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诱捕 2
    一团浓密的阴影默然跳跃到了船队上空,直径数十丈的阴影中好似有无数面孔一闪而过,随后阴影炸开,化为数千影族刺客在虚空中只是一晃,就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本那团阴影所在的位置,一名身穿青色长衫,披着翠鸟羽毛制成的大氅,长发如水,手持一柄羽扇的俊美青年微笑着,脚踏一柄造型奇异的颀长长剑,静静的站在虚空中笑着。
  
      在俊美青年的身后,两名白发苍苍,生得鹤发鸡皮,巴掌大的面孔上长了一只大鹰钩鼻,三角眼,薄嘴唇,简直犹如噩梦中女巫婆的老妇人披着黑色的大斗篷,手持黑色木杖,‘桀桀’怪笑着看着公羊氏的那位叛道境的老祖公羊甲。
  
      两个老妇人身高五尺高一点,大驼背,加上她们那长相,真个生得丑陋无比。
  
      但是她们的气息却和公羊甲不相上下,分明同为叛道境的高手。尤其是她们的气息比起公羊甲更有韵味一些,很显然,她们的根基比公羊甲要雄厚得多。
  
      除开这两个丑陋的老妇人,青衫青年的身后还跟着四个总角女童,她们扎着小发髻,身穿粗布青衣,瞪着故作‘天真可爱’,实则却犹如死鱼眼一样冷淡无光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公羊甲身后的数十位公羊氏、龙族的合道境长老。
  
      在这四个女童的身边,站着百多名长长短短、高矮胖瘦各自不同的男女,但是他们身上的气息,无不是合道境的大能。
  
      青衫青年笑呵呵的挥动了一下羽扇,指着公羊甲笑道:“似乎,势均力敌?但是,一旦开战,你们还有机会庇护那些小崽子么?”
  
      摇摇头,青衫青年轻笑道:“不行,不行,你们没有余力庇护那些小崽子,所以,公羊氏、龙族、紫家,你们三家的这些火种,我就收下了。当然,我不会杀他们,这才真是浪费呢。”
  
      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青衫青年年故作大惊小怪的说道:“公羊氏精通各种卜算之术,未来可以做我家各项生意的掌柜的,龙族么筋骨强悍、力大绝伦,充当打手家丁是极好的,而紫家嘛……据说你们血脉之力颇有神妙,拿来配种也是极好的了。”
  
      耸耸肩膀,青衫青年轻叹道:“我有狐一族也有非凡的血脉之力,和异族媾和之后诞下的混血后裔,总有惊才绝艳的天才出现。虽然混血后裔在我有狐一族中的地位不高,可是拿来坐镇一方,也是足够的。”
  
      四个女童带着百多个合道境高手分散四周,放出了一条条极细的黑色锁链,化为一张大网笼罩了方圆千万里的虚空,将所有人都包裹在内,堵死了船队可能逃走的方向。
  
      更有一座黑云一样的小山从一个女童手中腾空飞起,悬浮在船队的上空。一道道黑色的元磁之力洒落,笼罩了整个船队。庞大的元磁之力封锁虚空,让渡虚神舟变得格外的沉重,飞行速度骤然下降了百倍不止;更有一股莫名的森冷之意从元磁之力中透出,让渡虚神舟上众人的法力运转也慢了下来。
  
      青衫青年轻笑道:“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有狐无忧,或许你们听说过有狐氏的来历……太初无量天中,我有狐氏世代居住空青洞天,乃空青圣祖的后裔。”
  
      公羊甲看着有狐无忧,沉声问道:“有狐无忧,我知道你。有狐姁姁……”
  
      有狐无忧欣然笑道:“哦,你知道我,是楚天给你说过我么?嗯,他的修为,不错呵……有狐姁姁么,正是我家小妹,不要看她生得倾国倾城、气质如兰,要说心狠手辣,我这做兄长的还不如她呢。”
  
      公羊甲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有狐无忧沉声道:“你能指挥这么多影族……加上有狐姁姁在大罗天的所作所为,这三天之内的纷乱,都是你们引发的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有狐无忧微笑看着公羊甲,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怪异的神圣和肃穆。
  
      他转过身,张开双臂,眺望着那一条无垠的银河,大声笑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天’之仆从,是‘天’之意志的捍卫者。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做的,自然是净化这一片被你们逆天之人亵渎的世界,让他变得洁净无瑕,迎接‘天’的回归!”
  
      转过身,有狐无忧笑看着公羊甲,轻笑道:“你们公羊氏,不是已经卜算出了‘天’的回归么?”
  
      公羊甲沉声道:“是,我们算出了‘天’的回归,但是信息很模糊,而且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并没能知道,你们的存在……若是我们预先知道,我们……”
  
      有狐无忧打断了公羊甲的话,他轻声笑道:“你们怎么可能预先知道呢?因为我们出现之前,我们可不在三天之中。我们啊,是‘天’耗尽了一个世界亿万年积攒的庞大力量,将我们精准的投射回归的呢。”
  
      “一个世界?”公羊甲有点懵懂的看着有狐无忧。
  
      有狐无忧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白天鹅看井底之癞蛤蟆的眼神,轻蔑的扫了公羊甲一眼:“嗯,一个世界,不是你们三天之人所谓的世界群,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和太初无量天一样的世界!”
  
      脸上透出一丝难以形容的尊崇之色,有狐无忧轻声道:“一个和太初无量天一样的世界,积攒了万亿年的庞大能量在瞬间燃烧殆尽,整个世界都因此陷入了隆冬状态,这才打开了一条狭窄的甬道,将我们投射了回来。”
  
      轻叹了一口气,有狐无忧摇了摇头:“正因为这样的耗能巨大的行动,引动了三天之地天地法则的一丝混乱,所以才惊动了你们公羊氏吧?不然的话,你们怎么可能卜算出‘天’的回归呢?”
  
      有狐无忧话音刚落,他身后一扇金色的光门冉冉开启,至高天帝的宝座从光门中飘了出来,站在宝座上的楚天背着手,笑呵呵的说道:“有狐兄,又见了嘿?嗯,这次再见,你就安心留下做客可好?”
  
      楚天轻笑看着有狐无忧:“有狐兄真是调皮,公羊氏、龙族、紫阀的孩儿们出来郊游野炊,哪里是什么‘火种船队’,有狐兄追上来喊打喊杀的,这是做什么呢?”
  
      随着楚天调侃的笑声,公羊七老,连同十几名叛道境的七大门阀长老、叛道境的至高天大天帝同时从光门中走了出来,他们一言不发的,将有狐无忧和两个叛道境老妇人围在了正中。
  
      有狐无忧的笑容,骤然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