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妖女 1
    宝象世界,青山绿水、无边胜景。
  
      珞儿坐在一座象牙白的高塔最高层,懒洋洋的看着天空一群高高飞过的白鹤。
  
      极高的苍穹之巅,有七彩神光若隐若现,白鹤们轻盈的穿过了七彩光罩,不知道飞去了何方,珞儿心里知道,这一层七彩神光,她是过不去的。
  
      她想起了楚天对她说过的‘奇货可居’的故事。
  
      奇货可居,她现在就是一件所有人都想要争抢的奇珍异宝吧?谁能迎娶她,谁就能名正言顺的登上那张高高在上的宝座,在一众老家伙的支持下,一统整个圣灵天。
  
      双手向着虚空轻轻拉扯,百丈高空处光影迷离,虚空扭动,一条色泽浑浊似乎包容了世间一切色彩的大河无声无息的流淌而过,大河上不时掀起一层层巨浪,不时卷起无数漩涡。
  
      在那巨浪和漩涡中,有无数人影若隐若现,有沙场鏖战、朝堂议事诸般影像不断浮现。
  
      圣灵天、至高天、大罗天,三天之中无数生灵,无论是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圣尊级的合道境大能,还是最卑微、最卑贱的凡人世界的奴隶,他们的命运都倒映在这条命运长河中。
  
      珞儿轻轻的哼着‘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句子,十指轻巧的在命运长河上点动着。一点点涟漪随着她的点动在命运长河中扩散开来,逐渐引动了一些巨浪、一些漩涡的变化。
  
      渐渐地,就有一层朦胧、混沌、外人根本无法感知的奇异气息在珞儿的身上逐渐生出。这层气息逐渐增强,渐渐地从三五劫法力修为急速增长到百万劫、千万劫,随后迅速跨越了悟道境,进入了化道境,进而向着化道境的巅峰水准突进。
  
      珞儿的手指指尖白皙的皮肤裂开了,一点点鲜血渗出,逐渐滴落在命运长河中。
  
      命运长河中就出现了一丝丝细微的血痕,珞儿皱着眉头,双手在河面上轻盈的划过,于是无数条极细的血痕逐渐在命运长河上交织成了一副巨大的天道纹印。
  
      浩浩荡荡无边无际,不知道有多宽广、不知道有多长的命运长河突然凝滞了一瞬间,然后珞儿的气息骤然跃迁,从化道境圆满直接突破到了半步合道境。
  
      到了这里,命运长河上突然有无数黑色电光凭空出现,一股极其可怕的似乎要摧毁整个天地的恐怖气息锁定了珞儿的身体和神魂,好似只要她再有任何异动,天地之间就有有恐怖的灾劫爆发,将珞儿和她身边的一切彻底抹杀。
  
      珞儿不断流血的十指迅速停了下来,她无奈的看了看那扭曲的光影中无数跳动的黑色雷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她天生拥有对时间、空间、命运三门大道的掌控力,这是她的卓绝天赋。
  
      她想要依托命运长河,以命运之力突破合道境。
  
      但是很显然,命运长河这种东西太过于逆天,超越了天地大道所能容忍的极限。珞儿尝试着突破,却被天地酝酿的恐怖天劫阻止了。
  
      “若是能有无相青莲,倒是可以冒险一试。”珞儿咬着牙,皱着眉,无奈的哼哼着:“可惜,可惜,现在穷得很,这些玩意,可挡不住天地的反噬。”
  
      摇摇头,珞儿叹了一口气:“也是,我的根基太浅,用截取命运之力的秘术,借助命运长河之力,让我在短短数百年间修为飙升……可是底蕴毕竟不够。”
  
      “或者,用时间、空间的力量突破?可是时空之力,显然没有命运之力巧妙、强大。”珞儿双手托着下巴,有点百无聊奈的看着高塔下的花花草草。
  
      “紫天尊这混账东西,这些年跑去哪里鬼混去了?听说他跑去参加天命之争?哼哼,就他那小身板……不过,他既然能逃走……”
  
      珞儿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幽光:“这天地封锁,我现在的实力定然是难以突破……可是,如果我能成就合道境……时间也好,空间也好,都是天地间最顶级的力量,就算不如命运之力……”
  
      轻轻的哼着歌,珞儿慢悠悠的说道:“反正,命运之力也是我的天生天赋,如果借用空间、时间之力突破,未来依旧能够将命运之力化为合道根基,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手指轻轻的敲打着面颊,珞儿抬头看向了天空那一片扭曲的光影,她轻喝一声,叫出了楚天的名字,命运长河中突然一道万丈巨浪冲天而起,化为一片怒涛狠狠拍打在河面上。
  
      无数水雾炸开,隐隐出现了楚天的身影。
  
      可见无边虚空中,楚天站在一条飞舟前,正和楚颉、虎大力等人指着前方一片混乱的战场说话。
  
      无数妖魔鬼怪围绕着一架精巧的马车,正拼命的搏杀着。无数人陨落,无数鲜血喷溅,一条条飞舟被摧毁,一座座战堡直接湮灭,战场上的血雾已经凝成了实质,变成一条血河在战场上翻滚不休。
  
      珞儿皱着眉,本能的向光影中的那小小的马车望了过去。
  
      “这是……”珞儿十指交错,结成指印后迅速变化,瞬息间变幻了数千次,最终一缕缕浑浊的气息从她指尖喷出,凝成了一支暗红色的桃花。
  
      “桃花?劫?”珞儿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冲着楚天去的?不,不是冲着他去的,而是他正好一头撞上了……桃花劫?这马车里的,女人?不对,她不是人,却也不是妖魔鬼怪诸般族群之一,更不是天人一族又或者灵族……她是……”
  
      珞儿的身体突然微微一抽,她的身体猛地向后倒仰了一下,嘴角、眼角、鼻子里同时有血水流淌出来。
  
      “呵呵,找到好玩的了!”珞儿张开嘴笑着,满口白生生的牙齿缝隙中尽是血水。
  
      她猛地点了点头,用力挥动了一下拳头:“那么,暂时停下命运之力的修炼,用时间、空间之力突破合道境。嗯,不过突破的时候,还是要借用命运长河作为助力……那么,三天内,突破吧!”
  
      珞儿深吸一口气,她身后大团大团浑浊之气冲天而起,迅速和虚空中的命运长河交接在一起。
  
      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河虚影从高空坠落,猛地注入珞儿身体。
  
      珞儿的双眼骤然变成了一黑、一白两颗纯色眼眸,她身后更是有黑白二气纠缠着直冲天空。她的气息逐渐变得异常的强大,变得可怕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