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经纪人 > 第外章.07 无需救赎之人 上
大理石铺设的地面,种满花草的庭院,还有使用打磨过的砖石做成的豪华城堡,在这样一个贵族之地,却出现了两名不请自来的客人。
  
  其中之一的顾武提出了和阿尔泰尔分头行动的计划,而见识过顾武展现出来的力量的阿尔泰尔也没有反对,抓了一名守卫士兵之后便离开了现场,朝着里侧走去。
  
  赶到这里的护卫们正想要追击过去,但拔地而起的墙壁成了他们最大的阻碍,因此城堡的护卫们意识到必须先把顾武击败才行。
  
  然而见识过刚刚发生的一切的护卫们也没有鲁莽行事,这些家伙跟不少故事里面的杂兵有些不同,在明白跟顾武这个敌人的差距之后,没有立刻进行攻击。
  
  于是顾武看到了护卫们后撤的一幕,与此同时从远方飞射而来的箭雨将顾武所在的区域彻底覆盖。
  
  涂抹着毒药的箭雨从天而降,然而这样的攻击方式有着很明显的提示,因此顾武先一步构造出了无形的障壁,将所有的箭矢全部拦截下来。
  
  对于这些拦截的箭矢,顾武将它们揉作一团朝着远方的城堡高墙砸去,只听一声巨响,炸裂的墙壁化作漫天碎石,至于原本的待在墙上的士兵们,全都因为失去落脚点而摔向地面,导致悲鸣声响个不停。
  
  “你们也许不是常见故事里面的炮灰角色,不过我是你们绝对无法战胜的敌人,所以……”
  
  在顾武如此强调的时候,往四周散开、躲藏的护卫们投出了手里的道具。
  
  也许是知道可能会被控制,因此那些道具提前被点燃,从而在半空中发生了爆炸。
  
  大量的烟雾将顾武所在的区域吞没,看来他们的目的是夺走自己的视野,从而发起一个突如其来的攻击。
  
  只不过在半途中,顾武意识到这个烟雾里面混杂着其他的味道……
  
  “尘土之外……火药吗?”
  
  “发射!!!”
  
  隐藏在角落的火炮被推出,随后射出来的炮弹命中了顾武所在的‘迷雾区域’。
  
  当然,这片‘迷雾’当中有着火药的成分,于是在炮弹带着高温火焰跟冲击来临之时,顾武四周的一切都被一场爆炸所吞噬!
  
  冲击震碎大地,被庭院中的花圃、喷泉和鹅卵石路全部摧毁,只剩下一个被泥土被烧焦的坑洞。
  
  结束攻击的护卫们盯着雾气满溢的爆炸现场,可一个声音突然在他们的后方响起
  
  “你们很聪明,看来很早就做好了这样的防御措施,可惜的是这次你们挑错了对象。”
  
  “为什么在后面!?刚刚的是假象吗?!”
  
  一名士兵如此大吼的同时,有人企图将炮口再次对准顾武,可是从大地之下突刺而出的尖锐岩石将火炮顶翻,同时也贯穿了火炮手的身躯。
  
  即便如此护卫们的反抗也没有结束,因为在刚刚顾武破坏过的城墙四周,有人将裹着某种东西的袋子投射了过来。
  
  “无用之举。”
  
  顾武的障壁虽然不是万能的,存在着耐久度,但防御下这些攻击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砰!哗啦!!
  
  撞击音效之后是液体飞散的声音,恶臭的气息跟高温的热气开始充斥这个空间,那粘稠的液体也顺着顾武的障壁滑落,看起来……相当的恶心。
  
  顾武记得在中世纪的战场上,守城的一方会把粪便、尿液、腐尸跟没用的油混在一起煮沸,然后在敌人企图攀上城墙的时候一股脑的倒下去。
  
  高温会带来巨大的痛苦,而混在里面的其他东西则是会带去病毒,毕竟原材料里面就有大量的细菌,从而使得中了招的敌人无法医治,或者说也可以延长治疗时间,总之是一种很常见的方式。
  
  闻到这股味道的顾武很不舒服。
  
  他以前回老家的时候帮忙做过农活,问题是那是时候使用的原材料化肥都比这个东西好多了。
  
  “包围他!别让他逃走了!”
  
  “包围我?看来你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啊……”
  
  “你已经完蛋了!!刚刚投射的火药炸弹跟高温腐油里面都混有毒素,即便是只闻到一点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的确如此,我现在有点反胃……”
  
  顾武用障壁将四周的东西全部弹开,然后朝着正面的护卫们冲击而去。
  
  看到顾武有了正式的行动,护卫们立刻摆出架势,准备迎接敌人的攻击!
  
  下一刻,冲刺中的顾武的脚下发生变动,被支配的大地在半途形成了岩石的巨浪,朝着对比起来渺小无比的护卫们拍打而去!
  
  “散开!这家伙是高等级的魔法师!”
  
  护卫们往两侧跳脱,可慢了一步的人被头顶的岩石巨浪吞没,在失去月光照耀的前提下,数十人被掩埋在泥土当中,失去了踪影,再也无法参与到战斗当中。
  
  不过正如之前所说,顾武没有成为杀人魔的想法,因此他直接将那些人困在了泥土里面,大约十分钟后就会被放出来,只是那时候多半已经由于氧气过少而晕厥了过去。
  
  剩下的护卫们看到同伴的遭遇之后没有愤怒,而是重复刚刚的作战。
  
  顾武的右手一挥,无形的障壁产生的刹那,剧烈的狂风呼啸着把右侧位置的敌人吹飞;左手在此刻只是摇了摇,附近的石块便浮起,化作子弹飞射而去,贯穿了左侧区域的敌人的腿部、手臂、腹部跟肩膀位置。
  
  重伤者发出悲鸣,轻伤者也无法反抗,护卫们的力量在顾武面前显得十分孱弱。
  
  当然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群护卫们知道该如何跟强大的对手战斗,而不是像个跑龙套的角色一样冲上来被干掉,那样的工具人可不会有人记住。
  
  可是现在,顾武记住了这些战士。
  
  “这就是最后了。”
  
  顾武往前踏出一步,呼啸的狂风跟岩石的巨人从四面八方发起了攻击。
  
  场面变得十分混乱,护卫们纵然穿着钢铁打造的盔甲,却也无法抵抗这种大自然一般的力量。
  
  风流化作强烈的冲击炸飞敌人,挥拳的岩石巨人则是重击大地,使得庭院的地面开裂、摇晃了起来,直接夺走了敌人们的移动能力,然后再化作卡车撞击而去。
  
  一时间战场上只剩下了顾武的能力和无数的尘土……
  
  轰隆!!
  
  由于这边的战斗,使得城堡的一部分建筑物发生了垮塌现象,所剩无几的护卫们顿时变得更加愤怒。
  
  “居然破话大人的城堡!!”
  
  “不可饶恕啊!!!”
  
  好了,现在他们变成了普通的NPC。
  
  顾武不再理会他们,而是支配地面让其错位,使得冲向自己的几个人全部摔倒。
  
  “想要复仇的话……把你们口中的‘大人’叫出来如何?这算是你们唯一的机会吧?”
  
  “大人现在外出打猎中!早就料到了你这样的家伙会出来!!”
  
  “哦?看来是个未卜先知的人啊。”
  
  “后悔吧!因为你逼迫我们释放了野兽!!”
  
  如此大吼的士兵吹起了口哨,于是他背后的某个栅栏被打开,在那个漆黑的走廊中,彷佛潜伏着什么怪物一样。
  
  可是等待了十秒钟的顾武没有看到任何‘野兽’或者是‘怪物’。
  
  “怎么回事!?喂!?谁来回答啊!!”
  
  “看来你们的杀手锏不怎么靠谱呢。”
  
  顾武传送到了对方的后面,侧面一家将其踢飞。
  
  随后顾武重复之前的举动,将剩下的敌人打倒、掩埋,彻底清理了现场,让这个战场变得安静下来。
  
  不远处的山丘之上的市民们当然听到了这里的异变,可对于不断发生的爆炸和火光,意识到危险的他们没有凑上来看热闹的打算,这算是一个聪明的举动。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顾武挑选了一个进入城堡的阶梯坐了下来。
  
  在他的面前,是被炸了个坑洞的大地,同时还堆积着大量掩埋了敌人的泥土。
  
  焦臭的气息不断冒出,白色的烟雾中混杂着黑色,因此顾武制造出风流,清理了一下现场各处重启熏天的区域。
  
  要问解决了敌人的顾武为何不跟阿尔泰尔汇合,其实他选择坐在这里是有原因的。
  
  此时此刻的顾武的正面,斜坡之下的城市当中,可以看到一条火把形成的长龙,目前这条长龙正朝着顾武所在位置……山坡的城堡急速逼近而来。
  
  根据刚刚士兵的发言来推断,这必定是外出打猎的城堡主人的队伍。
  
  这个城堡主人,原本可是在帝国里面的禁卫军副长,想必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过罗亚斯少年说过自己在这个城堡牢狱的遭遇,他的脸上有不小的烧伤,直接证明了这个城堡主人不是什么好家伙。
  
  为此顾武才会在这里等待。
  
  他不是为了扮演英雄,只是讨厌那些自己看不爽的家伙,毕竟就连一些名人在顾武看来也是谎言创造出来的存在。
  
  说白了,顾武的动力只是‘个人看法’,而不是英雄的‘为了世人’,所以兴趣使然的顾武决定与其接触,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
  
  “别杀我!!求求你!我还有一个妹妹!她就要在三天后结婚了!所以……我什么都会照做的!”
  
  “胆小鬼还有点用处,告诉我牢房的位置。”
  
  “没,没问题,我去两个牢房送过食物!”
  
  “两个?”
  
  阿尔泰尔面露疑惑,被抓住的士兵一边小心翼翼地取下自己的武器一边解释道
  
  “一个牢房是关押最近的犯人,另外一个牢房则是关押那些身体不好的犯人,虽然不管哪边都会被抓出来教训……”
  
  “教训……这里的犯人是做了什么?他们的罪责是什么?”
  
  “大人说他们说信奉敌对王国的神明的异教徒,所以必须清除他们的罪孽。”
  
  “真是可笑。”
  
  听到阿尔泰尔这么说,士兵拿出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项链。
  
  “这个‘交错剑刃’外形的项链就是这个国家的‘战争之神’的标志,而隔着一条山脉的王国则是使用稻穗和盾斧的图案。”
  
  “我对这个没兴趣。”
  
  “也,也是……牢房在这边,它被设置在城堡西侧的地底下;您看那边,是不是看到了一片草丛?那个位置是没有栅栏的,因为那些全都是有毒的植物,一旦有人逃脱,他们就只有想办法穿过那里才行,毕竟城堡后面是铁栏,正门有护卫。”
  
  士兵在说完后心惊胆战的回忆起来
  
  “大人偶尔会故意放走犯人,然后看着他们死在逃亡途中的样子,至今为止……除了上次意外,还没有人真正意义上逃走过。”
  
  “上次意外?指的是某个人来到了这里捣乱?”
  
  点头肯定的士兵再度回忆,不过此刻已经到了牢狱的门口。
  
  这个牢狱的入口可以让马车进入,拉动锁链的士兵将厚重的门扉打开后,斜坡之下是较为宽阔的大厅,墙壁上摆满了武器和各种工具。
  
  此刻的士兵听到了外面的爆炸,他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上次意外被称之为‘血月事件’,不过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据说事件当天晚上月色如血,一名身着奇怪装束的青年直接闯入了牢狱当中,而且奇怪的是他跨越了有毒植物的区域,跟着在解决了护卫之后解救了牢狱的犯人,不过动静很大,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即便如此那名青年也成功了,并且在一场战斗当中从正面压制住了大人,争取了很多的时间。”
  
  “仅此而已?”
  
  “抱歉啊小姐,我只知道这么多。”
  
  “算了,你已经可以滚了。”
  
  阿尔泰尔看着通向两个牢狱的入口,他打算先去下层看看。
  
  “那个楼层关押的都是重伤、重病的犯人。”
  
  “不用解释。”
  
  “还有!很重要!这个牢狱听说在上次的事件过后,特地关押了一个怪物进来,我不知道那家伙长什么样子,但是肯定很危险!”
  
  “你走吧。”
  
  “好,好的!”
  
  在士兵离开后的瞬间,阿尔泰尔便听到了锁链被扯断的声音。
  
  大厅的正面,一个连接着其他区域的巨型通道中响起了震动地面的脚步声。
  
  对此阿尔泰尔直接正面迎了上去。
  
  “你就是怪物吗?”
  
  阿尔泰尔面前出现了穿着黑色盔甲、双眼燃烧着黑色火炎的野兽,于是她动用能力,将空间支配。
  
  “太弱了。”
  
  咔嚓!
  
  空间被挤压,怪物的身形也随之扭曲起来,浓稠的血液洒了一地。
  
  接下来……
  
  阿尔泰尔看着眼前的通道,朝着下面的一个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