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九章 在路上
    刺耳的尖啸声透过浮光星舟外的防御阵法传了进来,依旧刺得耳膜生痛。
  
      四条浮光星舟笔直的冲上青冥,他们穿透厚重粘稠的青冥罡风,在船尾留下了四道长达数十里的青白色痕迹。青冥罡风虽然是流动的风劲,但是他沉重粘稠好似水银,寻常人被这高速流动的罡风轻轻一卷就变得粉身碎骨,由此可见这罡风的可怕。
  
      浮光星舟分开青冥罡风向青冥之外急速飞行,就好像一柄钢刀硬碰硬的在劈砍一块铁锭,虽然星舟看起来飞行时务必的稳当,没有丝毫的晃动,实则上星舟承受的压力极其可怕。
  
      若是站在浮光星舟的船头就可以看到,一重椭圆形的光罩牢牢地护住了星舟的龙头型船头,青色的风暴一**的拍打在光罩上,四周的空气已经被高温烧成了赤红色。
  
      殷血歌站在星舟的主控舱室内,透过透明的落地窗向下方望去,然后他突然惊呼了一声。
  
      “感情,稚子殿的地理书,那是骗人的?”殷血歌骇然瞪大了眼睛,在下方数万里的地方,他看到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广袤大陆,而并非稚子殿使用的地理书中所说的那样,所有人都是居住在一个硕大的星球上!
  
      殷天绝等殷族的老人,包括万邪骨王他们在内都没注意到这个事情。
  
      话说,他们这样的老人活了数百年,他们哪里会像殷血歌这样,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琢磨大地到底是什么形状的问题?但是这一看上去。他们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可不是么?下方的那一方地域,分明是一块略微呈圆形的厚重陆地,形如龟甲的陆地当中镶嵌了数块大大小小的蓝色海洋,这分明是一块儿陆地,而不是一个星球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殷天绝和万邪骨王等人同时惊呼出声,尤其是妖妖娆娆自诩为女人的九阴公主,他更是整个儿趴在了落地窗上,很不顾形象的大呼小叫着。
  
      “都给本宫闭嘴!一群没见识的东西,需要这么大惊小怪的么?”太平公主端端正正的坐在主控舱室的宝座上。一边控制着星舟向上空飞行。一边迅速的对比着喪婆婆贡献出来的星路图。
  
      听到一行人的大呼小叫,她很不耐烦的呵斥了起来:“哪里有什么星球?你们居住的地方,是周天万界的枢纽,鸿蒙世界的根源。太古传说中鸿蒙世界树的树根所在。这块大陆被上界之人称之为鸿蒙本陆。是周天世界一切生灵的发源之地呢。”
  
      伸出两根手指。大致比划了一下这块硕大陆地的大小,太平公主不屑的摇了摇头。
  
      “这才多大呢?上古之时,鸿蒙本陆直径有十二万九千六百量。而一量是六十四亿八千万里。所以,你们自己算算这鸿蒙本陆有多大。”
  
      “若非末法时代,这鸿蒙本陆就和放久了的橘子一样不断脱水,嘿,他怎么可能才这么点大小?”
  
      十二万九千六百量的直径?每一量合六十四亿八千万里!
  
      殷血歌瞪大了眼睛,扭头看向了自家的几位元老。他却发现殷天绝等人也是瞠目结舌作声不得,一个个被这恐怖的数字惊得带呆愣愣的,就好像雷暴雨天的鸭子一样呆住了。
  
      “所以,以这品质下三滥的,连仙器都不算的浮光星舟的品阶;加上你们拼凑出来的这点儿上品灵石,再配合你们这点儿微不足道的法力道行!”太平公主讥嘲的冷笑了三声:“也就是这末法之末的特殊时期,你们才有机会靠近荧惑道场!”
  
      “放在那上古时代,荧惑道场和鸿蒙本陆之间的距离,是鸿蒙本陆自身直径的十二倍,以你们如今的这点修为,你们死了又生,生了又死,生生死死一千辈子,不知道能不能碰到荧惑道场的边儿呢。”
  
      殷血歌和一众邪魔外道的老魔头一个个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金丹期的修士,就算是驾驭顶级的飞行灵器,他们一秒钟最多也就是急速飞掠数里的速度。以这样的速度,他们一辈子都别想飞过鸿蒙本陆,至于说从鸿蒙本陆飞抵荧惑道场,似乎真的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们都得给本宫乖巧一点!金丹修士在太古时代,简直连蝼蚁都算不上!但是如今,你们居然有机缘踏入荧惑道场!你们过去无数辈子,估计敲破了几亿个木鱼吧?”
  
      “所以一定要机灵一些,荧惑道场的一块破砖滥瓦,说不得都是你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宝贝!见到什么,哪怕是花园子里的泥土,只要能带走的,就全部带走!不要客气,千万不能客气!”
  
      太平公主的眼珠里一抹血色火焰熊熊燃烧着,她狂热无比的大声喝道:“搬光,拿光,抢光,如果无法带走的,哪怕全部毁掉,也不能留给那些正教修士,你们可懂?”
  
      殷血歌看着面色赤红的太平公主,发现她的身体都在微微的哆嗦着。
  
      “荧惑道场内,有大罗金仙的道宫!大罗金仙啊,那种老不死的存在,他们的一个马桶很可能都是能够毁天灭地的先天灵宝或者后天灵物!他们的一个饭碗或许都是用一方虚空炼制而成,能够自成一方天地!他们的一条亵裤,说不得就是能够反手间毁灭星河的恐怖仙器!”
  
      “所以,不要客气,绝对不要客气,碰到任何你们能够带走的,就全部带走!”
  
      严厉的告诫了殷血歌一行人一番后,太平公主大袖一挥,将他们都从主控舱内赶了出去。
  
      一道柔和的力量扑面而来,所有人都无法抗拒的被推出了门外。殷血歌和殷天绝对望了一眼,殷天绝摇摇头。低声咕哝了一句他去看望一下随行的殷族族人们,然后就匆匆的赶去了下面的底层船舱。
  
      殷血歌则是带着自己身边的一行人来到了船尾甲板,他远远的看着那变得越来越巨大的鸿蒙本陆,整个灵魂都被那巨大无比的陆块震慑住了。
  
      是的,随着浮光星舟不断的远离地面,殷血歌所能见到的陆地面积是越来越巨大。整个视线都被陆块占满,到了最后,虽然他是在不断的远离地面,却有一种地面正在不断向他砸过来的错觉。
  
      如此巨大的鸿蒙本陆,但是如今他的大小估计只有上古时他的全部面积的万分之一不到吧?
  
      幽泉站在殷血歌身边。长发轻盈的随风摆动着。她静静的看着鸿蒙本陆。过了许久突然感慨起来:“一直听说,鸿蒙本陆是周天世界中最瑰丽神奇的陆地,今天,总算是见到了。只可惜。这还不是鸿蒙本陆的完全形态。真是有点可惜呢。”
  
      血鹦鹉冷哼了一声。他歪着脑袋死死地盯着鸿蒙本陆,尖声尖气的咒骂起来。
  
      “这破烂地方,有什么好看的?鸟爷的父亲!嗯。如果说鸟爷有父亲的话?鸟爷的父亲,曾经带着很多人想要来鸿蒙本陆参观旅游一番,但是似乎差点被扒光了毛的赶回去?”
  
      懒洋洋的挥动了一下翅膀,血鹦鹉有点慵懒的叹了口气:“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有点稀里糊涂的,我是喝醉了,还是没睡醒?我们得找点有乐子的事情做啊,这一路上还要飞不少路吧?”
  
      浮光星舟重重的震荡了一下,他们已经穿破了青冥罡风层,来到了外层的极光元磁层中。一时间漫天都是七彩极光乱飞乱射,混乱的元磁之力化为无形的巨手碾压扭曲着一切能量和实体。浮光星舟剧烈的震荡着,星舟内填充的上品灵石在急速的消耗,星舟表面的防御法阵迸射出刺目的光芒,厚厚的光罩不断滋生,然后又不断的被削弱。
  
      主控舱内的太平公主发出一声冷哼,四条浮光星舟首尾相接,化为一道夺目的光流向着天空笔直飞起。四条星舟的防御法阵连为一体,星舟的防御力顿时暴涨十倍左右,任凭外界的极光、元磁如何肆虐,再也无法撼动这些星舟分毫。
  
      幽泉双手捧在胸前,静静的看着星舟光罩外狂乱的七彩流光,看着那宛如长江大潮一样翻滚涌去的滚滚光潮,很是陶醉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见到这些传说中的景象了。真好,真好!”幽泉沉醉的唱起了一首古朴而简单的歌谣,殷血歌再次从歌声中好似见到了一条茫茫大河在无边无际的黑色荒漠上流过。
  
      “幽泉妞儿,别瞎嚷嚷了,鸟爷发现了很有趣的东西!”血鹦鹉突然很没正经的向幽泉大叫了一声,然后举起一只翅膀,朝着鸿蒙本陆表面的一道极细的流光指了指。
  
      “鸟爷这对鸟眼还不错吧?嗯?没看错吧?是那些正教修士的浮光星舟?唉哟,他们还真准备和尊主您争夺荧惑道场啊?”血鹦鹉兴奋得浑身羽毛都一根根的竖起,他嘶声大叫了起来:“鸟爷的亲爹说得对啊,所有隐患都要扼杀在襁褓之中!”
  
      浑身血光微微一闪,血鹦鹉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他突然扭头向附近一块急速飞过的陨石望了过去。这里是青冥之上的极光元磁层,能够突破一重重罡风和天火的封锁,进入这一层虚空的陨石都蕴藏了大量的珍稀金属,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抵挡一路的罡风吹拂和天火灼烧。
  
      换言之,出现在这里的陨石基本上都等同于一块沉甸甸的金属疙瘩,而且他们的质地都极其惊人,他们的重量都大得吓人,这么一块两尺见方的陨石,他的重量很可能不下三万斤。
  
      血鹦鹉的眸子里两道极细的血光喷出,重重的落在了那颗陨石上。
  
      原本擦着殷血歌他们所在的浮光星舟急速掠过的陨石受到血光冲击,他的轨迹顿时发生了细小的转折。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转折令得他在继续飞出数百里地后,就一头朝着下方数十万里外的一条东方修炼界正教门人的浮光星舟当头砸了下去。
  
      主控舱室内传来了太平公主的赞叹声:“这杂毛鹦鹉,干得漂亮呵!”
  
      快速飞行。每一秒钟掠过数千里的陨石带起了一条刺目的火光,笔直的砸向了那条浮光星舟。
  
      一道震怒的咆哮声从星舟内传出,虽然距离太远,就算是殷血歌都听不到那人的怒吼声,但是看看那条浮光星舟附近突然炸开的大片青冥罡风就知道,那人的吼叫声蕴藏了多大的威力,同时蕴藏了多大的怒火。
  
      一条淡淡的银色人影从浮光星舟中涌出,这条人影高有数十米上下,身形半透明的他拉开一张造型奇异的长弓,然后一箭射出。准确的命中了那块急速飞行的陨石。
  
      重达数万斤的陨石无声无息的化为一圈圈光纹向着四周扩散。那银色人影面色森冷的向着殷血歌他们的浮光星舟望了一眼,然后缓缓的拉开了长弓。
  
      虽然长弓并没有锁定殷血歌,而是冲着整条星舟而来,殷血歌依旧觉得浑身一阵阵的发冷。身上的汗毛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那张长弓。不。是那个手持长弓的人影,他给殷血歌的感觉就和面对太平公主一样,根本无法对抗。无法抵御。
  
      淡淡的血光从主控舱内透出,太平公主也在浮光星舟外显出了自己的庞大投影。
  
      “我说是谁呢,仗着一手破破烂烂的箭术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杨家的哪一位小弟弟,怎么本宫从未见过?”
  
      太平公主的声音响彻云霄,循着一种奇妙的天道韵律,她的声音横跨数十万里虚空,径直传到了对方的星舟上。那银色人影则是冷冷一笑,殷血歌他们顿时同时听到了对方讥嘲的冷笑声。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血曌仙朝监国长公主太平?你什么时候降临的?”
  
      太平公主的眉头一挑,她眼波流转,‘嗤嗤’的笑了起来:“监国长公主太平?嘻嘻,这名头不错,本宫很是欢喜!本宫的主体可没有将这消息传来,感情这些年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
  
      银色人影微微一愣,他冷声道:“原来,只是一缕留存在鸿蒙本陆的分身精魄,尔等妖孽,行事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你是如何在末法时代,将自身的这一缕精魄留存至今的?”
  
      银色人影的语气中充满好奇,但是太平公主顾左右而言他的连声娇笑:“问这些有的没的东西做什么呢?玩弓箭的杨家小弟弟,你爹是谁?你娘亲是谁?你又叫什么?”
  
      ‘嘿嘿’一声冷笑,那银色人影骤然一箭向着这边射了过来。
  
      一缕极细的银光呼啸着洞穿了数十万里虚空,沿途的极光元磁都被撕开了一条笔直的甬道,箭光已经到了太平公主眉心处,那银色人影才厉声喝道:“少废话,接小爷一箭,再说其他!”
  
      太平公主冷哼一声,她背后一对儿硕大的本命蝠翼张开,狠狠的一翅膀拍在了银光上。
  
      一声巨响,银光粉碎,太平公主一言不发的双手结了一个古怪的法印,一团人头大小的赤红色血炎带着刺耳的怪啸声,宛如一颗流星一样向着对方撞击了过去。她冷声道:“不知好歹的小东西,既然如此,本宫也就不客气了。”
  
      粘稠的血色火球中一枚若隐若现的太古妖文剧烈的翻滚着,沿途的极光元磁不断被那火球吞噬,当火球快要撞在那银色人影身上的时候,火球已经膨胀到了千米直径,简直犹如一颗小流星一般沉甸甸的撞了上去。
  
      银色人影长啸一声,他突然抬起头,眉心一条细缝张开,一道蒙蒙金光喷出,宛如利刀一样将那火球切开。这金光所过之处,沿途的极光元磁纷纷烟消云散,方圆百里的虚空变得风轻云淡,再也不起丝毫波澜。银色人影的眉心处一颗比正常眼睛大了一圈的竖目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丝丝金光不断射出。
  
      “唉哟,杨家不知名的小弟弟,想不到你这通天神眼,居然已经练成了?你是杨家哪一房的嫡系子弟?”
  
      银色人影没有回答太平公主的问题,而是冷静的喝道:“荧惑道场,势在必得。但是将实力损耗在这里,太平公主,这是不是有点太不明智了?”
  
      沉吟了片刻,太平公主嫣然一笑,缓缓点了点头:“倒是说得有理。路上暂且和平相处,到了荧惑道场,再各展手段,如何?”
  
      银色人影收起眉心金光,藏起手上长弓,然后笑着点了点头:“长公主说得极是,到了荧惑道场,再各自施展手段就是。”
  
      微微一顿,银色人影突然笑问道:“长公主可知道,还有同道一并下来么?”
  
      太平公主眉头一挑,她笑得越发的灿烂了:“杨家的小弟弟,五大仙族、九大仙门,这是如今东方修炼界名门正教剩下来的几大势力。其他不说,五大仙族在上界的靠山,派了你下界,但是九大仙门身后的那些老家伙,难道就没有任何动静?”
  
      银色人影没吭声,他只是蕴意不明的笑了几声,然后就没入了船舱中。
  
      正教门人的五条浮光星舟突然加快了速度,带起了一片氤氲霞光急速向高空窜去。
  
      太平公主微微皱了皱眉眉头,她也将法体收起,然后用最快的速度驱动四条星舟向荧惑道场的方向飞去。
  
      双方都履行了刚才的诺言,并没有再相互的攻击,摆出了一副和平共处的架势来。
  
      一路无话,很快三个月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前方一片暗红色的虚空赫然在目。(未完待续。。)
  
      ps:  周一,推荐票呢?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