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归属 1
    在炼狱血莲后方,天罚宝轮分化的锁链指向了血湖水面。
  
      楚天丝毫不犹豫的催动无相青莲冲进血湖,清光清气流转,在楚天等人身边化为一个直径百丈的光团,将粘稠、充满可怖邪力的精血隔离在外。
  
      血湖深达数万丈,楚天一行人向下沉了数万丈后,就见到血色晶石铺成的血湖底部,露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甬道入口。
  
      甬道入口的四个角上,分别插着一杆血色旗幡,血茫茫的幡面上,用紫色的扭曲符文绘制了大段大段极其邪异的咒语,充斥着滔天的邪恶意志。四面旗幡在血湖中无风自动,楚天等人目光落在这旗幡上,顿时一阵阵的头昏目眩。
  
      那种感觉非常的恐怖,就好像灵魂要被从身体内抽出来,要被抽到了一个污秽异常,充斥着各种污物的狭小容器中,然后被无数的污秽力量侵蚀一般。
  
      那种污秽的气息甚至透过虚空传了过来,却被无相青莲放出的清光清气隔绝。饶是如此,楚天等人也觉得鼻头嗅到了无法忍受的恐怖臭气,浑身毛孔都变得黏糊糊的,好像被腐烂的肉汁在身上厚厚的涂了一层。
  
      “顶级的魔道污秽之器!”青衣和有狐姁姁同时冷哼了一声,青衣身体有青雾缠绕,看不清她的神色,而有狐姁姁则是小脸扭曲,露出了极其厌恶的表情。
  
      就连楚颉都对这四面旗幡兴趣乏乏,他连连摇头道:“我楚二少就算是一条疯狗吧,也只是吃肉啃骨头,但是‘屎’,是肯定不吃的!这玩意,太脏了!”
  
      万鬼朝宗图在楚颉身后盘旋飞舞,化为一张狰狞的鬼脸‘呜呜’哀鸣着。所有人都能感应到万鬼朝宗图的意志——如果楚颉逼他吞噬这四件威力巨大但是肮脏污秽无法形容的旗幡,万鬼朝宗图宁可自爆了刚刚诞生的灵智自杀!
  
      楚天笑了笑,他掏出了太阳造化钟,一道十几丈粗细的金色火焰从钟口喷出,呼啸着向那四面旗幡烧了过去。
  
      太阳真火最擅长对付这些邪魔外道的东西,任凭你多肮脏污秽,只要被太阳真火焚烧干净,那也就彻底净化了。
  
      四面旗幡同时发出凄厉的鸣叫声,一缕缕粘稠的紫红色幽光从旗幡中不断喷出,化为一支支细长的箭矢向楚天等人激射而来。
  
      无相青莲急速的盘旋着,缕缕清光喷出,将这些紫红色幽光阻挡得远远地,血湖中逐渐有一股难以形容的腐烂恶臭传了出来。
  
      太阳真火碾压了下去,附着在四面旗幡上急骤的燃烧着,楚天不断催动太阳造化钟喷出太阳真火,四面旗幡缺少人主持,只是依靠自身灵性随机应变,在楚天的疯狂攻击下,四面旗幡苦苦抵挡了足足一个时辰,这才被太阳造化钟彻底炼化。
  
      楚天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这些魔道中的玩意儿,真是无法形容了,亏他们怎么能炼制出这么污秽歹毒的东西?
  
      太阳真火将四周的污浊之气一扫而空,清光旋转中,无相青莲承托着楚天一行人向甬道入口落下。甬道中传来低沉的轰鸣声,一波波浑厚的带着邪异魔力的红光不断从甬道中翻滚出来。
  
      这血光炽烈异常,楚天等人在无相青莲的庇护下,只是盯着这血光看了一阵子,就觉得浑身血液的流速都变得不正常了。血液犹如长江大河在血管中疯狂奔腾,渐渐地所有人都变得面红耳赤,浑身皮肤下面不断隆起一根根粗壮的血管,看上去整个人随时都可能爆炸一般。
  
      无相青莲放出的清光骤然大盛,这股邪异的血脉喷张的感觉这才消散了下去。
  
      楚天等人浑身大汗淋漓,楚野、楚风爷俩则是浑身哆嗦着,差点没瘫在了地上——他们修炼的也是魔道功法,更是走的血道的路子。甬道中传来的血光对楚天等人只是些许小小的干扰,对他们两个来说,简直就好似在炼狱中走过了一轮一样,差点就被引动了全身血气,将自己烧得形神俱灭。
  
      “这血海魔尊……实在是远远超过我们太多。”楚野深沉的看着甬道中翻滚而出的血光,不由得苦笑道:“要不是天儿在,怕是你我父子两个……当死无葬身之地。”
  
      楚风也是一脸的惊惧,他喃喃道:“如果没有天儿庇护,我们在见到血海魔尊的第一眼时,怕是就成了他的血奴傀儡,被他血海魔功彻底掌控,从此生死就不由自己了。天差地远,天差地远啊……天陆世界,毕竟只是一个中等世界,孕育出的至强魔道,远比不得大罗天的这些魔道巨擘!”
  
      楚天笑看着楚野、楚风爷俩,他指了指被禁锢在一旁的血灵尊者,又指了指楚颉身后悬浮着的万鬼朝宗图,沉声道:“没什么好担忧的。我们有了这两个俘虏,血神宗也好,血魂教也好,他们的传承,都是祖父和父亲你们的……嘿!”
  
      血灵尊者慢悠悠的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他突然笑了起来:“呵呵,想得未免太好了。青莲圣君,呵呵……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你们觉得,你们能这么轻松的……”
  
      血灵尊者的话没能说完,楚颉已经用他那柄血色佩剑连着剑鞘一下子戳进了他的喉咙,差点没杵进他的胃里面去。血灵尊者瞪大眼睛翻着白眼,浑身一抽一抽的,面皮憋得通红,差点就晕了过去。
  
      青衣静静的站在一旁,并没有为血灵尊者求情。
  
      楚天看看青衣,看样子,血灵尊者应该做了某些让青衣无法忍受的事情……否则以楚天对青衣的感知,除非血灵尊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不然青衣肯定会开口为他说好话的!
  
      摇摇头,楚天暗自讥嘲了一声血灵尊者作死,急忙加快了向下沉去的速度。
  
      甬道四壁上,各种歹毒古怪的禁制犹如暴风骤雨一样疯狂袭来,更有上百件威力巨大的堪比开天神器的魔道重宝连续来袭。
  
      无相青莲妙用无穷,一道道清光洒落,这些魔道重宝都被他强行禁锢后交给了楚天。
  
      一路向下沉了不知道多少里地,当楚天他们见到下方一片绵绵铺开的血色宫殿群时,他这一路上已经收取了一百六十八件强大的魔道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