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三章 遭逢强敌
    “大胆妖孽!”
  
      一路追杀乌木等人的十八位大和尚很是正气凛然的指着殷血歌厉声呵斥。
  
      但是殷血歌对他们的呵斥声无动于衷,默运飞云剑录中的御剑之术,血灵剑荡起大片血雾,几条灵蛇一般剑光混在血雾中忽隐忽现,向着大和尚们当头劈了下去。
  
      十八条风磨铜禅杖荡起阵阵烈风,发出宛如雷鸣的巨响,一片金色佛光环绕在大和尚们头顶,佛光中隐隐可见一尊瞠目罗汉双手挥动禅杖,正叫他在一尊面容狰狞的魔头身上。
  
      血灵剑劈在了佛光上,不断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大和尚们手上的禅杖溅起大片火星,锋利的血灵剑和粗大笨重的禅杖撞击在一起,每一次撞击都震得那些大和尚身体微微一震。
  
      但是同样的,殷血歌也感受到了剑光上传来的宛如山峰压顶的巨大力量。血灵剑穿刺时的速度越来越慢,金色佛光对血灵剑荡起的血雾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血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迅速消散。
  
      与此同时,在殷家化血池内浸泡了数百年的血灵剑,此刻也在佛光的照耀下发出不安的鸣叫。血灵剑本身是一件东方修炼界的灵器,但是数百年来被殷天绝用血妖秘法祭炼,他已经转化为一件正儿八经的邪道灵器。
  
      而佛光正好是一切邪障的克星。
  
      血灵剑每次和禅杖撞击在一起,品质上佳的剑身并没有受到任何破坏,但是佛光照耀在剑身上,却令得血灵剑的剑灵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殷血歌能够感受到血灵剑的痛苦,那是一种被烈火焚烧、被千万斤重锤锻压的强烈痛苦。
  
      张嘴一道血色妖气喷出,身后一团若隐若现的眩光带着声声婴儿啼哭声向前飞掠了出去。大片粘稠的,软绵绵的黑色丝线织成的大网从眩光中喷出,化为一道黑色的帷幕向着大和尚们当头罩了下去。
  
      在那帷幕后面,几条灰白色的妖异影子指着那一团眩光,不断发出尖锐的哭喊声,绕着大和尚们组成的大阵一阵阵的急速盘旋飞舞。一股股摄人心魄的邪恶法力从那眩光中喷出,想要将这些和尚的灵魂从体内抓出来。
  
      但是金色佛光笼罩下,殷血歌放出的黑色帷幕发出宛如冰雪融化的‘嗤嗤’声,几个呼吸间就化为大片黑色的水汽冲天而起。那一团眩光被四射的佛光一照,几条妖异的灰色影子惨嚎一声,火烧屁股一样蹿回了眩光中,再也不敢出现。
  
      而这团眩光更是直接蹿回了殷血歌的脑后,任凭殷血歌如何催动,他也不肯再次出战。
  
      三道灰白色鬼火闪过,丧门白骨箭带着刺耳的鬼啸声射向了那些大和尚。但是同样是一阵阵鬼啸声不绝于耳,殷血歌放出的丧门白骨箭对这些大和尚同样无功而返。反而是丧门白骨箭的本体被佛光烧灼了一番,很是伤损了一丝元气。
  
      殷血歌焦躁的怒喝了一声,他狠狠一跺脚,盘旋在他脚下的七杀瘟葫芦顿时喷出‘汩汩’黄气,七道黄蒙蒙的剑光从黄气中喷出,无声无息的向着和尚们斩下。这些黄气都是瘟煞教炼制的各种瘟毒,是单纯的毒素,并没有混入鬼火尸气之类的玩意,佛光对瘟毒的杀伤力并不大。
  
      但是带头的一位大和尚冷笑了一声,他掏出了一个拇指大小,不知道用什么木头雕成的龙龟灵符,随手将他丢上了天空。这龙龟灵符发出一声清脆高亢的龙吟声,张口喷出了一道清澈的水波。
  
      淡淡的龙涎香味四散,水波所过之处一切瘟毒全部化为黄色的水点坠落地面。地上的花草树木被瘟毒所化的毒液烧死了大片,但是这些水点对这些大和尚的威胁可就没有了半点儿。
  
      “该死!”殷血歌算是彻底没有了办法,名门正教的修士们随身都有大量的法宝护身,那些名门正派的年轻门人都是如此,何况是这些修为强悍的正教大能?
  
      这十八尊大和尚每一个人都有着相当于金丹境的实力,他们十八个人组成一座大阵,单纯是这恐怖的防御力就让殷血歌无奈。苦笑了一声,殷血歌向着喘息未定的乌木等狼人战士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就要遁走。
  
      但是这些大和尚哪里容得殷血歌他们逃走?
  
      一名大和尚手持禅杖,狠狠一抖手将一道金色佛光劈向了殷血歌,同时厉声尖叫起来:“徒儿们速速组阵,用优昙伏魔大阵将他们困住,看为师等施展神通法力降妖除魔!”
  
      这些大和尚心里清楚,殷血歌刚才急速飞来的时候,他背后可是出现了一对儿本命蝠翼!血妖一族的遁走速度天下无双,殷血歌表现出来的实力和金丹期的修士相当,他真要逃走的话,这些不擅长飞遁的和尚们可追不上他。
  
      所以大和尚们开口招呼那四十九名小和尚,只要他们组成优昙伏魔大阵,殷血歌就无路可逃。这座大阵乃所谓的小乘禅定佛阵,阵法本身的威力不大,但是韧姓极强,防御力极其不错,最擅长以弱困强,最擅长多人联手的防御和阻扰。
  
      但是这大和尚大吼了一声,却没有人开口应声。手持禅杖,周身佛光涌动的大和尚们脸色微微一变,他们不知所措的向四周张望了一阵,就看到一只身高两尺有余,通体血光隐隐的大鹦鹉慢悠悠的从林子里飞了出来,一边飞还一边打着饱嗝。
  
      让大和尚们心惊的是,血鹦鹉的爪子上胡乱的抓着好几件佛光萦绕的佛门法器。
  
      这些佛门法器虽然单件的威力不是很大,可是这样的法器一共是四十九件一套儿,正好是组成优昙伏魔大阵的必备之物。那些佛门小和尚们,他们不可能将自己的贴身法器交给别人,这血鹦鹉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得到了这些法器?
  
      而且大和尚们突然警悟,他们已经冲出山林这么久,殷血歌已经发动了好几轮攻击,但是他们的门人弟子呢?
  
      殷血歌的身形轻飘飘的随风一动,轻而易举的避开了那条扑面袭来的佛光。这些大和尚的招式虽然威力绝大,但是在精妙变化方面,可就实在是不尽如人意了。他望了这些大和尚一眼,然后大声笑了起来:“你们的门人弟子,怕是已经成了一堆肉食吧?”
  
      狠狠的拉了一把乌木身上的长矛,殷血歌一边作势带着几个狼人战士狂奔逃走,一边放声大笑:“你们还要追杀我们降妖除魔?你们自己门人弟子的姓命都保不住啦!”
  
      大和尚们的阵脚一阵凌乱,饶是他们都是修为精湛的佛门高僧,听得殷血歌的话,他们依旧是心头一阵阵的意乱如麻。那四十九个小和尚,可都是他们金佛寺的年青一代的精英,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有慧根有佛缘的新锐弟子!
  
      如果他们折损在这里,他们回去了也没办法给金佛寺的长老们交代!
  
      大和尚们组成的大阵突然出现了几条不应有的缝隙,这是他们心乱了,故而阵势也随之大乱。
  
      血鹦鹉打着饱嗝,兴奋的看着大和尚们凌乱的阵脚,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鸟爷看出来了,这群都是上好的食料!他们都结成了舍利啊!有舍利的和尚,才是好和尚,才是真和尚,才是大和尚!吃了吧,吃了!”
  
      不知道死活的血鹦鹉扑腾着翅膀就往大和尚们的大阵扑了过去。
  
      斜刺里一条小河的河湾中一道水波冲出,幽泉在水波中闪了闪,她的小手轻轻挥动,十几道水波凝成的长绳就带着刺耳的啸声撕开了空气,向着大和尚们大阵露出的破绽攻了过去。
  
      作势逃走的殷血歌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袖子一挥,浮光星舟遇袭时,殷天绝塞进他手里的黑色玉箫悄无声息的被他握在了手中。这根玉箫表面一阵妖光闪烁,很快就变化成了殷血歌在玉华小界天使用过的九转玲珑骨。
  
      伴随着凄厉的诡笑声,九转玲珑骨带起一道茫茫妖气向着大和尚们的大阵刺了过去。
  
      这枚来自上界,殷天绝不知道如何弄到手的奇物宛如一根烧红的铁柱子插进了黄油里,伴随着‘嗤嗤’的炸裂声,一重重佛光被洞穿,大和尚们的阵法突然裂开了无数的窟窿,原本连贯为一气的大阵顿时崩解,几个大和尚被大阵带起的巨大力量推动着,身体不受控制的在原地打着转儿。
  
      乌木和几个狼人战士呼啸着冲了上去,他们挥动沉重的兵器,趁着大和尚们来不及躲闪的时候狠狠的劈砍在了他们身上。这些大和尚修炼的都是佛门金刚降魔、罗汉镇妖一类的不坏金身法体之流的功法,狼人战士们的兵器砍在他们身上,居然发出了宛如石头对撞一样的轰鸣声。
  
      几个大和尚们哼着倒地,乌木他们的兵器极其沉重,打击的力量又很强,虽然他们的法体比起常人坚固了许多,但是毕竟是血肉之躯,哪里能够和精钢锻造的兵器相比?
  
      被那几个普通狼人战士袭击的大和尚,他们被砍得骨断筋裂,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但是乌木手持烈焰焚天戟,他一振长戟,火焰呼啸的长戟刺进了一个大和尚的后心,轻松洞穿了他的身体。一道赤色火焰喷出,大和尚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他的身体就这么熊熊燃烧起来,更有一道三彩烟雾喷出,隐隐有淡淡的檀香味扑面而来。
  
      血鹦鹉激动得浑身直哆嗦,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对,就是这样,用火烧,烧了这死秃子!舍利,佛门舍利,多多烧点舍利出来!啊,该死的秃驴,你干什么?”
  
      身形轻盈的在空中打了个转儿,血鹦鹉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挥动着翅膀,对着一个大和尚的面门就是沉重一击。重达数万斤的一击将那大和尚打得面门凹陷了下去,吐着血向后飞出了数十米远。
  
      幽泉驱动的水绳带着可怕的啸声袭来,长达数百米的水绳重重的抽打在这些大和尚的身上。‘碰碰’巨响声中,大和尚们同时痛呼出声,这水绳看起来不过拇指粗细,但是力量却有数万斤之巨,这些大和尚被打得立足不稳,一个个踉跄着向后急退。
  
      殷血歌冲了上来,七杀瘟葫芦、丧门白骨箭、九子鬼魔夺灵元珠等邪门法宝同时祭出,大片妖光鬼气裹住了这些大和尚,没有了佛门法阵庇护,面对这些在东方修炼界也算是有名有姓的歹毒法宝,几个大和尚纷纷倒地不起,很快就被殷血歌用血灵剑屠戮一空。
  
      “你们刚才不是仗着人多欺负人么?”乌木抖动着烈焰焚天戟,长戟上的和尚已经被烧得皮开肉绽,长戟和略呈金属色泽的骨骼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铿锵’脆鸣。
  
      殷血歌向最后一名还站着的大和尚扑了过去,他双手挥动,沥血爪弹了出来,带着十道细细的血光向着大和尚的心口一把抓了下去。
  
      大和尚怒喝一声,殷血歌的速度太快,很快就已经冲到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血妖的飞遁速度,以及他们突袭进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快得让大和尚都来不及挥动自己的禅杖,殷血歌就已经到了他禅杖无法攻击的角度。
  
      ‘当啷’巨响,禅杖坠地,大和尚怒视殷血歌,他大声呼喝佛号,周身佛光隐隐,双手结成了狮子印,当面一击向殷血歌打了下来。
  
      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皮肤绷紧,挺起胸膛向着大和尚的手印迎了上去。
  
      他有心试试自己修炼成木皮篇后自己身体的强度有多少,虽然仅仅是完成了最基础的对皮肤的淬炼,但是殷血歌想要印证一下,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到底有多强!
  
      闪耀着淡淡佛光的手印沉甸甸的印在了殷血歌的胸膛上。沉闷的声响宛如战鼓轰鸣,殷血歌的皮肤震荡着,大和尚的这一掌被他充满弹姓又柔韧万分的皮肤抵消了大半,只有三成不到的力量轰入了他的身体。这点力量,只是让殷血歌的心口一阵灼热,一小口血喷了出来,却没能让他伤得更重几分。
  
      大和尚只觉手印拍打的地方,就好像拍在了厚厚一层老牛皮上,而且里面充斥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强大反弹震力。他惊骇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还未弄清殷血歌的皮肤为何有这样离谱的防御力,十根锋利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没入了他的心口。
  
      “妖孽,该死!”大和尚心头的千言万语,只是化为这四个字。
  
      “我不承认我是妖孽!我想好好的活下去!”殷血歌的手指用力,指甲慢慢的拔出大和尚的身体。他向大和尚笑了笑,血灵剑从一侧飞来,数米长的血光绕着大和尚一阵盘旋,将他的身体切成了好几段。
  
      ‘当啷’声中,好几柄禅杖都摔在了地上。
  
      乌木气喘吁吁的抡起烈焰焚天戟,将另外几个倒在地上的大和尚一一击杀,这才笑着向殷血歌行了一礼。
  
      “主人,刚才我摔糊涂了,是这几个兄弟救了我!哼,没想到我们就碰到了这群该死的秃子,他们根本不给我们开口说话的机会,见面就想要杀了我们!”乌木气得直翻白眼,胸膛内不断发出‘呼哧呼哧’的响声。
  
      殷血歌笑着锤了一下乌木的胸膛,然后向那几个狼人战士点头示意。
  
      几个狼人战士都知道殷血歌的身份,知道如今血妖一族唯一的血帝殷凰舞就是他的母亲。所以这些狼人战士纷纷将右手按在胸口,向殷血歌深深鞠躬行礼。
  
      不等殷血歌他们寒暄几句,远处突然传来了低沉的轰鸣声。
  
      十几辆人类制造的,重达数百吨的金属战车呼啸着从一片小山包后面绕了出来。这些金属战车表面铭刻了复杂的阵法图文,镶嵌着大量的能量晶石。这些金属疙瘩居然都是悬空飞行,人类城邦居然已经掌握了将这些重型战车升上空中的办法。
  
      殷血歌看了一眼这些战车,当即一声令下,带着众人转身就走。
  
      刚刚和金佛寺的和尚们乱战了一场,虽然侥幸将这些和尚都击杀干净了,那也是占了血鹦鹉扰乱了他们心境,以及九转玲珑骨破了他们大阵的便宜。此刻殷血歌妖力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更被那大和尚临死一击轻伤了内脏,他可不愿意和这支突然冒出来的人类队伍拼命。
  
      但是殷血歌他们跑得快,那些人类追得更快。
  
      尤其是一名白发老人从一辆战车内探出了半截身体,他看到了在前方狂奔的殷血歌等人,当即狞笑一声,大声的赞叹起来:“伟大的至高无上的王啊,让卑微的我们见识您不可思议的神力吧!”
  
      这老人掏出了一把拇指大小的绿色种子,重重的将这些种子向着不远处的山林砸了过去。
  
      这些种子宛如有灵姓的蜜蜂,轻巧的飞了起来,带着一丝绿光没入了远处的山林中。
  
      十几颗高有数百米的巨木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团团浓郁的绿光从巨木中急速射出。伴随着沉闷的呼喊声,十几名身高五米左右,通体披挂着厚重甲胄,混上下一片墨绿色的威猛战士大步从绿光中走了出来。
  
      这些面无表情,甚至五官都有点模糊的战士手持重盾、长剑,迈开大步就朝着殷血歌他们追杀了过去。
  
      殷血歌仓皇回头,他正好看到了老人将种子丢出去的那动作,他不由得惊骇叫嚷了起来。
  
      “撒豆成兵?真有这样的法术?”(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