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浮空城 > 第九十八章 星灵4
弦月这颗星球可以视作为一具身躯。
  
  星灵是它所诞生出来的自我意识,而死兆之星则是它体内的病变细胞。如今病变细胞已经壮大成了无法挽回的癌症,病变越严重意识便会越虚弱,弦月这颗星球本身已经病入膏肓,哪怕是将污染的肿瘤切掉也会重新再生出来。
  
  这已经不是外科手术能解决的问题了。
  
  看着眼前似乎情绪有点暴躁的史蒂芬,星灵-弦月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
  
  “你的精神被祂污染了。”
  
  一股充满着母性般神圣的具有安抚心灵作用的力量涌入了史蒂芬的体内,让他整个人逐渐平静了下来,星灵-弦月继续道:“我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却对祂毫无作用!于是我试图寻找一些更高层面的力量来消灭祂。”
  
  “在暗黑之年,我成功给予了祂一次重创。”
  
  更高层面的力量?
  
  史蒂芬突然若有所思道:“神力?”
  
  “是的。”星灵-弦月缓缓道:“我将自己的力量注入了一些神性生物的体内,并将祂们晋级成为最强大的半神。”
  
  “但是这依旧无法消灭死兆之星。”
  
  史蒂芬闻言直视着星灵的眼睛,沉声道:“那么你这次见我是因为什么?仅仅是为了告诉我这些事情吗?如果神力都无法消灭祂,我也想不出来任何的办法了!”
  
  “不。”星灵-弦月缓缓摇头,无悲无喜道:“我已经找到了彻底消灭祂的办法。”
  
  “但是我必须借助你的力量!”
  
  说完。
  
  星灵伸手轻轻点在了史蒂芬的眉心,顿时一股庞大的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这……”突然间史蒂芬浑身一震,喃喃道:“如果这样的话……你也会死的……”
  
  星灵-弦月表情平静道:“我的死亡代表着旧世界的终结。”
  
  “而新世界的诞生需要你的力量。”
  
  史蒂芬皱着眉头注视着眼前的星灵,沉声道:“你知道吗?你给我出了一个难题!这样的使命不应该交到我这样一个外人的手里!”
  
  “我知道。”星灵-弦月轻声道:“但是虚选择了你。”
  
  “我相信他的判断。”
  
  虚大师?
  
  史蒂芬表情稍微有所变化,轻声道:“虚大师怎么样了?”
  
  “他也做出了选择。”星灵-弦月低声道:“我无法改变他的意志。他是我见过意志最坚定的人类。我只能尽可能保护好他。”
  
  史蒂芬沉默不语。
  
  但是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并不能代表着他的内心真的平静,相反他现在心里面有点乱,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眼前的星灵。
  
  良久之后。
  
  史蒂芬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无法保证就一定能够成功。”
  
  星灵-弦月闻言露出了一丝柔和的微笑,轻声道:“你会成功的。”
  
  “我的死去会终结死兆之星的不朽!”
  
  “而你要做的就是在祂获得新的不朽之前将其彻底消灭!……你要记住一点!……祂看似最强大的时候,其实就是祂最虚弱的时候!……”
  
  史蒂芬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道:“你为了消灭死兆之星还真是下了好大的一盘棋啊……”
  
  星灵-弦月面无表情地缓缓道:“牺牲在所难免!但我不会错过最后的机会!……”
  
  为了彻底消灭死兆之星,把自己也作为最后的筹码押上去了吗?
  
  仿佛是感知到了史蒂芬的想法,星灵-弦月注视着他轻声道:“有时候为了生命的延续,我们必须做出一些牺牲。”
  
  “我的意识是他们赋予的……”
  
  史蒂芬没有说话,他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恐怕正是因为在对抗死兆之星的过程中做出的牺牲,才会将这种精神烙印在了星球之灵的身上。他曾经听闻在暗黑之年,无数的英雄们前仆后继用生命阻拦上古邪物的入侵,这才有如今禅达的诞生,守护着弦月最后的血脉。
  
  星灵要做的事情跟他们一样。
  
  史蒂芬不由想到了虚大师,想到了那些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英灵,还有那些视死如归的战士们。
  
  “真是令人难以承受的重担啊!……”
  
  史蒂芬叹息着,看着眼前的星灵-弦月,缓缓道:“作为一个星灵是怎么样的存在?”
  
  “无意识的渡过了很多年。”弦月微笑着,似乎丝毫不为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悲伤彷徨,就好像是在跟老朋友聊天一样,声音依旧柔和道:“在这颗星球出现生命时我就诞生了。但是那时候我并没有自我意识,只是一个朦朦胧胧的存在。”
  
  “一直到智慧种族的出现,我才渐渐有了形体,但却并没有自我思想。”
  
  “我也不记得自己的意识是什么时候诞生的,更多时候我都是这颗星球的旁观者,一直到死兆之星挣脱封印我才真正觉醒了自我……”
  
  史蒂芬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听着有点像是神灵,但是却跟神灵不一样。”
  
  “看起来你是灵的化身……”
  
  “弦月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萨满教义吧?”
  
  萨满教义崇拜灵,认为万物有灵,灵既是一切生命的源头,他们通过与灵的沟通来获得超凡力量。绝大部分诞生过文明的星球都有萨满教义存在,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萨满教义往往会被后来者取而代之。
  
  “嗯。”星灵-弦月轻轻点头,声音很罕见地透出一丝好奇之心,问道:“你呢?来自哪里?”
  
  史蒂芬看着祂笑了笑道:“星灵也会对其他的世界充满好奇吗?”
  
  “是的。”星灵-弦月微笑道:“我从诞生开始便在这颗星球上徘徊,所能够感知最远的地方就是摩泰拉。但是摩泰拉上并没有我的同类,而我也无法离开这颗星球。”
  
  “好奇心是随着自我意识一起出现的一种情感。”
  
  “我自然也有。”
  
  史蒂芬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坦诚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意识体,他笑着摇摇头道:“我来自地球。那是我最初诞生的地方。后来我因为一些意外穿越了位面屏障成为了一个巫师并且加入了最高奥术议会。”
  
  “但是因为我对神孽的研究触犯了一些禁忌,最高奥术议会对我进行了审判,并决定将我放逐囚禁到扭曲虚空。”
  
  “在这个过程中我遭遇了时空乱流,并最终侥幸存活到达了这里。”
  
  星灵-弦月的眸光微微发亮,表情似乎是有一丝向往,喃喃道:“听起来是一段很精彩的冒险经历!看来你去过很多地方!”
  
  史蒂芬笑了笑道:“在作为星界漫游者时,我去过的星球不计其数。有生命的星球一共有127个。不过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星灵,过去我只在秘卷中了解过你们的存在。”
  
  “是吗?看起来我的生命形态在多元宇宙内很罕见。”星灵-弦月突然笑了一下,这是真正的笑容。
  
  史蒂芬点点头道:“是的。”
  
  “就连我也无法理解你的生命形态。你没有灵魂但却拥有无数个灵,我无法解析你的意识形体。你对待生命的看法也跟我们不一样,我见过许多无惧死亡的勇士,但是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平静面对死亡的存在,就连诸神也会畏惧自己的陨落!”
  
  “只能说你的诞生属于诸神也无法解读的【宇宙奇观】!”
  
  星灵-弦月笑了。
  
  史蒂芬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笑,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对方心中的喜悦,这是因为自身的‘独一无二’吗?
  
  “我想我明白为什么虚会选择你了。”星灵-弦月微笑道:“你跟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
  
  不一样吗?
  
  史蒂芬突然也笑了起来,莫名的感到一丝欢乐。
  
  “他们都把我当做神。”星灵-弦月摇头道:“但我并不是神灵。”
  
  “相反。”
  
  “你比我更像神。我能感觉到你身体里面有一种很危险的力量。是你口中的神孽吗?祂看起来像是一种不完整的神灵!”
  
  “虽然跟死兆之星不一样,但是同样极度危险。”
  
  “你要小心。”
  
  “盲目的追求力量可能会让你失去更多!”
  
  史蒂芬表情严肃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但我追求的并非是纯粹的力量……”
  
  “跟我来。”星灵-弦月握住了史蒂芬的手道。
  
  史蒂芬问道:“去哪?”
  
  星灵-弦月轻声道:“源。”
  
  “在你穿过时空乱流时,还有一些其他我无法理解的存在也到达了这片星空。祂只剩下来了一点最基本的粒子结构,无法沟通,无法解析,无法理解……但祂很像你口中的神灵……只不过不太一样!……”
  
  “也许你会感兴趣。”
  
  “祂体内存在着某种【不朽】!……我曾经试图将其复活,但是这需要的能量庞大到无法计算。……我只能将祂封印在弦月的源世界……”
  
  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化。
  
  史蒂芬好似来到了一片水世界,宛如是浸泡到了母体的羊水中,在他的正前方是一个透明的气泡,里面看似什么都没有,但随着塔灵1号的扫描,史蒂芬感知到了一颗最微小的粒子,并且祂还蕴含着生命的气息。
  
  “不可思议!”
  
  “无法理解!”
  
  史蒂芬缓缓地走了过去,喃喃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生命形态?在被摧毁到只剩下来一颗粒子级结构时依旧还没有死去?”
  
  “是祂跟我一起穿过时空乱流到达这里的吗?”
  
  “祂似乎并没有被时空乱流杀死!……”
  
  星灵-弦月点头道:“是的。我亦无法理解祂的存在。但祂应该是我所见过最接近【真神】的生命之一。”
  
  “不。”史蒂芬摇了摇头道:“不一样。”
  
  “在圣者浩劫死去的神灵也没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诸神的躯体并不足以无视时空乱流!……祂倒是让我想起来了传说中的秩序古神!……死去千百万年后依旧以另一种方式保持着躯体的生命活性!……”
  
  “这颗神圣粒子至少值得我研究一千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