样的魔头……投靠他?呵呵,开玩笑,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把镇三州推出去做牺牲品了?
  
      但是,不投靠他的话……
  
      狐老双手不断抚摸自己的长须,眯着眼看着八尊鬼王,看着那十几条巨大的飞舟上无数的妖魔鬼怪。想要逃走,似乎也有点困难,一个不小心,镇三州会全军覆没在这里吧?
  
      铁白鸪站在僵尸龙头顶,一枚人头大小,四面都雕刻了无数恶鬼图影的印玺悬浮在他面前,犹如巨鲸吸水一样,将漫天血河一口吞了下去。
  
      无数被斩杀的匪徒,无数被斩杀的矿奴、药工,他们临死前的破碎念头混杂在血河中,被这枚奇异的印玺搅和、拌匀,最后炼制成了一种极其邪门的力量。
  
      数以亿计的生灵精血和灵魂碎片,最终就化为一颗拳头大小的血珠。
  
      铁白鸪沉沉一笑,双手捧着从印玺中喷出的血珠,大踏步的走进了虚元洞天。
  
      朽骨和灰石等四名鬼王紧跟在了铁白鸪身后,另外四尊鬼王和十几条飞舟则是慢悠悠的,将镇三州悍匪包围了起来。铁白鸪说了要收服镇三州悍匪做狗腿子,那么他们就绝对不会让镇三州悍匪逃脱一人。
  
      无数妖魔鬼怪从飞舟上走了下来,密密麻麻的在虚空中结阵,上下左右前后,到处都是面容狰狞的妖魔鬼怪,一个个龇牙咧嘴、摩拳擦掌的看着镇三州悍匪,一副一有不对就将他们碎尸万段的架势。
  
      虚元洞天中,铁白鸪缓步走到了宫殿废墟群的深处,最终在一座高有数十里的秀美山峰前停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掌将那血珠按进了山峰上一片形如明镜的白色玉璧上,然后大吼了一声:“一念尊,你死了,就乖乖的,把你留下的所有宝贝,都送给我,送给我啊!”
  
      “我,铁白鸪,天下最聪明的人,不仅仅要成为铁鼎鬼狱的主人,我还要成为大罗天之主,成为这天河至高无上的主宰!”
  
      “太古,无量天的尊皇!让我看看,你一念尊到底有什么能耐,到底有多强!多了不起!”
  
      白玉璧上一片明媚的灵光闪烁,光芒向左右开启,厚重的灵云从白玉璧中冲出,一片完好无损的宫殿群冉冉出现在铁白鸪的面前。
  
      “对了,那残卷说得没错,就是这里了!”铁白鸪笑得格外灿烂,他也不转身,随手向镇三州悍匪一指:“刚才那小白脸,抓过来,让他进去给我探路!”
  
      半盏茶时间后,楚颉怪叫着被丢进了白玉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