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浮空城 > 第四十八章 行动2
    深渊裂口。
  
      这里是魔物盘踞的乐园,自从死兆之星入侵摩泰拉后,大量的孵化之巢坠落在了这颗星球上。
  
      虽然史蒂芬等人先后干掉了死亡之眼和观察之眼,可是失去两颗眼睛的死兆之星并没有停止侵蚀摩泰拉的脚步,在无尽海域内已经出现了一头新的上古邪物,祂被称作为‘饥饿者’,迫使其他海洋智慧种族迁移到浅海区域。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世界各地,只不过邪物孵化的速度远没有无尽海域那么快,而且陆地上的孵化之巢会引起巫师们的注意。贫瘠之地的血月教徒就是被史蒂芬给干掉的,还解决了一个蠕虫行者,要不然肯定也是冒出来一些新的上古邪物。
  
      黑大陆这边先后陨落了死亡之眼和观察之眼,如今死兆之星似乎是很忌惮这里,所以暂时没有新的上古邪物出现。
  
      伽罗大陆这边的情况比较特殊。
  
      首先它是一块地广人稀的陆地,其次主要是由伽罗人种和土著人种组成,双方的矛盾一直很剧烈,这块大陆的总人口数可能就只有几千万左右,甚至还不一定有贫瘠之地的人口多。要知道北境的诺曼人就有上千万,南境的人口还要更多一些。同样的黑海岸的人口也不少,黑大陆的地形狭长人口较为密集,从南部海域一直到彩虹海都分散的人类王国。但是在伽罗大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口都集中在银顶城四周,在荒野地带一直都是野兽与魔物的乐园。
  
      这就导致了银顶城没有余力去管那些坠落在荒野中的孵化之巢,最终深渊裂口成为了伽罗大陆魔物孵化的大本营。
  
      此时。
  
      在深渊裂口附近的腐化之痕上,一小队穿着诡异的巫师们正在潜行。
  
      他们的身上有着特殊的刺青,有些还涂抹了油彩,佩戴着彩色的羽毛,看起来更像是萨满祭司而并非是一个正统的巫师。这些巫师们在身上洒了一种特殊的香料,附近的魔物好似看不见他们一般完全视若无睹,这一行人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深渊裂口的最深处。
  
      “大祭司!”
  
      “我们到了。”一位巫师朝着身后恭敬道。
  
      很快。
  
      人群中走出来了一位全身笼罩在斗篷中的女巫,她摘下来了自己的斗篷,露出来了极为窈窕的身段,那纤细无比的腰肢用一根血红色的腰带束着,形成了一道惊人的S型曲线。这位女巫的面容极为妖艳美丽,脸型非常的尖俏,尖尖的下巴位置顺着白皙的颈脖纹上了一条血红色的羽蛇神,她斗篷里面穿着一袭华丽的祭司长袍,冰冷无比的竖瞳扫了一眼其他人,用沙哑的声音道:“很好。”
  
      “准备召唤血月的使者降临吧!”
  
      这位女巫虽然模样看着极为年轻美艳,可是神色却透出一丝苍老。
  
      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前面的畸变体,一挥手便是飞出来了一群诡异的虫子,直接将那头畸变体啃食殆尽,她开口问道:“鬼婆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鬼婆已经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一个好似侍从般的巫师道:“土著人部落也开始行动了。”
  
      这个回答的巫师在脖子上也有血红色的羽蛇神刺青,他用低沉的声音道:“大祭司。祂已经觉察到我们的计划了。”
  
      “哼。”妖艳女巫闻言冷哼了一声道:“不过是一头愚蠢的野兽。”
  
      “我既然能复活祂,自然也能再杀死祂!”
  
      “动手吧。”
  
      “为血月的使者准备祭品!”
  
      十多个巫师朝着四面八方分散,看样子他们是在准备某种祭品,而为首的妖艳女巫则带着三个人一路来到了深渊裂口最深处的血肉腐化者面前,她眸中闪烁着一丝奇异的光芒,既有贪婪渴望又有敬畏恐惧。
  
      魔物的鲜血沿着诡异的纹路蔓延,妖艳女巫一路走进了血肉腐化者体内,让其将自己的身躯吞噬包裹。
  
      低沉的呢喃耳语声响起。
  
      不少巫师的脸上都露出来一丝痛苦与疯狂之色,但随后变成了某种狂热,他们朝着这个庞大的祭献法阵内注入力量,随后在一股诡异莫测的能量引导下,无数的鲜血开始倒流回法阵中心,眼前庞大的血肉腐化者也逐渐的枯萎,无数的血肉之力朝着法阵中央汇聚,最终一个浑身赤裸的诡异光头男性身影出现在其中。
  
      “饿……”
  
      那位出现在法阵中央的光头男性张口说出来了第一句话,下一刻在四周主持祭献法阵的巫师里面便有三个发出了一声惨叫,他们的躯体以异常诡异的方式扭曲收缩,不断地朝着内部崩塌,大量的鲜血宛若丝线般朝着中央汇聚,而原地只留下来一个岣嵝扭曲的干尸团。
  
      一颗血红色的球体悬浮在赤裸男子的掌心。
  
      他的嘴巴突然长得极大,一口便将这颗血球给吞噬了,接着表情上浮现一丝满足之色,缓缓道:“血!……更多的血!……”
  
      四周的巫师们发出惊恐的叫声。
  
      他们四散而逃。
  
      但就在这个时候,血肉腐化者崩塌的躯体内走出来了原先的那位妖艳女巫,她俯视着眼前的赤裸男子,用手指轻抚着他的脸颊,低语道:“跟我走。服从我的命令。”
  
      “你会得到更多的鲜血!……”
  
      一道无形的精神波动侵入了眼前男子的脑中,他的表情逐渐变得茫然呆滞,随后默默地站到了妖艳女巫的身后,宛若是一具听话的傀儡。
  
      “哈哈哈!”
  
      妖艳女巫发出不可抑止的笑声,随即皱着眉头朝左右道:“还愣着干什么。”
  
      “准备离开这里。”
  
      四散而逃的巫师们重新聚拢起来,但是他们对于那个诡异的男子依旧充满着恐惧,在他们看来对方只不过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人群中唯有妖艳女巫敢靠近他,甚至还亲自动手为他披上了一件巫师长袍。
  
      “你会帮我杀死那头野兽的对吗?”
  
      妖艳女巫注视着男子呆滞的模样,凑近他的耳旁低语道:“我作为祂的祭司侍奉了祂数百年,但是这头愚蠢的野兽还是失败了。”
  
      “最后我不得不重新想办法将祂复活。”
  
      “我已经受够了这一切!”
  
      “既然祂没有能力去执掌神灵的权柄,那么我必将取而代之!”
  
      “我等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很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