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霄之上 > 第九章 剑天子大会
    天宫界!礼部尚书,张濡府邸!
  
      得陛下赐予一枚命轮,张濡心中也是极为期待。一秒记住【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濡犹记得回来的路上,王雄的交代。
  
      “张濡,这些年,东秦之礼部所为,朕看在眼里,不久前七胜道域之战功劳,朕也记在心中,朕没有给你其它厚赐,仅以此命轮,供你一次穿越中古的机会,机会摆在你面前,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王雄郑重的将一个命轮交给张濡。
  
      毕竟,昔日后羿穿越上古,除了多年自己的修行,并没有得到额外什么好处,一切还要看自己的运道。
  
      “陛下放心,臣明白,臣不会好高骛远,臣会学陛下,只经历凡人一生,努力去体悟儒道之神妙!”张濡无比郑重道。
  
      “中古时代,百家争鸣,朕投生孔子,离开的太早,百家争鸣刚刚开始,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百家齐放的时代,你好生参悟儒道,也帮朕好好打探一番天下之势,墨家、法家重点关注一下!”王雄吩咐道。
  
      “是!”张濡当初用心回道。
  
      此刻,张濡抓着命轮,眼中闪过一股期待,如王雄那般分裂出灵魂,心神于分魂瞬间钻入命轮,直冲中古而去。
  
      “呼!”
  
      张濡穿越了中古。
  
      如孔子一般,张濡也从凡人婴儿开始。三年之后,张濡知道此刻的身份了。如孔子一般,从小丧父,是母亲一手带大的。
  
      “孟轲,你记好了,虽然我们住在邹国,但,你祖上是鲁国人,鲁国三桓之孟孙氏子弟,以前有个出名的叔祖,叫着南宫敬叔,可是跟着圣人孔子学习的,以后,你也要好好学习,不求你光宗耀祖,最少不要给祖宗蒙羞,知道吗?”孟轲母亲说道。
  
      “嗯,孩儿记住了!”孟轲用力的点了点。
  
      “娘这次搬迁,就是为了能让你有个好环境,好好学习,不要成天跟那杀猪的学吆喝,娘哪怕多迁几次住宅,都要让你学有所成!”孟母眼神坚定道。
  
      “谢谢娘!”孟轲郑重的点了点头。
  
      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却不减孟轲求学之心。
  
      ------------
  
      未来,东秦天庭,上书房!
  
      王雄和叶赫赤赤欢好过后,就投入了东秦大量政务之中。
  
      此次一别半年多,很多事情需要王雄处理。
  
      此刻,上书房中,一群东秦重臣对王雄禀报之中。
  
      “七大地洲,已经全部统一了?”王雄看向吕杨。
  
      吕杨,主持七洲军机营,由南宫浪、韩非和各部要员,全部辅佐其收服七大地洲。
  
      “启禀陛下,半年多,东秦势力已经囊括七大地洲了,虽然有些宗门还不情愿,属于被迫入了东秦,但,这样终究对百姓好,和平收服七大地洲,好过战争爆发,东秦天庭,有能力收取七大地洲,臣也没有姑息什么,不止七大地洲,昔日七胜道域所在的影之地洲,也彻底入了东秦!如今,我东秦加上天宫界,已然掌握了九大地洲!”吕杨郑重道。
  
      “好!”王雄点了点头。
  
      王雄没有矫情的问过程怎么样,过程只是吕杨的手段,此刻的结果是好的,足够了。
  
      “陛下,八大地洲入了东秦,按照以往的办法,一边开恩科,广纳人才,另一边,对招降了的官员,进行异地轮换!打散其组织架构,形成新的系统,安抚中,赏罚收服!如今刚收服的八大地洲,还有些乱,人心不齐,以防惊变,请陛下准我刑部,施行新法,以防有乱!”韩非郑重道。
  
      “陛下,礼部尚书张濡,这段时间闭关,但,张大人曾经给我等交代,若遇八大地洲事宜,务必奉上奏折,需以礼,平八大地洲!”一个礼部官员顿时递上奏折。
  
      安抚民心,用法家之法,还是儒家之法!
  
      若是半年前,王雄肯定会为了平衡,择其安民之法,扶持儒法压一压韩非的法家之权。
  
      这是刑部与礼部的一次争功绩,半年前,王雄肯定会深思熟虑。
  
      但,王雄穿越了孔子一生,自然明白此刻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韩非!”王雄郑重道。
  
      “臣在!”
  
      “着刑部,立东秦新法,平天下躁动,以律法立东秦之威!再以礼法安东秦民心!由你刑部侍郎韩非,主持安民之行!”王雄郑重道。
  
      韩非抬头惊讶的看向王雄。
  
      因为,韩非从张濡那了解到,王雄穿越过孔子了,以为王雄绝对推崇儒家的,却没想到,此刻以法家为主,儒家为辅?这是真的……?
  
      “是,臣必不负陛下所望!”韩非顿时恭拜道。
  
      王雄点了点头,孔子创立儒家,对儒家自然明白其好处,但,多年蹉跎,也让孔子明白,很多事情,要顺势而行,乱世用重典,盛世用德礼!
  
      此刻八大地洲刚刚收服,肯定还有很多刺头想要捣乱,由韩非新法将刺头拔了,再以儒法施恩德,必能以最快速度收拢民心。
  
      “吕杨,此次平定七大地洲,当为首功,朕升汝为工部尚书!以敬汝功!”王雄郑重道。
  
      “谢陛下!”吕杨应声道。
  
      “其他人的功劳,明日朝堂之上,再按功封赏!”王雄沉声道。
  
      “是!”群臣应声道。
  
      “不过,吕杨,这份奏章,关于南宫浪的,怎么回事?”王雄皱眉看向吕杨。
  
      吕杨微微苦笑:“一个月前,南宫浪悄然离开东秦,臣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你也不知道去哪了?”王雄脸色阴沉了下来。
  
      南宫浪啊,东秦的户部侍郎啊,主持东秦户部啊,东秦的财政,都是靠其看护的啊,这就没了?
  
      “南宫大人临走前,将户部交代的妥当,虽然他离开了,但,户部并没有乱!所以,我们猜测,南宫浪是自行离开的!”吕杨皱眉道。
  
      “没有查过?”王雄沉声道。
  
      “查过了,可是,我们找不到南宫浪!”吕杨苦笑道。
  
      “王忠全,青衣卫,可有消息?”王雄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出列,苦笑道:“陛下,臣也派遣大量青衣卫,可,就是没有南宫浪一点的消息!”
  
      “南宫浪没有说原因,没有递交辞呈,就这么没了?”王雄脸色冰冷的看向一旁巳心。
  
      巳心出列:“陛下,南宫大人应该不是被掳走的,应该是他自己离开的,我……!”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巳心,你如今为东天境罗天上神,通知下去,东天境所有真神,全部动起来,找寻南宫浪下落!”王雄沉声道。
  
      “是!”巳心应声道。
  
      “通知天下所有青衣卫,全力找寻南宫浪!找到南宫浪者,朕重赏!”王雄吩咐道。
  
      “是!”王忠全应声道。
  
      南宫浪在东秦的重要性,没人比王雄清楚,若不是被人撺掇,他怎么可能忽然消失?必然出大事了!
  
      “鱼水地洲,鱼水谷,那个专四!可还记得?”王雄看向王忠全。
  
      专四,上次带人来东秦闹事的,原以为是鱼水谷的四公子,结果却是个丫头片子,还是南宫浪特意求情,王雄才放其离开的。
  
      那专四丫头,王雄现在也知道其是谁了,上古时候的曹宝,中古时候的西施。
  
      而南宫浪,作为萧升、范蠡转世。和其肯定有关联。
  
      “臣记得,鱼水地洲,也有大量青衣卫潜伏了!”王忠全恭敬道。
  
      “着重盯着那专四,以专四为突破口,找寻南宫浪!”王雄吩咐道。
  
      “是!”王忠全郑重道。
  
      收取了八大地洲,丢了南宫浪?对王雄来说,可是得不偿失啊!
  
      “陛下,两个月前,东天境一道剑光冲天!东天境万剑颤鸣!三*地洲,无数长剑为之震颤!”王忠全再度禀报道。
  
      “两个月前?”王雄皱眉道。
  
      一众官员纷纷点了点头。
  
      “来自最东面的一个地洲,也是东天境三大势力之一,剑冢道盟!”王忠全解释道。
  
      “剑冢道盟?”王雄皱眉道。
  
      “是,剑冢道盟,昔日与七胜道域一般名头,在东天境最东之地,称霸八大地洲!这八大地洲,其中鬼谷净土,就是八大地洲之一,属于剑冢道盟成员之一!”王忠全解释道。
  
      “鬼谷净土,只是其中一个分支?”王雄眯眼道。
  
      王雄可记得,昔日天宫界,就有鬼谷净土一个分部,当时夏司命受到鬼谷净土分部庇佑,兴风作浪与自己作对的,那鬼谷净土,底蕴雄厚,却不想,只是剑冢道盟分支之一!
  
      “剑冢道盟,臣到是知道一点!”吕杨开口道。
  
      “哦?”
  
      “剑冢道盟之主,叫着勾践!执掌天下第一圣剑,湛卢剑!”吕杨解释道。
  
      “天下第一圣剑?”四周众人惊讶道。
  
      吕杨点了点头:“中古时期,欧冶子师徒,锻造了中古十大圣剑,每一柄都惊天动地,而其中的湛卢剑,更被当时认为天下第一圣剑!”
  
      “勾践?”王雄神色一阵古怪。
  
      “是,剑冢道盟,其意思就是,湛卢剑出,天下之剑尽可入冢!所以,取名剑冢道盟,剑冢道盟,勾践很少露面,恐怕已经有万年不出了吧,甚至剑冢道盟总坛,很少对外开放,也从来不显眼天下,但,这一次,不知为何,忽然剑冲九霄,整个东天境,都能听到湛卢剑鸣,东天境,万剑颤鸣,似在臣服!”吕杨解释道。
  
      “勾践还活着?剑冢道盟?呵!”王雄露出一股意外。
  
      原以为,中古之际,吴国、越国已经成为历史了,却不想,当初那越国的公子勾践,还活着,还成立了一个道盟?连鬼谷净土,都是其中一个分支?
  
      “陛下,就在半月前,剑冢道盟,送来一封请帖!不知陛下看到没有!”吕杨郑重道。
  
      “请帖?”王雄露出一丝好奇。
  
      吕杨在一堆奏折中,挑出了一封王雄还未来得及看的请帖。
  
      “剑天子大会?”王雄眉头一挑。
  
      “是,这是勾践发出的请帖,还有三个月的时间,邀请陛下前往赴会!”吕杨凝重道。
  
      王雄摸着这请帖,露出一丝惊奇。
  
      “陛下,来送请帖之人,臣打探了一下,好像,勾践只给道祖、天帝、圣剑拥有者发请帖,非道祖、天帝、圣剑拥有者者,都没有资格收此请帖!好像请帖发往九大天境,整个天下!”吕杨说道。
  
      “道祖、天帝、圣剑拥有者!才有资格赴会?”王雄双眼微眯。
  
      “勾践万年不出,忽然发放剑天子大会的请帖,却是耐人寻味,恐怕,会无好会!”吕杨皱眉道。
  
      王雄眼中一阵阴晴变幻。
  
      勾践?若剑冢道盟之主,是勾践,那南宫浪的消失,和勾践有没有关系?
  
      毕竟,南宫浪前世是范蠡啊,范蠡可是勾践的臣子。
  
      “三个月后,剑天子大会?”王雄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