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三十章 巨擘来袭 1
    血色大殿中,楚天和血海魔尊相谈甚欢。
  
      虽然根本核心的奥义不可能拿出来说,血海魔尊在这一点上还是极其谨慎,极其吝啬的。但是在一些无关根本的小道上,血海魔尊倒是和楚天颇有共同语言。
  
      活得久了,什么都会尝试一些,炼丹啊、阵法啊、符箓啊、傀儡啊,林林种种的杂学血海魔尊也捉摸了不少。当然,他的兴致不在这里,所以他所修习的这些杂学博而不精。
  
      饶是博而不精,毕竟耗费了太长时间在上面,活得久了,用时间硬生生的堆砌,血海魔尊在这些杂学上的造诣也比现在三天之中绝大多数的所谓‘宗师级’人物强出太多了。
  
      楚天也是如此,他所传承的东西更加不凡,不仅是渊博,更是精深,他和血海魔尊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怕谁占了谁的便宜,短短几个时辰中,居然两人都觉得在很多方面颇有进益。
  
      当然,相比起来,楚天得到的好处更大!
  
      血海魔尊对这些杂学是完全不在意,他只追求自身极度强大的力量和法力。而楚天却知道,这些血海魔尊看不上眼的杂学,实际上是很有用处的。
  
      很是和谐的交流了许久,楚天突然询问血海魔尊:“有句话,一直想要问前辈,不知道前辈可否解惑?”
  
      血海魔尊何等聪慧的人?否则当年太古无量天崩灭,其他人都死了,为何只有他留了一缕残魂、卷了一颗残破的炼狱血莲莲子跑了出来?更是在那种绝境下,他居然还顺利打劫了逃难的天机门?
  
      他笑吟吟的看着楚天,点了点头:“你是想要问,老夫当年在太古无量天的修为么?”
  
      抬起右手,轻轻的拍了拍膝盖,血海魔尊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老夫当年在太古无量天,实力已经达到了叛道境,毕竟老夫是血神宗太上大长老,虽然不是开山祖师,那也是手握大权、横行一方的祖宗级人物……”
  
      摇摇头,血海魔尊有点不满的低声咕哝着:“只是啊,老夫毕竟只是一缕残魂逃脱,好些东西,忘了,忘得太多了……而且无量天崩毁,这天河世界和无量天,终究是有大不同。耗费这么多年苦功,老夫好容易才恢复到了合道境十二重天巅峰境界。”
  
      叹了一口气,血海魔尊深沉的看着楚天,突然笑了:“不过,老夫可以提醒你,小家伙,这天河世界如今分为三天,大罗天么,乱得很,而且真的没有足够定鼎的高手坐镇,所以大罗天一直乱,乱糟糟的不成气候,无数合道境的妖魔鬼怪张牙舞爪的瞎折腾。”
  
      “但是至高天也好,圣灵天也好,他们能够维持一个面子上的大一统的权力模式,那是因为,他们身后都有叛道境的大能坐镇。”
  
      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血海魔尊喃喃自语道:“如果不是踏入了叛道境后,心性逐渐冷淡了,对外界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了,不乐意插手外务的话……至高天和圣灵天早就拼了一个胜负,而大罗天早就成了两扇磨盘之间的鸡蛋,‘啪’的一声,早就没了。”
  
      楚天愕然看着血海魔尊。
  
      你说话,是要负责的。三天之中,大罗天最弱?你确定?
  
      三天之中,至高天和圣灵天,居然都有叛道境的大能坐镇?喂,你这话,很吓人啊!
  
      楚天的嘴角抽搐着,半晌没说话。他的如意算盘是在大罗天这六百年中努力修炼,力争能够突破合道境,从而拥有回去圣灵天掀桌子的实力。
  
      这些可好。合道境的实力,不足够掀桌子啊!
  
      “这种老怪物,多么?”楚天很严肃的看着血海魔尊:“大罗天,为何没有叛道境的大能呢?”
  
      血海魔尊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又不是无量天时代,这种怪物,怎么可能有很多?就算当年太古无量天时,我记得叛道境的大能也不会超过百数……当然,或许会多一些?实在是老夫忘记太多东西了。”
  
      “按照老夫的估算,至高天十三氏族、圣灵天七大门阀,应该都有一两个叛道境的大能坐镇,至高天帝,是一定是叛道境的存在。双方的数量,圣灵天的数量还略微多一些,毕竟人族的潜力,比起灵族强太多了。”
  
      “至于大罗天么……呵呵,老夫突然发现,一个混乱的、过于混乱的环境,实在是难以出现太强大的存在。”无奈的摇了摇头,血海魔尊指了指自己:“以老夫的根脚,按理说恢复当年修为,是应该很快的事情!”
  
      “可是老夫亲眼看到,圣灵天的一个小家伙,那是无量天崩毁之后才出生的小家伙,都已经突破了叛道境……而老夫好几次和那些蠢货争地盘,打得脑浆都出来了,一次次伤损了根基,一次次的伤损了本源……直到最近一些年,老夫才做好了突破准备……”
  
      咬咬牙,楚天都听出了血海魔尊话语中的怨毒之意:“好么,老夫这里做好了突破的准备,结果呢?自家儿子勾结了一群小崽子,在背后算计老夫!”
  
      血海魔尊颇有一点恼羞成怒、跳脚骂街的味道:“圣灵天也好,至高天也好,自家长辈要突破修为了,门人弟子、无数后辈前仆后继的为他们抵挡外来的侵害,为他们搜刮天地间一切可以用上的奇珍异宝帮他们突破……”
  
      楚天听得这话,也觉得血海魔尊真的是……有点可怜啊!
  
      就听血海魔尊怨毒的说道:“可是大罗天这里呢?自家长辈要突破了,还要藏着掖着,躲在禁地中不出门,小心翼翼防范一切人的偷袭暗算!这种环境,这种情况……嘿!”
  
      鼠爷坐在楚天的头顶笑得直翻肚皮:“吱,你们……该!哈!”
  
      鼠爷的笑声正在大殿中飘荡,血海魔尊和楚天同时一跃而起,两人几乎是同时惊呼:“谁?”
  
      ‘嗡’的一声巨响袭来,一枚硕大的刀轮破开了楚天所在的血色大殿,将天花板劈开了一条极长的裂口。黑色的刀轮喷吐着黑色雷霆,无声无息的雷霆向四周喷涌,所过之处血色的殿堂纷纷化为缕缕青烟飘散。
  
      血海魔尊骤然震怒:“戢灭雷妖,你敢来我血海魔域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