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缘由和机会 1
    在屠魔城一座由散修势力开设的客栈中,楚天见到了瀚海君。
  
      这个散修势力不强,开设的客栈档次也比较低,和富丽堂皇扯不上关系,只能说是清净、优雅,兼打扫得干净就是。
  
      丢弃了云氏奢华舒适的驻地,选择了这么一间对他的出身而言堪称简陋的客栈,瀚海君的衣衫打扮也是普普通通。一裘淡黄色的长衫,一根血色的腰带,一双黑色薄底靴子,左手三根手指上佩戴了三枚棱角分明、透着一股子冷肃煞气的指环,这就是他全部的衣饰装束。
  
      高挑个儿,小鹰钩鼻,不苟言笑,浑身透着一股子冷漠气息的瀚海君接见楚天的时候,他正在客房配套的书房中清点一大堆的文书。
  
      玄殇君带着楚天经过了重重检视,好容易走进书房时,瀚海君已经将所有的文书、案卷封在了一个厚厚的金属匣子里,双手握着一枚玉印,重重的在匣子上打上了封印。
  
      放下玉印,抬起头来,看了楚天一眼,瀚海君淡然道:“你就是罗不平?嗯,其实这里没你什么事情,虽然你修为或许不错,不过至高天高手无数,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摇摇头,瀚海君坐在书案后面,看着楚天说道:“与其用你,我为什么不用和我关系好的本家子弟呢?让他们多些建功立业的机会,不仅能增强我这一方的实力,也能多卖几分人情,以后在本家也多一些人帮我说话。”
  
      楚天没吭声,只是笑看着瀚海君。
  
      瀚海君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眼看楚天只是笑着不说话,他猛地闭上了嘴,这才向后靠了靠,正儿八经的上下打量起楚天来。
  
      沉默了一阵子,瀚海君缓缓点了点头:“算你有点定力,心性不错。好吧,既然是小妹给你开口了……你家主子公孙琅琅,又被那位前辈看重,收他做了正儿八经的真传弟子,未来前途可期,家父有意,让公孙琅琅和小妹成亲。”
  
      玄殇君的面皮微红,娇嗔的跺了跺脚:“大哥!”
  
      楚天愕然一愣神,公孙琅琅不错嘛……这家伙,出身灵峤天庭,明显灵峤天庭是至高天大家族子弟心中的穷乡僻壤,他的父亲,也不过是灵峤天庭的五方天帝之一,他居然能勾搭上玄殇君?
  
      难怪,公孙琅琅借钱给楚天来屠魔城发展,都是从玄殇君这里下手。
  
      “这是帝子的福分,也是帝子和玄殇君的缘法。”楚天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废话。
  
      “但是公孙琅琅出身不好,他家地位太低,实力太弱,尤其是,现在的灵峤天庭欠了至高天庭一大笔债务,没有数万年生养休息,是还不起的。”瀚海君淡然道:“但是公孙琅琅和小妹的事情很快就要传开,不管他们以后什么时候正式成亲,他的场面不能塌。”
  
      楚天微微欠了一下身。
  
      “日常的吃喝用度,随行的护卫扈从,身边的侍女下人,乃至他出去花天酒地打赏那些下贱之人……他的所作所为,不仅仅代表着他自己,不仅仅代表了灵峤天庭。”瀚海君冷声道:“这一切,还都有我至高天云氏,有我云氏这一支族人的面子在里面。”
  
      “作为小妹未来的男人,他就应该挥金如土,就应该铺张浪费,就应该花天酒地,就应该挥霍无度,就应该横行无忌,就应该嚣张跋扈……但是现在,公孙琅琅没这个资本。”瀚海君继续用那冷淡的语气说道:“现在,你是公孙琅琅唯一的亲近家臣,这些事情,全靠你!”
  
      楚天再次微微欠了一下身,他温和的说道:“本座一定努力……另外,前些日子,本座已经让角烙送了一批极品神晶回去至高天了。”
  
      瀚海君点了点头:“来的路上,我等碰到了角烙一行人……那点极品神晶,值得什么事情?所以,你还要下大力气,多赚钱,另外,多为公孙琅琅搜刮人才。”
  
      “不仅仅是高手护卫,还有美貌侍女,还有珍禽异兽,乃至奇花异草,各种珍稀宝物,你这个做家臣的,都要给他筹措妥当。”瀚海君手指在条案上敲了敲,冷声道:“还有时节之时,送给小妹的礼物,送给我们这些兄弟姐妹的礼物,送给家中长辈的礼物,不能太薄了,丢脸!”
  
      楚天‘呵呵’干笑,他很有一种拔剑而起将瀚海君一剑劈死的冲动。
  
      这话说得……真正是赤-裸-裸的直接,这是完全把楚天当奶牛用呢?
  
      “总之,这些开销不小,你要努力才是。”瀚海君冷眼看着楚天:“如果你不能满足公孙琅琅的这些花费所需,你还有什么用?一头废物,就该死!我们何必花力气和兰氏沟通,将你保下来?”
  
      楚天袖子里,鼠爷微微动了动。
  
      鼠爷浑身银毛都竖了起来,好似一根根细针扎得楚天手臂刺痛。鼠爷也被瀚海君这赤-裸-裸的唯利益论的话给激怒了,这是完全把楚天当奴隶使唤呢?
  
      在一念尊的行宫中,鼠爷其实也是得了不少好处的,只不过,鼠爷没给楚天和其他任何人说,也没人知道鼠爷究竟得了什么好处。
  
      可是楚天隐隐能感受到,鼠爷如今偶尔散发出的气息,让他都感到莫名的心悸和恐惧,可见鼠爷是真正得了天大的好处的,甚至仅在一念尊的传承之下。
  
      如果鼠爷突然爆发,击杀瀚海君是不难的!
  
      楚天手掌缩进袖子里,一把抓住了鼠爷的尾巴用力的扯了扯。鼠爷浑身银毛软了下来,阴沉着脸继续趴在了楚天的袖子里。
  
      “既然我们花了力气将你保了下来,你就要感恩,就要更好的为你主子卖命。”瀚海君冷然看着楚天幽幽说道:“而且,你个人的成就也不能差,否则你主子脸上也无光,也连累我们云氏丢脸。”
  
      楚天愕然看着瀚海君:“我的个人成就?”
  
      瀚海君缓缓点头:“比如说,你现在的官位,只是灵峤天庭一位六品山神?灵峤天庭在至高天地位只算中等,区区灵峤天庭的六品山神,在至高天就是最卑贱的小吏都不如的。”
  
      “你主子身边只有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喽啰听使唤,还不够丢脸么?”
  
      “所以,你要努力卖命,你自己的官职也要提起来。比如说,如果你能在至高天获得三品上的神官职衔,也就不怎么丢你主子和我们云氏的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