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一念生灭 2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十步,十一步,十二步……
  
  朽骨已经变成了一个健壮、俊朗的青年男子,他一脸惊恐的向后继续倒退,但是他的血肉已经在急速的蠕动。他的皮肤上开始生出一根根长长的黑毛,他的血肉蠕动着,骨骼交错发出‘咔咔’声响,等他退后第十八步时,朽骨身不由得趴在了地上。
  
  ‘嗯啊,嗯啊’!
  
  地面上,赫然是一头体长一丈有余,生得膘肥体壮、遍体黑毛的大肥猪!
  
  堂堂鬼王级高手,魔功凶狠惨厉的朽骨,居然毫无反抗之力的,也是不知莫名所以的变成了一头毫无修为的大黑猪。他惊恐绝伦的趴在地上,朝着铁白鸪和灰石不断发出凄厉的吼声。
  
  但是他连说话的功能都失去了,他只能发出和普通的家猪一样的猪嚎声。
  
  ‘铿锵’一声脆响,朽骨头顶上方空气一阵蠕动,一片光纹闪烁,一柄普普通通的杀猪刀凭空出现,重重的向下一刺,异常精准的从朽骨的脖颈大动脉刺了进去,刀尖直入朽骨的心脏!
  
  朽骨的身体抽搐了几下,随后伤口血如泉涌,拳头粗细的一道血水喷了出来,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身体内的生机急速消散,很快就变成了一头死猪。
  
  铁白鸪脸色惨白,呆呆的看着就这么魂飞魄散、只留下一具猪身的朽骨。
  
  他哆哆嗦嗦的走到了朽骨的尸体旁,咬着牙蹲了下来,双手在朽骨的身上一阵乱摸。没错,怎么看,这就是一头死猪!
  
  一声长啸,铁白鸪掌心一抹邪光闪烁,朽骨的尸体骤然分解,一张猪皮飞起,一块块肌肉完整的脱离骨骼,随后骨骼也一块块错开,露出了身体内的各种内脏。
  
  铁白鸪熟练的检查着这些皮肉、骨骼和内脏。
  
  但是无论怎么看,无论是形状还是气味,这都是一头纯粹的大肥猪应有的零部件!
  
  活了不知道几千万年几亿年,修为达到万劫以上,无论是在至高天、圣灵天还是大罗天,都堪称一方高手,足以横行一方的鬼王级大能朽骨,就因为他贸然的攻击了一下白玉璧上那薄薄的光幕,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变成了一头纯正的、毫无丝毫法力修为的大肥猪!
  
  然后,他也以一头圈养的大肥猪应有的方式,被一柄杀猪刀给宰了!
  
  “少……少主……这是,朽骨?”灰石也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不要以为他们是鬼王级高手,他们就无所畏惧。其实越是活得长久的强大生灵,他们就越发怕死!
  
  灰石是天地灵石修成的魔物,他胆气粗壮,他或许不会害怕任何正面的敌人,但是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匪夷所思的死亡,他真的有点害怕!
  
  “一念尊……一念尊……一念生万物,一念灭万物……一念之间,生灭不绝!”铁白鸪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他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白玉璧前,咬着牙说道:“太古无量天……这一条天河,都是无量天崩毁之后,于无量天的残骸中不断的演化而成!无量造化,无量神通……”
  
  “一念尊,你是无量天的尊皇,最至高无上的那一小撮人之一……你的行宫中,究竟会有什么?”铁白鸪低沉的嘶吼着,他猛地伸出手想要碰触白玉璧,但是他又猛地停下了手。
  
  “我现在,是铁鼎鬼狱铁鼎鬼圣的儿子……是他座下最聪明最强大的儿子……我,未来可以成为铁鼎鬼狱之主,足以横行一方,足以逍遥快活无数岁月。无数的财富,无数的美人,无数的战士……我掌握的权力,可以让我过人上人的生活!”
  
  “我要不要冒险?灰石?这地方,如此凶险,朽骨也只是……”
  
  铁白鸪的脸色一阵阵的青红不定,他死死的盯着隔着一层薄薄光幕,就在他面前十几丈远的地方,身边不断有五行异象若隐若现的楚颉,突然笑了起来:“当然,要拼一把……铁鼎鬼狱,可不能满足我!大罗天的那些妖女,我也玩腻了。”
  
  “我想试试至高天那些灵族美人的滋味,我想试试圣灵天那几个灵尊的滋味……尤其是,传说中的圣灵天第一美人‘玲珑灵尊’,我想让她跪在我面前,舔-我的脚趾头!”
  
  “力量!至高的力量才能带来至高的权力!让玲珑灵尊都乖乖跪在我面前的权力!”铁白鸪身体微微颤抖着,他一步一步的向白玉璧走了过去,然后没有丝毫阻力的,轻轻松松的一步没入了光幕中。
  
  铁白鸪出现在楚颉身边,他看了看四周广袤无边的宫殿园林,感受着虚空中那股祥和清宁的气息,满意的笑了起来:“看来,一念尊的布置并不凶恶……朽骨那个蠢货,他居然敢暴力攻击一念尊留下的禁制,这真的是找死了!”
  
  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铁白鸪看向了沉浸在某种莫名境地中的楚颉,沉声道:“不过,这里是一念尊的行宫啊,天知道有多少可怕的禁制?或许,走错一步,就是死路!”
  
  想想朽骨当着他的面一步一步变成一头任人宰杀的大肥猪的全过程,铁白鸪就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看着楚颉低声说道:“小白脸,你现在不能死,我还要你帮我探路呢!算了,如果你能参悟到什么东西,这是你的运气……但是这里的所有宝贝,都是我的!”
  
  铁白鸪贪婪而狂热的看着四面八方广袤无边的宫殿园林,他大声笑道:“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哈哈,权力,财富,还有,绝色倾城的美人儿……哈哈,玲珑灵尊,我一定会……”
  
  ‘玲珑灵尊’四个字刚刚出口,铁白鸪就发现,他来到了一间陈设极其华美,各种布置极尽奢华,好些用具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无比的珍贵奢华,但是以他的出身居然都只能认出其中一成不到的宫殿中。
  
  占地数百亩的大殿正中是一眼桃花状的水池,池水上满是鲜艳的桃花瓣,无数衣衫轻薄的美人披散着长发,正在池水中欢快的泼水嬉戏。
  
  在数千名美艳无比的美人中,池水正中一具无比美好、玲珑剔透的躯体,让铁白鸪一眼就看到了她。
  
  言语无法形容她的美丽,言语也无法形容她的完美。
  
  总之,她是完美的,任何一个男人对女人最美好的憧憬,最美妙的幻想,都能在她身上找到——这是一个集中了所有男人全部欲-望的完美女人。
  
  她微笑着从池水中站起身来,一身玲珑无瑕的皮肉在大殿中无数夜明珠散发出的神光中熠熠生辉。
  
  “主人……来呀……奴奴是玲珑呀……您不认识了么?”
  
  铁白鸪右腿猛地向前动了一步,他突然大吼了一声,嘴里猛地喷出一口血,二话不说伸出右手食指、中指,狠狠的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看不到……一切都是幻象,幻象,幻象!天哪,一念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