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四章 死敌
    殷血歌一行人陷入了苦战。
  
      十几尊身高五米左右,通体绿光萦绕的重甲剑士在身后急追不舍,殷血歌的所有法术和法宝对他们都没有太大的杀伤力。
  
      血灵剑刺上去,只能刺进这些剑士身体不过半尺就再也无力深入。这些剑士是荧惑道场上古巨木精英所化,体内没有生物血气,血灵剑自然也吞噬不了他们丝毫的气穴。
  
      七杀瘟葫芦,七柄瘟剑在剑士们身上劈砍得火星四溅,不断发出沉闷巨响,却怎么都伤不了他们半点儿树皮。至于葫芦里喷出的瘟毒么,这些剑士似乎对瘟毒免疫,丝毫不受影响。
  
      九子鬼魔夺灵元珠更是无用,几条灰蒙蒙的鬼影对着那些巨木剑士一通乱抓乱叫,但是这些剑士空有人形却无人魂,任凭九子鬼魔夺灵元珠如何努力,也无法伤害他们的精魄。
  
      丧门白骨箭固然是威力绝大,但是这些剑士非人,非鬼,也不是什么山精水怪,他们更类似于一种巨木的生命精华的聚集体。丧门白骨箭在他们身上穿刺了许久,同样对他们没有任何效果。
  
      就算是殷血歌手头上最神奇的法器,那根来自上界的九转玲珑骨,这柄某位大能用自身骨骼炼制的奇门之物,他更擅长突破禁制、破坏各种阵法,对于这种撒豆成兵一类的法术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所以殷血歌他们只能逃跑,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几辆人类的重型战车悬浮在离地数米的高度,用极快的速度紧跟着那些剑士追杀而来。这些重型战车上不时喷出几道火光,杀伤力惊人的炸弹在殷血歌他们身边不断爆炸。这些融入了某些能量晶石的炸弹,每一击的威力都堪比一金丹修士的随手一击,杀伤力真的极其惊人。
  
      殷血歌、乌木、幽泉和血鹦鹉还能承受这样的攻击,但是乌木救出来的几个普通狼人战士可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了。他们一路奔走的时候,突然一道火光闪过,两名普通狼人战士被一道战车喷出的火光命中。方圆二十几米的一团火光闪过,恐怖的爆炸声中,这两个狼人战士瞬间被炸成粉碎。
  
      眼看自己的族人被炸成了无数碎片,乌木不由得仰天发出悲戚的长啸声。
  
      紧随着乌木逃到这里来的几个狼人战士双眼泛起红光,被怒火烧晕了脑袋的他们一言不发的转过身,挺起手上的刀枪就向那些身形巨大的剑士迎了上去。在殷血歌惊怒交加的呵斥声中,这些狼人战士迎向了那些比他们高出了大半截的剑士,挥动兵器狠狠的斩杀了过去。
  
      ‘当啷’声不绝于耳,狼人战士的挥砍只是在那些剑士的身上溅起了几点火星。
  
      但是那些身躯巨大的剑士随手一击,长剑呼啸劈下,这些狼人战士顿时惨号着被劈成了两片。
  
      鲜血四溅中,化为狼人形态的战士们身上的长毛纷纷随风飞起。眨眼间殷血歌身边的所有狼人战士死伤殆尽,只剩下了双眼发红、浑身银色长毛一根根竖起的乌木。
  
      “你们这群该死的杂种!”乌木挥动着烈焰焚天戟,怒号着向那些步伐沉重的剑士冲了过去。
  
      “幽泉!”殷血歌怒啸了一声,一把没有来得急抓住乌木的他急促的大吼起来。
  
      一道亮晶晶的水绳从一旁的小河中喷了出来,‘哧溜’一下缠绕在了乌木的腰身上。幽泉的小手轻轻一晃,乌木就怪叫着被那水绳一把拖了回来。与此同时横七竖八的数百根粗粗细细的水绳从小河里喷出,在那些巨大的剑士面前交织成了一张绵密的大网。
  
      “走!”殷血歌狠狠的对着踉跄而回的乌木鼻子来了一拳,鼻子是犬科动物最敏感最脆弱的部位,就算是狼人战士也难以免俗。这一拳打得乌木眼泪鼻涕全都喷了出来,他‘嗷嗷’怪叫着,狼狈的跟在了殷血歌身边继续向前狂奔。
  
      那些战车也就罢了,这些巨大的剑士,显然不是殷血歌他们此刻能够对付的。除了逃走,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殷血歌从刚才的攻击中大致发现,除非是他母亲在场,否则他们无法对付这些剑士。
  
      ‘咔擦’声不断,那些剑士挥动着沉甸甸的重剑,三两下就把幽泉组织起来的水网打得粉碎。幽泉的小脸一凝,她深邃的眸子里一抹黑色的幽光闪出,她身边顿时幽冥之气大盛。
  
      附近的河流溪水中一片片水波腾空而起,很快就凝成了黑色的冰块。这些冰块相互交缠融合,化为一张方圆百米的寒冰手掌重重的向下一拍。首当其冲的三尊绿色剑士被大手一把拍中,就听得一声巨响,方圆数百米内冰块四溅,三尊巨大的身影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幽泉这一击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量,这一击几乎已经超出了金丹期修士能够达到的极限,近乎到了元婴境修士的下限边缘。但是那几尊巨大的剑士身影倒地后迅速的爬了起来,一言不发的迈步继续朝着殷血歌他们追杀了过来。
  
      摇摇头,幽泉摊开双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就走。
  
      “如果,幽泉没有,没有!”幽泉皱着眉头,双眸中一抹黑色的寒光轻轻的闪动着:“我好像记得,比这些家伙强大百万倍、亿万倍的存在,我也见过他们的消亡!但是,现在的我,怎么会这么弱呢?”
  
      一边低声咕哝着,幽泉一边急速赶上了殷血歌。耗力过猛的她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子,她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袖子,借助疾奔的殷血歌带动着自己往前奔跑,然后不断的回头,利用附近的河流、溪水给那些身躯巨大的剑士制造一点小麻烦。
  
      比如说几片小沼泽,几个小水坑等等,也只能是一些小麻烦。
  
      这些小手段无法伤害那些诡异的巨大剑士,起码能够让他们追杀的速度放慢下来。
  
      如此一追一逃,后面的人类战车不断的喷吐火光,炸得四面八方都回荡着沉闷的爆炸声。殷血歌一行人在血鹦鹉撕心裂肺的咒骂声中狼狈的逃窜着,很快就已经掏出了数百里外。那些巨大的剑士越追越近,而殷血歌他们已经跑得快没有力气了。
  
      如果展翅飞上高空的话,殷血歌早就已经摆脱了这些剑士的追杀,以他的速度,还没什么人能追上他。但是乌木的块头太大,殷血歌无法带着他飞走,而殷血歌势必又不能丢下乌木独自逃生,所以这一下子就弄得所有人都陷入了困境中。
  
      气喘吁吁的一路狂奔,乌木的大舌头从嘴角边挂了下来,拖下来足足有两尺多长。
  
      舌尖上滴答着晶亮的口水,乌木厉声尖叫着:“主人,你还年轻,就别陪着我一起死了。伟大的乌木大人为你挡住这些家伙,你们先走吧!记住,以后帮我干掉这些该死的家伙,帮我报仇!”
  
      吧嗒了一下嘴巴,乌木很是银荡的笑了起来:“如果您愿意将珐茵岚那娘们给我殉葬的话,我会感激您的!啊,如果您愿意将她埋进我的坟墓,记得一定要让她换上最新款式的情趣内衣,我喜欢黑色的内衣,那简直太有味道了!”
  
      带着银荡的笑容,乌木强行一掌拍上了殷血歌抓着他长毛的手掌。
  
      殷血歌只觉手掌一震,他的**力量依旧是赶不上以蛮力著称的狼人精锐战士,他的手掌弹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乌木带着一脸银荡下流的笑容,向着那些高大魁伟的绿色剑士冲了上去。
  
      “该死的,乌木!”殷血歌心脏一阵阵的抽搐着,他的血液流速骤然加快,双眼已经蒙上了一层浓郁的血光。幽冥十八禁囵塔在他眉心一阵跳动,隐隐有鬼怪嚎叫声从他的眉心传来。
  
      十八尊镇狱官感受到了殷血歌焦急和愤怒的心情,他们已经开始催动幽冥十八禁囵塔残留不多的一点威能。三尊实力达到了金丹巅峰的恶鬼已经被催动,他们就要破开鬼狱的禁锢,强行来到这个人间,为殷血歌作战。
  
      就在这时候,一声尖锐难听的鬼啸声传来,三条流光从一旁的山岭中飞扑而出。
  
      金尸浑身裹挟着刺目的寒光,宛如一尊人形的刺猬冲到了一尊剑士的怀中。她锋利的爪子疯狂的撕扯那剑士的身体,不断抓下大块大块闪耀着绿光,有着细细年轮纹路的碎块。
  
      火尸通体燃烧着熊熊火光,她一把抱住了一尊剑士的脑袋,就这么强行缠着对方,用自己身上的尸火去焚烧对方的脑袋。那剑士被烧得不断发出低沉的咕哝声,脑袋上不断有一丝丝的绿色雾气喷出。
  
      而最后一尊土尸则是带着好几座小山的虚影,宛如泰山压顶一样从高空砸下。
  
      土尸的攻击很直接,也很狂暴,几座小山虚影宛如流星锤一样呼啸砸下,打得几尊剑士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真要说起肉身的蛮力,这些从太古时代残留至今的生死尸魔宗护法夜叉,可比乌木这近乎狼王的强者还要强出好几倍。
  
      土尸俏丽的面孔扭曲着,双眸中喷出疯狂的火光,双手挥动那些小山不断砸下。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响起,几尊剑士被砸得浑身光影黯淡,他们抵挡不住土尸如此狂暴的攻击,只能举起了盾牌抵挡那些小山的攻击,巨大的身躯被迫向后不断退却。
  
      几辆人类的战车远远的疾驰而来,看到三尊突然出现的护法夜叉将召唤出的剑士打得狼狈不堪,负责指挥的白发老人顿时一愣。他眯着眼向三尸望了一眼,突然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你们无法想象至高无上的王的神力!你们这些卑贱的生灵,你们唯一的命运就是彻底的消亡。”
  
      几辆战车上密密麻麻的炮管转动起来,黑漆漆的炮口锁定了三尸。
  
      但是土尸突然丢下手上的小山虚影,她的身形一晃就已经窜进了泥土中。下一瞬间,她已经在最前方的一辆战车边出现。殷血歌目瞪口呆的看着土尸娇小的身躯狠狠的撞上了战车,只听得一声巨响,那战车厚重的装甲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人形凹痕,偌大的战车被撞得不断后退,和另外两辆战车狠狠的对撞在一起。
  
      离地悬浮飞行的战车在速度上有了极大的改善,但是正因为他离地悬浮了,所以在对外力的冲撞防御上就弱了不止一等。土尸以一人之力,居然推搡得好几辆战车不断后退,吓得战车内的人类都纷纷尖叫起来。
  
      现场一阵混乱,十几尊逼得殷血歌他们不断逃窜的剑士被金尸和火尸牢牢挡住,那些人类战车更是陷入了一片乱糟糟的局势中。就在这一片杂乱中,突然有一缕青烟从数十里外的一道山峰内冲了出来。
  
      那青烟刚刚冲上天空的时候还是淡淡的一缕烟雾,但是随着这青烟和天风一阵摩擦,迅速燃起了一道刺目的火光。拇指粗细长有数百米的火光‘嗤嗤’有声的,宛如一道流星从远处向着这边急速飞来。
  
      殷血歌眼尖,他看到那一道火光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童子顶在头上的一根蜡烛!
  
      不,应该说那个童子就是一根蜡烛!他的身高绝对不超过三尺,浑身生得白净水灵的他看上去分团团的,他的脑袋和那根半尺高的蜡烛就是浑然一体,那蜡烛就这么杵在他头顶,一点黄豆大小的三色火光正在那蜡烛芯上轻盈的跳动着。
  
      内黑,中青,外白!
  
      三重灯火宛如琉璃一样挂在蜡烛芯上,那一点灯光极其的微弱,却给殷血歌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他瞪大了眼睛,浑身冷汗犹如雨点一样不断滑落。他看到这灯火的第一时间就预感到,这灯火对他,对所有血妖,对所有的妖族,或者说对所有的妖孽,都是天敌一般的存在!
  
      “三十三天清净兜率仙火!”血鹦鹉和幽泉同时呻吟出了这个名字,他们的身体也同时都晃动了一下。
  
      毫无疑问,这一点灯火给他们同样造成了极其巨大的压力。他们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童子头顶的那根蜡烛,和殷血歌一般,幽泉身上冷汗不断冒出来,而血鹦鹉浑身羽毛全部竖了起来。
  
      ‘嗤嗤’破空声中,那童子飞行的速度极快,几个眨眼间就从数十里外直接飞来了这里。
  
      殷血歌这才看到,这童子生得是粉嫩的好似白玉白银雕成的娃娃,他身穿一件小小的白色道袍,腰间扎着一条细细的银色丝绦,赤足赤手,脖子上套着一个挂着三个金铃铛的项圈儿。
  
      这童子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向着殷血歌、血鹦鹉、幽泉、乌木等人深深的望了一眼,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咿呀,都是一群妖怪嘛!不过妖怪,也总比这些家伙好得多啊!”
  
      一抹毫不加以掩饰的厌恶和仇恨从那童子的眼里一闪而过,童子的目光突然变得无比的阴冷和肃杀。
  
      他死死地盯着那些身高五米左右的剑士,一个字一个字冷声呵斥道:“两位道友还请退开,这些孽障,就让贫道全部收拾了吧!”
  
      金尸、火尸同时闪身后退,带起了数十条残影快若闪电般退到了殷血歌身后。她们同样目不转睛的盯着这童子,尤其是盯着他头顶上那根蜡烛芯上一点摇曳的火光。
  
      三十三天清净兜率仙火,这名头殷血歌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在上古时代,在荧惑道场,这可是大名鼎鼎的物事——这仙火的主人是一位大罗金仙中的至强者,号称一方教主的人物。就凭这一点仙火,这位教主也不知道诛杀了多少邪魔异类,这仙火的凶煞之名足以让所有的邪魔外道闻风丧胆!
  
      任人都没想到,荧惑道场已经破败,但是在这荧惑道场内,居然有这么古怪的一个童子,他的头顶上那根蜡烛内,居然有这么一点传说中的仙火在燃烧!
  
      童子望着那些身躯巨大,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的绿色剑士。他冷笑了一声,双手掐了一个印诀向着自己的头顶一指。就看到黑、青、白三色火焰中,一点拳头大小的光影喷出,然后化为无数道比发丝还要细小千百倍的火苗向着那些剑士烧了过去。
  
      殷血歌敢用自己的灵魂发誓,那只是一点光影,而不是一道实际意义上的火焰!
  
      这只能算是那一点仙火的一道投影分身而已,那只是一道虚无的影子!
  
      但是就是这么一道虚影却有着让人惊恐的威力!殷血歌等人耗费了天大的力气没能伤害分毫的剑士们,就在那一片密密麻麻的虚无火光中化为了一缕缕青色的火焰四处飘散。
  
      正在剧烈震荡的战车内嘶声怒吼的白发老人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些剑士消散的一幕。
  
      他哆哆嗦嗦的看着那些身躯高大的剑士无声无息的化为青色火光,他不可置信的发出尖锐的悲鸣声。
  
      “这是至高无上的王赐下的神力!卑贱的生物啊,你们为何能够抵挡神的无上威能?”
  
      “神灵?”道装童子摇晃了一下脑袋,‘呵呵’笑了起来:“那些自称为神的,自傲狂么?”
  
      吧嗒了一下嘴,童子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的阴郁:“你们身上,有他们血脉的味道!让人厌恶的味道,你们都该死!作为那些该死的生灵的后裔,你们唯一的下场就是魂飞魄散!”
  
      又是一点光影喷出,密密麻麻的火光向着老人统领的几辆战车围绕了上去。
  
      厚重的战车没能给这些人类提供任何的庇护,他们眨眼间就被烧成了一缕青烟。
  
      童子轻轻的喘了一口气,然后背着手,眯着眼看向了殷血歌等人。
  
      “你们,一众小妖,来此作甚?你们可知道,这里是荧惑道场?”(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