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七章 疑惑与震惊
    血鹦鹉歪着脑袋盯着幽泉。
  
      殷血歌跪坐在地上,双手撑住了地面,一对儿眼睛距离幽泉那张精致玲珑但是有点空洞、迷茫的面孔只有半尺远。他死死地盯着幽泉,仔细研究了一番幽泉那种美丽至极的小脸蛋儿,这才伸手摸了摸她的鼻头。
  
      “幽泉啊,这东西,你是怎么知道的?”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殷血歌很是好奇,同时很是震惊的询问幽泉。
  
      和万邪骨王这些老邪魔打了不少交道,殷血歌在邪骨道也阅读了一些典籍,他对修炼界的一些事情也并不陌生了。单说典籍这一类的东西吧,修炼界的典籍,尤其是上界,也就是仙界的那些道书玉册之类的东西,那都不是普通书籍能比的。
  
      仙人的修炼功法,里面融入了仙人对天地大道的感悟,铭刻了真正的天地法则的痕迹。所以普通的材料是无法承受这些仙法仙术的,只有顶级的天材地宝制成的金书玉箓,才能记载各种仙术仙法。
  
      而且并不是所有的仙人都有能力制造或者复制仙人级别的仙术仙法,就好像太平公主给殷血歌的万劫血神经,为什么只有前面三重的修炼功法?很可能不是太平公主小气,更大的可能是因为太平公主的这一缕分身精魄。她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后面的功法复制出来!
  
      没见她只是帮殷血歌复制了三篇秘法,就累得分身精魄都差点崩解了?
  
      这还是普通的地仙、天仙级的仙法仙术就是这般厉害,更不要说比万劫血神经更完善、更高深的功法。幽泉所谓的那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很可能是大罗金仙甚至更玄妙的法门,而这样的可以用‘道果’来称之的秘法,幽泉的小脑袋是如何记下来的?
  
      殷血歌脑袋里如今就有一门幽冥鬼道的大罗道果,但是这一门《大罗浮生幽冥道》,他是以完整传承的方式保存在他的脑海中,只是借用殷血歌的识海存身而已。
  
      幽泉不同,她是幽冥界刚刚诞生的不知名种族的幼子。刚刚诞生就被小幽冥界万鬼灵殿的召唤祭坛强行召唤而出。以她幼体的身份。她最多会知道一些血脉传承的本能,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么高深莫测的仙家功法?
  
      “鸟爷纵横幽冥无数年,从没听说过这种事情!”血鹦鹉也有点呆愣愣的看着幽泉,他的双眼中血光闪烁。偌大的一头鹦鹉浑身羽毛凌乱。显然他也震惊到了极点。
  
      “如果说幽泉小丫头。她的血脉传承中包括了一门比仙蝠秘法万劫血神经还要完整、高深的功法,她的父母会是谁?传说中的幽冥之主么?开什么玩笑?”血鹦鹉的口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他很是苦恼的拼命的摇摆着脑袋。
  
      “没道理。真没道理,万劫血神经虽然只是淬炼**的功法,但是也是被列为最接近大罗道果的妖仙秘术!比万劫血神经还要完整,还要高深的体修法门?这是什么玩意?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是谁留下的?你又为什么会知道?”
  
      血鹦鹉有点抓狂了,他愤怒的拍打着翅膀从殷血歌头顶飞起,绕着大殿急速盘旋起来。
  
      幽泉眨巴着清澈如水,但是深邃犹如万丈海渊的双眸,语声清冽的问殷血歌:“尊主,需要幽泉将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传送给您么?幽泉这里,有他的道果仙种!”
  
      血鹦鹉再次尖叫了一声,他哆哆嗦嗦的看着幽泉,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说,而是翻着白眼躺在了地上,两条小爪子对着天花板,一抽一抽的好似发了羊癫疯一般。
  
      道果仙种,那是比仙书道籍更加珍稀罕见的瑰宝。
  
      只有创造了一门神通仙术的大能或者陨落,或者寂灭,或者涅槃,或者轮回,总而言之就是他舍弃了那一身强横的修为和惊天动地的神通后,他就会将耗费全部的精气神,将自己最根本的一门神通法门凝聚成一颗神秘的种子。
  
      以识海为天地,以灵魂为土壤,以自身精气神为阳光雨露和肥料,逐渐滋养滋润这道果仙种,就能在识海中‘种出’这一门仙法神通。不需要过多的参悟和研究,只要舍得耗费精血元气,就能逐渐的彻底的掌握这门仙法神通。
  
      大罗道果这样的仙书道籍,有大能者可以尽可能的多复制几份出来。
  
      但是道果仙种这种玩意绝对是独一无二的,陨落或者寂灭一位大能,才可能有一枚大罗道果留存下来!而这种道果仙种融合了一位大能的全部精气神,他自身几乎就是一灵性十足的先天灵物,他会主动择主,只有最适合他的‘有缘之人’,才有得到他的可能。
  
      幽泉居然告诉殷血歌,她手上居然就有这门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的道果仙种!
  
      殷血歌茫然,他不知道道果仙种是什么,但是很显然血鹦鹉是知道的。他抽了一阵疯后,就好似疯癫一样扑到了殷血歌的头顶,一边抓挠他的长发,一边叽叽喳喳的将自己所知的有关道果仙种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殷血歌的目光顿时变得很古怪,他的心中更是充满了诧异。他甚至有点惊恐的看着幽泉,按照血鹦鹉有点夸大其词的说法,这种所谓的道果仙种,往往都只有巅峰金仙以上级的大能陨落或者寂灭时才能凝结出来,而这门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很显然并不单纯是金仙道果!
  
      “幽泉,你从哪里得来的这道果仙种?”殷血歌很谨慎的问询幽泉。
  
      呆滞了一阵。同样跪坐在殷血歌身前的幽泉直起腰身,她凑到了殷血歌面前,伸出淡红色的小舌头,宛如猫儿一样轻轻的舔了舔殷血歌的嘴唇。没有任何暧昧和旖旎的气息,更没有半点儿不纯净的成分夹杂在内,幽泉就好像刚出生的猫儿,单纯因为喜欢和亲近,这样轻轻的舔舐了一下殷血歌。
  
      一道纯净无瑕的黑漆漆的幽冥气息从幽泉的舌头上喷出,裹着一枚拇指大小的红色种子飞进了殷血歌的嘴里。殷血歌只觉得身体一阵剧烈的震荡,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宏大声音。
  
      他听不清那声音在说些什么。他只是眼前幻象连连。他看到了漫天星辰的运转,看到了无数星辰的毁灭和重生,看到了无数星空的崩解,以及虚空中衍生出的无穷奇异。
  
      金光四射。天花乱坠。有奇异的馨香顺着每一个毛孔涌入身体。分明还没拥有灵魂内视实力的殷血歌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灰蒙蒙的小小空间内。他突然明悟,这里就是自己的识海。
  
      长宽不过数米的识海中,大罗浮生幽冥道所化的鬼脸玉盘慢悠悠的悬空转动着。感受到殷血歌的进入,玉盘上的鬼脸居然很是灿烂的向他龇牙咧嘴的笑了笑。
  
      幽冥十八禁囵塔悬浮在玉盘上,正放出丝丝缕缕的黑色仙光照耀四方。因为这两件鬼道至宝的存在,殷血歌的识海变得阴气森森,看上去就和黄泉鬼府没什么两样。
  
      游目四顾,殷血歌突然看到大朵大朵的血色莲花从高空坠落,这些血色莲花被一团团浓郁的五彩仙光包裹着,莲花所过之处,几年鬼脸玉盘和幽冥十八禁囵塔都下意识的收敛了自身光芒,尽可能的不去碰触这些散发出淡淡馨香的血色莲花。
  
      无数莲花落下,殷血歌只觉浑身一阵酥痒,他见到那颗红色的种子拖着一条长长的红色光焰从高空坠落,轻盈的落在了他识海的正中。随后殷血歌的灵魂一阵乱颤,他的意识被一股柔和的力量从识海中推开,他的意识回到了自己身体内,他突然觉得浑身上下黏糊糊的。
  
      血鹦鹉已经逃出了数十步远,正一脸嫌恶的看着浑身布满了黑红色污垢的殷血歌。
  
      幽泉则是歪着脑袋,静静的看着浑身污秽臭气冲天的殷血歌。她甚至掏出了一条白色的丝绸手绢,小心的沾了沾殷血歌脸上的污秽,然后凑到小脸蛋前仔细的打量起来。
  
      殷血歌老脸一阵通红,他狼狈的一跃而起,带着一身恶臭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寝殿的浴室。
  
      宽敞的浴室中,一个长宽十米开外,用白玉、白银镶嵌的大浴池内注满了滚烫的热水。浴池下方有管道不断的将池中的水排走,而浴池的四个角落里分别有一个青铜铸造的鬼头张开大嘴,将新的滚水不断注入池中。
  
      身体一晃,震碎了身上的道袍,浑身黑红色的殷血歌一个鱼跃跳进了浴池中。
  
      一圈圈污秽的水波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偌大的浴池里的洗澡水眨眼间就变成了淡淡的黑红色,并且散发出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味。殷血歌的五感比常人敏锐百倍以上,他被这血腥味一冲,只觉五脏六腑一阵翻滚,头昏目眩的他狼狈的站起身,顾不得擦干身上的水,就冲到了一旁的镶金马桶上张开嘴大口呕吐。
  
      吐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清水一样清澈透明,却粘稠好似胶水的怪异液体。而且这些东西混杂着刺鼻的怪异腥味,刺激得殷血歌鼻腔剧痛,让他生不如死的怪异味道。
  
      肚子里翻江倒海般折腾着,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呕吐着。好容易他吐干净了肚子里的东西,眉心一道奇异的寒流突然渗出,瞬间流转全身,他的身体内又不断的分泌出黑红色的污秽,他哆哆嗦嗦的站起身,踉跄着一头扎进了浴池里。
  
      邙山鬼府毕竟是曾经的仙人道场,就算是浴池那也是配置了各种强大的阵法。偌大的一口浴池,里面被污染的洗澡水在刚刚极短的时间内就被换得干干净净,殷血歌带着一身的污秽扎进池水中,他身体四周顿时又荡起了一圈圈的黑红色痕迹。
  
      如此十几次。殷血歌呕吐又呕吐,冲洗又冲洗,他自己都觉得诧异,自己体内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污秽?
  
      当他最终停歇下来的时候,他已经饿得头昏眼花,肚皮都凹陷了进去。他的皮肤变得和婴孩一般粉嫩,还散发出淡淡的红晕。此刻他的皮肤是那样的细嫩,就算是柔软的丝绸道袍穿在身上,居然都给他带来了针扎一样的痛苦。
  
      一道微弱但是清晰的信息轻柔的融入了殷血歌的灵魂,他突然明白了刚才自己身体内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这是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最初步的功法。洗涤后天体内积蓄的血毒。尽可能的让身体恢复纯净,达到甚至超过先天母胎中的资质。
  
      他更是明白了,这是一门只有血妖一族才能修炼的锻体功法。这门功法的精髓就在于以巨量的精血为材料,提炼血中精髓。一丝丝的淬炼**。将**淬炼得堪比金刚。除开血妖一族。其他任何种族敢于修炼这门诡异却强大神奇的功法,唯一的下场就是浑身精血燃烧殆尽,化为一片飞灰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惜。如果想要加快修炼的速度,居然就要‘万年龙血果’、‘玄天血兰玉食’、‘青霄血栆’这样的天地奇珍。或者干脆就是‘大衍血灵丹’、‘夺元血魔灵液’之类的仙丹仙药。这些东西我都是第一次听到名字,哪里去找这些古怪玩意?”
  
      感受着那一丝信息中蕴藏的庞然资料,殷血歌不由得连连苦笑。
  
      这门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真个是为血妖一族量身打造的无上神通。以血妖一族近乎疯狂的实力提升速度,这门道果也有急速提升实力和境界的取巧法门,那就是吞噬大量的相辅相成的天地奇珍和现成的仙丹灵药,如此一来实力能够突飞猛进,以令人震惊的速度提升自身修为。
  
      而这门强横异常的血神道功法,他修炼的就是血妖一族的**,其中融合了佛门、道家、妖族、魔道的诸般炼体法门的精粹,又以佛门金刚不坏法体为核心,由此演绎出来的一门无上神功。
  
      秉承了妖族一贯的简单、直接、原始、朴素的风格,血神道的法门划分极其简单:
  
      最基础的奠基功法,就是‘肉身道’,在这奠基阶段,焚烧杂质,排解血毒,淬炼骨肉皮膜内脏血管等等,**力量能够达到万斤上下,扛鼎举钟不在话下。
  
      肉身道后是木身道,到了这境界,刀砍斧剁只是寻常,能硬抗金丹期修士的全力攻击。双手轻松挥动,能有十万斤巨力,一掌拍出犹如天雷轰顶,寻常金丹修士碰之则骨肉尽成齑粉。
  
      木身道后是铁身道,此刻周身宛如铁铸,纵使元婴境大能修士才能伤损他的身体。相比木身道,这个境界的血妖力量再涨十余倍,就算是一座小山也能轻松举起。而到了铁身道的中后期,就算是元婴可以离体行走的神游境大能,对修炼者的**也无可奈何。
  
      铁身道后是铜身道,身躯不仅坚硬无比,更是柔韧异常。铜身道的修士举手投足之间,**力量堪比顶级的法宝。到了这境界,修成元神,可以称之为‘人仙’的化神境、登天境的修士也是大为头痛,一般的法宝、灵器面对这样的**,已经极难破开他的防御了。
  
      铜身道后是银身道,这时的法体精华内蕴,举手投足就有天地大力相随。总算是纳元境和三难境的修士碰到银身道的修士,也得借助阵法等各种外力,才有可能将他**消磨摧毁。到了银身道的水准,在修炼界几乎可以横行。
  
      银身道后是金身道,此刻**已经有了一丝佛门不坏金身的味道,不仅仅坚固异常,而且不惧怕普通的降妖除魔的佛门、道门的佛法仙术。如此就是三劫境和不离境的半仙,对金身道的血妖修士也只能徒呼奈何。
  
      突破金身道,那就是凡人修炼境的玉身道,此刻周身毫无杂质,光洁莹润宛如一块美玉,这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仙人之体。到了这个境界,一旦度过最后的飞升仙劫,吸收了一丝仙灵之气,立刻玉身转化为仙体,开始崭新的修炼历程。
  
      而血神道达到仙人境的修炼境界划分也很简单,就是以仙人境界来划分。
  
      血神道在仙人境界每一个境界大成的标志,就是**可以抵挡这个境界所有仙人的随意攻击而丝毫无损,这就代表你在这一个阶段的修炼达到了完美的状态,可以踏入下一境界的修炼了!
  
      换言之,如果血神道能够修炼到大罗金仙的至高境界,那么就代表着所有的大罗金仙动用自身的大罗道器,都无法攻破血神道修炼者的**!
  
      殷血歌将这些信息浏览到这里,他已经是浑身冷汗犹如小溪一样流淌下来。
  
      何等恐怖的功法,何等变态的功法!
  
      如此强横强悍的**,配合上血妖一族天生的高速和血遁逃命的功法,殷血歌不敢说自己未来有多强,但是他的生存能力绝对是天下独一无二的!
  
      到底是谁推衍出了这种变态的法门?
  
      听太平公主和幽泉的话,将她们的话联系起来,莫非推衍出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的大能,就是血妖一族的始祖么?但是幽泉渡给殷血歌的,那是一枚道果仙种!
  
      难道说,血妖一族的始祖,他已经悄然陨落了?
  
      浑身冷汗淋漓的殷血歌沉吟片刻,他摇摇头,不再想这些非他能够触摸的东西,而是迅速的理清了这门功法肉身境最基础的一片‘木皮篇’,开始投入了修炼。
  
      一点幽暗的血炎从殷血歌的心头滋生,渐渐的流转到了他的皮肤下。
  
      那一块皮肤就好似被无数针尖扎过一般,殷血歌痛得一皱眉,顿时觉得饥饿感呼啸而来,他差点没饿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