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沧桑 1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钱,真好!
  
  用摩诃阵图结合一千二百尊血海傀儡,布下一座血道杀阵的同时,摩诃阵图也开始牵引整个血海秘境甚至是整个血海大世界中布下的无数阵法。
  
  摩诃阵图和天机门传承已经融合得七七八八,楚天对天机门的阵道传承也领悟了不少,摩诃阵图一动,四面八方无数大阵立刻做出了反馈,无数阵法信息犹如潮水一样涌入楚天神魂。
  
  楚天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大阵信息,不由得由衷感慨,有钱,真是一件好事情。
  
  起码对于修炼阵道的修士而言,有钱,绝对是一个强大的阵道宗师必须有的条件。
  
  血海秘境暂且不论,整个血海大世界,看上去风平浪静无风无浪的血海大世界,整个被布上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嵌套阵法。一沙一土,有阵;一步一尺,有阵;方圆丈许,有阵;里许之地,有阵;千百里的山脉河流,有阵;方圆数万里的海洋,有阵……
  
  大大小小,天空地下,山岭河流,花草树木!
  
  血海魔尊丧心病狂的在整个血海大世界中布下了数以百亿计的大小阵法,其中用来做阵眼的、品级堪比开天神器的魔道重器就数以亿计!
  
  虽然这些阵法运转之时略微带着一丝僵硬、滞涩的味道,显然血海魔尊在阵法上并没有下太多心思,但是这些阵法恢弘庞大、威力着实非同小可。
  
  在花娘娘一行人还没有察觉之前,楚天通过摩诃阵图,瞬间引动了整个血海大世界的所有大阵!
  
  血海大世界中的大阵一动,就看到一座座立体的阵法图影从血海大世界中升腾而起,数千座直径数亿里的巨阵连环而动,犹如一枚枚巨大的、精巧的、复杂的齿轮组在虚空中急速旋转。
  
  血海大世界周边的一颗颗恒星、一个个大世界也随之而动,这些恒星、世界被恢弘的大阵巨力牵引着,在虚空中缓缓挪移,用极快的、足以对星体和世界本体造成极大破坏的速度挪移到了一处处玄妙的位置上。
  
  这些恒星、世界剧烈的震荡着,一道道直径百万里的光柱从这些恒星、世界中喷薄而出,狠狠注入了血海大世界,注入一座座发动的大阵中,成为这些大阵运转的动力。
  
  数万颗大小恒星,数百万座大小世界,无穷无尽的天地灵髓涌入血海大世界,天地为棋盘,星辰为棋子,数百万世界、星辰的庞大压力透过一座座大阵直透血海秘境,通过血海秘境中无数阵法的融合、炼化、提炼、组合,最终化为无形的力量碾压在花娘娘等人身上。
  
  楚天发动阵法的一瞬间,无形巨力自天而降,措手不及的花娘娘、混天牛祖、白衣少女等人同时闷哼一声,七窍中同时炸开一道血箭猛地喷出。
  
  混天牛祖皮粗肉厚,他的蛮力最为强大,肉体最为强悍,他仰天大吼一声,一道黑气冲起来数万里高,一尊高有数万里的巨大公牛站在黑气中仰天怒吼,挺起头上两根硕大的弯曲的牛角狠狠向天穹撞去。
  
  一声巨响,天穹震荡,无数细细的黑色裂痕向四面八方蔓延开去,混天牛祖的身体猛地一晃,他的额头上猛地坍塌了一块下去,他的头骨莫名的被蹦碎了一大片,鲜血迅速从额头崩塌处喷出。
  
  ‘咔嚓’一声,混天牛祖额头上的牛角断折了一支,随后从他的头顶开始,密集的骨裂声绵绵不绝,从头顶到脖颈,从脖颈到肩胛骨,从肩膀到脊柱,从脊柱而盆骨、腿骨……
  
  混天牛祖的身体猛地软了下去,鲜血不断从他嘴里喷出,他嘶声大吼着,黑气中的巨大公牛怒吼咆哮,在黑气中不断的蹦跳挣扎,四周虚空不断扭曲,但是空中血海骤然大盛,一道道血光犹如匹练般坠落,重重的落在了混天牛祖的身上,在他身上劈开了一条条深深的伤口。
  
  花娘娘和白衣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一起,花娘娘周身喷吐出无量灵光,无数鲜艳的花瓣在灵光中盘旋飞舞。白衣少女头顶一道白光冲起来数千丈高,白光化为阴寒刺骨的琉璃光罩向四周垂落,艰难的撑起了一个不大的圆形护罩,将数百名花娘娘的干女儿护在了中间。
  
  至于其他的上千牛头人,数千花枝招展的花衣少女,无论是花娘娘还是白衣少女都没有余暇庇护,上千牛头人闷哼一声,纷纷被碾压得筋骨碎裂、骨肉成泥,一个个狼狈的吐血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那些花衣少女么,楚天还略有几分怜悯之心,对女人,只要没有直接威胁到他本尊和亲朋好友,他是不会直接下重手的。这些花衣少女只是不断吐血,一个个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倒是没有这些牛头壮汉那样凄惨。
  
  大梦逍遥琉璃盏在楚天神窍天境中放出厚重紫光,一波波飓风一样的魂念波动呼啸着向四面八方涌去。
  
  血海魔尊重伤,血灵尊者被擒,花娘娘只顾着自保,血海秘境也好、血海大世界也好,一时间完全没有人操控,就只能任凭楚天在大阵的阵眼核心中肆意活动。
  
  一座座阵眼中的神魂烙印被抹掉,被打下了楚天的神魂烙印;一件件镇压大阵的魔道重宝被恐怖的魂念冲击镇压、慑服,被烙印上楚天的神魂烙印。
  
  血海秘境中的所有大阵在两个呼吸后完全被楚天掌控。
  
  花娘娘在第三个呼吸的时候,她终于醒悟过来,她长啸一声,长袖中飞出一枚血光四射的令牌,想要掌控血海秘境的大阵。
  
  令牌剧烈的晃动了一下,然后‘嘭’的一声炸成了粉碎。
  
  花娘娘惨嚎一声,一口血喷出了数百丈远,整个身体看上去都干瘪了许多。
  
  九个呼吸的时间后,整个血海大世界的所有阵法都被楚天完全操控,所有阵法运用自如,在摩诃阵图的驱动下,楚天轻轻松松将所有大阵纳入掌中。
  
  血海魔尊艰难的抬起头来,他仰天嘶吼着,一波波魔魂波动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不断沟通四周大阵,想要重新掌控血海秘境和血海大世界,但是晚了,已经太晚了!
  
  楚天干脆的盘坐在了地上,他冷眼看着花娘娘等人,突然笑了起来。
  
  “花雨圣殿?呵呵,看看你们能挡得住这大阵绞杀多久……嗯,不如,你们献出九成的精血给我祖父大人和父亲,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如何?”
  
  楚天、楚颉、紫天尊大笑,花娘娘、白衣少女、混天牛祖则是同时破口大骂,摆出了一副宁可玉碎的拼命架势。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