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侓王驾到 1
    距离诛邪城千多万里,陨石乱流中,三十六条通体暗金色,显得威严无比的万里巨舰喷吐着神光怒焰,硬生生在陨石流中撕开了一条笔直的、直通诛邪城的航道。
  
      三十六条巨舰龙头凤尾,船体上镶嵌着厚重的麒麟鳞甲,一重重厚重的、散发出威严气息的神光禁制环绕巨舰,无数身披紫金色甲胄,身后披着血色披风的甲士站在船甲板上,一个个气息森严、宛如高高在上的天神。
  
      这是圣灵天戒律圣殿的战舰。
  
      和一心杀戮的裁决圣殿行事风格完全不同,裁决圣殿的座舰都是那种小型的、速度极快的黑色圆碟,一旦认定了目标,就好像一群疯狗一样衔尾追杀、不死不休。
  
      戒律圣殿却讲究的是威势碾压,用律法大势碾碎一切抵抗,用严酷的刑罚惩戒圣灵天犯错的罪囚。戒律圣殿代表了圣灵天联合天府的法纪威严,故而座舰也是这般庞大、辉煌、壮丽、威严。
  
      身穿紫金色甲胄,身后有三十三重紫色雷光凝成的火焰神龛若隐若现,衬托得自己威严犹如神王的圣灵天侓王端坐在最前方一条巨舰船头的宝座上,双目森严的看着诛邪城的方向。
  
      他眸子里雷光闪烁,距离还有千万里,之间还有无数的陨石乱流隔绝了视线,侓王已经清楚的看清了诛邪城内的一举一动,甚至看清了无相青莲最顶部核心城区内所有人的言行举止。
  
      身为圣灵天七大门阀巫氏全力培养的年轻一代英才,侓王已经将巫氏血脉中传承的‘至尊圣眼’潜力发掘出了大半,一对儿紫色雷光萦绕的眼眸威力无穷,更有各种匪夷所思的神通秘法,单凭这一对儿奇妙的眼眸,他就能和圣灵天所有的同辈天骄争雄斗胜。
  
      “打听清楚了么?萨囹圄那家伙,来诛邪城究竟是为什么?”侓王冷声问道:“他可是殷勤得很,淘换了好几件珍奇异宝送去珞儿那里,就和一条狗一样围着珞儿不松口……怎么会突然眼巴巴的来这里?”
  
      狠狠的一掌拍在了宝座的扶手上,也不等身边的心腹下属回答,侓王冷声道:“这心狠手辣的疯狗,能让他暂时离开珞儿的事情……难不成,他发现了什么太古异宝的下落?总不至于,珞儿给了他脸色看,他跑来诛邪城杀人出气吧?”
  
      诡秘的笑了几声,侓王幽幽笑道:“不过,这里是青莲圣尊那老家伙的地盘,敢在诛邪城放手杀人,这疯狗不想活了?”
  
      侓王身后站着的数十名戒律圣殿的高手纷纷低声笑了起来。和裁决圣殿的那些杀人如麻的裁决官相比,这些戒律圣殿的高层,无论是气息还是面部表情,可都生动鲜活多了。
  
      饶是如此,这些家伙依旧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血腥味。戒律圣殿并不以杀戮为最终目的,但是这些家伙手上的人命可不少,凡是被戒律圣殿盯上的目标,极少有不家破人亡的。
  
      “珞儿那里……”侓王慢悠悠的笑道:“抛开她的特殊不提,她是个极有主见的丫头,一味的献殷勤,一味的巴结讨好,只会让她看不起。”
  
      “她喜欢做那种……诗词?歌赋?剧本子?”摇摇头,侓王笑道:“嚇,这些东西,我们谁会玩啊?都不会!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古怪玩意,不过却也精致、美妙,的确是诱人的很。没见到,圣灵天如今已经在好些地方传唱她那里流出来的诗词歌赋了么?”
  
      “可是呢,我们这些七大门阀的少主啊,我们学的是如何修炼、如何变强、如何使用权谋手段、如何收摄人才……这些诗词歌赋的东西,学不来,也不屑于学。”
  
      侓王淡然道:“珞儿有这种喜好,除非我们愿意陪她咬文爵字,否则想要博取她的欢心,是很难的。不仅仅是难,而且还吃力不讨好,搞不好又被她恶整。”
  
      苦笑了一声,侓王慢悠悠的说道:“所以啊,要别开蹊径!有资格追求她的,就是这么十七八个人,事情很简单,把其他人都干趴下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自然就胜出了!”
  
      眸子里喷出两条长达万里的紫色雷光,侓王放声笑道:“这就好似山林中的猴群,猴王干掉所有的公猴,那么所有的母猴,就只能任凭猴王肆意享用!”
  
      侓王的一众心腹下属纷纷点头,无不敬仰的看着他。
  
      这话说得很粗糙,很难听,却直接点破了这天河亿万世界最根本的‘大道妙理’——力强者胜,弱肉强食!干掉所有的对手,最后无论那猎物是否愿意,猎物就只能属于最终的胜利者!
  
      “所以,根本不需要征求珞儿的同意……干掉所有的竞争者,她就只能乖乖的任我把玩!”侓王低沉的笑着,俊俏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狞意:“天命之女,自带无穷气运……只要能得到她,借助那无用气运,嘿嘿,或许我就能冲突合道巅峰之上的境界,甚至……超过太古无量天的那些尊皇!”
  
      “一统三天,三天独尊!”侓王双手用力握拳,咬着牙狞声道:“谁敢坏我好事……嘿嘿!”
  
      数十名戒律圣殿的高层纷纷屏住了呼吸。
  
      在圣灵天,侓王的名声比籇王好了许多,籇王的凶残和狠辣足以止小儿夜啼。唯有侓王身边的这些心腹才知道,籇王的凶残和狠辣只是流于表面,侓王的邪恶和残忍,却是源自他的灵魂。
  
      籇王的凶残和狠辣,只是在短时间内让他的敌人魂飞魄散、形神俱灭。
  
      而侓王的邪恶和残忍,却是在长时间的折磨他的敌人,让他的敌人哭喊、哀求、绝望、崩溃,最终硬生生的自我解脱……
  
      籇王是一头粗暴、粗鲁的野猪,用暴力瞬间摧毁敌人。
  
      侓王却是一条毒蛇,他喜欢缠住敌人,慢慢的给敌人注入毒液,慢慢的折磨死敌人,让敌人在无穷尽的痛苦和绝望中缓慢的消亡。
  
      侓王比籇王可怕一万倍,危险一万倍!
  
      戒律圣殿的所属看着诛邪城的方向,不由得露出一丝嗜血的快意笑容。
  
      又要和裁决圣殿掰手腕了,真的很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