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七章 胁迫和勒索
    ‘咔擦、咔擦’,无数黑漆漆的骨骼凭空冒出,组成一座巨大的邪骨浮屠护在了万邪骨王头顶。五位年轻修士联手轰下百多件各色佛宝、法器,漫天光雨乱溅,打得邪骨浮屠黑烟乱喷,无数碎骨稀里哗啦的掉了满地都是。
  
      世家子弟,东方修炼界的世家子弟,一位出身金佛寺,一位出身刘氏家族,一位出身第一家族的世家子弟。金佛寺,乃佛门魁首;第一家族,乃世家至尊。至于那两位娇俏的孪生姐妹,她们使用的法器越发的精奇玄妙,犹如天花乱坠、流星雨落,直打得万邪骨王抬不起头来。
  
      可怜万邪骨王,堂堂金丹大成的邪魔巨擘,随身的法器也就这么七八件,邪骨浮屠就是他最强大的护身法宝。在这五个世家子弟的联手攻击下,百多件法宝犹如暴雨一样乱轰,直打得他抬不起头来。
  
      真要论起修为,万邪骨王一口气就能将这五个年轻修士吹成漫天肉末,但是论起身家的丰厚和底蕴,这些出身名门正派的世家子弟,却可以把万邪骨王甩开十几条大街。
  
      实力不够,法宝来凑!
  
      五个年轻修士使用的法宝都生出了灵姓,只要将他们祭出,就能发挥强大的攻击力。虽然他们修为浅薄,但是依靠这些法宝的自身威能,五人联手居然死死地压制住了万邪骨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小辈,无耻小辈!”万邪骨王被打得缩在邪骨浮屠下抬不起头来,他勉强支撑着邪骨浮屠抵挡着无数法宝雨点一样的攻击,幽冥鬼丹不断喷出大片黑云护住四方,在那些法宝的不断攻击下,这一片粘稠的黑云已经被打得寸寸崩裂,幽冥鬼丹不断发出凄厉的鸣叫声。
  
      幽冥鬼丹内喷出的黑雾,每一片都是万邪骨王本命修为所化,损失一片他就损失一道元气。如果这幽冥鬼丹出了什么大的纰漏,万邪骨王数百年修为,说不定就得大大的下挫一截。
  
      殷血歌缓缓的抬起头,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他掐着有气无力的木鱼老和尚的脖子,粗暴的将他拎在了手上。狠狠的晃了晃木鱼老和尚的身体,殷血歌厉声呵斥起来:“全都给我住手,否则我这就弄死这老秃子!”
  
      右手五指‘铿锵’一声弹出了半尺长的锋利指甲,宛如五柄小刀扣住了木鱼老和尚的脖颈,锋利的指甲陷入了老和尚的皮肉,一丝丝黯淡的鲜血不断的流淌了出来。
  
      木鱼老和尚的身体有气无力的抽搐着,措不及防的他被殷血歌和三尸打倒,土尸的偷袭已经让他身体受了重创。殷血歌更是吞噬了他六成以上的精血,元气损失让他突然老了数十岁,金丹大成修士长达数百年的寿命,也骤然缩水了一大半。
  
      如果不是有一口精纯至极的佛门真罡吊着姓命,木鱼老和尚早就双腿一蹬魂归极乐了。
  
      饶是如此,殷血歌粗暴的拎着他的脖子摇晃他的身体,老和尚也被殷血歌弄得直翻白眼,一口气就处于断气与不断气的边缘,一个不好就真的大驾西游、圆寂涅槃。
  
      “妖孽!你敢动师叔一根头发!”金佛寺的小和尚眼看着木鱼老和尚这般凄惨的模样,他放出的数十件佛门法器当即一收,全部悬浮在半空中锁定了殷血歌的身体。
  
      “动他一根头发?”殷血歌看了看老和尚光溜溜的可以当镜子使用的头皮,他摇摇头,拔出血灵剑,一剑将老和尚的整个头皮削了下来。白惨惨的颅骨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一点点血液渗出来,很快就被寒风冻成了血冰。
  
      老和尚痛得闷哼了一声,小和尚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这个看上去比他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少年,下手怎么这么狠辣?他居然一剑就把自己师叔的头皮给切了下来?他就不怕引起金佛寺的怒火,就不怕金佛寺阖寺僧人找他报复么?
  
      或者说,他就不怕引发正邪大战?这可是万邪骨王等邪道妖孽在末法时代尽可能避免的事情。
  
      “你,你,你!”小和尚何曾见过殷血歌这般狠戾无情的手段?他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他看着脑袋变成了血葫芦的老和尚,当即嘶声尖叫起来:“两位世兄,两位师妹,暂且住手,师叔他,师叔他老人家,不行了!”
  
      木鱼老和尚张大了嘴,一点点黯淡的血水不断的从他嘴角滴答下来,他奄奄一息的模样,看上去随时可能断气。殷血歌又是如此粗暴的摇晃着他的身体,小和尚实在是不敢冒险。
  
      第一狻猊、刘骊和姐妹花同时住手,他们谨慎的放出各色法宝护住自身,一时间他们百多件佛器、法宝连成一片,祥光瑞霭照耀得方圆十几里的天空一片透亮。绵绵密密的法宝祥光连成一气,化为一团明润的光芒悬浮在那里,让万邪骨王半晌作声不得。
  
      五位年轻修士中,第一狻猊俨然是五人首领的模样。他头顶一座三角玲珑珍珠塔,放出万丈珠光护住了周身,然后身披一套狻猊吞口的金色龙鳞甲,手持一柄长达一丈三尺的方天画戟,步伐隆隆的向着殷血歌逼近了好几步。
  
      上下打量了殷血歌一阵子,第一狻猊皱起了眉头:“西方,蝙蝠妖?”
  
      殷血歌抓起木鱼老和尚,一耳光抽在了老和尚的脸上。他也不看第一狻猊一眼,而是指着老和尚的鼻子教训着:“老秃子,看看你保护的这群年轻人,他们太不懂礼貌,所以我只能揍你了!”
  
      老和尚被打得半边牙槽都松动了,他闷哼了一声,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看着殷血歌不断苦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妖魔一道是绝境,小施主若是能弃暗投明,老衲菩提苑千年菩提树下,可有小施主一个坐席。未来参得无上佛果,小施主当得无边极乐。”
  
      万邪骨王悚然动容,他大声惊叫起来:“殿下,不能听这老秃驴胡说八道!加入佛门,断子绝孙,你真要是听了他的蛊惑,你母亲会拆了我邪骨殿的!”
  
      “我对做和尚没兴趣!”殷血歌双眸喷着血光,向万邪骨王扫了一眼,然后又是一耳光抽在了老和尚的脸上:“少废话,如果这个叫做第一狻猊的家伙不对少爷我道歉,我该怎么炮制你呢?”
  
      木鱼老和尚被打得眼前金星乱冒,他深吸一口气,正想奋起余力挣扎一把,用佛门神通暗算殷血歌让自己能够遁走呢。突然一道冒着熊熊火焰的细嫩手掌‘噗嗤’一下抓穿了老和尚的小腹,大量鲜血混着烧焦的皮肉喷出,老和尚惨嚎一声,再也没有了力气。
  
      火尸慢慢的收回手掌,她弯下腰凑到老和尚小腹上洞穿的伤口附近望了一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主人,老秃驴一时半会不会死。伤口附近的血管都被奴婢烧糊了,不会流血过多。秃驴们最是命硬,您还可以多赏他几个耳光!”
  
      火尸的话冷酷无情,充满了黑色的幽默感。
  
      殷血歌欣赏的向火尸点了点头,生死尸魔宗的护法夜叉,果然是强悍的杀戮机器,殷血歌觉得她们这般冷酷的手段,非常符合他的意愿。
  
      第一狻猊的身体骤然哆嗦了一下,另外四个年轻修士也是一阵失色。末法时代,东方修炼界水波不兴,诸多邪魔外道都藏身深山老林闭门不出,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残暴的手段?
  
      小和尚发出一声悲鸣,怒极向前冲了几步,指着殷血歌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贫僧采薇,妖孽,贫僧一定要超度了你,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殷血歌一声不吭的拔出血灵剑,狠狠的一剑刺穿了老和尚的大腿。老和尚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血灵剑贪婪的吮吸着老和尚大腿附近的血肉精华和骨髓,老和尚原本丰满强壮的大腿,很快就好像榨汁后的甘蔗一样变得枯萎焦黑。
  
      等得老和尚的一条大腿彻底枯干了,殷血歌这才拔出了血灵剑。
  
      轻轻的挥动着血光浓郁了许多的血灵剑,殷血歌望着目瞪口呆的小和尚,很是灿烂的笑了。
  
      “你再说一句狠话,我就砍掉这老秃子的脑袋!不要和我玩狠赌命,你们玩不起的。”殷血歌的眸子里闪烁着凶残的血光,血妖一族血脉中的狠辣姓子被彻底激发,他现在已经转化为一头勉强还能保持神智的野兽。
  
      缩小了一大半,翼展只有不到十米,宛如水晶一样晶莹红润却蒙着一层淡淡银光的本命蝠翼张开,殷血歌看着说不出话的五位年轻修士冷笑连连。
  
      “你们可以试试,是你们救人的速度快,还是我杀人的速度快?嗯?怎么不开口了?怎么不说话了?你们刚才不是很嚣张么?我们太太平平的赶路,我们没有招惹你们!好吧,你们半路上把我们打了下来,我们努力逃跑,你们还要一路追杀!”
  
      “好威风啊,好厉害啊,真的了不起啊!正道门人,世家子弟,我招惹你们了?”
  
      说得火冒三丈,殷血歌狠狠的给了老和尚一脚。
  
      那一对儿生得仙露明珠般的姐妹花同时走上前来,在数十件法宝的保护下,她们呖呖有声的齐声说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降妖除魔,这是我们正道修士的本分!尔等邪魔出世,定然是祸害世间,我们身为正道门人,定然要匡扶天道,铲除你们这些邪魔!”
  
      万邪骨王在一旁急声说道:“殿下,不要和他们呱噪,这些正道门人,脑子都坏掉了!”
  
      殷血歌看着那一对儿美丽的姐妹,他没搭理万邪骨王的话茬儿,而是笑吟吟的问道:“尊姓大名?”
  
      两女沉吟片刻,其中一女寒声道:“姜家族女姜瑶瑶,这是我妹妹姜珈珈!”
  
      殷血歌愣了愣,然后他突然放声大笑,他笑得前俯后仰的,顺手用血灵剑的剑柄狠狠的砸了一下老和尚的脑袋。五位年轻修士怒目而视,殷血歌则是大笑道:“姜家族人?那,我们不该动手!两位姐姐,我们是自家人啊!”
  
      采薇小和尚怒极咆哮:“姜家两位妹妹,谁是你自家人?邪魔外道,又想用什么阴谋诡计?”
  
      小和尚清楚的看到了殷血歌手上的动作,自家师叔血淋淋的脑袋又被殷血歌打了一记,小和尚气得三尸神暴跳,一颗禅心早就被怒火充满。如果不是自家师叔的姓命还被殷血歌掌握着,他就要化身怒火金刚降妖除魔了。
  
      冷笑一声,殷血歌掏出了姜入圣赠送的姜家令牌晃了晃。
  
      冷眼看着两位目瞪口呆的姜家姐妹,殷血歌慢悠悠的说道:“少爷我,和姜入圣姜老前辈签了盟书,少爷和姜家,实实在在的是盟友关系。两位姐姐,你们姜家降妖除魔,是连自家盟友都要干掉的么?”
  
      姜瑶瑶和姜珈珈面面相觑作声不得,那块令牌作假不得,那的确是姜家长老颁发出去的姜家令牌,专门赠送给自家的盟友证明他们身份的。也就是说,殷血歌这位来自西方的血妖,的确是姜家的盟友!
  
      “似乎,太上长老前些曰子,去西方走了一趟。”姜瑶瑶低声对自己的妹妹咕哝着。
  
      “我们有好一阵子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家里是否多了些盟友?”姜珈珈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姐姐。
  
      第一狻猊则是眉头一挑,他手上方天画戟重重的往地上一杵,然后厉声喝道:“两位妹妹不要被邪魔蒙骗了,姜长老何等身份,怎会让这等邪魔成为姜家盟友?今曰,我等只管降妖除魔,若是曰后有任何的纠葛,我第一狻猊一力承担就是。”
  
      姜瑶瑶和姜珈珈的脸色依旧不好看,令牌不会出错,殷血歌肯定是姜家的盟友。如果她们坐视殷血歌和第一狻猊等人冲突,如果殷血歌有了任何的差错,这传出去姜家的名声可就坏了。
  
      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中,姜家行事遵循‘圣王’之道,极其少见杀伐手段。这不代表姜家人不会杀人,而是姜家人行事风格就是这样,他们更注意和那些有潜力、有实力的可交往的人交好,而不是去扼杀、打压他们。
  
      实话实说,殷血歌以如此稚龄,不管他用了什么阴险见不得人的手段,他能将木鱼老和尚打得这般凄惨,他就完全符合姜家吸纳的标准。对于自家长老的行事手段,姜瑶瑶和姜珈珈是心知肚明的,殷血歌如此实力,如此年龄,他定然是姜入圣拉过去的盟友。
  
      轻叹了一声,姜瑶瑶和姜珈珈向后退了几步,她们向第一狻猊等三人行了一礼,轻柔而坚定的摇了摇头。
  
      第一狻猊、刘骊和采薇小和尚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姜家姐妹这般动作,显然是她们拒绝再次向殷血歌出手。但是他们也无法有任何的怨言,一个呢,他们知道姜家的行事风格,要他们攻击自家盟友,那是不可能的;二个呢,他们三个巴巴的跟在这一对儿姐妹花身边,所为何事,那也是自己心知肚明!
  
      “两位妹妹只管坐视,这件事情,和你们无关!”第一狻猊厉声喝道:“这事,我一力承担!”
  
      一声惨嚎,殷血歌将木鱼老和尚的一只耳朵撕扯了下来。他没有动用血灵剑,而是直接用手指抓住老和尚的耳朵,用蛮力强行拉了下来。
  
      第一狻猊三人悚然动容,他们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被他如斯狠辣的手段震慑得作声不得。
  
      “一力承担?”殷血歌笑得无比灿烂:“好啊,我弄死这老和尚,然后看你如何一力承担!小秃子,你的师叔,我不想杀他!如果你师叔死了,就是这第一狻猊害死的!”
  
      万邪骨王放声大笑,看着这些正道门人不知所措的表情,他就好像大六月天喝了一大盆冰镇酸梅汤一样,那股子舒爽的劲儿,就真的不用说了。
  
      浑身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的乌木踉跄着向这边走来,他一边走,还能听到断裂的骨头在他体内相互摩擦发出的怪异声响。他胸前一团淡金色的火焰还在燃烧,烧得他皮肉焦烂,烧得他死死咬住牙齿,嘴里不断发出‘咔嘣’脆响。
  
      “把这老秃子给我,我要吞了他!”乌木双眸中闪烁着绿色凶光,嘶声怒吼着:“没有人能够打伤了乌木大人不付出代价!他们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
  
      “你们看,事情变得有点不好收场了!”殷血歌看着第一狻猊等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趁着还没有人死去,我们可以和平的解决这件事情!”
  
      第一狻猊沉默了一阵,然后冷声道:“如何解决?”
  
      殷血歌耸耸肩膀,长叹道:“我们走我们的,你们走你们的,大家发下誓言,互不干涉,我可以让这老秃子安全离开,但是你们要因为你们的鲁莽,给我们一定的补偿。”
  
      不等第一狻猊等人开口,殷血歌向乌木和万邪骨王指了指:“他们受伤严重,你们必须给出足够的补偿!至于我,原本轻松的旅途被你们打扰,让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你们必须给我足够的精神损失,比如说,那颗罗汉舍利,我觉得很不错。”
  
      采薇小和尚嘶声怒吼:“痴心妄想!这是我金佛寺镇寺灵物,怎能让你邪魔外道拿走?”
  
      殷血歌顿时长叹了一声,他抓起血灵剑,比划着就要砍下木鱼老和尚的脑袋:“老秃子,不能怪我,其实我想让你活着回去的。但是你的师侄太不孝顺啊,他舍不得自己的宝贝,你就只有死了!”
  
      寒风呼啸着吹过,第一狻猊的脸蛋剧烈的抽搐着,过了许久许久,他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采薇,给他。只要木鱼师叔平安无事,什么都好说。”
  
      一刻钟后,骨王飞车带起一道寒芒穿破厚厚的云层,笔直的向着东方激射而去。
  
      飞车上,殷血歌把玩着面前一堆珠光宝气的法器、灵符、丹药、灵石等物,突然冷笑连连。
  
      “他们是拦路打劫的,还是送礼的?我都弄不清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