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大罗天主 1
    ‘砰’的一声巨响,楚天一掌将一座长案拍成了粉碎,皱着眉背着手在大殿中转着圈子。
  
      诱捕失败,大家都觉得脸上无光。
  
      如果是有狐无忧的身边人将他救走,这事情还好说一些——毕竟,叛道境的争斗就好像隔着一层毛玻璃的两只鸟儿相互啄击,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攻击到对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攻击到对手的哪个部位。
  
      所以,叛道境的争斗很难真正分出一个胜负。有狐无忧身边有着仅仅比至高天帝弱一等的高手护卫,诱捕失败的事情大家都能接受。
  
      无法接受的是,居然是青衣救走了有狐无忧!
  
      无法接受的是,青衣和众人相处这么久,居然没人能看出她的真正实力。
  
      除此之外,公羊氏、龙族、紫阀的火种略有损失,舰队中运载的修炼资源损失了不少,哪怕是对公羊氏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损失的资源也足够老公羊心痛一阵子的。
  
      毕竟为了诱捕有狐无忧,诱捕这些隐藏在暗地里的‘天之忠仆’,楚天他们可是假戏真唱,送上那些渡虚神舟的,都是货真价实的最珍稀、最珍贵的资源,少掉一丁点儿都是莫大的损失。
  
      数千半步合道境和合道境的影族刺客,百多个货真价实的合道境高阶的大能同时自爆,这的确打了楚天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能够将三家的那些娃娃救下来,这就很不容易了,谁还顾得上那些身外之物?
  
      “青衣!”楚天冷哼了一声,转身看向了至高天帝:“灵峤天庭,有消息传来么?”
  
      青衣突然发难,以超乎想象的修为突然爆发救走了有狐无忧,直接导致了这次诱捕行动的失败,楚天当即让至高天帝传令,着灵峤天庭彻查青衣的来历。
  
      当年楚天和鼠爷在灵峤天庭被追杀得狼狈不堪,几乎陷入绝境,是青衣突然出现救下楚天,并帮他掩盖气息、逃过了灵峤天庭无数天兵天将的追杀,让楚天在灵峤天庭扎下了根基。
  
      可以说,没有青衣,楚天就不可能在天河大世界立足。
  
      灵峤天庭是楚天第一次碰到青衣的地方,楚天猜测,青衣或许是出身灵峤天庭罢?让至高天帝下令,让灵峤天庭和周边的数万个大小天庭彻查青衣的出身来历,或许能查到某些有用的信息?
  
      至高天帝坐在宝座上一言不发、纹丝不动,她眸子里金色神光急速闪烁,过了足足三个多时辰,她满头飘动的长发这才缓缓垂下,然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灵峤天庭周边,三十六万个大小天庭进行了彻查,初步查出的信息,过往三万年中,疑似青衣的人物,曾经记录在案的事迹有百万件之多。”
  
      “她,似乎做了不少事情……但是,破坏性不大,危害性不显,并没有触动我制订的预警底线,故而,各方天庭并没有针对她发布任何通缉命令,也没有对她进行专门的调查、审核。”
  
      至高天帝缓缓说道:“关于她的资料,详实可查的不多……疑似的资料中,她最有可能的出身并非灵峤天庭,而是灵峤天庭相隔三千天庭辖地的东罗天庭……三万年前,东罗天庭东天大帝诞下一女,出生时有漫天青霞凝聚,天赋资质极其惊人……”
  
      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楚天,至高天帝冷声道:“你们知道的,至高天好些天庭的天帝,并非我天人一族的子民担任,而是由各大族群的强大修士担当,毕竟有些穷乡僻壤的地方,不值得我们太过关注。东罗天庭东天大帝,就是一个化道境三重天的人族修士。”
  
      楚天和公羊七老点了点头,一个让化道境三重天的人族修士担当天帝的天庭,在至高天的统治体系中,也属于‘穷乡僻壤的乡下地方’,并非什么太重要的所在。
  
      “东罗天庭东天大帝的那个女儿,出生异象太过于惊人,直辖东罗天庭的赤罗天庭中天大帝……”至高天帝挑了挑眉头,淡然道:“他找了东罗天庭东天大帝的一些纰漏,诛其满门,却没有抓住那个女孩儿……”
  
      至高天帝冷声道:“据查,那女孩儿出生时,背有血色烙印,形如一只宝轮,疑似伴生的天罚宝轮!”
  
      楚天张了张嘴:“也就是说,天罚宝轮,并非灵峤天庭的开天神器?”
  
      至高天帝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扫了楚天一眼:“灵峤天庭,那等极下等的世界,怎可能孕化出如此强大的至宝?青衣全力驱动天罚宝轮的威势,连我的禁卫军团都被震慑,三万合道境十二重天之上的天人强者,居然被震得喘不过气来,这是灵峤天庭能孕育出的至宝么?”
  
      楚天叹了一口气:“也就是说……青衣……三万年前……她年纪这么大了啊!”
  
      楚天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大殿的天花板。
  
      鼠爷翘着二郎腿躺在楚天的肩膀上,低声的‘吱吱’着:“为了别的女人的年纪在这里叹气,你不怕回去后珞儿丫头找你的麻烦?”
  
      老公羊的脸色则是更加的难看,他幽幽叹息道:“三万年前啊……在三万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布局了么?如果说,青衣是他们的棋子,那么,这样的棋子还有多少?都在哪里?”
  
      老公羊悚然动容的看着楚天:“大天尊,可都是差点成为青衣的……不对,青衣为什么要去大罗天?大天尊上次见到她,可是在大罗天,她为什么要去大罗天?”
  
      楚天呆了呆,他喃喃道:“她救过血灵尊者,偶然遇到血灵尊者,被血灵尊者邀请前去大罗天帮他对付血海魔尊……这似乎……也太凑巧了?”
  
      有些事情,不能细思,一旦仔细想想,就会觉得不寒而栗。
  
      楚天双手抱在胸前,阴沉着脸半晌不吭声。
  
      过了许久,楚天沉声道:“激活花雨圣殿在大罗天的所有耳目,追查青衣的下落……他们在大罗天,肯定还会有大动作,或许,会比在至高天、圣灵天的动作更大的大动作。”
  
      楚天抬起头来,希冀的看着至高天帝,希望她也能调动类似花雨圣殿的情报系统,全面监视大罗天的一举一动。
  
      至高天帝茫然的看着楚天,然后很坚定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