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天,塌了 2
    公羊氏儒雅风流。
  
      司空氏刚烈威猛。
  
      萨氏霸道且狠厉。
  
      巫氏阴柔而诡谲。
  
      龙,凤,麒麟三族的那三位老人,则是一如他们的族裔一般,龙族周身透着一股藐视天下众生的骄狂之色,凤族每个毛孔都透着浓浓的骄傲和自矜,麒麟一族则是圆团团一身的和气、瑞气,在那宛如春风般的瑞气中,却又透着一股子厚重如山的无形压力。
  
      七个老人身上的气机,几乎将圣灵天七大门阀平日里的为人做派演绎得淋漓尽致。
  
      只不过,更让楚天注意的,是这七个老人身上那股浓浓的‘离世而去’的韵味,他们好似和这一方天地格格不入一般,天地和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变得极其的脆弱,脆弱到似乎只要有外力轻轻吹一口气,他们就会飘然飞起,彻底的脱离这一方世界。
  
      让人难受的就在这里,他们已经快要和这个世界彻底脱离了,偏偏就是最后这一点牵扯,他们无论如何都难以脱离,无论他们如何用力,或者如何借助外力,他们无法真正的脱离这一方世界!
  
      这种感觉,就好像七头翼展数万丈的凌云大鹏在高空中拼命的鼓动翅膀飞舞,七根细细的头发丝系在他们的爪子上,将他们牢牢地固定住了,任凭他们如何用力,始终无法真正的腾空飞起。
  
      七根头发丝,牵扯住了七头神骏非凡的神禽,这种感觉,很怪异,让人很难受。
  
      七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楚天,犹如泥塑的神像,没有感情,没有知觉,没有任何活人应有的气息。
  
      楚天心知肚明,这七个老家伙活得太久了,久得估计他们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究竟活了多少年。活得久了,看得透了,世间也就极少有事情能够被他们放在心上。
  
      既然没有事情值得他们惦记着,他们看任何事、任何物、任何人、任何生灵都好似看死物一般,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更不要说,以他们的实力,他们也不需要将三天之中的任何东西放在心上、放进眼里。
  
      楚天仔细的挨个的看过七个老人。
  
      萨氏的萨鐤不在其中。
  
      萨鐤是叛道境的修为,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偏偏他不在这七人之列,可见七大门阀的底蕴,比血海魔尊猜测的还要强出许多——七大门阀,每一家拥有的叛道境高手,可不是猜测中的一二人而已。
  
      “公羊。”
  
      “司空。”
  
      “萨。”
  
      “巫。”
  
      “龙。”
  
      “凤。”
  
      “麒麟。”
  
      七个老人嘴唇微动,挨个向楚天介绍自己。他们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姓氏,或者是自己的族裔的名称。
  
      这其中的蕴意,楚天很清楚——他们不需要名字,他们就代表了他们身后那个庞大的家族,那个庞大的势力。一如自称‘公羊’的这位长袍高冠,面容绝古的老人,当你在某些特定的人群面前提起‘公羊’二字,大家就会明白你说的就是这个老人!
  
      公羊一族的始祖,太古无量天崩灭后,带领公羊一族崛起圣灵天的那位老祖宗。
  
      他就是‘公羊’,他也代表了‘公羊氏’。
  
      其他六位老人,也是如此的情形……他们不需要名字,他们自身已经是一种符号,一种图腾,一种精神上的象征。
  
      “小子楚天,见过七位老祖!”楚天向七个老人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然后很直接的坐在了七人面前的地板上,和他们相隔了能有十丈左右的距离。
  
      七人许久没吭声,只是平淡的看着楚天。
  
      楚天也没吭声,同样用极其平淡的目光看着他们。
  
      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公羊开口了:“楚天……你的来历,我们已经查探清楚。你身上还有些古怪的地方,比如说,那些美轮美奂的诗词歌赋、杂文剧本之类的东西从何而来……那些文字曲调,似乎不应该是小小的天陆世界区区六道封魔大结界中微不足道的大晋乢州能孕育出的硕果。”
  
      摇摇头,公羊淡然道:“不过,这不重要。无论你是夺舍转生,还是大能投胎,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运气很不错,你的气运很浓厚,你和珞儿交好,而珞儿身上凝聚了莫大的气运命数力量……所以,虽然你不是我们七族子弟,不是我们心中最好的人选,如今也只能选中你了。”
  
      司空眯着眼,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来的太快了。我们已经极力准备,可是,我们发现得太晚,而他们发动得太快……就连让我们完成天命之争,挑选出最符合我们心意的天命之子的时间都不给我们……太快了,所以,只能是你了。”
  
      楚天听得莫名其妙,他沉声道:“敢问几位前辈,究竟发生了什么?”
  
      七人再次沉默,过了许久,许久,那周身一团和蔼瑞气,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麒麟悠悠叹了一口气:“天……要塌了……呵呵!”
  
      一声‘呵呵’,充斥着无穷尽的……恐惧?
  
      楚天愕然看着麒麟,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圣灵天麒麟一族的老祖宗,他居然在恐惧?
  
      活了无数年,早就应该心如铁石,就算天地崩陷都应该古井不波的麒麟,他的身体居然在微微的颤抖……那种发自骨髓深处的的恐惧几乎凝成了实质,楚天,还有藏在楚天袖子里的鼠爷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心底那无穷无尽的恐惧。
  
      “天,要塌了?”楚天抬头看了看大殿的天花板。
  
      “似乎,天还好好的。您所谓的天塌了,是什么意思?”楚天摇了摇头。
  
      龙一挥手,头顶的大殿天花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漫天星辰闪耀,无量星光照耀了下来,大殿中就充斥着瑰丽的宛如水波一样的七彩星光,每个人身上都镀上了一层厚重的光边。
  
      “从头说起吧?”公羊轻声道:“你出身天陆世界,你和紫阀也颇有牵扯,你当知道,紫阀崛起,屠神灭天,以紫阀一族之力,掌控了天陆世界的天地法规,可知道事情的缘由么?”
  
      楚天呆了呆,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在天陆世界中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时候,紫阀和他们制造出来的那些强悍生灵还自称‘天族’,他们用极其严苛、森严的规矩,掌控了整个天陆世界,将天陆世界所有的生灵玩弄于指掌之间。
  
      这些事情,怎么可能忘记呢?
  
      “当然,我记得。”楚天笑了:“他们灭天?嗯,他们还囚禁了天陆世界土生土长的那些太古神灵。”
  
      凤冷笑了起来:“就那些孱弱的天地滋生的生物,也敢自称神灵?呵呵!”
  
      楚天就闭上了嘴,静静的倾听七人的倾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