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白钟心好累
    白钟作为一名光荣的禁地守护者,他的职责就是保护禁地,维护禁地的正常运转,让禁地成为校园中不可侵犯的神圣领域。
  
      以前他总能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但是现在这次仙灵塔试炼,却意外频出。
  
      安林和许小兰那惨无人道的强大,证明了仙灵塔试炼制度存在很大的缺陷。轩辕诚超度了束玉,更是证明了仙灵塔的人性化管理太过缺失……
  
      白钟心好累,然后就是一种知耻而后勇的心情。或许他应该怀着感激的心情,去看待这几个学生。因为正是这几个学生,用赤裸裸的事实,指出了仙灵塔的不足。
  
      柳千幻已经将八十七层的对手击败,获得了天仙赠与的碎星手。
  
      白钟出现了柳千幻的面前,真诚地道贺。
  
      仅仅半步化神,就能闯过八十七层,这绝对是仙灵塔创建以来的头一回,这也足以证明了面前这女子的强大。
  
      柳千幻琢磨了一阵,竟选择了九十一层。
  
      白钟虽然不想干预选择,但是看到柳千幻拿起的牌子,嘴角还是不免得抽了抽,开始耐心劝说着。说做事要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骛远。半步化神能闯过八十七层已经很了不起了,接下来按照顺序一直闯下去,多拿两个传承才是正确的选择啊。
  
      谁知柳千幻连连摆手,直言道老人家不要管太多年轻人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主意,有自己的梦想。老年人和年轻人是有代沟的,过多的干涉会害了他们,让他们自己做选择就好。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白钟前辈,我可不是骂你哦,只是想不到更好的句子表达我的情感,所以用这个大概说明一下代沟的问题……“
  
       柳千幻还在滔滔不绝,这一连串的说教,让白钟差点懵了。
  
      这是骂人吧?这一定是骂人吧?!
  
       讲道理,不应该是他说教柳千幻的吗,怎么变成柳千幻说教他了?
  
      惹不起,惹不起,这群人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白钟二话不说,将柳千幻传送到九十一层,心里却还在琢磨着柳千幻之前的话语。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悲伤。
  
       八十六层,一道纯白色的剑斩分割虚空,将一名浑身笼罩着黑雾的男子斩成了两半。无尽的朱雀圣火依附在剑芒之中,焚烧虚空,将那躯体烧成了灰烬。
  
      “很好,许小兰,你成功击败了我,下面我将给你天毒雾传承!”一个男子的虚影再次出现在虚空之中,冷声开口道。
  
      许小兰后退了两步,脸上有着些许纠结和尴尬:“令狐钧前辈,我,我可以拒绝吗?”
  
      令狐钧瞳孔一缩,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神色:“你要拒绝我的传承?”
  
      许小兰点头,清丽的小脸有着坚定,她开口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我的血脉以火与雷为主,本就是天毒物的克星,两者的力量必然无法相融,就算我获得了传承,也难以真正将其练好……”
  
      令狐钧身子微微一晃,突然觉得心好痛。
  
      道理好像是这样没错,但他生前可是高高在上的顶尖天仙,多少人求他的指导而不得,现在竟然有人主动拒绝他的传承?他不要面子的吗?!
  
      感受到了天仙情绪的剧烈波动,白钟急急忙忙地出现在八十六层。
  
      “恭喜许小兰同学成功通过八十六层的试炼。”白钟扯出一抹笑意,朗声开口道。
  
      “嗯,谢谢,那个,令狐钧前辈,真的对不起了。”许小兰再次躬身道歉。
  
      白钟擦了擦冷汗,打圆场道:“你与令狐钧前辈没有仙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令狐钧前辈心胸宽阔似海,自然不会和你计较这些的。”
  
      令狐钧神色稍缓,望了一眼白钟:“我自然不会跟小友过不去。只是某些人,在选择试炼者的时候,难道不会给他们一些选择方向吗?有何种试炼,有何种传承,连这种简单的匹配性都做不好……哼!”
  
      令狐钧的身影慢慢消散,留下一脸懵逼的白钟。
  
      我这是被骂了吗?白钟只觉一口老血憋在心里,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他的锅?
  
      得了,原本还想好好说教一下许小兰,现在全得咽回去。
  
       白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掏出牌子开口道:“下面,你选择下一个层数吧。”
  
      许小兰望着牌子,琢磨了一番,拿起了九十五号的牌子。
  
      白钟的脸微微一抽,欲言又止。
  
      许小兰虽然是化神初期,但是当你的王玄战也是化神初期啊,他都在九十四层败了,如今许小兰不能说比王玄战厉害吧?明明还有两次机会,这么冲动干嘛?!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劝说。
  
       也罢,让学生失败一次,遭受一些挫折,想来也是一种有益的成长吧。
  
       许小兰去了九十四层,这个时候,苏浅云的八十一层也成功通过了。
  
      苏浅云获得了疾水步传承,看到白钟之后,美滋滋地选择了八十三层。
  
      白钟见状,那叫一个宽心啊,差点就感动得热泪盈眶,终于遇到一个脑电波对的上路的人了!
  
      苏浅云倒是真没有什么追求和野心,她只想着稳妥妥地一路收割传承就好了啊,能稳定获得一个传承就多一份收获,能走到哪里算哪里,就这么开开心心地往下走去,从不会想着去挑战太过于强大的层数。
  
      九十一层,这里剑气纵横,霜雪布满整个空间。
  
      一名天仙手持碧绿色长剑,剑芒如碧波荡漾,精妙绝伦,在空间拉出一道道璀璨的轨迹,其剑芒中所蕴含的滴水穿石之道意,甚至将空间的极寒领域撕开了一道道无法侵袭的豁口。
  
      柳千幻被完全压制住了,她手握水汽凝结的冰寒长剑,面对那无穷无尽的碧色剑芒,疲于招架,完全找不到反攻的时机。
  
      “绝世的剑仙胚子,道剑古体,圆满的领域意境,为何你不是化神期?”
  
      手握碧色长剑的男子身子偏转,滴水之道意随着长剑落下,剑斩带着极为恐怖的穿透之力,瞬间破开了柳千幻的极寒领域,落在了她的身上。
  
      柳千幻的身子如遭重击,滚落在地面之上,剧烈地喘息着。
  
      “那最后一步,为何不敢迈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执念,让你停止了脚步?”男子一步步走向柳千幻,冷峻的脸上有着困惑。
  
       “打架就打架,废话这么多做什么?”柳千幻咬着牙站了起来,寒冰长剑指着走来的男子,纤秀的身姿挺拔坚毅,气息霜寒摄人,宛如本身就是一柄绝世天剑。
  
      “剑之一道,可以凭借执念成仙。如果你做不到,为何不用自己的剑彻底将其彻底斩断呢?相信对你来说,这也是可以做到的吧?”男子没有理会柳千幻的呵斥,而是不疾不徐地开口说着。
  
      柳千幻闻言浑身一颤,怔立在原地。
  
      有时候,自己陷入迷茫之中时,只需明眼人的一句话,就能点醒。
  
      她或许想过这种方式,但是潜意识里却会主动将其忽略。
  
      这个时候,一个人出现,粗暴地将头顶的乌云拨开,并指出了一条极为明显的路,那她就不得不考虑了……
  
       几息后,柳千幻倩然一笑:“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突破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