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尊 > 第一章 蟒雀吞龙

  灯火通明的内殿之中,金碧辉煌,气势威严,殿内有着长明灯燃烧,其中燃烧着一颗青石,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盘绕在殿内。
  那是青檀石,燃烧起来会释放出异香,有着凝神静心之效,乃是修炼时必备之物,不过此物价格不低,能够当做燃料般来使用,足以说明此地主人颇有地位。
  内殿中,一名身着明黄袍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面容坚毅,眼目之间有着威严之气,显然久居高位,而其身后,隐有气息升腾,似炎似雷,发出低沉轰鸣之声。
  只是若是看向其右臂,却是发现空空荡荡,竟是一只断臂。
  在他的身旁,还有着一位宫装美妇,她娇躯纤细,容貌雍容而美丽,不过其脸颊,却是显得分外的苍白与虚弱。
  而此时的这对显然地位不低的男女,都是面带着一丝紧张之色的望着前方,只见得在那里的床榻上,有着一名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盘坐,少年身躯略显单薄,双目紧闭,那张属于少年人本应该朝气蓬勃的脸庞,却是萦绕着一股血气。
  那股诡异的血气,在他的皮肤下窜动,隐隐间,仿佛有着怨毒的龙啸声传出。
  而伴随着那道龙啸,少年额头上青筋耸动,身体不断的颤抖着,面庞变得狰狞,似乎是承受了难于言语的痛苦。
  在少年的身侧,一名白发老者手持一面铜镜,铜镜之上,有着柔和的光芒散发出来,照耀在少年身体上,而在那光芒的照耀下,少年面庞上的诡异血气则是开始渐渐的平复。
  血气在持续了一炷香时间后,终是尽数的退去,最后缩回了少年的掌心之中。
  白发老者见到这一幕,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对着一旁紧张等待的中年男子以及宫装美妇弯身道:“恭喜王上,王后,这三年一道的大坎,殿下总算是熬了过来,接下来的三年,应当都无大碍。”
  中年男子与宫装美妇闻言,皆是面露喜色,紧握的拳头都是渐渐的松开。
  “秦师,如今元儿已是十三,一般这个年龄的少年,都已八脉成形,可以开始修炼了,那元儿?”身着明黄袍服的威严男子,期待的望着眼前的白发老者,问道。
  听到此问,白发老者神色顿时黯淡了一些,他微微摇头,道:“王上,这一次老夫依然没有探测到殿下体内八脉...”
  威严男子闻言,眼神同样是黯淡了下来。
  在这天地间,修行之道,始于人体,人体内拥有着无数经脉,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八大脉,而除了某些特殊的情况,一般的人,体内的八脉要在十二三岁左右时,方才会渐渐的成形,而这个时候,就需要将这八脉找出来,只有找到了这八脉,才能够开始修炼,吞纳天地源力,打通八脉。
  这就是开脉境,一切修炼之始。
  而修炼者因吞吐天地本源之力,蜕变自身,故而也被称为源师。
  秦师瞧得中年男子面庞上的黯淡,也是有些不忍,轻叹一声,道:“殿下本是圣龙之命,当惊艳于世,傲视苍穹,怎料到却遭此劫难...”
  中年男子双掌紧握,一旁的宫装美妇也是眼眶红润,然后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王后保重身体,您先前损失大量精血以滋养殿下,不可心绪激荡。”秦师见状,连忙出声道。
  宫装美妇却是摆了摆手,眼露哀色的望着那盘坐在床榻上的少年,道:“元儿体内之毒,三年爆发一次,一次比一次厉害,想要根除,唯有依靠他自己,可如今他八脉不显,三年之后,又该如何?”
  秦师沉默了一会,缓缓的道:“三年之后,外力压制将会失效,若还是如此,恐怕殿下,性命堪忧。”
  此言一出,殿内顿时一片沉默,中年男子双掌紧握,身躯微微颤抖,而宫装美妇,更是捂着嘴发出低低的泣声。
  “这么说...我的寿命只剩下三年了?”沉默之中,忽有一道略显稚嫩,但却平静的声音,突然的响起。
  大殿三人闻言,都是一惊,连忙抬头,只见得床榻上的少年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正望着他们。
  三人面面相觑一眼,显然都没想到少年苏醒得如此之快,要知道以前,他可是要昏睡两三天才能缓过来。
  “元儿...”
  被称为元儿的少年,名为周元,而眼前的中年男子与美妇,便是这大周王朝的王上与王后,周擎,秦玉。
  周元抿了抿嘴,稚嫩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或许是因为从小身子单薄,他只能多读书的缘故,看上去有些书卷气,他沉默了片刻,缓缓的伸出手掌。
  只见得在其掌心处,竟是有着一团暗沉的血色,那道血色犹如是烙印到了血肉最深处,它慢慢的蠕动着,看上去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血龙一般,隐隐的,似乎有着浓浓的怨憎之气,自那其中散发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父王,母后...这一次,你们总该告诉我,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周元盯着掌心中这犹如一条小小血龙般的东西,牙齿忍不住的紧咬起来,就是这个东西,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般的痛苦。
  每过三年,这个东西就开始作怪,犹如是要将他浑身的血肉一寸寸的给吞噬了一般,带来无边的痛苦。
  听到周元的话,周擎与秦玉面色都是变得没有了多少血色,特别是前者,拳头紧握,脸庞上浮现着浓浓的悔恨与自责之色。
  沉默持续了半晌,空气都有些凝固,周擎终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嘶哑的道:“这是,怨龙毒。”
  “怨龙毒?”周元眉头紧皱,不明所以。
  周擎手掌有些颤抖的摸着周元的脑袋,道:“这些事,如今你也应该知道了,元儿,你知道吗,你是我周家圣龙!”
  周元忍不住的苦笑一声,有这么惨的圣龙吗?连体内八脉都找不到。
  周擎坐在周元身旁,声音低沉的道:“元儿,如今我们大周王朝,在这无尽的苍茫大陆上,或许只能算做偏隅小国,但你却是不知,十五年前,我们大周,却是巍峨大国,诸国来朝,威震四方。”
  周元小脸上浮现一些惊讶之色,这苍茫大陆上,王朝帝国众多,而他们大周王朝在其中并不算太过的起眼,没想到以往还有如此地位?
  “你可知那大武王朝?”周擎在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字一顿,仿佛是刻骨铭心。
  “大武王朝?”周元点了点头,大武王朝,乃是这苍茫大陆中顶尖级别的王朝,国运鼎盛,源师无数,比起他们大周,可谓是巨人与矮子。
  周擎的眼睛,却是在此时一点点的通红起来,眼中流露出深深的仇恨:“那你可又知道,在十五年前,如今的大武皇室,却只是我们大周王朝的臣属?”
  周元的眼中终于是出现了一丝震惊之色,如今那大武皇室,竟然曾经是他们大周的臣属?他们大周十五年前,竟然是如此的强大?
  “那...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周元忍不住的问道。
  “在我大周成立的数百年间,武家一直跟随我们周家四方征战,忠心耿耿,后来我们大周立国,念其功劳,更是封武家为世袭武王,享受无边权利,而武家也在百年间,守护大周边境,震慑四方。”
  周擎身体微微颤抖,眼中的血丝在此时攀爬出来:“然而,谁都没想到,十五年前,武家忽然发动叛乱,到得此时,我们周氏皇族方才发现,经过这些年的韬光养晦,那武家已经拥有了极为强大的力量,而且王朝内的诸多封王,都是被其所拉拢。”
  “短短不到一年,我们周氏溃败,一路南逃,逃向我们周氏发迹的祖地,也就是如今我们大周的这片地域。”
  “我不知道武家为何会叛变,他们在我们大周享有的地位,丝毫不弱于皇族...”
  “直到后来,密探从武家得到了一些情报,那是一句流传在武家内部数百年的预言...”
  “预言?”周元微怔。
  周擎咬着牙齿,一字字的道:“蟒雀吞龙,大武当兴!”
  “蟒雀吞龙,大武当兴?”周元轻轻的念了一次,却是不明其意,道:“这是什么意思?”
  周擎的眼睛在此时变得赤红起来,他盯着周元,眼神无比的哀痛:“当初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那一天...”
  “我们大周溃败,我率领着大周残部,不断撤退,武家紧追不舍,直到追击到我们脚下这座大周城,但武家却是围而不攻,仿佛在等待。”
  “等待什么?”周元感觉到一股不安。
  周擎盯着周元,脸庞上浮现出一股似哭非哭之色,那种绝望与愤怒,让得周元心都是在颤抖。
  “他们在等待你的出生。”
  周擎的这句话,让得周元心头剧震,一脸的措手不及。
  在那一旁,周元的母亲,秦玉已是捂着嘴,发出了压抑到极致的哭泣声。
  “你知道你出生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吗?”周擎望着周元,眼睛血红的道:“元儿,你出生的那一刻,天有异象,紫气蒸腾,有龙气缠身,龙吟震天地,乃是圣龙气象。”
  “你天生八脉自开,刚刚出生,就已迈过开脉境,直达养气。”
  “这是传说中的“圣龙气运”,亿万无一,未来可入大境界,与天地同光,日月同寿,你是我周家前所未有的圣龙!”
  周擎语气无比的激动,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当周元出生时,可以想象他是何等的激动,天不亡周家,在这危难时刻,让得他们周家迎来了圣龙诞生。
  周元也是睁大了眼睛,显然是无法想象,在他出生之时,竟然会有如此异象。
  “那...那为什么...”他手掌微微有些颤抖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既然他是天生八脉自开的话,那为何如今却是体内连八脉都是找不到?
  周擎激动的声音噶然而止,他眼中的光芒,仿佛是在此刻散尽,只有着浓浓的悲哀之色,他神色灰败的道:“因为就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城外武王之妻,也是诞下了一男一女,男婴身缠蛟蟒之气,女.婴头有灵雀之气,也是身具气运!”
  “而据我们得到的情报,那武王之妻,怀胎已是足足三年,却始终未产,却是在今日,突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66%65%69%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www.feīzw.com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