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章 荧惑
    就算荧惑大冲,从鸿蒙本陆直抵荧惑道场,以浮光星舟的速度,路上也耗费了半年之久。
  
      半年时间,这还是因为天地法则正在恢复,天地灵脉正在重聚,荧惑星和鸿蒙本陆之间的距离还没拉开的缘故。如果等到一切都恢复到了上古时代的本来面目,按照太平公主的话来说,就靠这几条仙器都不是的破烂星舟,也就只能在鸿蒙本陆边缘星空内打转儿。
  
      想要飞抵荧惑道场,以这几条星舟的能为,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
  
      半年时间,太平公主在四条星舟上主持了三次大考!
  
      可能是那个五大仙门中杨家的子弟带来的消息刺激了太平公主,已经贵为血曌仙朝监国长公主的太平公主,突然有了一种好为人师的冲动和热情。
  
      她亲手制做了大量的《天材地宝辨识图录》、《仙丹灵药详细图解》、《法器、法宝、灵器鉴定百科》之类的典籍,交给了四条星舟上万余名随行的妖魔鬼怪和血妖、狼人。
  
      三次大考,考的就是这些妖魔鬼怪对各种天材地宝和仙丹灵药的认识,太平公主的原话如下荧惑道场内珍宝无数,谁给本宫做出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或者买椟还珠的事情,本宫就生生撕了他!
  
      托太平公主的福,殷血歌在这半年内也好好的做了一番功课!毕竟从太平公主手上流出来的这些鉴定图录之类的玩意儿,普通的修炼世家和修仙宗门是不可能拥有的。
  
      星舟上缺少足够的妖兽、妖禽的鲜血供应。殷血歌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的修炼速度变得让人难以忍受。血妖一族固然能够借助精血的力量快速修炼,但是缺少了足够的精血供应,这修炼速度一下就慢了下来。
  
      殷血歌第一次意识到了血妖之躯的局限和弱点,在他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之前,他也只能努力的钻研太平公主复制的这些典籍,填充自己的修炼常识。
  
      所以殷血歌知道了,水髓石和水灵晶之间巨大的价值差距,更知道了千丈碧潮石是水系灵石中最珍贵的一种,一块千丈碧潮石能够换来十万块水髓石,能够换来千块水灵晶。
  
      他也知道了普通法器分为极品、上品、中品、下品和不入流等五种。而就算是不入流的法器在人间也能算得上神兵利器。而法器之上。威力巨大的法宝和拥有灵性的灵器,实则是同一品阶的宝物。
  
      单纯追求最大杀伤力的法宝,以及在铸造时融入一丝灵性的灵器,法宝除非被人重新祭炼成为灵器。否则再也没有了继续上升的空间。而灵器因为有一丝灵性的关系。他就有了无穷的可能。甚至能够晋升为仙器,最终化为大罗道器都有可能。
  
      所以法宝和灵器的威力虽然差不多,但是在价格上却是天差地远。威力相当的法宝和灵器之间。灵器的价格一般是法宝的十倍到二十倍!
  
      他也知道,天才地宝、各色灵药矿石等等,也分为入等和不入等之列。
  
      不入等的矿石和灵药,大致就是分为一品到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而入等的矿石和灵药,则是划分为天地玄黄四等,每一等也分划为九品。而天等的灵才,传说中就算是在上界,那都是被大罗金仙以及更强大的大能垄断的资源!
  
      随后殷血歌也学会了,从材质上分辩道书仙籍的品级。
  
      普通的修炼法门,普通的纸质、竹简、玉册等都能记载。
  
      地仙领悟的仙法仙术,就要特殊制造的金书玉册才能铭刻下来。
  
      至于说天仙以及更强大的金仙、大罗金仙等大能领悟的,蕴含了天道法则印痕的仙术仙籍,或者需要用天材地宝制造强大的载体才能记载,或者干脆就要用本命仙元气化为各色异宝,才能将自己所领悟的所有道法、道术复制在内。
  
      六个月的潜心苦修,六个月的刻苦钻研,殷血歌觉得自己的眼界大开。他再也不是殷族城邦内那个对真正的修炼、真正的世界一无所知的稚子,他已经转化为一个合格的修炼道上的学徒。
  
      数次大考,东方修炼界的邪魔外道们一个个轻松过关,殷族和其他血妖家族的血妖们对于死记硬背也没什么难度。但是以乌木为代表的众多狼人部落和城堡的战士们,没什么脑浆的他们被太平公主整治得死去活来。
  
      每天都有百多名狼人因为回答不出太平公主的刁钻问题,被邪骨道的执法弟子挂在星舟外用特制的毒蛇皮鞭抽得哭天喊地。更有一些倒霉蛋因为实在是太过于鲁钝,就连最基础的一些材料都无法辨识,导致太平公主亲自下手,将他们的长毛都烧成了灰烬。
  
      总而言之,六个月的航程,殷血歌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好处,极大的开阔了他的视界。
  
      但是对乌木等狼人而言,这六个月的航程就是实实在在的地狱旅途,包括四大狼人王族在内的众多高阶狼人,他们已经无比后悔掺合进这一次的事情来。如果不是殷凰舞的强势威逼,如果不是某些说不出口的原因,这些狼人哪里会跑来荧惑道场呢?
  
      不管怎么样,一路上各种天险一一度过,各种鬼哭狼嚎大家也都听腻味了。
  
      航行了三个月的时候,殷血歌他们看到了前方一片红色的虚空。那就是荧惑道场所在的方位,但是等他们见到了这一片红色虚空,他们继续航行了三个月,这才见到了在茫茫虚空中,一块儿大致呈椭圆形的陆块正缓慢旋转着,悬浮在无尽的虚空中。
  
      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星体围绕着这椭圆形的陆块飞绕,也就是说。在荧惑道场上,夜空中有数十个月亮。
  
      殷血歌抢到了船头,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荧惑道场。
  
      但是他所见的,只是一片蒙蒙的红色。有无数的禁制和阵法将整个荧惑道场包裹了起来,在漫长的末法时代中,失去了强大仙人的维护和管理,天地法则的崩溃和灵脉的消融,这都影响到了荧惑道场外围的防御。
  
      这些强大无比的禁制和阵法已经崩解了绝大部分,只有极少数残留了下来。
  
      到处都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陨石,在这些宛如河流一样围绕着荧惑道场飞旋的陨石上。矗立着大大小小的法坛、旗幡和各种旗门。更有一些体积比较大的陨石上,分明屹立着歪歪斜斜的楼阁,七零八落的庭院,甚至殷血歌看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庞大宫殿。
  
      那座通体土黄色的宫殿使用某种灵气充沛的灵石搭建而成。方圆百里的宫殿气象万千。端的是一座华美庄严到了极点的道宫。但是也不知道这道宫遭遇了什么事情。他就好像一块大蛋糕一样,被人横七竖八的切了好几刀,每一刀都横穿整个宫殿。将内部建筑毁得一团糟。
  
      而宫殿的核心部位,一个深陷入陨石数里的清晰拳印依旧在闪耀着淡淡的水光。
  
      方圆十几里,深有数里的拳印,经历了对修炼者几乎是灭顶之灾的末法时代,居然依旧如此顽强的留了下来。殷血歌怔怔的看着那硕大的拳印,无法理解当年是什么人在这里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也就是望了一眼的功夫,这块巨大的陨石已经翻滚着带着那座宫殿飞去了远处,很快就消失了。
  
      除开这些急速流动的陨石,在荧惑道场的周边,还不时有大大小小的空间裂痕时而开合。这些空间裂痕开启的时候,可以看到里面有残破的山水小世界,偶尔有一阵阵狂风从裂痕中吹出,会不时卷出一些枯枝碎叶之类闪耀着各色光芒的物事。
  
      四条星舟悬浮在尽可能远的地方,唯恐触及这些空间裂痕。
  
      太平公主的法体投影悬浮在四条星舟上空,正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复杂的地势。
  
      这里的天地元气波动得极其厉害,就好像一锅翻开的米粥,就算隔着厚厚的星舟防御法阵,依旧能听到天地元气相互撞击发出的‘咕咕’巨响。
  
      这里极光和元磁之力搅成了一团,刺眼的光芒在四面八方任何一个地方随时随地的爆发。更加可怕的是那些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天火、灵火等等各种火焰,这些五颜六色的火焰纠缠在一起,不时犹如炸弹一样猛烈的炸开,将死亡的阴影投射向方圆数万里内的一切。
  
      殷血歌看着那些迅猛爆发的火焰,他眸子里血光闪烁,他手里拿着太平公主复制的各种天地灵火的鉴别图典,仔细的分辨着这些火焰中都有一些什么天地灵火。
  
      神炎、仙火、天火、地炎、灵炎,这些珍稀的火焰,只要是火柴头这么大的一丁点儿,如果他是稳定而受控制的,那么他们在修炼界的价值无可比拟。就算是仙人,也疯狂的追求着任何一团稳定而受控制的天地灵火的火种。
  
      但是这里同时出现的各色灵火何止百万种?殷血歌甚至看到了一些带着蒙蒙紫气,可能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鸿蒙混沌’级的开天灵炎。但是这些火焰是如此的狂暴,如此的狂躁,就算是天仙也无法从这里得到任何一丁点儿可以控制的有价值的火焰吧?
  
      数百里外,正教门人的五条浮光星舟也缓缓停了下来。
  
      银色的人影闪烁,杨家降临的大能也将自己的法体投影显露了出来。他远远的看着太平公主,大声的笑着:“太平公主,怎样,这里就是荧惑道场,你我是联手进入,还是各自想法?”
  
      太平公主红唇一撇,她正要开口,一件突发的事情却让所有的邪魔外道同时放声大笑,而那些正教门人则是陷入了一阵的手忙脚乱中。
  
      就在正教的五条浮光星舟的前方,大概不到十里的距离,一条小小的空间裂痕突然裂开,从中喷出了一道银色的狂风,其中有一柄巴掌大小,形如鲤鱼的白色梭子形法器呼啸着冲了出来。
  
      这法器带起一道长达百米的白光。被那银色狂风卷着,宛如一柄利刀狠狠的切过了一条浮光星舟。防御法阵放出的厚达数米的光罩被白色鲤鱼梭一击划开,粉碎的防御法阵喷出大量刺目的火焰,浮光星舟从船头到船尾,被硬生生劈开了一条透明的缝隙。
  
      这条浮光星舟的龙骨被破坏,星舟内的所有法阵禁制都被那鲤鱼梭摧毁。
  
      偌大的浮光星舟喷出大量的火光和浓烟,就在虚空中一寸寸的解体。
  
      太平公主放声大笑,一种邪魔外道也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太平公主放出一块红色的罗帕,一团火红的云彩裹住了四条星舟,稍微一闪就向着荧惑道场飞了进去。她一边疾飞。一边厉声喝道:“杨家的小弟弟。你还是先解决自己的麻烦事吧。本宫就领先一步了!”
  
      杨家降临的大能气得仰天长啸,但是他却不得不手忙脚乱去救援那条破损星舟上的正教门人。这条星舟上的正教修士全部来自九大仙门,如果他不救,那么势必引发五大仙族和九大仙门的嫌隙。这毫无疑问是他无法接受的。
  
      沉闷犹如海潮的巨响传来。殷血歌只觉脚下的浮光星舟一阵阵剧烈的激荡着。
  
      太平公主放出的红色罗帕化为翻滚的红色云霭护住了四条星舟。四面八方有无数恐怖的上古残留的禁制爆发,无数攻击从四周袭来,打得这红色云霭一阵阵的剧烈震荡。
  
      殷血歌甚至在无数光影中看到了直径超过十里的小型星体被滚滚烈焰包裹着。宛如泰山压顶一样当头砸了下来。这一击让太平公主的法体都骤然一颤,差点被震得当场崩解。
  
      幸好太平公主这一道分神精魄强横异常,这红色罗帕也不知道是什么品阶的仙器,红色的云霭放出无数道精光编织成了一重厚厚的盾牌拍在了那小小的星体上,这才将那一颗突兀袭来的星体震碎。
  
      众人都听到一声巨响在耳朵边炸开,殷血歌心口一阵滞闷,当场一口血喷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四条星舟上,除开太平公主只是身形黯淡了许多,其他包括殷凰舞在内,所有人纷纷坐地吐血。只是这一击就差点崩溃了四座星舟,差点将所有人击杀当场。
  
      而这仅仅是荧惑道场外围残留的一个小小禁制,还是末法时代无数年来削弱了无数倍的小禁制。殷血歌等人吓得魂飞天外,这荧惑道场,不愧是传说当年有大罗金仙坐镇的太古道场。
  
      百忙中,殷血歌回头望了一眼,他看到杨家降临的大能已经救起了破碎星舟上的正教修士,他们残留的四条星舟同样带起长长的光焰向着这边追了过来。
  
      毫无疑问,杨家降临的大能打的是让太平公主开路,他在后方捡便宜的如意算盘。
  
      而在那四条正教修士的星舟后面,殷血歌正好看到了依旧大如银盆的鸿蒙本陆。他们已经在虚空中疾飞了半年,飞出了何止亿万里?但是从这里望过去,鸿蒙本陆依旧是如此的巨大!
  
      太平公主也回头望了一眼,她看到杨家大能想要捡便宜的做法,顿时气得冷哼了一声。
  
      但是不等太平公主做任何的应变措施,在正教门人的四条星舟后方,大概相隔了万多里的距离,一座通体漆黑的石质金字塔突然从虚空中跳跃了出来。
  
      这座金字塔的表面打磨得光可鉴人,光洁的表面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绿豆大小的扭曲文字。他刚刚从虚空中出现,表面的扭曲文字上就闪烁出了夺目的光华,道道强光在金字塔表面相互汇聚撞击,下一瞬间就有两颗直径超过百米的硕大光球带着长长的光尾轰了出来。
  
      一道光球砸向了正教门人的星舟,另外一道光球则是轰向了殷血歌他们所在的方向。
  
      太平公主的法体瞪大了眼睛,她厉声怒啸起来:“釜底游鱼,焉敢猖狂?你们是找死么?”
  
      在那黑色的金字塔上空,一条高有百米,紫发紫眸的俊朗青年的虚影悄然闪现。他笑着向太平公主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冷笑着:“釜底游鱼?长公主殿下是在形容自己么?”
  
      轻松而轻佻的向太平公主抛了个飞吻,紫发紫眸的青年悠然叹道:“克里斯向您致敬,尊敬的蝙蝠公主殿下!真可惜不能和您共度**,否则我一定会活活将您蹂躏致死!”
  
      太平公主气得脸色发青,就在这要命的时候,四面八方有好几处太古残留的禁制同时爆发,这彻底牵扯住了她所有的精力。那颗巨大的光球呼啸袭来,狠狠的撞在了红色罗帕所化的云霭上。
  
      殷血歌只觉浑身一阵阵的剧痛,眼前各色强光闪烁,他再也看不清任何的东西。
  
      迷茫中,他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一把抓住,然后一对儿冰冷的小手死死的缠住了自己的腰肢。他的左手被塞进去了一根冰冷刺骨的玉箫,而他的右手则是被人塞了三张坚硬的玉符。
  
      殷血歌记得很清楚,刚才站在他左手边的,是殷天绝。
  
      而站在他右手边的,是殷凰舞。
  
      毫无疑问,这根冰冷的玉箫是殷天绝塞给他的,应该就是他在玉华小界天见过的九转玲珑骨。
  
      而殷凰舞塞给他的三枚玉符是什么?
  
      四周有巨大的力量袭来,殷血歌身体蜷缩成了一个球,被恐怖的冲击力撞得昏迷了过去。
  
      眼前一黑,他什么都不知道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