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万族 2
    这一日,已经将鼠爷送来的材料差不多耗费干净的楚天也站起身来,一脸呆滞的看着天空。
  
      那条空间裂痕这些年一直在扩张,不断的拉长、拉宽。
  
      楚天终于知道,之前那些年,‘天’将这么多‘天位’高手送回来送死,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一方大陆,变得如此宽广、厚重,就是为了眼前的这物件——这一方大陆,是被‘天’当做了花盆么?那从巨大的裂痕中伸展进来的,一条条巨大的根茎蜿蜒直入,穿透了虚空,狠狠的扎根在了这一方巨大的陆块上。
  
      大地在颤抖,天地在轰鸣,悬浮在大陆正中那座高峰四周的亿万族群齐声呐喊欢呼,而这一方大陆上的……算是‘土生土长’的族群们,则是无不惊恐得嘶声哭嚎。
  
      大地裂开了一条条巨大的裂痕,一根根粗大的根茎疯狂的破开大地,狠狠的扎进大地深处。根茎蠕动着,所过之处山脉崩塌、山峰粉碎,江河湖海瞬间蒸发汽化,无数城池村镇在一瞬间被翻滚的大地压入了地下深处,无数生灵瞬间就成了土壤中的肥料。
  
      一条条因为‘天意’而陷入‘末法时代’,故而被凝固的地下灵脉开始复苏,无数条巨大的灵脉蠕动着,疯狂的释放出庞大的天地灵髓滋养土壤。
  
      有了无数血肉和天地灵髓的字样,这些从虚空裂痕中探过来的根茎越发疯狂暴躁的蠕动着,越发歇斯底里的撕开大地,极力的向地下衍生。
  
      大地颤抖、轰鸣,天地一片昏黑,日月星辰都在摇摇欲坠,星月无光,空气中一片浑浊。
  
      无数生灵被震杀,大量生灵被大地碾成粉碎时,身体炸开的血雾随着狂风冲上天空,于是天空都被镀上了一层血色。
  
      虚空中的裂痕也在不断的裂开一条条极细的痕迹,有不可思议的庞然巨物正在缓慢的向这一方世界渗入。一条条根茎绷得紧紧的,不断发出‘嗡嗡’的巨响,拖拽着那件巨物不断向这一方世界返回。
  
      随着时间流逝,这些根茎的颜色逐渐变化,逐渐从木质变成了金属质地。
  
      黑铁色,青铜色,白银色,黄金色……到了最后,这些根茎变成了古朴厚重的暗金色,色泽发黑,显得无比的沧桑。
  
      一株巨大得让人震惊的神木冉冉从虚空中进入了这个世界。
  
      暗金色的神木枝条繁多,一根根枝条蜿蜒如龙,带着一丝苍劲之意直刺虚空。
  
      每一根枝条的尽头,都挂着一团光芒夺目的光团,一个个光团中云烟翻滚,有无数星辰之光从中不断透出。
  
      这株巨木有多大不好形容,但是这些光团乍一看去大概在两三万之上,而且每一个光团的直径少则数万里,大则百万里,尤其是树梢头数十根枝桠上光着的光团,更是直径超过上亿里。
  
      大陆正中的高峰缓缓崩塌,盘坐在山峰之巅的‘天’冉冉飞上天空。
  
      暗金色的神木顶部,一团缓慢旋转犹如漩涡,内有无数奇光异彩,宛如星云一般瑰丽的流光冉冉下降。‘天’的身躯和那流光迅速融合在一起,随后‘天’的身躯一点点的长高,从数丈高下逐渐长到了万丈上下。
  
      一股森严、无情的气息传向了四面八方,‘天’一手扶在神木的树干上,低头俯瞰着大地,看着神木慢慢的从天而降,慢慢的碾碎了大地正中的那座高峰,缓慢的将根茎扎入了大地深处。
  
      大地剧烈的震荡着,这株庞大无比的神木缓缓的在这一片大陆的正中扎下了根基。
  
      这些年来,楚颉、紫天尊等人斩杀了无数‘天位’高手和他们的族人、下属,这些人的身体内流逝的天地灵髓都反哺这一方天地,凝成的大陆广袤至极,远比当年的天河大世界整个体积还要庞大许多倍。
  
      但是这株神木缓慢扎下根基后,楚天隐隐感觉,这一方大陆,如今拥有的能量,恰恰好勉强供这一株神木扎下根来!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天’故意在这些年送了这么多‘天位’高手来送死,特意将这一方大陆滋养得如此巨大、肥厚,这一方世界根本无法容纳这株神木的入驻。
  
      神木静静的矗立在大陆的正中位置。
  
      无论从大陆的任何一个方向、任何一个位置,哪怕是最弱小的虫子,都能看到大陆正中的这一株神木。
  
      他太高,太大,上面的数万个光团太过于璀璨夺目,散发出的能量波动太过于强大雄浑。就算你闭上眼睛,这株神木的身影都会直接投射在你的灵魂深处。
  
      他扎根于此,亿万生灵必须看到他!
  
      ‘天’静静的站在神木下方的一根枝条上,他光滑、没有五官的面门上一缕缕幽红色的光芒闪烁不定,他看着四面八方环绕着神木的无数‘天位’高手和他们的族人、下属,一个强大的声音响彻云霄。
  
      “你们,追随我无数年。”
  
      亿万族群的首领,那独眼巨人,那百翼魔龙,那火焰修罗等等,纷纷带着自己的族人、下属在虚空中跪拜行礼:“奉天意而行,此乃吾等荣耀!”
  
      “你们,辛苦了。”
  
      ‘天’慢悠悠的说道:“所以,你们可以休息了。我赐予你们,永恒的休眠!”
  
      神木微微一荡,神木枝桠上悬挂的数万个硕大光团中突然喷射出无数条炫目的流光,一条条流光撕裂虚空,在所有生灵的眼帘中留下了迟迟不会散去的刺目光影,瞬间洞穿了亿万族群无数生灵的身体。
  
      这些追随‘天’,无数年来不知道在外域虚空漂泊了多少年,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惊天动地大事的强横远古异族……他们带着不可思议的惊愕和惊恐,身躯骤然被流光洞穿,随后就在无数条流光的急速穿插中化为缕缕灰烬飘散。
  
      大地在轰鸣,剧烈的震荡着,每一尊强横生灵的死,他们体内都有庞大的天地灵髓流淌出来,这一方大地贪婪的抽取这些天地灵髓,急速将其转化为肥沃的土壤、庞大的灵脉、巨大的矿脉……
  
      新的山峰、新的山脉在大陆边缘不断成型,当漫天流光消散的时候,大地的体积再次膨胀了十倍以上。
  
      “这就,差不多了。”‘天’站在枝桠上,缓缓转过身,看向了楚天等人这边:“吃惊?还是恐惧?不过,这都是无聊的七情六欲……你们是幸运的,因为,你们可以成为最终的见证之人。”
  
      “见证什么?”楚天远远的轻声开口,他知道,‘天’肯定能听到他的话。
  
      “见证我的永恒,我的不朽!”‘天’轻叹了一声,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神木上数万个大小光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