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图谋巨大 1
    陨石乱流中,天道妙树本体所化的楚天分身站在飞舟船头,向楚天抱拳行了一礼。
  
      楚天笑着向自家分身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分身就和楚颉等人一起,乘坐飞舟向屠魔城的方向飞去。船舱中,除了虎大力等人带出来的一片精锐兄弟,还有数千套残破的裁决圣殿甲胄,百多具裁决使的尸体,以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兰秣、云靑等人。
  
      “要乱,我就给你们添乱!”楚天看着屠魔城的方向咧嘴一笑。
  
      瀚海君是要故意挑起和圣灵天的大战,这注定是一场巨大的浩劫,楚天无力阻止,也无心阻止,他乐得火上添油,让这些高高在上的世家、门阀好好的打一场。
  
      籇王念念不忘珞儿,楚颉对楚天说的,珞儿是答允了公羊氏的条件,从十几名七大门阀的精英子弟中挑选未来的夫婿,这才换来了镇三州悍匪和楚天家人平安脱离圣灵天!
  
      珞儿的牺牲,让楚天这些天心头一直憋着一团火。
  
      所以他很想做点什么,比如说,毁掉几座城,炸掉几个大世界,将一群门阀公子哥打得他们亲爹都认不出他们等等!
  
      “在天陆世界,你们叫我们下贱种。”
  
      “在这里,你们说我们全都是贱种。”
  
      “或许在你们眼里,我们这些出身草根的贱民,就是淤泥中的蝼蚁,只能永世的仰望你们这些真龙天凤!”楚天‘噗嗤’冷笑了一声,转身走进了籇王留下的那直径千丈的黑色圆碟座舰中:“可是你们绝对想象不到,就算是蝼蚁,只要数量足够,只要不怕死,啃掉一条龙还是绰绰有余!”
  
      黑色圆碟化为一道流光急速遁走,轻快无比的在陨石乱流中迅速穿梭。
  
      在这枚直径千丈的黑色圆碟后方,数百枚表面密布着无数创痕的黑色圆碟紧紧跟随。在这些黑色圆碟中,有数千名灵九刚刚制造出来的强悍修士盘膝静坐。
  
      灵九无法制造灵魂,他只能制造出强悍的肉身。这些修士的身体内寄居着楚颉万鬼朝宗图中的恶鬼,他们的气息狰狞阴邪,是楚天用太阴万化轮掩盖了他们的气息,让他们看上去和活人一般无二。
  
      黑色圆碟的速度本身就极其惊人,楚天的操控技巧又被籇王的手下高出了一大截,只用了短短数日时间,黑色圆碟就横冲直撞的冲回了诛邪城。
  
      诛邪城的气氛骤然一变,所有人都变得循规蹈矩,大街上都变得冷清了不少,诛邪城上下的官员纷纷聚集在一起,诚惶诚恐的来到空港迎接。
  
      数百枚分明受到过猛烈打击的黑色圆碟慢悠悠的降落,数千名气息肃杀的裁决使阴沉着脸从黑色圆碟中走了出来。这些暂时脱离了万鬼朝宗图,暂时划归楚天指挥的恶鬼们眯着眼,犹如见到大肥肉的恶狼,恶狠狠的盯着港口上的所有人。
  
      籇王的座舰舱壁开启,楚天带着数十名身披黑色甲胄的壮汉簇拥着‘籇王’走了出来。
  
      身穿那件华美的‘日月星辰袍’,黑色绣金丝的长袍不断向四周散发出古老、浑厚气息的‘籇王’阴沉着脸,一步一趔趄的走了出来。
  
      港口上,众多诛邪城的官吏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看这架势,裁决圣殿吃亏了?籇王受伤了?他身上的这件袍子,哎?之前没听说过籇王有这么一件好袍子啊?
  
      诛邪城的官吏们自然有他们的消息渠道,籇王作为圣灵天这些年来最吸引眼球的年轻俊彦,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所有情报都被人悉心的收集。
  
      籇王身上的这件日月星辰袍造型非凡,散发出的气息更给人一种犹如洪荒巨兽一样威不可当的感觉。很显然,这是一件太古流传下来的重宝。
  
      籇王身上莫名的多了这件袍子,他却又莫名受伤,身边的裁决使们又少了这么多。配合上之前籇王急匆匆离开诛邪城的架势,好些官吏不由得在心里暗自揣测,籇王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遭遇了什么?他是否,找到了某个极有价值的太古秘境?
  
      楚天趾高气扬的从籇王身边向前走了几步,挺着胸膛站在那些官吏面前冷笑道:“籇王……身体微恙,要在诛邪城暂歇一段时间。一应吃喝用度,你们须得好生奉承。至于其他的,管好你们的嘴!”
  
      楚天当面威胁这些官吏管住他们的嘴,但是实际上,他却用梦种向在场的官吏不断的注入潜意识——赶紧将这个消息散发出去吧,赶紧将这些消息散发给和籇王有竞争关系的那些小白脸吧!
  
      确切的说,楚天几乎是在命令这些官吏,赶紧将籇王受伤的消息传给七大门阀对珞儿有意的那些公子哥,赶紧让他们想方设法的针对籇王!
  
      一名诛邪城的副城主有点犹豫的看着楚天,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您是?”
  
      楚天傲然昂起了头,‘籇王’向前走了几步,突然拔出佩剑,一剑刺穿了这个副城主的胸膛。‘籇王’狠狠一脚将这不断惨叫的副城主踢翻在地,厉声喝道:“贱种,楚先生是我聘用的供奉,这里轮得到你说话么?”
  
      这个副城主怎么也有着十万劫以上的修为,胸膛被刺穿只是吃了皮肉之苦,对他性命并无威胁。
  
      ‘籇王’发怒,这个副城主还有其他的官吏无比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再不敢有任何的质疑。
  
      ‘籇王’猛地咳嗽起来,他嘴里不断喷出大量的血水,很快鲜血就犹如小溪一样顺着他胸前的长袍向下流淌。一众诛邪城的官吏无不瞪大了眼睛,将‘籇王大口吐血’的一幕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这可是大事件,这可是极其重要的情报,‘籇王’居然重伤成这样,这个情报只要送回圣灵天,七大门阀都会有人愿意花大价钱买这个情报。
  
      一众官吏微妙的相互望了一眼,几个副城主纷纷站起身来,殷勤的亲自引导着楚天等人向诛邪城的核心区域行去。
  
      以‘籇王’的身份、权势,还有他身后的萨氏可怕的势力,‘籇王’在诛邪城的行辕,自然被安排在了诛邪城最核心的位置,也就是距离青莲圣尊日常起居的道宫最近的一座宫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