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浮空城 > 第二十二章 冥河之水!
没办法。
  
  缺钱啊。
  
  论底蕴史蒂芬怎么样都不可能跟一个封神数百年的死神相提并论,他现在的家底都是一点一点在摩泰拉世界上积攒下来的。开发其他的位面暂时又办不到,光是一个黑暗深渊他想要吃下来都得耗费好几年的时间。不过好在奥术师越到后面越是滚雪球厉害,就好像是神灵有无数的祈并者侍奉,到了后期大奥术师动辄调动数个魔像军团,那个时候收集资源就要容易许多了。史蒂芬现在还在一个积累家底的阶段,等到钢铁魔像大军出来日子就好过了。
  
  “我准备进军梦魇之境。”
  
  索菲娅沉声道:“梦魇之境本身就是冥界,因为死兆之星的污染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得想办法把它纠正回来。”
  
  史蒂芬闻言沉思了片刻后道:“你打算怎么做?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摩泰拉世界的生死循环已经被破坏了。
  
  主物质位面死去的人都变成了梦魇之境内的游魂,然后又被死兆之星的力量腐化,在迷雾中变成各种各样的怪物。一直以来史蒂芬都拿梦魇之境没有什么办法,因为那些怪物根本就杀不完,一切的根源就是死兆之星,不能消灭祂说什么都没用。
  
  “我带来了这个。”索菲娅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了一个奇异的金色杯子。
  
  一刹那间。
  
  史蒂芬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纯粹的死亡力量,他不由瞪大了眼睛道:“冥河之水?”
  
  “嗯。”索菲娅点头道:“更确切的说是冥河泉眼。”
  
  “我需要找到梦魇之境内的源头血池,然后把它倒进里面,冥河泉眼的力量会自动将其转化为冥河之水,那个时候我会在梦魇之境内开拓出来一条冥河主流。”
  
  “冥河的力量可以抑制死兆之星的侵蚀。”
  
  “至少祂无法再支配那些游魂,他们会自动进入冥河内。”
  
  史蒂芬缓缓道:“你打算在梦魇之境创造一条冥河?”
  
  “这倒是个好主意。”
  
  “梦魇之境的血池源头我是不知道在哪。不过在黑暗深渊我倒是控制了一两个深渊血池。”
  
  索菲娅闻言道:“那也可以。”
  
  “我们可以先壮大冥河的力量,然后通过空间通道连接到梦魇之境。冥河的力量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只要它流淌过的位面都会被它所转化。”
  
  史蒂芬当即便道:“那好。跟我来。”
  
  两个人一路朝着炎魔之穴飞去。
  
  很快。
  
  他们便来到了这里被封印的深渊血池边,这里是恶魔领主的兵员孵化场,原本这里有着大量的深渊蠕虫,不过因为被史蒂芬封印了这里深渊蠕虫都死光了。从那以后这里便再也没有恶魔孵化出来,但是深渊血池的力量还在,一靠近这里便可以感受到恶魔的混乱之力。
  
  “我开始了。”索菲娅轻声道。
  
  说完,她伸手将金色杯子中的液体倒入了深渊血池内,一刹那间整个血池都沸腾了起来,原本暗红色的血水逐渐翻滚奔腾,一个个扭曲的灵魂在水面浮现,他们表情狰狞的挣扎着在水面凸显起一个个扭曲的轮廓,但是却好像是被套着一层薄膜一样怎么样都无法冲出来。许多恶魔的虚影从血池内浮现,他们朝着史蒂芬发出愤怒的咆哮声,但最终一个个都好像是沉入沼泽般下陷,冥河又被称作为‘沉羽河’,就连轻盈的羽毛都会沉下去。
  
  整个深渊血池逐渐转化为了一种奇特的灰色,灰蒙蒙的波澜不断扩散,在史蒂芬的视线内,一个个的灵魂逐渐成型飘荡在了其中。
  
  有人类的,有恶魔的,也有来自元素位面的生灵。
  
  这些灵魂逐渐变得茫然起来,他们的身形正在不断地变化,许多恶魔都露出来了类人智慧生物的轮廓,这些是他们活着时的生命形态,因为堕入黑暗深渊的关系,这些灵魂全部都被扭曲转化为了恶魔。
  
  一阵阵的阴风刮过这里。
  
  在史蒂芬的视线内,密密麻麻的游魂不知道何时浮现,它们哀嚎着挣扎着被吸入了眼前的冥河池内,不管它们愿不愿意都将进入轮回。
  
  “冥河的力量正在壮大。”索菲娅沉声道。
  
  说完,她褪下了身上的斗篷,就仅仅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裙一步步走进了眼前的冥河池内。
  
  “安息吧。”少女缓缓道。
  
  原本躁动不安的游魂们逐渐平静下来,它们在少女的引导下浸入了冥河内,大部分的灵魂都褪去了身上的一丝血色微光,那是黑暗深渊的力量,也是将它们转化为恶魔的根源。这些幽魂逐渐化作灰色的灵体,这是普通人的灵魂颜色,介于正义与邪恶之间,少部分的灵魂浮现起一片白色的灵光,那些都是被恶魔腐化的纯净灵魂。因为黑暗深渊的特性,那些真正适合转化为恶魔的邪恶灵魂早就已经孵化出来,所以史蒂芬并没有看到那种纯粹的邪恶灵光。
  
  雅兰蒂尔。
  
  萩穿着一袭浅灰色的紧身衣从修道院内走了出来,一路上都不断地有人朝着她俯身行礼,少女也逐一点头回应。在虚大师舍身重创了死兆之星后,少女萩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禅达的领导者,曾经很多人以为她会是被史蒂芬暗中控制的一个傀儡,可是事实上史蒂芬对统治禅达并没有任何的想法,在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后,史蒂芬便慢慢的把权力交还给了他们。现在萩领导着禅达内所有的修道院,包括以人类和维库人为核心的军队。
  
  微凉的夜风拂过。
  
  萩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上眺望着天空中的弦月,那轮血红色的月亮是如此刺目,仿佛遮蔽了所有星辰的光辉。
  
  “我们迟早会打回去的。”一个沉闷的声音传来,缓缓道:“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
  
  萩转过身望去,她看到了自己的追随者们。
  
  魁梧的维库人正在用烈酒擦拭自己的伤口,半身人坐在角落里把玩匕首,武僧仰望着星空沉默不语,这些人都是禅达最优秀的战士,他们刚刚从深海猎杀巨兽归来,不单单是为了给禅达补充食物,同样也是为了磨砺自己的实力。
  
  所有人都在拼命的提升自己,为反攻弦月的那一刻准备着。
  
  那些没能击倒你的痛苦都将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禅达的沦陷让所有弦月遗民团结在了一起,因为此刻他们都失去了家园沦为难民,过去的矛盾纷争都已经被放下,对上古邪物的仇恨让他们抛弃过去的成见共度难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