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浮空城 > 第九十六章 接收2
    弦月,议事厅。
  
      面对两手空空归来的虚大师,禅达议会的成员毫不掩饰自己失望的表情。
  
      虚大师表情平静,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缓缓诉说自己在地星的所见所闻,听完他的话其他议会成员表情越发失望,因为虚大师并没有找到任何对抗死兆之星的办法,他甚至就连原住民巫师都没有完全拉拢过来。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少议会成员脸上甚至有一丝不满,认为虚大师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他们正在努力地给虚大师争取宝贵的时间,而虚大师却将时间浪费在讨好那些原住民巫师身上。
  
      萩坐在旁边咬紧了嘴唇。
  
      禅达议会这些无能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虚大师孤身一人前往摩泰拉有多危险,想要取得原住民巫师的信任又付出了多少努力,难道他们以为说说话那些古怪孤僻的巫师们便会双手把他们知道的一切知识奉上?
  
      他们只会把期望强加在别人身上,如果无法得到满足便可以理直气壮地推卸责任。
  
      她感到气愤但却又无能为力。
  
      不知道为何她又想起了阿伦多-牧树者的话,少女的视线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有人站出来为虚大师说话。
  
      牧树者阁下并不在这里。
  
      他似乎在忙什么事情,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在议会露面了。
  
      “我会在下个月前往伽罗大陆,也许他们那边会有对付上古邪物的办法。”虚大师平静道。
  
      听到虚大师的话,议会的成员表情各异,但诡异的是很久没有人说话。
  
      既然没人说话,虚大师视线一扫便继续开口道:“关于泽拉蚁族的事情,我认为议会的决定太过于草率。”
  
      “死兆之星的力量越发强大,我们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潜在的盟友。”
  
      萩已经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虚大师。
  
      听到虚大师批评议会的决策,不少人都表情不悦,石心矮人的首领更是站了起来拍着桌子道:“那怎么办?我们从未跟这种诡异的生物打过交道!难道就放任它们在禅达繁衍壮大?”
  
      “万一它们破坏了四灵法阵怎么办?”
  
      “难道将禅达这上百万人的性命全部都交付于这些泽拉蚁族手中?”
  
      虚大师不语,他本身也有一点顾虑,况且本人也不善于雄辩。
  
      泽拉蚁族毕竟是一个陌生的种族。
  
      而且由虫族分支演化出来的泽拉蚁族如果不是面对死兆之星这样可怕的上古邪物,它们本身确实是非常危险非常残酷且充满扩张性和侵略性的物种。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低估虫群的力量。
  
      看到虚大师沉默不语,石心矮人的首领表情越发理直气壮道:“议会囚禁它们已经是很仁慈的做法。要我说就应该把这些虫子全部杀掉!”
  
      坐在旁边的萩闻言不由站了起来。
  
      石心矮人的首领瞥了一眼旁边瞪着自己的少女萩,撇了撇嘴道:“人类的小姑娘。”
  
      “我干掉的魔物成千上万,我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些虫子跟魔物没有什么区别。”
  
      “它们不值得信任!”
  
      议会的其他成员沉默不语,萩张口想说什么却无力反驳,因为她对于泽拉蚁族同样很陌生。
  
      她只是会不断回忆起泽拉蚁后死前的那一幕,还有其他蚁族为了掩护他们撤退时奋不顾身的身影,以泽拉蚁后那强大的灵能,她完全可以想办法逃离那里,但是她却为了给自己一行人争取时间而壮烈牺牲。
  
      虽然对方是完全陌生的蚁族,但是萩却想起来了暗黑之年中牺牲的那些英雄。
  
      为了蚁群的延续,她并不畏惧死亡。
  
      这样的种族值得信任吗?
  
      虚大师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道:“那些泽拉蚁族我会想办法安置。关于死兆之星的变化,禅达必须提高警惕,我担心下一波的攻势很快会来临。”
  
      会议并没有持续太久。
  
      当虚大师离开议事厅后立刻便询问了有关于阿伦多-牧树者阁下的消息,在得知这位传奇德鲁伊最近跟议会成员相处的不是很愉快后,虚大师不由眉头紧锁起来。其实在他看来阿伦多-牧树者阁下的提议是可行的,虽然提前唤醒半神古树稍微要冒一点风险,但这点风险跟收获相比是值得的。
  
      食物只是其中一方面。
  
      死兆之星对于弦月的蚕食已经非常严重,如果阿伦多-牧树者的计划能成功的话,弦月逐渐崩溃的自然环境也许会有所改变。
  
      议会成员太保守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想要战胜死兆之星,所有人必须赌上任何一丝可能的希望!
  
      虚大师本来打算找机会跟阿伦多-牧树者阁下谈一谈,但是从萩口中得知的消息让他越发感到不安起来,所以他最终决定尽快返回摩泰拉,试着从古代遗迹里面寻找对付死兆之星的线索。
  
      在隐修派的密卷里面记录着一些古老的信息。
  
      弦月上的上古邪物是古代巫师们带过来的,甚至有可能是他们创造出来的东西,隐修派的长者期望的便是虚大师能够从地星上找到古代巫师们克制上古邪物的办法。
  
      北境。巫师塔。
  
      当史蒂芬第二天从星际之门接到虚大师传回来的讯息时,他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道:“泽拉蚁族?”
  
      “虫群的分支!”
  
      “我明白了。原来梦魇之境发生诡异变化的原因在这里!……”
  
      “这下事情可大条了。”
  
      泽拉蚁族虽然比不过虚空异虫,但毕竟是虫族演化出来的分支,如果死兆之星真的俘获了它们的女皇,那么侵蚀腐化蚁族基因后的上古邪物恐怕要更危险了。
  
      怎么他的浮空城都还没建好,死兆之星的力量又增强了!
  
      这样下去很难办啊。
  
      上古邪物进化的速度太快了!
  
      即便是奥术帝国时期也是想办法提前将上古邪物扼杀在摇篮状态!上古邪物如果蜕变到死兆之星这种程度,已经不是个人力量能够解决的麻烦。
  
      “什么?”
  
      “禅达议会的人居然把泽拉蚁族的女皇幼体给囚禁了?”
  
      “他们是白痴吗?”
  
      “弦月都已经是这种情况了,他们居然还囚禁一个潜在的盟友?”
  
      史蒂芬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随即沉声道:“行。让人把那些泽拉蚁族传送过来。对于这些目光短浅的家伙我已经不想说话了。”
  
      对付已经蜕变到这种程度的上古邪物,如果不孤注一掷背水一战还想赢?
  
      你他妈在逗我吗?
  
      史蒂芬心中对于禅达议会的评判在这一次的接触后直接打了一个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