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尊 > 第七百四十章 神府境中期
这是一方奇异的空间。
  
  天空深邃幽黑,没有烈日,没有星辰。
  
  而在那如莽荒般的大地上,有着一颗颗如擎天巨柱般的古树矗立,那些古树之上,生长着诸多果实,果实晶莹透彻,每一颗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光芒照耀百里,在这里,这些奇特的光树代替了日月,令得这片空间充满着奇特的生机。
  
  一座山峰上。
  
  周元盘坐于岩石上,他的双目紧闭,显然是处于深层次的修炼之中,天地间的源气,在源源不断的涌来,最后顺着他的呼吸,涌入他的体内。
  
  这般修炼,持续了整整一日的时间。
  
  某一刻,周元周身的天地源气忽然激烈的沸腾起来,只见得在其背后,光芒涌现,渐渐的形成了一轮神府光环。
  
  而在这一轮神府光环成形后不久,只见得光环之外,又是有着无数光点凝聚,如此酝酿了数十息后,竟是形成了第二轮神府光环!
  
  两轮神府光环!
  
  这代表着周元踏入了神府境中期!
  
  当那第二轮光环成形后,周元紧闭的双目也是缓缓睁开,他瞥了一眼身后的光环,神色倒是颇为的平静,并没有多少的惊喜,显然早有预料。
  
  在跟随着苍渊师父来到这片空间后,如今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一个月内,周元一有时间便是沉浸于修炼之中。
  
  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得他暂时将因为夭夭的沉睡而带来的悲痛压制下去。
  
  而这一个月的修炼,他的进展出奇的快。
  
  毕竟在此之前,周元不过才将两重神府打磨圆满进而连通,而这短短一个月,他又再度打磨圆满了两重神府,四重神府尽数贯通,这才令得他自身踏入到了神府境中期。
  
  这种修炼速度,令得周元自身都是有些惊奇,不过很快他就察觉到,这种修炼速度,大部分都是因为之前苍玄老祖遗留在他体内的力量所导致。
  
  那股力量,虽说绝大部分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散去,但依旧有着细微的残余被他的肉身所吸收。
  
  那种残余力量对于苍玄老祖那种存在而言,恐怕微不足道,可对于周元这种神府境来说,却是相当的充沛霸道。
  
  所以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周元才能够取得如此进展,直接一举踏入神府境中期。
  
  不过这种速度伴随着那种残余力量的渐渐消散,应该也会恢复正常。
  
  身后的两轮神府光环在持续了一会后,便是消散而去。
  
  修炼结束,但周元依旧是盘坐在岩石上,静静的望着那天地间一颗颗巨大无比的太阳树。
  
  呜!
  
  有着什么东西窜到了身旁,周元看一眼,原来是吞吞。
  
  此时的吞吞,紧靠着他的大腿,以往时刻都是活泼好动的它,如今也是恹恹的模样,兽瞳之中满是低落。
  
  显然,夭夭的沉睡,对于通人性的吞吞而言,也是极大的打击。
  
  周元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吞吞柔软的毛发,安慰道:“放心吧,夭夭不会有事的。”
  
  吞吞伸出滚烫的舌头,舔了舔周元的掌心,它也能够感应到周元心中的落寞。
  
  一人一兽,静坐于山巅,只是比起以往,却是少了一道纤细美丽的倩影,那种感觉,就犹如完美的画中被撕裂了一角。
  
  周元静坐了许久,待得那散发着璀璨阳光的果实渐渐的黯淡,继而转化为冰凉的星光时,他方才站起身来,抱着吞吞,落向了下方的山谷中。
  
  山谷内,有溪流横穿。
  
  几间屋子坐落在溪水边,倒是显得清净。
  
  屋前的篝火旁,苍渊坐着,他瞧得周元,对着他招了招手。
  
  周元对着苍渊行了一礼:“苍渊师父。”
  
  “突破到神府境中期了吗?”苍渊看了看他,笑道。
  
  “你体内开辟的神府,倒是有些意思...想来就算是在九神府间,都算是顶尖级别的。”苍渊一眼便是看穿了周元体内的神府与众不同。
  
  “你修炼的是...祖龙经?”苍渊沉吟了一下,道。
  
  周元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当年苍渊给他留下过一道七品源气的功法,但他最终却是选择了修炼祖龙经。
  
  苍渊眉头皱了皱,道:“这丫头...真是胡来。”
  
  “她难道没告诉你祖龙经修炼有多难吗?”
  
  周元笑着点点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其实直到今天,他都未曾后悔过,反而很庆幸当年的选择,当初苍渊留给他的是一卷名为“天元典”的七品源气功法。
  
  而如今,他的祖龙经只需要凑齐材料,就能够完成第二重的进化,晋升为七品的镇世天蛟气,这比起天元典来说,无疑将会更强。
  
  在未来,祖龙经的潜力,也远远不是天元典能够相比的。
  
  苍渊微微点头,也就不再这上面多说,他看得出来,周元性子坚韧,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
  
  “苍渊师父...”
  
  周元目光看了一眼一座屋子,沉默了一下,道:“夭夭的事,可有什么眉目了吗?”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苍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这一个月我翻遍诸多古籍,算是找出了一个法子,应该是能够将她的肉身修复。”
  
  周元闻言,顿时大喜,怀中的吞吞也是发出了兴奋的低吼声。
  
  “不过此法并不简单,或许还需要你的帮忙。”苍渊沉吟道。
  
  周元斩钉截铁的道:“不管要我做什么,只要能够让得夭夭醒来,我都会去做!”
  
  苍渊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和夭夭之间...”
  
  “我当初可只是让你帮我照顾她呢。”
  
  周元神色有些尴尬,显然苍渊也是看了出来,他与夭夭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是普通的朋友,其中明显有着男女之情。
  
  苍渊缓缓的道:“这种事,还真是没在我的预料范围...原本我以为,她是不可能动情的。”
  
  “这么看来...你这小子,倒还是很厉害的啊?”他似笑非笑。
  
  周元陪着笑,不敢说什么,毕竟严格来说,苍渊算是夭夭的长辈,当初只是将夭夭托付给她照顾,可谁能想到照顾来照顾去,两人的关系却变成了现在这样,所以周元也的确是有点心虚。
  
  “苍渊师父,咱们还是说说那个方法吧...”周元心虚的将话题扯回来。
  
  苍渊笑了笑,也没和周元过多的计较,旋即他面色微微肃然,盯着周元,缓缓的道:“你应该知晓混元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