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三十五章 狞恶 2
    一支散发出淡淡清香的桃花枝从破碎的空间裂痕中打出,狠狠一击打在了混天牛祖的牛角上,将混天牛祖打得一个趔趄,差点一脑袋杵在地上。
  
      “花娘娘,你混账!”混天牛祖怒吼一声,因为他这一个趔趄,他的姿势变得极其微妙,血灵尊者手中的长戟,也就从某个微妙的不可描述的部位狠狠的刺了进去。
  
      饶是混天牛祖妖法通天,同为合道境巅峰的大能,有些地方,他是怎么也不可能修炼得太强悍的。而且就算是他身上的重甲,有些地方,也是不会特意的加以护持的。
  
      就听‘噗嗤’一声,一道血水从他身后猛地喷出数百丈远,喷了血灵尊者满头满脸都是!
  
      楚天、楚颉、紫天尊同时打了个哆嗦,被那等不可言喻的地方喷出的血喷了一脸,血灵尊者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肯定不会走运就是了!
  
      有狐姁姁,包括一直都镇定不语的青衣同时退后了好几步,看向血灵尊者的目光中,同时带上了一丝不可名状的厌恶和恶心!
  
      一条窈窕的身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通体粉红色,不断向四周散发出馥郁幽香的花娘娘‘嘻嘻’笑着,手中桃花枝连续数十下劈打在混天牛祖的脑袋上,打得他头昏目眩向后连连倒退,以至于那根长戟越发深入了他的身体,痛得他嘶吼连连,嘴里不断喷出难听的咒骂声。
  
      “老牛,这宝贝可是老血海一辈子的精华所聚……嘻,你可别想着吃独食!”花娘娘轻声笑道:“要知道……”
  
      花娘娘的话没能说完,一柄牛角尖刀悄然无声的从她身后浮现,狠狠的一刀劈在了她柔嫩纤长的脖颈上。
  
      花娘娘闷哼一声,她身边有大片华丽、华美的花幕喷出,百花齐放挡在了尖刀的刀锋前。‘噗嗤’一声响,花幕被撕开,刀尖掠过花娘娘的脖颈,差点将她半个脖子给劈开。
  
      大片鲜血喷出,花娘娘愤怒的咒骂着,那等倾国倾城的美人嘴里骂出来的,却是堪比市井泼妇的污言秽语。她拎着桃花枝,狼狈的向远处趔趄逃跑,一路上鲜血洒了一地都是。
  
      “黑屠夫……混账!”花娘娘气急败坏的咒骂着。
  
      一条精瘦、高挑,犹如钢筋铸成的人影倒提着一柄硕大的,几乎有他身体一半高的牛角尖刀窜了出来,他低声咕哝道:“混账不混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血海老儿受伤了,好东西,谁都想要!”
  
      话音未落,黑屠夫猛地反手一刀,一刀狂雷从他身后劈了出来,戢灭雷妖恰恰从刚刚黑屠夫窜出来的空间裂痕中出现,刚一出现就是一道道狂雷疯狂轰向了黑屠夫的后心。
  
      黑屠夫反应及时,尖刀劈在狂雷上,劈碎了数十道雷光后,终于有一道极其细小不起眼的电光狠狠轰在了他的心口上。黑屠夫闷哼一声,他胸口炸开了一个硕大的窟窿,大口吐着血向后狼狈倒退。
  
      戢灭雷妖‘嗤嗤’的笑着,他挥动着无数的雷霆,急速冲向了血珠。
  
      “我们妖魔道,力强者胜,强者拥有一切,弱者失去一切!”戢灭雷妖厉声喝道:“谁抢到,是谁的!”
  
      一根混铁棒裹挟着漫天黑色风云,呼啸着从远处轰了过来。
  
      戢灭雷妖的注意力全在那颗血珠上,混铁棒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身上,打得他一声惨嚎,大口吐着血飞出了数百里远。
  
      混天牛祖身体后面插着一根十几丈长的长戟,一路喷着血的大踏步冲了过来,他嘶声吼道:“老子死了三个孩儿……死了三个……这宝贝,是老子的!”
  
      ‘嗷呜’一声仰天长啸,分明是一头妖牛,却因为震怒之下发出了犹如狼群的啸声。混天牛祖身后猛地喷出一道湍急的血水,长戟被血水冲得离体飞出,连带着挂在长戟上的血灵尊者也被喷了出去老远。
  
      ‘轰轰’数十声响,混天牛祖身后的虚空炸开,连续有十几尊气息恐怖的牛头壮汉冲了出来!
  
      “爹!”
  
      “爷爷!”
  
      “曾祖父!”
  
      一群牛头壮汉拎着清一水儿的混铁棒,大声的朝着混天牛祖大吼着。
  
      这混天牛祖家人丁兴旺,大小牛头无数,而且他们这一族的禀赋极高,混天牛祖的子孙中也有好些人踏入了合道境。就算好些只是合道境一重天、二重天的水准,这声势却也是足够吓人的了。
  
      看看血海魔尊,就孤零零一个独生子,还是一个起了异心反噬亲生父亲的孽子,这混天牛祖家的牛仔们可都是听话的莽汉子!
  
      一排儿十几个牛头站在混天牛祖身后,混天牛祖站在白玉台前,他大口大口的喷着口水,嘶声吼道:“这宝贝,老子占了,谁不服?站出来!”
  
      十几个牛头同时散发出合道境强者的威势,他们手中混铁棒狠狠的往地上一杵,顿时一阵地动山摇,四周万里内的所有宫殿楼阁全都炸成了漫天粉碎。
  
      血珠猛地飞起,化为一道血光冲向了向这边急速飞回的血海魔尊。
  
      戢灭雷妖、黑屠夫、花娘娘同时向这边冲了过来个,各自施展手段想要劫拿这颗雷珠。
  
      血海魔尊则是猛地张开嘴,血珠骤然一闪就消失在他嘴里。他低沉的喘息着,犹如受创的猛兽一样看着四周众人,突然咧嘴笑了起来:“有趣,有趣,真有趣……孽子不孝,想要反噬老夫,你们却也趁这机会打上门来!很好,很好,非常的好!”
  
      深沉的喘息着,血海魔尊看向了血灵尊者:“血灵我儿,刚刚为父发出了紧急的令信……血海魔域中,为父的那些心腹为何没有赶来增援?”
  
      血灵尊者肃然向血海魔尊行了一礼:“做事,就要做绝了,这是您教给我的……所以,发动之前,他们都死了……我亲自下手,他们体内留有您的禁制,想要杀他们,不难!”
  
      摊开双手,血灵尊者笑道:“不过,我只杀了那些最有可能赶来增援的人,好些人,我没有下手,可是依旧有好些人死了,或许,是别人出手了?”
  
      血灵尊者笑看了黑屠夫、戢灭雷妖、花娘娘、混天牛祖一眼。
  
      血海魔尊沉吟了片刻,然后他点了点头:“看来,你们是不杀老夫不甘心了。不过,老夫却也不是这么好杀的……你们可知道,血海魔域掌控了偌大的领地,为何这些年,成就合道境的人,只有这么寥寥几人么?”
  
      不等众人回答,血海魔尊咧嘴一笑,他脚下那看起来并不大的血池中,一条又一条通体鲜血淋漓的血色人影就慢慢的升了上来。
  
      “因为,老夫将他们都炼化了,在他们还没有突破合道境的时候,就在他们体内打入了一道血海魔光,将他们全部炼成了血魔傀儡。”
  
      “老夫掌控血海魔域这么多年,偌大领地,绝世天才无数,他们都被老夫炼化了。嘿嘿,这些年,老夫积攒的血魔傀儡数量倒也不多,不过一千二百人而已,炼制的过程中损耗太大……但是,足够杀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