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五十三章 今非昔比 2
    大殿内突然有风。
  
      风吹动了大殿内众人的衣袂,长袍大袖随风抖动,发出刺耳的啪啪声响。
  
      风似乎是以楚天为中心,他的衣服、长发狂舞,满头长发肆意张狂的舞动着,犹如一条条黑蛇在他脑后狂欢扭动。楚天的眼珠变成了纯粹的灰色,混沌原始的灰色中透着一股子莫名的冷漠劲儿。
  
      他盯着那些七大门阀的老祖们,这些在圣灵天高高在上,无论是自身修为还是权势都站在顶尖位置的大人物们。
  
      就是这些家伙,折腾出了什么天命之争之类的噱头啊!
  
      一名身穿黑色长裙,通体都被黑色雾气环绕,神秘中透着几分刺骨阴寒的中年妇人冉冉站起身来,她眯着眼看着楚天,沉声问道:“青莲圣君……花雨圣殿……”
  
      楚天斜眼看了这妇人一眼,打断了她的问话:“花娘娘是你的人?你的族人?还是你的下属?”
  
      中年妇人冷冽一笑:“花儿是我侄女,她奉命潜伏大罗天,此番……你回转了,但是花儿却和我失去了联系数百年……想来,这里面有故事?”
  
      楚天瞪了这妇人一眼,又看了看坐在这妇人身边的那些门阀老祖们,他冷笑道:“是啊,当然有故事,呵呵!好得很,真的很好,让我去杀血灵尊者,唯恐我死得不够快,还让花雨圣殿的人顺便对我下狠手……好,很好……花娘娘和另外一个白衣丫头在我手上,想要带她们回去……”
  
      楚颉从楚天身后探出一个头来,嘎嘎怪笑道:“想要那两个娘儿回去,赶紧送上赎金……要是不然,保不准她们回去的时候,肚皮里就捎带着送两个娃儿一起,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中年妇人脸色变得很难看,冰冷中透着一丝铁青色,就好像被冰冻了无数年的僵尸一般。
  
      她深深的看了楚天和楚颉一眼,冷然一笑,猛地抬起了右手。
  
      咚,混天牛祖将手中大棒重重的杵在了地上,他咧开嘴,无声的笑着,贪婪、凶狠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中年妇人:“凤凰一族的娘儿,听说都格外奇妙……嘿嘿!你这娘儿老是老了点,不过,没关系,老猪肉有嚼劲,老娘儿经得起折腾……老牛我就不喜欢那种娇滴滴的小丫头!”
  
      混天牛祖说了一句极其精彩的话:“老公牛,就喜欢嚼积年的老荆棘,嘿嘿!”
  
      积年的老荆棘……哦,不,凤凰一族的女长老脸色已经难看得无法形容了,她右手五指变成了诡异的半透明状,一丝丝黑气缠绕在指头中,指尖前的虚空隐隐蠕动,好似有什么东西随时可能从中冲出来。
  
      只是,看到混天牛祖那张粗犷、凶狠的面孔,中年妇人硬生生吞下了这口恶气,阴沉着脸坐回了座位上。
  
      上百名七大门阀的长老们同时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想当年,第二**赛开始前,一众长老暗箱操作,让楚天去大罗天刺杀血灵尊者的时候,那时候的楚天只能任凭他们拿捏,丝毫没有反抗的力量。
  
      那时候不仅仅是楚天,就是珞儿,也只是他们随意操控的一颗棋子而已。
  
      可是短短五百多年时间,当年随意把玩的一颗棋子,居然就强势的跳出了棋盘,直接朝向了他们这些下棋的人!
  
      所有人都神色复杂的看着楚天,迟迟没有人说话。
  
      包括凤凰一族的这个中年妇人,所有人都只是看着楚天,静静地看着他。
  
      楚天也不说话,大殿中的风越来越强劲,到了后来,整个大殿好似同时塞进去了数百团飓风一样,风劲相互撞击摩擦发出咔咔巨响,整个大殿都在剧烈的摇晃着。
  
      楚天位于一切风暴最核心的位置,这里的风劲强得可怕。
  
      浑身衣衫乱舞,满头长发乱摇,楚天的身体却纹丝不动。
  
      如此诡异的沉默了许久,许久,最终,坐在百多位门阀长老正中,显然身份最尊崇的一名白发老人缓缓抬起右手,轻描淡写的一会手指:“上座!”
  
      一群俏丽的宫女无声的从大殿中一扇屏风后走了出来,她们抬着一座座装饰华美的宝座,轻轻的摆放在了大殿中。白发老人看了楚天一行人,缓缓点了点头:“请坐!”
  
      楚天笑了,他向一众门阀长老点了点头:“不容易,真心不容易,想不到,我居然能够在诸位长老面前,有个座位了。嗯,祖父,父亲,还有珞儿,二弟,天尊……大家坐,坐!”
  
      一行人笑呵呵的坐在了宝座上,楚颉很得意的用力的转动身体,屁股狠狠的在坐垫上磨了又磨:“嗯,大哥,今时今日,以你的实力,果然咱们的身份地位都不同往日了。这就对了嘛,不要老想着在背后算计人,有什么要求,有什么诉求,大家摆明刀马的来谈,最讨厌那些背后算计人的老家伙了!”
  
      楚颉当着和尚骂秃驴,一众门阀长老却当做没听到一样。
  
      大殿内莫名的风也停了下来,一众门阀长老目光炯炯的盯着楚天,过了许久,许久,依旧是那白发老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们本意,这天命之子,当只能是七大门阀的子弟。”
  
      楚天笑着点了点头:“我能理解,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一众门阀长老同时点了点头,一个个目光复杂的向珞儿看了过去。白发老人沉声道:“老夫公羊铁山,公羊爻,是我嫡亲的孙女儿!”
  
      珞儿眨巴眨巴眼睛,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公羊铁山。
  
      这么说起来,这公羊铁山,实打实的是珞儿的曾祖。
  
      只不过,珞儿对公羊氏的族人也没什么好感,甚至是充满了怨气,也别指望她能对公羊铁山有好脸色。
  
      公羊铁山轻叹了一口气,他沉声道:“想不到我们都是走眼了,而且,谋算也落空了。真心想不到,青莲圣君居然就是珞儿当年在天陆世界的恋人……真想不到,短短数百年时间,你居然……”
  
      公羊铁山深深的看了混天牛祖一眼。
  
      叹了一口气,公羊铁山无奈道:“事已至此,我们好些手段,是用不上了。今时今日,已经由不得我们这些老家伙任性。所以,青莲圣君你并非我们心中的如意人选……可是,你做好了成为圣灵天大天尊的准备了么?”
  
      楚天愕然看着公羊铁山。
  
      珞儿、楚颉、紫天尊,还有楚野、楚风等人,全都惊诧莫名的看着公羊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