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移动天星海岛的所在
    海心宫,蓝小倪哭够了。
  
      这时,一个蓝色的鱼人摇动着尾巴缓缓游来。
  
      他身披帝袍,蓝发金瞳,面容俊美之中透着天然的威仪,仿佛他天生就是天之尊者。
  
      “小倪,你哭够没有?实在觉得气不过,等这件事完了之后,我会再次派人对狐族和四九仙宗展开报复。”人鱼目无表情地开口道。
  
      “不用了,父王,没必要浪费人力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面,我哭一顿委屈就没有了,呜呜呜……”蓝小倪继续哭着。
  
      蓝色鱼人轻抚着下巴,默默地看着蓝小倪哭,也不说话。
  
      蓝小倪哭啊哭,抹了抹眼泪,不觉间抬头看去,却看到一脸冷漠地望着自己的父亲,气氛好似有点奇怪。
  
      “你继续哭,我就在这里看看。”
  
      蓝色鱼人继续冷漠地望着蓝小倪,淡淡开口道。
  
      堂堂灵鱼族的族长,蓝星阳,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望着女儿,眼神极为专注认真,场面再次陷入了沉默。
  
      蓝小倪:“……”
  
      当你遇到一件伤心事忍不住哭泣发泄,父母却在一旁冷漠地望着自己,也不安慰,也不说话的时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哭的勇气都没有了好吧!
  
      有的时候就这样。
  
      没人理,或者别人一脸冷漠的时候,哭起来没感觉。
  
      有人安慰的时候,反而哭得更凶。
  
      “我……我哭够了。”蓝小倪将脸蛋上的眼泪抹走,开口道。
  
      蓝星阳欣慰一笑:“你终于想通了。”
  
      蓝小倪胸口一闷,想通个屁啊!
  
      蓝星阳继续道:“既然想通了,那就说正事吧,陨神海底古墓,已经到了进入的时机,你的哥哥和弟弟,已经在鸿蒙祭坛为你打开通道。”
  
      蓝小倪扬起清丽的小脸,望着蓝星阳惊讶道:“陈浩的地图已经遗失,我拿一半地图过去,如何才能进入那里?”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蓝星阳淡淡一笑,“鸿蒙神坛的大祭司,已经看到了未来,你去到那边,自然就知道进入的方法。”
  
      一提到那位大祭司,蓝小倪便不再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
  
      鸿蒙神坛的大祭司,那是连她这位合道境的父亲,都极为敬重的存在。天象推演,通神古今,无所不能,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占星大能。
  
      “那我什么时候去?”蓝小倪问道。
  
      蓝星阳将一柄白色匕首递给蓝小倪:“现在,现在就去那边等待。”
  
      “那是足以决定灵鱼族存亡的力量,请你务必完成使命,一定要在陨神海底古墓获得那些信息!”蓝星阳郑重道。
  
      蓝小倪重重点头。
  
      陨神海底古墓,有上古禁忌大阵与天地法则加持,只有手持钥匙的化神境修士可以进入,她是最好的人选。
  
      蓝小倪摊开手中的星空轨迹图,微微颦眉。
  
      只是另一个人……会是谁呢?
  
      西海的西北方。
  
      安林进入了白色的水雾之中。
  
      一进入水雾的范围,那亀头黑影就消失不见。
  
      安林就仿佛是穿过了一个天然的屏障,来到了一个崭新的海域之中。
  
      水雾之内,视线再无阻碍,依旧是开阔的海域,一望无际,浩浩汤汤。
  
      “我看到的难道是一个假亀头?”安林有些难以置信。
  
      骨玉仙虫不懂,她没去过移动天星海岛。
  
      缇娜就更不用说了,纯小白一个,去哪里都是好奇宝宝。
  
      就这样,安林继续御砖飞行,瞎几把逛。
  
      遇到海岛,就去找海岛的扛把子问路。
  
      可惜了,就算是在白雾之内,移动天星海岛依旧神秘无比。
  
      在一座极为巨大的海岛上,这里繁衍着强大的海翼龙。
  
      这种龙跟蜥蜴龙有血脉渊源,只不过翅膀更薄,体表更加的光滑,极富流线型,这样潜水的时候,阻力才能控制得最小。
  
      岛屿内的最强者天海翼,正被安林按在地面上摩擦,惨叫连连。
  
      “啊啊啊啊……”
  
      “大佬饶命!”
  
      “轻点……不要这样!”
  
      巨大的海翼龙死死地趴在地面上,蠕动着身躯。
  
      安林骑在龙上,拳头金光赫赫。
  
      “说不说?把移动天星海岛的所有信息都给我说出来!”
  
      安林拿着一面镜子,冷笑着说道。
  
      “我真的只知道这么多啊。”天海翼哭着开口道。
  
      “它说谎。”朱雀境脆生道。
  
      “呵……”安林冷笑一声,拳头继续落下。
  
      “啊啊啊啊……”
  
      天海翼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受不了安林那狂暴的攻势。
  
      “我说!我说!”天海翼实在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它要被锤死,相对于和天龟族的海洋誓约,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
  
      “在午夜时分,夜空之中最亮的九颗星辰连成的方向,就是移动天星海岛的方向!”天海翼开口道。
  
      安林看了看朱雀境,朱雀境傲娇地没有说话。
  
      测谎仪没反应,看来是真的了。
  
      他满意点头,微笑道:“天海翼老哥,你早说嘛,早说你就不用遭受这种皮肉之苦啦。”
  
      天海翼不停摇头:“我是小弟,前辈您才是老哥!”
  
      这龙很懂事,安林没有痛下下手,在海岛之上静静等待夜幕降临。
  
      在闲暇时刻。
  
      安林把二品仙丹,幽凰死灵丹,吞服了。
  
      刹那间,黑风席卷整个海岛,万物结霜。幽冷阴寒之中,海岛的中心仿佛化作了深渊魔口,想要将周围的一切吞噬。
  
      所有的生灵,都瑟瑟发抖起来,大气不敢出一声。
  
      由幽凰骨髓作为主材料的高阶仙丹,药力自然不凡。
  
      安林的炎力有了可喜的增长,气海的圣火朱雀也对药力鲸吞海吸,尾部的羽毛多了几道分叉的黑羽。
  
      朱雀吃饱喝足,清鸣一声,似乎在反馈安林。
  
      一头吞天噬地的暗黑凤凰异象,突然在安林的脑海之中出现,蕴含着巨量的信息和意境。
  
      安林浑身颤抖,瞳孔愈加深邃,忍不住大叫起来。
  
      这一幕,把缇娜和骨玉仙虫吓坏了。
  
      幸好这种异状的时间不长,安林很快就回过神,剧烈地喘着粗气。
  
      “没事吧?安林巨人!”
  
      “主人!”
  
      精灵和蝴蝶在安林身旁飞舞,一脸关切地询问着。
  
      安林摇了摇头,脸上多了几分掩饰不住的欣喜。
  
      “我没事……”
  
      他抬起头,望着夜空上方闪烁的漫天星辰,微微一笑道:“走吧,道路的方向已经确定,我们去移动天星海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