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五百年 1
    时间过得依旧很快。
  
      血海秘境,血海大阵中,花娘娘等人的境况变得极其艰难。
  
      天地灵髓隔绝,四周血雾升腾,可怕的血道魔力充斥虚空,花娘娘他们已经很多年没能从虚空中获取半点天地灵髓的补充,只能依靠自身携带的丹药、灵晶、晶核等物苦苦支撑。
  
      幸运的是,花娘娘他们都是合道境高手,在大罗天也都是独霸一方的巨擘,他们随身携带的修炼资源极多,就算在血海大阵日以继夜的绞杀、煎熬下,他们依旧支撑了大几百年。
  
      只是,自从楚天踏入合道境后,日子就逐渐艰难了。
  
      血海大阵的威力更加增强了数倍,这一日,又是一个直径万里的血色漩涡在花娘娘等人上空出现。
  
      一阵密集的雷霆声后,就看到无数水缸大小的血色雷光从天而降,犹如一场绚烂的流星雨,欢乐的砸在了花娘娘和白衣少女撑起的冰晶桃花结界中。
  
      漫天冰晶混着无数桃花林苦苦抵挡着血色雷霆的轰击,一颗颗血雷落下,炸得天摇地动,炸得四周血海翻腾,无数血海傀儡低声笑着,犹如鬼魅一样从冰晶桃花结界附近一闪而过,他们偶尔停下脚步,双手挥动,带起一道道血浪暴力冲击结界,震得结界一阵乱晃。
  
      雷光中,漫天冰晶崩裂,一支支桃花枝粉碎,花娘娘和白衣少女发髻凌乱的坐在桃林深处,花娘娘周身粉色光芒缠绕,白衣少女被一块厚重的玄冰包裹着,两人倾尽全力支撑结界,却支撑得很苦,很苦。
  
      时不时的,花娘娘和白衣少女嘴里会有一道血水溅出,这种感觉,就好像她们是两片鲜嫩的柠檬,正有人用血色的大钳子狠狠的碾压她们的身体,不断将她们体内的汁水碾得喷射出来。
  
      根基受损的血海魔尊躺在一株桃花树下,他被无数重强力的禁制死死禁锢着。
  
      他抬头呆呆的看着天空,看着他亲手布下,正在全力运转的血海大阵。大阵依旧是那座大阵,却变得如此的陌生,如此的古怪。以血海魔尊的阵道修为,他居然看不清大阵的变化了。
  
      而且,大阵的威力,似乎不应该有这么高!
  
      “该死……老夫上当了!不该给那小子天机门的传承!”血海魔尊苦笑着,他低声喃喃自语:“难不成,他真是阵道的天才?这才几百年时间,他居然将血海大阵掌握到了如此程度?而且这等变化,连老夫都没能揣摩出来!”
  
      摇了摇头,他看了看花娘娘和白衣少女,眸子里闪过一抹奸诈、恶毒的幽光:“嘿嘿,严刑拷打老夫,想要问出破阵的法子……嘿嘿,不要说现在老夫真的不知道,就算是知道,呵呵!”
  
      血海魔尊耷拉着眼皮,陷入了沉思中。
  
      要如何才能脱身呢?
  
      现在看起来,脱身似乎很艰难。花雨圣殿这是针对血海魔尊布下了一个杀局,虽然这个杀局演变得有点古怪,结局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是血海魔尊的结局没有变,他依旧陷入了绝境!
  
      无非是,掌控局面的人从花雨圣殿,变成了楚天一伙人而已!
  
      血海魔尊想要绝地求生……好不容易从无量天的毁灭天灾中活了下来,他可不甘心就这么一朝魂飞魄散!
  
      桃花林的震荡骤然变得更加剧烈。
  
      数十株外围的参天桃花树轰然崩碎,无数花枝、花瓣洒了一地都是。花娘娘和白衣少女同时闷哼,嘴里的鲜血犹如小溪一样不断流淌出来,眼看着已经伤损到了根本元气。
  
      她们艰难的掏出了一颗一颗光芒四射、幽香四溢的丹药塞进嘴里,很难受的将丹丸吞下腹中,迅速的吸收炼化。这种动作,她们这些年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已经彻底麻木。
  
      血海魔尊看着四周沸腾血海中纵横穿梭的血海傀儡,不由得暗自恼火。
  
      一千二百尊血海傀儡,血海魔尊将他们炼制出来的时候,不过是合道境三重天的修为,但是这才几百年时间,天知道楚天对他们做了什么,这些血海傀儡的气息,居然全都提升到了合道境六重天之上!
  
      这样的势力,就算放在整个大罗天,也足以成为最强横的几大妖魔巨头之一了!
  
      更让血海魔尊惊骇的是,他分明能感受到,在血海的深处,还有更多的合道境存在正在孕育。有一些气息分明是纯正的血海傀儡的气息,还有一些气息,却是纯正的鬼道路子!
  
      甚至还有一些气息更加古怪,似乎有点龙族的味道,有点天兵天将的气息,更有点太古无量天时血海魔尊很是熟悉的味道……似乎是……以肉身强横而出名的玉族的味道?
  
      只是这些正在孕育的家伙,数量未免太多了一些!
  
      血海魔尊咧嘴狞笑,他的目光贪婪而凶狠的扫过花娘娘和白衣少女柔嫩的腰肢,他低沉的笑了起来:“贱人……真是贱人……亏老夫这般待你,你居然是花雨圣殿的暗子……嘿嘿,如今落到这等境地,我看你们是什么下场!”
  
      “那青莲圣君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不像是会欺辱女人的货色……只不过,他身边的那几个……嘿嘿,老夫看你们怎么死!”
  
      又是数百条血色魔影交错掠过面积越发狭窄的冰晶桃花结界,数百条修为大进的血海傀儡猛地联手一击,就听一声巨响,又是百多颗最外围的桃花树轰然粉碎。
  
      花娘娘身体一晃,七窍同时喷血。
  
      混天牛祖声嘶力竭的咆哮着,他化身百丈高下,拎着巨大的混铁棒朝着四周疯狂怒吼:“清凉圣君,小崽子,狗-杂-种,给老子滚出来受死!你把老子的儿孙带去哪里了?”
  
      这些日子,混天牛祖手下的牛崽子们隔上几年就被莫名失踪一头,百多年来,已经有四十多头牛崽子莫名不见了。
  
      混天牛祖带来血海大世界的牛崽子拢共就这么千多头,其中合道境的不过百头上下。四十几头合道境的牛崽子莫名消失,混天牛祖心痛坏了,他也气得快要疯魔了!
  
      怒吼声中,混天牛祖突然不顾一切的冲出了冰晶桃花结界的保护范围,昏头昏脑的冲进了血海大阵,拎着混铁棒就是一通乱砸。
  
      数十头血海傀儡被他一击粉碎,然后迅速在极远处的血海中重新凝聚。
  
      混天牛祖正要继续追杀这些血海傀儡,一记重拳突然从一座血浪后面飞掠而出,一击重拳轰在了混天牛祖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