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灌顶,速成 1

      大罗天,大罗天狱。
  
      这是何等肃杀、狰狞,何等邪异、雄奇之地。
  
      将近十个血海魔域广大的地域,完全由一座座通体漆黑、尖锐锋利如狼牙的山峰拼凑而成。这些山峰底部直径从数里到数万里,高度从数十里到数百万里,表面嶙峋凹凸,到处都是锋利如刀的石棱。
  
      两个月前,大罗天还没有大罗天狱。
  
      有一群修为强大可怕的高手,硬生生用火焰融化了数十个超巨型的世界群,连同这些世界群中的所有生灵一并炼化为岩浆,用这些充满血腥的岩浆为材料,浇铸出了外形邪异狰狞、面积广大惊人的大罗天狱。
  
      组成大罗天狱的一座座山峰之巅,一缕缕暗绿色的幽光直冲高空,粗粗细细的绿色幽光摇曳闪烁,犹如一条条鬼火在迎风招展。凝神静听,似乎可以听到这些幽光中凄厉的、惨绝人寰的嚎叫声,更能看到一道道扭曲的面孔在幽光中若隐若现。
  
      更有无数外形狰狞可怖的大罗天修士静静的站在一座座山峰上,或多或少,高高矮矮,胖瘦不等。更有好些修士明显带着非人的特征,比如说有一大群占据了一座十万里高山峰的修士,他们的脑袋赫然就是一颗蝗虫头!
  
      越是低矮的山峰上修士就越是密集,越是高峻的山峰上修士就越少。尤其是那些高达数百万里、气势凌天的巨型山峰,往往只有山顶一个修士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这些能够独占一座大山的修士,绝对都是合道境高阶甚至是合道境巅峰的大能。那些低阶修士没人敢和他们并立,在大罗天,妄自往强者身边凑,很可能下一瞬间就被打成肉饼。
  
      所有人都眺望着大罗天狱核心正中位置,一座通体血色的大殿。
  
      血色的大殿上无数血浆奔涌,这座大殿赫然是用流动的鲜血构成。强大、神奇的禁制让组成大殿的血浆不断的流动,却又保持着坚固非常的特性,大殿的墙壁、地板的硬度堪比时间最坚固的金刚宝玉。
  
      换上一裘血色长裙的青衣静静的坐在大殿内唯一的一张宝座上。
  
      她长发如瀑布,披散在身后。两条尖锐如剑的长眉赫然是血红色,斜斜的挑向了鬓角,几乎和鬓角的秀发混在了一起,让她清丽如雪的面孔凭空多了百分的凌厉。
  
      血色的眸子,血色的嘴唇,血色的指甲足足有三寸长短,偶尔手指微动,指尖就有尺许长的寒芒喷吐,其势极其惊人。
  
      天罚宝轮悬浮在青衣脑后,丈许直径的天罚宝轮通体喷吐着浓郁的血光,犹如一颗血色太阳在缓缓的转动,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庞然气息。
  
      一条朦胧的,极淡的,近乎不可见的黑影悬浮在天罚宝轮内,看那模样,分明也是一个身材窈窕、极其美丽的女子。一个冰冷无情,每一个字都带着浓烈煞气的声音正从这女子形态的黑影中传出,瞬息就传遍了整个大罗天狱。
  
      无数大罗天的修士静静的看着青衣所在的血色宫殿,静静的、全神贯注的凝听这个冰冷无情的声音。
  
      天空中偶尔大小不一的血色花朵飘落,形如牡丹、但是比牡丹多了一份邪气的血色花朵落在那些修士的身上,这些修士的气息就猛地向上飙升一大截。
  
      突然间,一座高达三百万里的巨山上,一尊熊头人身的大妖突然仰天大笑:“原来如此,我悟了!,这大罗天的天道法则果然不全,听了天主讲道,我才发现,我真错了。”
  
      一团水缸大小的血色花朵从天而降,迅速没入这大妖体内。
  
      大妖原本已经是合道境十一重天巅峰境,蓦然融合这血色花朵后,他的气息狠狠的向上一跳,瞬间就突破了十一重天,达到了十二重天的境界。
  
      一圈圈气浪从大妖体内喷出,向四周奔涌而去,犹如飓风横扫方圆上亿里的山峰,好些山峰上的大罗天修士被气浪卷起,狠狠的摔在了山峰上,一个个撞得头破血流,却不敢哼出一声。
  
      无数人艰难的趴在地上,羡慕、嫉妒的盯着这熊头大妖。他们知道,这个家伙的运气来了!
  
      逆天的造化,即将降临!
  
      一只血光大手从大殿中飞出,一把抓住熊头大妖,将他一把拽进了血色大殿。
  
      大妖兴奋欲狂的大吼着,嘶声叫道:“多谢天主,天主万寿无疆……哈,俺老熊,以后一定效忠天主,对天主惟命是从,您要谁死……俺就帮天主弄死谁!”
  
      青衣静静的坐在宝座上,她面前的大殿地板突然融化,从坚硬如铁的血色地面变成了一个直径千里的血海。熊头大妖‘咚’的一声被血光大手丢进了血海中,他浑身的衣衫顿时融化得干干净净。
  
      青衣的身边人影一闪,有狐无忧、有狐兄妹两闪了出来,面带微笑看着血海中动弹不得的大妖。有狐轻声笑道:“真是有趣,一般来说,熊妖都会比较笨的,真不知道他是如何能修炼到如今地步。”
  
      “那又如何,最终结局,都是一样。”有狐无忧淡然道:“大罗天,真是一个好地方,肆无忌惮的杀戮,肆无忌惮的收集精血精魂,肆无忌惮的为这些废物灌顶提功!好,真好!”
  
      熊头大妖所在的血海中,一片片血水翻滚着,凝成了一枚枚大小不一的血色符文,犹如无数蝌蚪一样向大妖游了过去。血水符文迅速贴近大妖身体,顿时血海中传来了‘嗤嗤’声响,就好像一块块烧红的烙铁狠狠贴在了熊妖的身上。
  
      熊妖身体猛地一抽,突然张开嘴发出了类似于野猪被烧红的铁签子插入鼻孔的嚎叫声。凄厉的吼声震得血海大浪翻滚,熊妖的身体绷紧,却丝毫动弹不得。
  
      无数符文一层层的烙印在了熊妖的身体内,他的毛孔中渗出大量的黑色油脂、污秽,可怕的秘法正在急速的提升他的**强度,易经伐髓、重铸肉身。
  
      ‘咔咔’声中,熊妖的满身黑毛脱得干干净净,皮肉急速的蠕动转化,头颅也犹如流水一样剧烈的波动着,最终化为一尊身高三丈许,通体都是结实的肌肉疙瘩的黑皮大汉。
  
      青衣身后天罚宝轮中的人影,声音突然变得极其尖锐。
  
      虚空中无数朵血色花朵飘然落下,带着各色异象纷纷向熊妖所化的大汉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