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七章 神仙打架
    “希望没风险!”血鹦鹉趴在殷血歌头顶,歪着脑袋看着荧惑道宫的殿门:“鸟爷我最烦有风险的事情!毕竟嘛,最美好的事情,就是蹲在家里,就有无数的金银珠宝和美女掉进自己怀里!”
  
      幽泉歪着脑袋,斜斜的瞥了血鹦鹉一眼。.
  
      然后她伸出手指,轻轻的在自己的眉心点了点,然后皱起了眉头:“蹲在家里,就有无数的金银珠宝和美女掉进来么?这种事情,我似乎有点印象。只不过,除了美女,还有不少男人!还都是血糊糊的男人。嗯,最后他们似乎,都死了?”
  
      殷血歌没注意这两个来自幽冥界的小怪物的话,他只是盯着百里外那座仙气缠绕,显得飘忽莫测的荧惑道宫,然后紧紧的握住了一块一尺多长的紫玉灵符。这是沧澜君留下的一块灵符,是他给蜡烛童子留下的一线大道机缘!
  
      那些上古的大能,他们从来不会让人平白无故的得到巨大的好处,他们从来不会让人太太平平的得到机缘。他们总喜欢故弄玄虚,不管那人是他们的亲人、门人还是其他什么人。
  
      蜡烛童子分明是沧澜君亲手制作的一根神奇蜡烛,沧澜君已经计算出他有**成仙的机缘,但是他依旧将沧澜九曲灵图留在了荧惑道宫!而且他明知道蜡烛童子不可能离开自己的本体三千六百里,他依旧将那件宝物留在了道宫里。
  
      他只是给蜡烛童子留下了一块通行灵符,让他可以挑选一个有机缘的人踏入荧惑道宫,为蜡烛童子带去他所需的那件至宝。
  
      “这些上古的大能,他们这是玩死人不赔命么?”殷血歌回想着蜡烛童子的那些话,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如果荧惑道宫就此崩毁,如果再也没人踏入荧惑道场,如果有人见了蜡烛童子就将他打杀了,或者有人拿了沧澜九曲灵图就携宝逃走!
  
      这一切一切都有可能,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蜡烛童子就大道无望!
  
      果然是一线机缘,这根本就是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一线机会啊!殷血歌拍打着手上的灵符,不由得仰天长叹。他一次又一次的告诫自己,见微知著,以后和那些比自己年纪大的**者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又小心,千万不能被他们给坑了!
  
      这么渺茫的机会,亏了蜡烛童子好容易**到现在这个地步!
  
      看着前方用白玉铺地,玉砖之间的缝隙用紫金汁水浇筑的巨型广场,殷血歌小心的向前踏了一步。广场上没有任何动静,按照燿罗山地图上的标注,这座广场是当年众多仙人和门人们活动的主要场所,所以这里没有布置任何的仙法禁制,由此看来是真的了。
  
      想来也容易理解,没有哪个仙人会脑子发热到给自己起居的地方密布无数的仙术禁制吧?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类给自己的卧室里拉了无数的电网,挖了数百个陷阱,安装了数千强弓硬弩的机关一样,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一步步的向着荧惑道宫走去,一刻钟后,殷血歌终于壮起胆子,张开了本命蝠翼飞了起来。他轻盈的掠过低空,以离地数米的高度向前飞行着。在他身后,除开乌木只能气喘吁吁的跟在身后狂奔,其他人包括三尸都同样离地飞翔着。
  
      “我觉得,还是脚踏实地的好!”乌木发绿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打量着四周,不时贪婪的向广场两侧的高楼望过去。他的鼻子尖,他闻到了很多奇异的香味从那些楼阁中飘了出来,这些香气只是被吸了一丝半点儿,他就浑身飘飘然的,骨肉内脏都一阵阵的发烫,浑身无比的享受。
  
      这里有很多好东西!
  
      狼姓贪婪,乌木激动得浑身直哆嗦,如果不是殷血歌吩咐了大家联手去荧惑道宫先走一趟的话,他已经迫不及待的闯进那些楼阁,大肆搜刮太古时代遗留下来的各种宝物了。
  
      哪怕是一粒传说中仙人留下的仙丹呢?或许乌木就能一跃而成为狼帝、狼神,甚至是传说中的狼圣吧?那就是飞升成妖仙,和现在的一头臭狼人完全没有任何可比姓了。
  
      就在乌木转悠着大眼珠,做着白曰梦的时候,身后突然一团火光喷薄而出,一条人影掀起了一团方圆里许的火光,裹着十几条人影顺着登山大道笔直的闯进了荧惑道宫前的广场。
  
      那火光中的人影猛不丁的看到了正在向荧惑道宫快速飞去的殷血歌等人,他顿时冷笑一声,一座通体漆黑的金字塔凭空在殷血歌等人头顶出现,随后这座方圆里许的金字塔笔直的向着他们砸了下来。
  
      殷血歌只觉头顶一阵恶风袭来,他猛地抬起头,看到那座黑漆漆沉甸甸的金字塔当头砸下来时,他不由得吓得浑身冰冷。那座金字塔下方密布着无数扭曲的暗金色文字,这些文字散发出神圣浩大的气息,宛如一座牢狱,死死地**住了殷血歌的身体。
  
      身体无法动弹,蝠翼无法拍动,心脏凝固,思维冻结,殷血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座金字塔带着黑漆漆的风暴向着自己砸了下来。
  
      就要死了,就要死了,殷血歌的心中疯狂的回荡着这个念头。而他更是感受到了幽冥十八禁囵塔内那些镇狱官的欣喜——死了好,死了好,死了就能**大罗浮生幽冥道,那是真正的大罗金仙的道果,那是一条宽敞的通天大道啊!
  
      死了好,死了妙,**大罗浮生幽冥道,殷血歌才能真正的完美的祭炼幽冥十八禁囵塔,真正接掌幽冥道人的衣钵,成为小幽冥境以及十八镇狱官他们的主人!
  
      所以,幽冥十八禁囵塔没有丝毫的反应,这座通体漆黑的鬼狱悬浮在殷血歌的识海中,静静的等待着殷血歌的**被彻底粉碎的那一瞬间。只要殷血歌**被击杀,幽冥十八禁囵塔会立刻卷走殷血歌的灵魂,为他沟通小幽冥境,让他吞吐幽冥气息**大罗浮生幽冥道!
  
      “我,不,甘心!”殷血歌不想死,他真不愿意转修鬼道!
  
      他的眼珠内突然迸射出夺目的血光,他胸前那枚银色玉蝉喷射出一道银色仙光绕着他的身体急速旋转。身体僵硬的殷血歌突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他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上能量没有完全消耗的天遁符,用力的将他一把捏碎。
  
      沧澜君亲手炼制的天遁符,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经历了末法时代的侵袭,这张仙符的威力就连万分之一都没剩下。但是这毕竟是大罗金仙亲手所制的仙符——感受到殷血歌面临的生死危机,天遁符剧烈的颤抖起来,化为粉碎的仙符内喷出了一道夺目的蓝色水波,轰然巨响声中,一尊龟身蛇尾脚踏万顷水波的玄武身影在殷血歌头顶悄然凝现。
  
      这尊通体水蓝色的玄武虚影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数十座冰山从蓝色水波中喷出,沉甸甸的撞在了那黑色的金字塔上。火光中的人影不可置信的惊呼了一声,就听得‘咔擦’一声响,黑漆漆的金字塔上突然裂开了十几条巴掌宽数十米长的裂痕。
  
      一口鲜血喷出,火光中的人影踉跄着一脑袋摔倒在地。
  
      黑色的金字塔是一件来自上界的仙器,但是面对沧澜君亲手制作的仙符倾力一击,这件品级不凡的仙器就好像脆弱的瓷器一样碎裂。
  
      火光中摔出来的人,分明是紫发紫眸的克里斯,这位来自上界,凭借着人间一具**降临的所谓圣使。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不敢相信的看着被玄武喷出的冰山撞得逐渐崩解的金字塔,撕心裂肺的怒吼起来:“这是什么仙符?天仙符?金仙符?这一界怎么可能有保留完好的仙符?”
  
      殷血歌头顶的玄武虚影渐渐的黯淡,这尊由仙符仙力凝聚的玄武宛如活物一般瞪大眼睛朝着克里斯望了一眼,不屑的发出了一声轻哼。他集中最后一点儿力气,重重的晃了晃大脑袋,向着克里斯狠狠的甩了一下头颅。
  
      一道长有米许的冰棱刺从玄武的头顶喷出,呼啸着射向了克里斯。
  
      可怜克里斯只来得及偏转了一**体,冰棱刺从他的右胸刺了进去,穿透了他的身体,带着他向后飞出了数百米元。大量淡金色的鲜血从克里斯的体内喷出,他的七窍中不断喷出大量粘稠的血浆,他痛不欲生的怒吼起来。
  
      “我是高贵的克里斯,我怎么可能伤在一个凡人手中?”
  
      克里斯的眸子里闪烁着诡谲的紫色精光,他无比怨毒的望着殷血歌,突然轻声笑了起来:“甚至还不是一个凡人,只是一头妖孽!一头,连真正的血丹都没有凝聚的妖孽!”
  
      殷血歌抖了抖手上天遁符留下的一点儿灰烬,然后将那块通行灵符也握在了手中。天遁符只是一块快速赶路的遁法仙符,但是当殷血歌爆发他的全部威力后,居然能够将强大的克里斯打成重伤,这就证明仙人们亲自出手制作的符箓,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也就是说,殷血歌手上的这块通行灵符,说不准还有其他的妙用!
  
      紧握着这块坚硬的通行灵符,殷血歌灵机一动,又将九转玲珑骨给放了出来。
  
      通体漆黑的九转玲珑骨围绕着殷血歌急速旋转着,一股妖风缠绕着他的本体,不断发出尖锐的唿哨声。森森妖风中透出一股妖族上位者的阴狠、凶厉和肃杀,这是上位妖仙特有的仙力威压,这根奇门法器上透出的凶狠气息,让克里斯的脸色一阵难看。
  
      “这是,九转玲珑骨,专门破除各种阵法禁制的九转玲珑骨!”克里斯的眼角剧烈的跳动着,他的嗓音都有点发颤了:“没有经过任何末法气息的侵蚀,他是完好无损的,他来自上界!”
  
      狠戾的盯着殷血歌,克里斯的声音变得无比的尖锐:“血妖,你们和上界哪一位勾结了?”
  
      殷血歌没吭声,他只是盯着克里斯,脑子里急速翻腾着各种应对的手段。和上界哪一位勾结了?他怎么知道殷天绝和上界的哪一位勾结了?殷族的很多机密,殷血歌根本没资格参与,包括‘血鹦鹉’这座巡天秘宝的建造秘法之类的,这都是殷族几个核心元老才有资格知晓的机密。
  
      看着面容狰狞,紧握着胸前那根冰棱刺缓缓拔出来的克里斯,殷血歌突然笑了。
  
      “不要激动,我族在上界,自然是有自己的靠山的,否则我们也不敢来荧惑道场是不是?”
  
      克里斯死死地盯着殷血歌,他缓缓的点了点头,很是狰狞的笑着:“这话说得没错,敢来荧惑道场的,肯定背后有人!这根九转玲珑骨的气息,和太平公主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你们背后,还有其他的主使者。”
  
      两道沉闷的雷鸣声响起,尖锐的空气撕裂声伴随着夺目的雷火光芒从登山大道上传来。一条血影闪过,太平公主巨大的法体投影护着殷凰舞和几个邪魔外道的修士飞速冲到了广场上来,在她身后紧追着一尊通体披挂着银色甲胄,眉心裂开一只竖目,手持长弓的俊朗青年。
  
      这青年的法体投影也在百米上下,他身后披着一条长长的银色披风,半透明的披风扩散出大片银光瑞气,第一大寒、第一狻猊、梅姥姥、姜入圣、姜超凡、姜脱尘等正教修士都被那银光裹着,一并带到了这广场上。
  
      面色焦虑的殷凰舞第一时间看到了殷血歌,她当即发出一声欢笑,冲开了太平公主护身仙光,几个闪身就到了殷血歌的身前,一把抱住了他。
  
      温暖的怀抱中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气,殷血歌搂住了殷凰舞,大声的笑了起来:“母亲大人,我没事,我很好!不仅如此,我还结识了一位了不起的朋友!”
  
      太平公主和那银甲青年显然是一路打了上来,但是他们看到广场上的这一幕,两人同时停下了手。太平公主收起了法体投影,化为正常人的身高,倨傲的昂着头挡在了殷凰舞的身前。
  
      “姓杨的小子,我们的纠葛稍后再说。这个克里斯么,先联手宰了他!”
  
      太平公主的眸子里闪烁着刺目的血光,她不怀好意的看着克里斯,‘嗤嗤’的冷笑着:“本宫还从未吃过这样的亏,居然被你这后生小辈给坑了一把!很好,很好,本宫带来这里的万余下属,居然死伤了六成以上,很好!”
  
      杨家的银甲青年也是脸色一寒,他同样收起法体投影,化为一尊银甲战将站在了众多东方**界名门正教修士的身前。他怒视着克里斯,语气铿锵有力的呵斥道:“本座杨韶,乃上界灌江口杨家嫡子,受封仙庭仙箓,官拜三界降妖先锋大将一职!”
  
      克里斯将那根冰棱刺重重的丢在了地上,他双手**着自己胸前的贯穿伤,双眸迷离的看着杨韶。
  
      “杨韶,杨九郎,我知道你的名字!最近仙庭诸多仙族世家中,你的风头很盛嘛!还记得麻姑山双龙谷,为了争夺一株苦心肉参被你一刀劈死的顾梦媛么?”
  
      沉默了一阵,杨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个擅长控水的女子?她有六劫天仙的修为,击杀她,为我增加了三万点功勋,我手上这柄裂天弓,就是用那三万点功勋换来的!”
  
      克里斯浑身燃起了紫色的火焰,他胸前的伤口在缓缓的愈合,他‘嗤嗤’的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么?而且,她被你杀死时,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
  
      太平公主在一旁讥嘲的吐了一口吐沫:“尚未成亲,就有了孩儿,这种污秽事情,也只有你们才做得出来了。杨韶是吧?本宫第一次听说你的名号,看来也是末法时代之后才崛起的小家伙。少说废话,先联手做掉这小子,瓜分了他身上的好处。”
  
      杨韶眉心的竖目中金光大盛,他盯着克里斯冷声笑道:“可惜,可惜,只是一具**投影,就算击杀了,最多不过十点功勋!不过这次下界,若是能够夺取荧惑道宫的主控枢纽,百万功勋是逃不了的。”
  
      太平公主微微一笑,她若有所指的说道:“百万功勋?果真吓人!只不过,这荧惑道宫最终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一边笑着,太平公主一边祭起了一条血色长带,化为一条碗口粗的血虹向着克里斯缠绕了过去。
  
      克里斯双手握拳,狠狠的对撞了一记,一团紫色火光喷出老远,他怒视太平公主,双手一挥,整个方圆百里的广场突然被滔天火海笼罩。熊熊烈焰冲起来有数百米高,可怕的温度足以瞬间融化钢铁。
  
      太平公主和杨韶同时怒喝一声,他们纷纷放出一道仙光护住了自己身后的众人,然后同时架起一团云雾向着克里斯杀了过去。太平公主身上不断飞出一件一件血气森森的法器,而杨韶则是不断的拉弓开箭,将一道道银色剑光射向克里斯的周身。
  
      克里斯则好似一座火山一般,他的身体被熊熊烈焰烧得近乎透明,大量粘稠的火团、火蛇从他体内不断喷出,在他身边组成了一片火海地狱。他的身上悄然有一套火红色的甲胄涌现,他的头顶更是有一面被无数团火鸦缠绕的大旗飘了出来。
  
      太平公主和杨韶同时欣然惊呼:“先天离地赤焰旗?这种本命灵物,你居然敢带入下界?”
  
      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向着克里斯全力杀了过去。这一次他们不仅仅是要联手诛杀克里斯,更是要抢夺克里斯拿出来的这一面先天离地赤焰旗!
  
      毫无疑问,这面大旗是一件让上界降临的大能都垂涎三尺的宝物。
  
      殷血歌则是看都不看三位神仙的争斗一眼,他偷偷的拉了拉殷凰舞的袖子,带着她向荧惑道宫快速的飞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