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浮空城 > 第五十七章 祭献4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真正杀死邪物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通常情况下,猎魔人都只能够将那些强大的邪物重新封印起来,不过邪物也并非是完全无法杀死,一些涉及灵魂层面的攻击还是可以干掉它们的。但是比较麻烦的一点是,绝大部分的物理攻击都只能够毁灭邪物的肉体,并不能真正杀死这些可怕的怪物。只要稍微给它们一点的时间,邪物便可以重新汲取血肉精华复生。但好在邪物的数量并不算很多,平时猎魔人对付的主要还是魔物,魔物就没有邪物那么可怕的生命力了。
  
  “叔叔。”
  
  “你……你没事吧……”一个眼睛微微泛红的少女走了过来扶住了老猎魔人。
  
  老猎魔人缓缓摇摇头,一张遍布腐蚀伤口的脸庞上挤出来了一丝难看的笑容,伸手抚摸了一下少女的脑袋,声音沙哑道:“潘妮。我没事。”
  
  虽然耳朵已经听不到声音了,不过好在他还会一点读唇术。
  
  眼前的少女是他的亲侄女。
  
  是他哥哥的女儿,他的兄弟同样是一位强大的猎魔人,不过却在多年前陨落于南方的一场大战中,那次封印邪物的战斗中有多位高阶猎魔人战死。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什么东西是让老猎魔人放不下的羁绊,那么眼前的侄女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他一生漂泊不定无儿无女,兄弟战死后便将他的女儿当自己的亲女儿抚养,猎魔人拥有后代的几率远不如普通人,他多次试图让侄女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她最终还是走上了家族的宿命道路,以女性的身份完成了最终试炼成为了一个猎魔人。
  
  随着出现的魔物越来越多,猎魔人的力量已经有点捉襟见肘。
  
  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面,就已经先后有数十个猎魔人战死,其中还包括两位强大的高阶猎魔人。这次行动前鸦巢就在争论一件事情,那就是要不要从品行较好的冒险者里面吸收一批人让他们加入猎魔人的组织,老猎魔人就是因为这个被召唤回去的。
  
  “打扫一下整个城堡!”
  
  “小心。”
  
  “这里可能还会有漏网之鱼!”炀站了起来吩咐道。
  
  很多邪物拥有操控人心的能力,不是意志坚定的人很容易就被它们所控制,因此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面一直都隐藏着一些崇拜邪物的组织,很多贪婪的人只需要一点财富和力量就能操控他们的心灵。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在傍晚时分,风尘仆仆的虚大师终于带着一小队人赶过来了。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充当猎魔人的救火员,不过因为这次距离实在是太远,而且他只是一个武僧而不是巫师,终归还是来晚了一步。
  
  “虚大师。”
  
  “虚大师!”
  
  一路上,许多猎魔人都朝着虚大师行礼,态度要比五环高塔的人尊敬很多。
  
  虚大师微笑点头回应,随后一路走进了地下室内,这里并没有人动过现场,才刚刚进来虚大师便是不由皱起了眉头,表情凝重道:“梦蛹!?”
  
  “想不到这种可怕的怪物也出现了。”
  
  一旁年轻的猎魔人忍不住道:“梦蛹?我好像在古卷在看到过这个名字!”
  
  “虚大师!”
  
  “我们解决它了吗?”
  
  虚大师走了过去翻看了一下那巨大蚕蛹状怪物的尸体,先是点头接着又摇头,缓缓道:“幸好你们在它真正降临前杀死了它的肉身,否则的话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这种东西不但是邪物,而且还是太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憎恶之一!”
  
  太古憎恶?
  
  在场的许多人包括老猎魔人都不由疑惑地抬起头来,论起组织传承的时间,鸦巢是肯定比不过隐修派的武僧。
  
  “太古憎恶是一些世界诞生之初出现的可怕怪物!祂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毁灭!”
  
  虚大师翻开了梦魇之蛹的眼睛看了看,解释道:“邪物只是我们后来的称呼!因为最初诞生的上古邪物便是太古憎恶之一!”
  
  “它们跟邪物最大的不同,应该是这些憎恶身上都有一丝神之血脉。”
  
  “它们很多是神孽的后裔!……”
  
  不是所有的邪物都可以被称作为‘憎恶’,而真正有资格被称作为太古憎恶的存在都是一些极其强大极其可怕的生物。如果用血缘关系来形容憎恶的话,拥有憎恶特性的邪物就好比是死兆之星直接繁衍出来的邪物后代,或者是分裂出来的邪物个体,这些跟上古邪物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东西就是憎恶。
  
  它们的身上有神性!
  
  “梦蛹应该被赶回灵界了。”
  
  虚大师站了起来道:“不过它的本体还在梦魇之境,想要真正杀死它必须要解决掉它的本体,但好在你们这次重创了它,短时间内它应该是没办法再入侵现实世界。”
  
  作为最古老的隐修派武僧,虚大师很清楚憎恶要比普通的邪物难对付很多。
  
  憎恶拥有与生俱来的精英模板,它们免疫变形、石化、以及其他改变形态类的攻击,同时免疫能量抽取、属性吸收,也不会因为巨创而死,对精神效果免疫,拥有火焰抗性和寒冷抗性,无法被常规手段侦测,可以随意使用真实视野,同时拥有暗黑视觉和心灵感应能力等等。
  
  这些猎魔人赶来的正是时候,如果稍微晚一点梦蛹就要难对付多了。
  
  “把尸体带回鸦巢!”
  
  “我们休息一下动身回去。”炀看了一眼虚大师道。
  
  这个时候,虚大师突然开口道:“等一等。”
  
  “邪物的尸体留给我。”
  
  “我想它应该有些别的用途。我在五环高塔的一位朋友应该会对它很感兴趣。如果能够争取到他的帮助,想必以后我们对付邪物能轻松很多。”
  
  虚大师在猎魔人内的影响力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
  
  对于他要走梦魇之蛹尸体的行为,其他人甚至是考虑都没有考虑一下,两个高阶猎魔人顿时便点头道:“如果虚大师需要的话,那么你便带走它吧。”
  
  “嗯。”虚大师点点头。
  
  他拿走梦魇之蛹的尸体当然不是为了交给五环高塔,说实话五环高塔的议会对他依旧不能算非常信任,他带走邪物的尸体是因为另外一个人可能对它感兴趣。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