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公羊爻说变数 2
苍泠州防线,因为三百年之期即将到来,七大门阀还有各大家族、各大宗门所属都有点紧张。
  
  不紧张不行。
  
  这一次的苍泠州防线,完全是因为天命之争而出现的怪胎。
  
  如果不是天命之争,如果不是七大门阀联手统合整个圣灵天的人力物力,苍泠州防线不可能出现,至高天、大罗天的军队将横扫苍泠州,然后长驱直入,深入萨氏的领地烧杀抢掠,尽情肆虐一番后满足的离开。
  
  三百年的天命之争第一轮比赛就要结束,苍泠州防线或许会撤销?
  
  萨氏的族人最是忧心忡忡大罗天、至高天的那些敌人还没离开呢。
  
  而其他门阀、宗门、家族的人则是带着一丝轻松、一丝期盼、一点点幸灾乐祸的快意,等待着大赛的结束。只要防线一旦撤销,他们会立刻撤走,谁乐意管萨氏的死活呢?
  
  苍泠州防线一块长宽万里的小型陆块上,遍地繁花似锦,无数奇异的花树比比皆是,天空中翱翔着无数羽毛华美的珍禽,地上奔跑着无数毛皮璀璨的异兽。花草之间更有无数精巧的宫殿楼阁错落排布,一草一木、一梁一柱都用了无数的奇妙巧思。
  
  更不要说在这些宫殿楼阁、花草树木中随时等待召唤的美丽侍女,她们都恰恰二八年华,放在凡人世界都是倾国倾城、足以引发一场小型战争的祸水级人物。
  
  在这里,她们就和那些珍禽异兽一样,只是这一块小小陆地的某一点风景,某一处点缀而已。
  
  一座犹如笔架一样突入高空上百里的高峰之巅,山顶是一块方圆数十丈的圆形石台,上面雕刻了无数怪异的星辰图像,雕刻了好些神神秘秘的符文文字。重重叠叠的图像、符文混在一起,寻常人看一眼就会觉得头昏目眩,耳朵边就好似能听到一条宽敞大河的滚滚波涛声。
  
  公羊爻坐在平台正中,身边有无数玉牌、骨牌、甲片、竹简等物若隐若现、急速的跳动翻滚。
  
  这些玉、骨、甲、竹之类的材质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驳杂而喧哗,好似有无数人在同时嘶吼,好像有无数禽兽在同时尖啸,更好像有陨石撞击大地发出的巨响,有火山爆发喷出的轰鸣,更有各种古怪的、恐怖的声浪不断传来。
  
  公羊爻穿着一件奇异的黑色长袍,宽大的长袍上无数星光闪烁,更隐隐有一条条大河在长袍内翻滚流动。
  
  她的双眼是一片奇异的银白色,白光中似乎有整个宇宙星辰在旋转,有无数生灵的影子一晃而过。
  
  距离这块陆地大概有数千万里远,虚空中矗立着一座通体玉石制成的精巧楼阁,这个楼阁的开窗全都朝着公羊爻所在的陆块方向,每个窗子后面都是一间精巧的雅间,里面有桌椅、有酒水、有佳肴,更有无数侍女伺候着。
  
  每天这座楼阁都客满,每天这个楼阁都客如云来。
  
  无数曾经仰慕公羊爻多年的、当年也曾鲜衣怒马年少轻狂过的门阀公子们,每天只要没事做,就会来这个楼阁,挑一个雅间,静静的坐在这里发呆。
  
  公羊爻一人,集中了他们多少人的青春梦想?
  
  对于寿命无穷无尽,荣华富贵无穷无尽的这些门阀贵人来说,公羊爻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耸立在他们生命历程中的牌坊、一座纪念碑!
  
  上面凝聚了一切他们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一些已经在如今的他们身上、灵魂中再也找不到的美好。
  
  一些人的心脏已经变得冰冷坚硬犹如铁石,唯有坐在这里的时候,远远眺望着公羊爻的身影,他们才会觉得心脏里会恢复一些温度,会变得柔软一些。
  
  一个雅间中,突然有一个蓄了美须的中年男子温和的笑了起来:“紫天尊那臭小子,居然留在苍泠州三百年不回来,拉着公羊妹子在这里悄悄守了他三百年……真是一个好小子……”
  
  摇了摇头,点了点头,这中年男子笑道:“好小子,虽然我不能成为他的亲爹,却也可以当他的岳父,我那最宠爱的小女儿,嫁给他倒也不错。”
  
  四周雅间内同时传来了或轻或重的笑声,更有人出言符合,开始争抢紫天尊这个如意女婿。
  
  这些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公羊爻的身上既然做不成紫天尊的亲爹,就做他的岳父……反正这辈子,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和公羊爻拉上一点点关系,不然的话……那青春年少、放荡不羁时的那一点遗憾,就真的很难弥补了。
  
  这些人盯着公羊爻,远远的盯着公羊爻,一副心思都集中在了公羊爻的身上。
  
  他们的气运,他们的命运之力也就无形中缠绕在了公羊爻身上,将公羊爻自身的命数之力推上了一个更高的境界。一些公羊爻依靠自己的力量无法看破、无法感触的奥秘,就在她的眼前冉冉开启。
  
  “哼,是你啊……老祖宗……呵呵!”
  
  紫天尊能够从宝象世界逃走,有人施展大神通,隔离了公羊爻时刻紧盯着紫天尊的命运之力。
  
  那人的天赋不如公羊爻,但是绝对的实力远超公羊爻,所以公羊爻一直没能找到,是哪一支公羊氏的族人对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虎视眈眈,在黑幕后做那等手脚。
  
  通过两百多年的努力,汇聚了这么多人的命运之力、气运之力,公羊爻终于撕开了黑幕,看到了那人的身影。
  
  果不其然,是公羊氏诸多可以拥有‘老祖’头衔中的老怪物中的一个。
  
  公羊爻冷笑了一声,正要借着这股无坚不摧、气势惊人的命运之力给那老东西一个好看,楚天青莲行宫中第一头生而就有万劫之力的龙魔战士发出了尖锐的长啸声。
  
  公羊爻布下的命数大阵剧烈的震荡起来,无数骨牌、玉牌、甲片、竹简纷纷撞击在一起,迸溅出一缕缕刺目的、宛如凝成了一枚枚符文的火星。
  
  “变数!”
  
  公羊爻又惊又喜的看着四周的异象,渐渐地,震惊超过了惊喜。
  
  一个巨大的变数出现了,对整个三天的命运走向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曾经有很多类似公羊爻这样的天才,他们对命运长河的影响,就是向河里丢几个小石子,影响某些人、某几个世界的命运走向而已。
  
  而公羊爻今天发现的变数,如果说命运长河是一条宽达万里的大江,那么这个变数就是一块直径万里的流星从天坠落,一头砸进了命运长河中,颇有一种将命运长河拦腰撞断的气概!
  
  “一定要找到他……”公羊爻冉冉站起身来,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突然笑了起来:“天尊倒也争气,虽然是离家出走,但是能找到这么大个变数,那也是有功无过哩!”
  
  很好,非常擅长溺爱儿子!
  
  公羊爻这话说得,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