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零四章 天尊 2

      宝象世界,四头龙象脚踏莲花,稳稳的托住了巨大的陆块。
  
      宝象世界的上空,一轮圆月朗照,在圆月之上,琼花玉树之间,点缀着一座座极度精巧雅致的宫殿。
  
      这些宫殿不求宏伟、不求壮观,只是追求极度的雅、极致的美、极端的精致、终极的细巧。甚至这里的每一块美玉雕琢成的地砖,都是镂空了九层花纹的艺术品,细腻奢华到了凡人无法理解的程度。
  
      身穿华服的公羊爻坐在一株琼花树下,一片片洁白芬芳的琼花瓣纷纷洒落,落在她的华服上,给他染上了一身的香气。
  
      她犹如高高在上的神像一样微笑着,双手捧着一盏清茶,琼花瓣飘落在茶水中,温热的茶水也就染上了淡淡的香气。
  
      数十名衣衫华美的贵妇坐在四周,一脸温和的笑着,目光如水的看着公羊爻。
  
      从这些贵妇的身上,你见不到她们平日里的半点儿娇气、傲气,她们收敛了全身的尖牙利爪,犹如温顺可爱的小羊羔一样,轻柔的吐着甜言蜜语,和公羊爻套着近乎。
  
      这里面也包括了王的母亲公羊,此刻的她就好像最贴心的小姐妹一样,坐在距离公羊爻最近的地方,轻声述说着圣灵天亿万世界群中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真个就好像闺阁中的姐妹在闲聊解闷一样。
  
      公羊爻微笑看着这些贵妇,时不时的附和她们几句,她的一举一动、一句一词都堪称完美。
  
      远处伺立着的好些丫鬟、侍女偷偷的看着公羊爻,无不在心中赞叹,不愧是公羊氏最优秀的族女,公羊爻的雍容气度、高雅气质,还有那宛如兰花馨香的谈吐举止,真的是远胜寻常一切贵妇人!
  
      就算自家的妇人出身尊贵、自幼也受过极好的教育,比起公羊爻,就好像路边的牵牛花和金贵的兰花相比,真个是没办法相提并论!
  
      没人知道公羊爻的心理活动。
  
      一脸恬静微笑的她在心里怒吼咆哮,就好像一朵兰花当中藏了一头被人踢了-蛋-蛋的公牛‘这群假惺惺装模作样的傻娘们,好想一锤子抡死她们啊’!
  
      公羊爻笑得很开心,但是她笑得越开心,就越是忍不住想要从袖子里将紫万玄这几年给她寻摸来的那柄大锤子掏出来!
  
      前些年,圣灵天有个超巨型世界群步入了暮年,整个世界群开始无法挽回的崩塌、缩灭。
  
      紫万玄亲自赶去那塌陷的世界群,耗费了百多年时间,终于等到了世界群塌缩成了一个奇点,然后紫万玄将一道好容易收集来的世界本源造化之气轰进了那个奇点,将这个奇点引爆后,一个新的超巨型大世界赫然出现!
  
      一个超巨型世界群新生后,化为一个资源无穷、天地灵髓浓郁非常的洞天福地大世界,这个大世界被紫阀和公羊氏联手霸占,而这个大世界开天辟地时唯一孕育出的开天神器,就是公羊爻袖子里的这柄大锤子!
  
      这锤子的造型,就是一柄普通铁匠铺用来打铁的大锤子!
  
      公羊爻得了这大锤子后爱不释手,有好几年时间都是抱着它睡觉的!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用这锤子砸人了……只是,养尊处优的她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目标!
  
      但是这群围绕着她整天呱噪,一脸讨好媚笑的老娘们,真当她不知道她们心中所想么?呵呵,想要勾搭她公羊爻的女儿,将她的女儿作为祭品,踏着她女儿的肩膀登上圣灵天尊的宝座?
  
      呵呵,呵呵,呵呵,你们想得太好了一些!
  
      手痒,忍不住,真的想要砸人了。尤其是公羊这个‘小-婊-子’,真以为自己忘记了当年的事情么?
  
      当年公羊爻循着冥冥中命运的指印,偷偷摸摸逃离公羊氏,跑去天陆世界和紫万玄生下了珞儿……
  
      后来公羊氏追杀得紧,为了不牵连紫万玄和珞儿,公羊爻乖乖的‘自首回家’,被震怒的老祖宗们下令送去面壁思过。
  
      曾经有极大希望接掌公羊氏家主宝座的公羊爻,居然被送去了面壁思过!
  
      公羊爻可是记得那些‘血肉至亲的好姐妹们’那时候是如何的出言讽刺她的,是如何的在背后造谣生事、甚至是坡口辱骂的。
  
      呵呵,现在看到‘姑奶奶我公羊爻’‘咸鱼翻身’了,又看上了‘姑奶奶我的宝贝女儿这头白天鹅’,想要让你们的这群‘癞蛤蟆儿子’啃掉珞儿的一条胳膊腿儿?
  
      做梦吧你们!
  
      公羊爻的手指头颤了颤,她急忙放下了茶盏,手指微微颤抖着抓起了一块极其嫩滑的桂花冻,慢悠悠的放进了嘴里贪吃是原罪啊,但是不干净吃点东西压压心火,她怕自己真的忍不住掀桌子动手!
  
      虽然公羊这种小-婊-子打了就打了……
  
      但是,体统,身份,面子!
  
      如果还是在家做千金小姐的时候,打了就也打了,可是现在自己是有儿子、女儿的人了。要注意一个当娘的人的体面,体面,体面啊!
  
      公羊爻微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副精巧的玉牌,她轻声笑道:“诸位姐妹,闲着无聊,你们也知道,我精通命运卜算之术,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让我看看,你们的儿子,哪一个最有出息?”
  
      一群贵妇人顿时好似斗鸡一样,眼神都不对了。
  
      公羊爻的卜算之术闻名三天,无数人想要求她卜算一卦而不得。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哪怕她说一个白痴未来会变成合道境的圣尊,都会立刻有好些大家族、大势力哭天喊地的去收那白痴入门的!
  
      她主动提出为自己的儿子卜算?
  
      万一她说自己的儿子是最有出息的那个……
  
      一众贵妇人急忙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拍着公羊爻的马屁。
  
      公羊爻笑呵呵的看着这群贵妇人,心里盘算着哪个最是看不顺眼的,一定要将她的儿子提溜出来,将她的儿子树成靶子让天下人群起而攻啊!
  
      呵呵,调动命运长河的力量,窥视一个人在无穷未来之中的某个最有可能的命运轨迹,你们这群傻娘们以为这是很容易的事情?
  
      姑奶奶我耍你们玩呢!
  
      公羊爻带着微妙的、高深莫测的笑容,轻轻一挥手,三万六千张雕刻了无数日月星辰、山川河岳、花草树木、城镇村庄图案的玉牌就腾空飞起,在四周急速的盘旋飞绕起来。
  
      公羊爻笑着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她脸色微微一变。
  
      这些年来,她一直通过命运长河的力量盯紧了自己的一对儿女,时刻注意他们的安全。
  
      但是猛不丁的,她失去了紫天尊的气息!
  
      紫天尊的气息,彻底从命运长河中消失!
  
      公羊爻的脸色惨变,骤然化为一道长达万里的湍急流光,呼啸着破空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